0事情有时候就是会变得越来越麻烦

0事情有时候就是会变得越来越麻烦

“敖丽怎么了?”烬锽在下朝后就叫住了冰千鸟和夏尼并询问这敖丽的事情。

敖丽自打昨天后就变得怪怪的,整个人就像是被骗了激酶白金一样气呼呼的。并且在烬锽严重这个特别会演戏的敖丽竟然会对外人流露出自己心中的不爽这一点真的是非常诡异。

不过夏尼和冰千鸟都不知道敖丽发生了什么并摇摇头。

“……你们又怎么了?看上去很没精神啊。”烬锽见冰千鸟和夏尼都是没睡醒的样子就有些好奇地问道。

“烬锽,现在我们可以与血族那里取得联系了吧?”冰千鸟问道。

烬锽听后一愣,然后说:“是啊,可以取得联系了,我已经跟在永夜森林中的线人通过话了。”

冰千鸟和夏尼相互看了眼,然后夏尼说:“但是珏联系不上,嬴宁和欧阳踏雪也处于失联的状况。”

敖丽是因为跟珏联系不上而感到烦躁吗?……不对,那妮子跟珏的关系还没有深到这正地步,而且夏尼她们这些感珏走得近的人也没有像她这样。但如果跟珏没有关系的话又是谁能让敖丽这般烦躁?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是不是跟敖丽联系上了,但是出了什么事情导致敖丽心情不好。珏出事了?不,那样的话应该是满心的担忧。如果是珏的话会做什么事情能跟敖丽闹翻?珏不是傻子,他应该知道现在的局势仅凭他一个人是没法儿解决的,他想要回到凡域就必须要有龙族的支持,因此他不可能冒险跟敖丽闹翻。

烬锽这么想着,但是就在他要设想下一个情景的时候他又发觉了问题的不对劲儿。

珏的登记身份上是人族,所以如果珏希望能够通过与龙族断绝关系的方式来让魔族的注意力丛龙族身上转移到血族那边呢?这样一来他就可能会在电话中跟敖丽说一些过激的话。这样一来事情就可以说通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该考虑是否使用珏给的这个契机了,如果使用得当的话可能将魔族这边的压力转移到血族那边。

烬锽虽然这么想,但是他还是为珏给的这个契机有些不放心。

因为如果珏断绝了与龙族的联系的话,那么烬锽可以将计就计将珏从龙族认可的人族官员贬低成龙族叛逃人族官员,并且将身为御史的嬴宁升格为追捕叛逃者的特别行动员。

但是这样的话就会有两点令人感到不解地逻辑点——一,为什么龙族不跟魔族通报一声进行联合追捕;二,为什么叛逃者会在这个节点中到血族;三,既然是来抓捕叛逃者的,那么就没有跟血族敌对的理由,可是在莉摩所放的录音中明显是显示着两人处于敌对状态才对,这样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烬锽感到答案就在眼前,但是没有办法揭开那一层纱。就好像是在解奥数题的时候灵光乍现但是很难抓住一样。

可是正当烬锽想着问题的时候,有人过来跟烬锽说了一个令他感到不舒服的消息——魔族的使节过来了。

果然当初应该先和魔族完成建交吗?

烬锽在回应了过来通报的人之后就边一边走向使节所在的迎宾室一边想。

神族和魔族早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完成了建交,但是由于龙族同一时间过短导致神族和魔族还没有机会找龙族建交。虽然三大势力都有联系,但是神族和魔族跟龙族的联系也仅仅是建立在构成同盟之类的地步,再往细里的举动就没有了,而这也是为什么在些共同商量的事情上神族和魔族间会出现分歧。

烬锽走之后夏尼和冰千鸟她们就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她们对事情的接手点也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敖丽就可能知道些什么。

