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重逢

0再重逢

由于西部的战局变得很危险了,所以珏他们就立刻决定向西边派军,不过这次的军队动员是和激进党一样——近乎是倾巢而出的战斗力。

虽然非常冒险但是珏并不是没有后手,他在出发前在爱维那里留下来传送装置,并且还通过睡眠教化的方式帮助爱维控制了控影书的一部分能力,这样一来就可以确保即便有敌人趁虚而入也可以凭借控影书那能够创造出近乎无限的战斗力来抵抗。

“珏,”在珏准备跟爱维分别的时候爱维拉住了他的衣服,“一定要回来,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朋友吗?这妮子还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而且还会把欧阳踏雪给带回来。”珏摸了摸爱维的头说道,“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一定要给我发信号啊,而且如果有能力的话一定要用控影书的力量抵挡一段时间。”

爱维点了点头。

然后珏就走出了爱维的房间。

来到首都的中央广场的时候,已经有一大批士兵在那里等待了。

“就等您了,珏大人。”当前首都中军衔最大的人说珏说道。

珏点了点头,然后一边走向广场中央一边问那个人:“很可笑不是吗?理论上来说最应该带领大家从这里出发的人应该是你。而现在却要我这个佣兵来处理这件事情。”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前提是我们还有能力组织这样的进攻。”那人恭敬地说道,“伐格斯洛大人敢将事情的主导权交给你必有他的道理,我等无法成为领导种族之人的原因也在于此。有能力之人必将站在他应该在的职位上。”

“有能力之人吗……”珏小声嘟囔着。这句话对他来说不是褒奖也不是贬低,而是单纯的表述,而这种话他有时候都已经听腻了。

“您前些天去哪了?”那人又问,“有段时间找不到您呢。”

“到森林外办了些事情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出去吗?看来森林内的事情果然能够传出去吗?”

“发生什么了吗?”

“有报告说魔族的军队正在对森林进行包围之势,虽然有人怀疑这是魔族准备的武力干涉,但是魔族并没有进攻的架势,像是单纯的观测。珏大人您有什么见解吗?”

“……反应够快的啊,不愧是那家伙。”珏小声说了句,然后就对身旁的人说,“没事,估计魔族是想把整个局势控制在森林内,同时也是在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只能让我们自己解决。总得来说是好事。”

“这样吗?既然珏大人都说这是好事了的话我就不再多问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广场的中央。上万的士兵都看着这个来到血族短短几个月就能够取得如此地位的人。

“这次可能是决战,我就这么直说了。”珏上来就这么说道,“激进党派出了大量的士兵。他们这次是倾巢而出,他们这次是抱着与我们进行决裂的决心发动的攻击。成败就看这次战斗,你们将会是历史的参与者。”

“但是,”珏立刻话锋一转,“历史是要那些有牺牲精神的人进行书写的,所以如果有人不想参加这次战斗的话就请退出。不过我们并不会笑你们,因为存活的你们将会是历史的编写者,为这次战斗英勇奋战的人书写下壮烈的一篇。那么有人要退出吗?”

面对珏的疑问,广场上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人对此做出发言。

珏点着头说:“好,看来我们达成一致了。全军听令,即刻出征!”

“喝啊!”广场上的上万士兵发出了振奋的呐喊,力拔山河般的声音令人振奋。

珏他们出征了。根据得到的最新消息,伐格斯洛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他手中的兵力还有不少,现在他们是退回到了西部的南边与格雷梵进行对峙。当前的情况就西部来说不算太糟也不算太坏,而对整个永夜森林的大势来说显然是激进党失去了大部分的主动权。

珏带领的军队行进速度很快,短短一天半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伐格斯洛所在的地方。

一到驻军所在地,珏就急匆匆地去找伐格斯洛了。

“伐格斯洛,你还好吗?”珏一得知伐格斯洛所在的营帐位置后就找了过去。

“珏,真高兴还能活着看到你。”伐格斯洛说。他的身上有很大面积的烧伤,整个人也基本处于废掉的状态。可以说伐格斯洛能活着真是个奇迹了。

“到底怎么了?现在保守党中的两个主力全都躺床上了,不得不说,你就连躺病床的姿势都跟德纳姆很像。”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格雷梵的力量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了。”伐格斯洛苦笑着说。

珏点了一下头说:“想不到啊,你的力量竟然会被别人给压下去。”

“你没有见到过我战斗吧,就算是那一次也只是自卫而已,我也没有使用全力。”

“有些人是强到连看都不用看的。”珏低声笑了笑,然后又问,“你是怎么活下来的?看你身上的伤应该不是简单的法术所造成的,是什么强烈性的火焰法术吗?”

