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远古记忆

0远古记忆

从什么时候开始,三界就不再是我们所掌控的世界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一族成了被人忌讳的对象。

嬴宁被刺中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道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中。那声音低沉而有远古,就像是跨越无数岁月积攒下来最终爆发出来突破历史尘埃后传到了嬴宁的脑海中的声音一般。

在这低语结束后,如同地壳运动一般剧烈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的爆炸声响起。

而嬴宁的意识也被这一声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的声音所惊醒。

但是当嬴宁睁开眼的时候他惊呆了。

在自己的面前是一片火山群。荒芜的土地,流淌的岩浆以及从火山口不断升起的火山灰烟团,一种末日般的景象展现在了嬴宁的面前。

这里是哪里?

嬴宁心中一紧,他呆望着周围的一切,他甚至这里绝对不是生命应该呆的地方。

生命?对啊,我,还活着吗?

嬴宁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但是令他疑惑的是他胸口伤的伤已经恢复了。

我的身体没有事吗?但是那明明刺碎了我的心脏了啊,为什么?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

嬴宁这么想着,他看了看天空。

被火山灰给遮盖住的天空如同黑夜一般,但是空中的那个光圈再这如同黑夜般的空中是那么的耀眼。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个是太阳吗?为什么张这个样子?什么?日食吗?

正当嬴宁想着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周围气压的变化。

突然变低的气压让他感到不舒服,紧接着狂风袭来,将地面上的火山灰给吹散。

嬴宁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他惊讶地发现他正处于一个巨大祭坛的中央,而祭坛的地面上刻着巨大的龙纹图案,看上去像是一个应龙的图案。

在嬴宁审视这个图案的时候,黑影突然盖住了嬴宁。

“那是……什么?!”嬴宁条件反射一般地抬头看了看上方的东西,结果他发现的是一个巨大的巨龙族身躯。

不过说是巨龙也不太正确,因为那个龙相较于一般的巨龙族真身显然大了许多个次元。一般的巨龙也就五十米左右的样子,但是在他面前的龙族足足有着上千米的体型,其庞大的身躯足以遮天蔽日!而且它那膜翼也与龙族不一样,龙族的一对飞翼显然无法支撑突刺庞大的躯体展翅飞行,因此这个龙拥有着三对巨大的飞翼,其覆盖面积总计十几平方千米。

如此庞大的身躯在飞行时掀起狂风,巨大的体型如同乌云一般遮天蔽日。在这阴影下的嬴宁不仅有了一种大暗黑天的错觉。

差不多过了一分钟的时间,这只庞大的巨兽终于飞掠了嬴宁的头顶向着远方行进。

那,那是什么?!

嬴宁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去的巨兽。他知道那和他是同类,但是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可没听说过世间存在着如此庞大的龙族。

可是就在嬴宁感到惊讶的时候,他的身旁的那座小山开始运动了,紧接着就是一个巨大的龙头从那里抬了起来。

这头龙像是刚刚睡醒一样睁开了眼睛,然后将巨大的头部抬了起来,同时将身下压着的岩浆给连带了出来。接着那头龙像是伸展身体一般地张开了它那三对飞翼。飞翼在展开的同时向外渗透着灼热的岩浆,那岩浆如同下雨一般地从那三对飞翼上滴落下来,美丽而又危险。

接着这龙又从地上站了起来,庞大身躯宛若一个巨人一般霸占着嬴宁的视野。它的皮肤上沾有灼热的岩浆,发光的纹理在它的鳞片缝隙中一闪一闪的。

那巨兽看了看远处,顺着它的目光可以看到天空中许多飞翔着的和它一样的巨兽。然后它缩了一下脖子。

嬴宁知道,那是巨龙在咆哮的时候所进行的准备动作。

紧接着,那巨兽张开了嘴。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在几十秒后传到了嬴宁这边,仿佛能够将人杀死的噪音不停刺激着嬴宁的耳朵。

而声音在传出去几分钟后,同样的咆哮声从远处传来。

即便嬴宁是龙族,也无法理解这咆哮的含义。虽然他试图将这咆哮声转化为语言,但是没有办法,许多发音都是他没有听过的,更别说翻译了。

紧接着,那个巨兽像是接到了什么指令一般地展开飞翼腾空而起,加入了那些飞翔中的同伴的行列。

这,到底是什么?

嬴宁看着面前的景象,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的东西了。很陌生但是有很熟悉,曾经好像接触过,但是有没有预见到。各种矛盾的想法在嬴宁的心中汇集着。

而就在这时候,嬴宁听到了一声蛇的嘶鸣。

那声音!

嬴宁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以前听过那嘶鸣,而且他绝对不会忘记那个声音——自己的挚友,永恒的宿敌,银白之灾。

不过当嬴宁看过去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银白之灾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比那些巨兽还要庞大的巨蛇,并且在那蛇的左右两边个存在着四个发光的东西,像是拟态的蛇头。

那些巨兽虽然相距嬴宁几百米,但是嬴宁能够看到它们正在向那巨兽发动进攻。那强大的吐息即便相隔数百米也能感受到难以消除的灼热感,仿佛太阳就在面前一般令人感到疼痛。

就连嬴宁也感受到了无法回避的灼烧感。

但是面对数以千计这种足以融化一切的吐息,那条大蛇没有丝毫痛苦的样子,算上那些虚拟的头在内,那九个蛇头向飞来飞去的巨兽发起袭击,并将咬到的巨兽给撕碎吞噬。

这些巨兽对巨蛇发动着进攻,它们不单单使用吐息,还使用着更加强大的本源的力量。它们将手按在地上,然后大面积的土地就变成了岩浆。灼热的岩浆将一切都焚毁了,包括一旁的岩石。

但是即便面对高温,巨蛇也没有一丝丝的痛苦,反而变本加厉地向那些巨兽发动着进攻。

哀嚎与咆哮掺杂着在这片火山谷中回响着,火山中的矿物被点燃引发了爆炸。巨兽与巨蛇之间的战斗旷日持久,黑夜与白昼在此时没有了意义。

这,到底是什么?