因此夏尼和冰千鸟就去找敖丽去了。

“敖丽,你还好吗?”夏尼来到敖丽的房间门前问道。

由于夏尼是大贵族的女儿,因此在政治立场上有接近敖丽房间的资格。

“别扯那些没用的了,直接开门就是了。”冰千鸟在见到敖丽长时间没有开门后就直接拿出了准备好了的****。

不得不说,凌云内在对待敖丽房间的态度其实挺讽刺的。因为敖丽是重要的人,所以在她房间外面的戒备非常森严,但是也拜敖丽那不听话的脾气所赐,她的房间上的锁很简单,有时候单纯施加外力都能撬开。

“敖丽!”冰千鸟在将敖丽的门锁破坏后直接推门而入。

“啊,千鸟姐啊。”趴在床上的敖丽抬头看了眼冰千鸟,然后又把头埋在了床铺中。

“你是怎么了?”夏尼有些担心地问道,同时她也给门卫使了个眼色让其离开。

敖丽在见到周围的人仅剩下夏尼和冰千鸟后就冷冷地说:“珏,他说他要跟龙族撇清关系,并单方面解除了跟龙族的官僚雇佣合同。”

“什么?!”冰千鸟听后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这是他说能够撇清就能够撇清的吗?现在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这么做不就是逃避责任吗?!太小人了吧?”

敖丽毫无感情地看着冰千鸟,而夏尼虽然有明显的不安但还是仔细考虑了一下珏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是珏给我们一个机会——通过出卖他来得到一个机会。”夏尼声音带有失落和颤抖,但还是强装淡定地说道。

“呵呵,夏尼姐看出来了吗?”敖丽无神地看着夏尼说道。

冰千鸟一愣。她并不参政,但是平日上朝的时候可是跟烬锽他们一起的,因此也是可以参透一些事情的,只不过反应会有些慢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们想办法将事件的所有问题都推到珏的身上?”

敖丽从床上爬起来点点头说:“要不然为什么珏好好地会突然要与龙族断绝关系?版南国的事情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当初都出现了暗杀事件了珏都没有做出抛弃龙族的举动。如果他真的是那种惜命的人的话早就叛变了。因此我认为珏这次是打算委曲求全了。”

“珏说的话你跟烬锽说了吗?”夏尼看着敖丽说道。

敖丽摇摇头说:“烬锽如果知道了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讲责任推到珏身上,在他看来珏也无非是利用的工具罢了。烬锽可是非常看重龙族利益的。要不怎么能每次都将珏往危险的地方派?”敖丽说着就有看了眼夏尼,然后小声说道:“不如说是巨龙族本身就很注重龙族的利益,这莫非就是皈依者狂热?”

夏尼虽然听到了敖丽说的这种带有歧视的话语,但是并没有多管。她现在正在考虑着珏的问题。

“总之,在魔族看来我们现在是破坏魔族内部局势稳定的危险势力,并且还将代表龙王直接势力的御史给拍到了魔域。无论这么样,这次都要有人出来背这个锅才行。”敖丽说着,她不自觉地将怀中的勒紧抱枕。

而与此同时,魔族那边也对这件事情有很大的犹豫。

魁魇坐在自华阳殿内的静谧园内,在他身边做着的事是魔族的四司。

魔族的静谧园可不是什么花园,而是一个机密性非常高的房间,在里面的对话是坚决不能向外界透露的。在魔族的近代史中有许多的重大事件就在这里面完成。其中就包括对上都宣战以及启动消灭银白之灾的科研协议这种改变历史的重大会议。

而魔族的四司更是魔族四大部门的分管机构负责人,他们分别控制行政、法律、财政以及军事。

“恕我直言,现在我们必须抓住这个对龙族的战争借口,即便在凡域设立一个飞地也在所不辞。”司军杨戬点着这桌子说道。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当年向银白之灾挑战时候的年轻。现在的他有的更多的是刚烈之气以及偏向于战争狂的思想模式。身体的成长也让他相较于以前更加的强壮。

“可是如果在发生战争的时候银白之灾出现了怎么办?那样的话事情就会向着不可逆转的崩溃发展。我们没有理由将最危险的事情和我们人民的安全放在天平上进行衡量。”面对杨戬的发言,这段时间负责司政的魖眸说道。