“啊,算是吧,那应该是他自创的。”伐格斯洛有些惭愧地说道,“格雷梵说的没错,我太拘泥于以前的家族力量了。他是个敢于创新不受过去束缚的人,没想到真的敢自创法术。”

看来激进党是写敢于创新的家伙啊,果然保守一词是在形容伐格斯洛这些不想改变传统的人吗?要是我能够自主选择的话真想帮助激进党啊,他们或许会有更好的治国思维。真是讽刺。

在珏沉思的时候,伐格斯洛问起了关于爱维的事情。

珏虽然知道不能让病人有不好的心情,但是他又认为现在不应该隐瞒情报,因此珏就将爱维那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伐格斯洛。

“关于我尝试让爱维使用控影书的力量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怪我,这也是尽可能地利用资源。”

“那控影书的使用会对身体产生伤害吗?”伐格斯洛问。

“根据我的资料是不会的,因为控影书虽然危险也仅仅是在没有使用者的时候会产生危险,如果有使用者的话其暴走的几率还是很低的。并且我们现在正需要这种可以随便创造战斗力的东西不是吗?”

“也是呢,现在两边的兵力都不多。而且欧阳踏雪被梅洛给变成眷族了啊。果然当初就应该将梅洛直接处死吗?”伐格斯洛后悔地说道。

“你知道梅洛可能叛变吗?”珏对伐格斯洛的话感到疑惑,因为他很好奇为什么伐格斯洛会在一开始就有初四梅洛的这种想法。

伐格斯洛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梅洛是血族中卡帕多西亚家的人,可以说骨子里就流淌着忠诚的血液,虽然他们的家主平日里并不喜欢跟人接触,对世俗的权利兴趣也不大,但是他们在血族中充当着观察者,他们观察着血族的局势变化,可以说在某些程度上是血族人道主义者。也正因如此,卡帕多西亚的人一般喜欢到这里来充当帮手一般的人物,其忠诚度是非常高的。但是据说他们一旦认定辅佐的人的话就不会改变忠心。”

“所以你在发现梅洛跟莉摩有联系的时候曾怀疑过梅洛的忠心?”

“没错,但是当我看到梅洛并没有选择离开的时候我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我以为梅洛是忠于我们的。”

“这算是失误了吧。”

“可是为什么对方想要欧阳踏雪呢?明明她只是个人族啊,而且对方好像并不知道欧阳踏雪持有僭越者法器吧?”

“或许是觉得她跟着我的时间比较长,知道的情报多,并且我对她的信任可以让她对我发动暗杀吧。”珏说着就倚着椅子,“算了,反正女仆变敌人这种事情我也见怪不怪了。”

版南国的时候也是,以后还真不能相信随便派过来的贴身侍从啊。

“对了,说说你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吧?你的人怎么从敌人的攻击中把你给带回来的?”珏问道。

“这个嘛……”伐格斯洛看着门口说,“让他给你说说吧。”

珏被伐格斯洛这么一说才察觉到背后有人,于是就向后看去。

在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嬴宁。

“嬴宁?你还好吗?!”珏在见到嬴宁后大吃一惊。

“现在还算好啊。”嬴宁笑了一下,“差点就死在那里了。倒是你,我回来后有人说你失踪了,真是急死我了。”

嬴宁说着就抱向了珏,他说:“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你也是。”珏没有排斥地说道。

伐格斯洛在一旁看着坏笑着说:“喂,你这样搞得我很不自在啊。想不到珏你竟然已经名花有主了啊,真是可惜啊。”

“没人跟你似的是个同性恋。”珏有些嫌弃地说道。

“哎?我个人倒是以为我的长相还是说得过去的,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嬴宁哦。”

“老老实实养你的伤吧,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珏不想再跟伐格斯洛开这种玩笑了,于是就将其话题给打断了。

珏看着嬴宁问:“是你救的伐格斯洛?”

“啊,格雷梵释放的法术被我给挡了下来,算是吧。”嬴宁这么说着。

不过珏看了看伐格斯洛又看了看嬴宁,之后他好奇地问:“为什么伐格斯洛被达成了这样而你却没有受伤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好像是身上的鳞片挡住了这次的进攻?或是说我本身就对火焰有抗性?”嬴宁听后也一头雾水地说道。

对火焰有抗性?

珏听后就上下打量着嬴宁,就像是初次见面时的那样。

“伐格斯洛,”珏转头看向伐格斯洛,“接下来我会释放一些火焰法术,你将感受到的法术威胁与格雷梵的进行一下对比可以吗?”

“如果你不是向我扔火球的话当然可以。”

珏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在手中燃出了一团火。

这个火焰的颜色跟平常的火焰没什么区别。不过接下来珏将火焰进行萃华与升华,火焰的颜色也由黄色变为黄红色,接着是深红色,然后是蓝色,接下来又变成了苍白色。

“这些都是自然火,没有相对应的力量吗?”珏问道。

伐格斯洛摇摇头说:“那火焰是法术精炼出来的,还带有压缩的特性。”

珏听后又对火焰附魔。受法术影响的火焰由苍白色再次变成了红色,不过这个红色更像是带有粉红的鲜红。

“差不多了,力量还要稍微在往上上一点就行了。”伐格斯洛说。

珏盯着这团火焰,然后对嬴宁说:“给片鳞片。”

嬴宁差不多也猜出来了珏要做什么实验,于是就将自己的一片鳞片交给了珏。

珏将鳞片放到了火焰中。这烈火在接触到了嬴宁的鳞片后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般不停地回避着嬴宁的鳞片。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珏心头一颤,因为他对嬴宁的身世有了一定的猜想。

“看来真的是你的鳞片可以防火呢,你有一个不错的特质。”珏说道。

“看来还真是鳞片救了我呢。”嬴宁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说。

珏思考片刻后问:“对了嬴宁,你又被烫伤或是发现过自己对温度的特异性吗?”

“嗯……烫伤的话到没有呢,如果说我对温度上的特异性的话……怕冷不怕热?”嬴宁一边想着一边说。

怕冷不怕热吗?看来嬴宁真的可能是那个龙族的末裔。

“行,今天也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珏看着这俩人说,“明天就该商量一下战斗的事情了。”

“啊,明白了。”嬴宁点了一下头。

“对了,”珏在快离开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欧阳踏雪叛变了,她被梅洛变成了血族,所以如果下一次你见到她的时候就不要带有一丝怜悯,能杀死她就杀死她,她手中的禁断不是你能够对付得了的东西。”

嬴宁听后难以置信地看着珏的背影,并在惊讶中目送着他离开。

珏在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后就再次准备出了火焰,不过这次的火焰却是有着如同烂泥一样紫黑色的诡异颜色。

珏嬴宁的鳞片放到了火焰上,结果这次的火焰虽然没有回避嬴宁的鳞片但是在经过了一番缠斗后火焰最终自己熄灭了。

紧接着,珏又准备出了有着黑色内核苍白外炎的火,并将嬴宁的鳞片放了上去。这次嬴宁的鳞片内能抵挡住这个火焰的进攻被烧去了一半,但是火焰本身也为了烧尽嬴宁的那一半鳞片而熄灭。

珏看着嬴宁的鳞片,他的手不禁微微颤抖。

没想到那种麻烦的龙族竟然没有灭绝,这是可怕……不,或是说嬴宁本身就不属于龙族,而是披着龙族外衣的怪物……这下可难办了,要是自然条件允许的话就可能会将那家伙内心中的原始力量给引出来啊,到时候可不是闹着玩的,龙族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将那时候的嬴宁给驯服。

珏这么想着,他感到自己身边多了个不得了的麻烦家伙。同时他也为夏尼松了口气,因为如果夏尼真的跟嬴宁成亲并产下嬴宁的孩子的话就可能在孩子诞生或是生产的时候被杀死——无论是因为难产还是被三界规则的主导者给杀死。

不过虽然感到很头痛,但是珏本身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或许三界中真的只有嬴宁才能够将他杀死。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回到自己营帐的嬴宁也看着自己的鳞片,虽然不像珏那样拿来做实验,但是他也在回想着之前救下伐格斯洛时的情景。

当嬴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于是就到处游荡,不过好在他遇到了伐格斯洛当初带来的尖兵,并且他重新整合了尖兵并回到了伐格斯洛所在的地方。只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嬴宁正好救下来可能被格雷梵杀死的伐格斯洛。

在格雷法施法的法术即将击中伐格斯洛的时候,嬴宁想都没想地冲到了伐格斯洛的面前并帮助他挡下了大部分的伤害。见到战场山出现了一个龙族后格雷梵就意识到了战况的失衡,于是就带领士兵发动了总攻,妄图用闪电战结束战斗。

虽然嬴宁带人进行了反击,但是由于嬴宁没有指挥能力而且加上寡不敌众,最终使得嬴宁他们只能败退。

嬴宁看着鳞片想着,同时他也感到疑惑,他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胸口。

我,明明被戳碎了心脏。我,真的还活着吗?……

推荐阅读:

庆余年:范府弃子开局截胡林婉儿 长生:合成开局,还有谁? 星穹模拟:从女友流萤开始 永恒真界 养娇娥 混在水浒当军阀 同时和皇帝绑定系统后 开局契约僵尸灵宠后,我获得了最强进化系统 末世宅男的幸福生活 一人之下:开局获得北冥神功 海岛求生:我有逆天锦鲤运 重回杀马特时代掰弯年级第一 核污海兽变异,我打造了天幕 吕少卿萧漪小说免费阅读 某星露谷的农耕大师 穿书后,我靠摆烂混成了女主 中上摇摆王?求你别整活了!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盗墓:重生70,从沙漠精绝开始 快穿女配万人迷 周元赵蒹葭 灵气复苏:我们是从修真界回来的 以暴制暴,从暴君杀成千古一帝 登天梯之上 官途:权力巅峰任风萧 鸣潮崩铁对比:这才是真正的将军 修炼?不存在,开局无敌横推诸天 斗罗:无敌法爷,我先天路灯圣体 反派虐恋攻略手册[穿书] 不是吧?连梦境都要上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