说起来虽然有些可笑,但是魔族的司政是由魁魇的妻子们轮流执行的,没人执行大约五年的时间,虽然五年看起来挺长的,但是对王种来说十年还没有到用漫长来形容的地步。这样荒谬的方案是由魁魇的友人提出的,其目的是为了让执政方案能够更多元化,并且这也是一个让魁魇的妻子们思维统一起来的方法之一——为了理解上一任的执政方案,后来的人必须要学习对方的方案,这样一来就势必会接收一部分对方的思维方式,也正因如此能够让魁魇的后宫更和睦一些。还有一点就是由于魔族人口中女性居多,所以让女性当政司的话能够更好地让政策得到认可。当然了,政策实行的真正的决定权还掌握在魁魇手中。

“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那才是对人民长久以来的努力不负责任的行为,魔族的崛起是必要的做出一部分牺牲,如果可以的话即便牺牲我也无所谓。”杨戬说道。

“那样的话对龙族和神族之前建立的条约怎么办?如果我们撕毁条约的话就是我们不占理了。”

“那你派使者到龙族干什么?仅仅是为了听一个报告吗?还是打听一点消息?”

“我们要寻求最好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龙族的人都已经蹬鼻子上脸了。这一次他们是派间谍渗透,下一次呢?非要龙族军队到门口了你才会同意吗?”

见到两人剑拔弩张的两人,坐在一旁的司财说话了。

司财是个带着铁质眼罩身穿白色轻纱衣服的女性,那那一身衣服虽然洁净却紧贴身体,近乎将她的身体曲线给全部暴露了出来,给人一种很色气的感觉。不过从她的下半脸以及身材上能够推测出她是个非常美丽的人。不过她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整个人就像是带着一个陶制面具一样让人察觉不到任何情感波动,比魁魇还扑克脸。

“龙族是三界经济的重要一环,我们有些东西离不开以龙族主导的凡与经济体系的支持,如果对龙族贸然宣战的话就可能导致魔族的经济崩溃,这是最让人感到心痛的。”司财的嘴连动都没动地说,真让人怀疑她那张脸的真实性。

“照你这么说你是反对我的?”杨戬说道。

“不算是,因为龙族对我们也存在一定的贸易顺差,所以如果能够铲除龙族的威胁的话对我们来说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魔族本族经济的。但问题是这种繁荣仅仅是饮鸩止渴罢了。长期来看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钱桂桂,你刚才说的简直就是废话。”杨戬说道。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龙族那边应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听说金龙将军已经开始调集士兵了。”

杨戬长舒一口气说:“这不是什么经济不经济民生不民生的问题,而是脸面的问题。”杨戬说着就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如果我们脸魔域的主权都不宣誓的话还有什么政治气场去跟龙族和神族对比?”

“杨戬,你太激进了。现在可是在魁魇面前,坐下。”一直沉默不语的司法转轮王开口说道。

“最终的裁定权可是在魁魇手中的呢。”钱桂桂将头转向魁魇貌似是看着他说道。

魁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魔族从前繁荣过,现在也是时候该继续它的辉煌了。我没有必要为了与龙族间的条约而一味忍让,与银白之灾的战斗也没有龙族的用武之地,研发出对付银白之灾的法术的人也是我们,我们不欠龙族的,而且这次是他们有错在先,是他们并不信任我们。因此,我决定向龙族——”

正当魁魇要发话说向龙族宣战的时候,静谧园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一个带着兜帽披着斗篷的人从门口一闪而过,然后就有一个闪着寒光的东西射向了魁魇。

坐在魁魇身旁的魖眸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抓住了飞向魁魇的那个不明物体,不过她的手也被这东西给割伤了。

靠近门口的杨戬在魖瞳抓住那东西的时候立马拿出武器看着门口,但是除了那些倒在地上被打昏了的卫兵以外就没有人了。

过了几秒,在确定外面没有人了之人们才回过神来。钱桂桂和转轮王去看外面的卫兵的情况,而魖眸则接受着魁魇的治疗。

“刚才是怎么回事?”魖眸看着留着血的手问道。

“看样子有人突破了静谧园的防御并向这里发动袭击。”魁魇看着魖眸的伤口说道。

魖眸听后怔住了。

打破静谧园的防御?这怎么可能?静谧园的防御体系可是国家级的,一般人怎么可能将其破坏?就算是王种皇、帝级的人也没有办法将其攻破,一般人更是没有办法将其突破。并且守在门外的卫兵都是魔族军队中的精英,是谁有那么强的力量能够将其击败?并且一点动静都没有?对方到底是谁?如果真的那么厉害的话为什么会用那么简单的方法向魁魇发动袭击?而且袭击的水平完全不能与刚才的水准比肩。

“对方会是龙族的刺客吗?”魖眸问道。

“不太可能。”魁魇检查着魖眸的手说,“真要是那样的话刚才的那一击应该会直接要了我的命的,并且……”

魁魇拿起了刚才飞向他的那个飞镖。那是一个长得像是钻头一样的螺旋飞镖,上面的螺旋纹边缘非常的钝,看上去并不像是带有攻击性的东西。那样的话魖眸手上的伤就应该是因为这东西高速旋转再加上魖眸握住的时候力道过大才导致了手上的伤。

并且这东西的重量并没有看上去的重,给人一种中间是空的感觉。

就在魁魇端详这个东西的时候,转轮王和钱桂桂过来了。

“卫兵都昏迷了,不过有些人已经醒了。”钱桂桂用很妖娆(说骚气或许会更好一些)的步伐走了过来说道,“她们在昏迷的时候都看到了一个带着兜帽缠着斗篷的人,近乎是一闪而过她们就昏迷了。”

“但是她们身上应该有反法术的装备才对。”杨戬说。

“装备不知道怎么出问题了,像是被谁干扰了一样。”

“而且大门上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想是被人用正常方式打开的一样。”转轮王也走过来说道。

周围的人一听就感到奇怪,因为静谧园大门的钥匙只有四司和魁魇有,连备份都没有,所以能够凭借正常渠道打开的外人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我们中有人出卖了我们了吗?”杨戬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剩下的三司。

“出卖这种事情不存在的吧,我们本身就都是新朝魔族的元老级人物,何必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毁掉呢?”钱桂桂说。

不过杨戬并不相信钱桂桂说的话,他打算追问下去,不过在他开口前有人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还有一把钥匙的。”转轮王说道,“四司中的第五个人——流司。”

人们一听就都看着转轮王,只有魖眸看着魁魇。

魁魇瞥了眼手中的那个东西,然后注意到了上面有一个像是可以打开的缝隙。

处于好奇,魁魇打开了手中的那个东西。里面是一张纸,纸上面好像画着或是写着什么。

周围的人在见到魁魇从这里面找到了什么东西后就聚了过来。

当众人在看到纸上纸上的瞬间就呆愣住了。

推荐阅读:

重梦九幽 师姐别这样李轩柳萱萱 先婚后爱:盛宠小甜妻 天外飞蝶 总裁爹地,宠上天! 日夜相对 甜妻蜜恋 人在斗罗,武魂堕落天使 香艳人生 傲娇萌宝:腹黑总裁萌萌妻 邪魅王子的宠爱甜心 末世归途:打造美女军团陈光 极品风水保安 校花的极品高手 王妃驾到万万岁 逆袭的人生 最毒世子妃 婚后霸爱:杠上特工甜妻 篮坛暴君经理 万兽瞳 浮云赋:第一公主 九阳妖尊 重生女配菇凉 罪爱迷途 台海暗哨 契约哑妻 豪门攻婚:狂傲总裁的心尖宠 三国:狱中讲课,我教曹操当奸雄 我家的美人是渣攻 蜜婚,娇妻难宠 高璋蔡杳 穿梭两界做无敌神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