嬴宁看着面前的战斗想。

“这时刻在我族之中的永恒的记忆。”

就在这时候,嬴宁的耳边传来了一道声音。

“谁?!”嬴宁惊恐地看着周围,现在的战斗令他胆战心惊,他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神经紧绷到了极限。

“迷途的孩子啊,你可曾回忆起那永恒的战斗,无尽的荣耀以及痛苦的沉默呢?”声音再次响起,但是这一次却让嬴宁感到无比亲切。

“我,到底是谁?我,还活着吗?”嬴宁问道。

“一切的一切都会有属于它自己的答案,你没有必要去深究,也没有必要去探究。等到面纱将要揭开的那一刻,你会明白的。”

“我,该干什么?”嬴宁问道。

“……”声音沉默了,但是过了一会后它说,“曾几何时,我等曾经叱咤着三界,我等曾经占有着天空,我等曾经统治着大地,我等曾经掌控着海洋。但是一切终究无法阻挡历史的变迁。我等已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我等已是历史,已是故事中所存在的虚无之物。但那是年轻的孩子,你可以忘记曾经的荣耀,但是你不能忘记曾经的仇恨。”

“仇恨?我该仇恨什么?”

“龙族霸占了我等的霸权,相柳残害了我等的族人,冰霜巨龙抹消了我等的存在。”

冰霜巨龙……

就在嬴宁思考着的时候,相柳的身上出现了繁杂的法阵,紧接着就是以它为中心向外释放出了强大的力量波动。

许多巨兽都被消灭了,难以置信的力量将一切都化为灰烬。

“我等不强求你将那东西打败,但是我等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是我等最后的一员。”

“让我苟且偷生吗?”嬴宁问道。

“身为先辈的我等没有给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因此我等没有资格要求你复仇。你是最后的存在,你已经与龙族相处的太久了,所以我等已经不在打算干扰你的生活。”声音说道。

“我们不是龙族吗?”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声音叹了口气,“创生之血滴在了海洋中诞生出了龙族,但是有一些血液被海洋中游离的岩浆所吞噬,这也诞生了我等。对海洋抱有敬意,对烈焰抱有感恩,对灼热心怀爱情的我等。年轻的孩子,请你记住,我等乃日蚀龙族,曾经叱咤风云的强者。我等为了追求绝对的力量而抛弃了对法术的依赖。很久以前,我等就被龙族给遗弃了,但是我等不曾忘记那份荣誉。”

“最后呢?是什么让日蚀龙族走向了没落?”

“曾经的我等与相柳进行了战斗,但是我等失败了,因此我等必须想办法将损失降到最低,所以我等决定从别的地方寻求生存的机会。龙族显然不希望我等这些异形过来抢夺他们的生存空间,他们也遭受着来自相柳的威胁,因此我等间发生了战争。不过我等失败了,冰霜巨龙用难以置信的力量将我等给消灭了。”

场景开始转变,原先的火山谷地变成了一片冰原。而在冰原上嬴宁看到了许多被冰封的日蚀龙族。而在空中盘旋着一些一般大小的巨龙。那些巨龙有着冰晶一般的飞翼,它们身上的鳞片就像是冰块一样,而且在它们的飞行轨迹上结了一层冰晶痕迹。

“那些就是……冰霜巨龙……”

“没错,它们与我等的属性并不相容,如同水火一般的存在。但是我等庞大的身躯无法将那些灵活的东西给消灭,因此在面对四面围合的局势下我等失去了优势,最终我等迎来了末日。”

嬴宁看着冰层下的那些日蚀龙族。

“我能够唤醒他们吗?”

“很可惜年轻的孩子,这是不可能的。寒冰已经将我等的心脏给冰封了,一切都已经成为覆水,一切都是不可逆的。”

“日蚀龙族终将毁灭吗?”嬴宁问道,像是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样。

“没错,即便你有了后代,日蚀龙族的血脉也终将会被历史所冲散,不同种族的血脉会使得本该纯净的血脉变得污秽不堪,最终丧失掉最后的原始记忆。你现在之所以能够跟我等进行对话,就是因为这是你血脉深处的种族记忆,这也是我们留给你的最后礼物。”

嬴宁想着,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被敌人给刺中心脏了。

“但是我已经被杀了。日蚀龙族最后的一员已经倒下了。”

“非也,”声音再次响起,“我等并非龙族那种泛泛之辈,怎会因心脏碎裂而亡?”

嬴宁愣了一下。

“你是时候该回去了。愿你能够回归原来的生活,或是在最后能够跟你的后人说出你们都是日蚀龙族的后裔……”

说完,嬴宁突然惊醒。

他看到了原先被杀死的奎隆,而他手中的剑也化为了粘稠的液化丝。

有些蛛丝被关在了身体里了吗?算了,反正活过来了。

嬴宁看着已经回复了的伤口想,之后他又帮已死的奎隆合上了眼。

嬴宁的回忆到此结束,他躺在床上看着营帐的顶棚。

“日蚀龙族?那到底……是梦吗?”

或许问一下珏才是比较好的吧,毕竟那家伙貌似没有那么年轻。

嬴宁想着就去睡了。

第二天,嬴宁他们在军帐中集合了。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现在的局势总得来说是我们的优势,但是局部来说是我们的劣势,而且是大劣势。”珏在会议桌前说道。

在场的将士们都看着珏,这个外人,但也是能够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可能之人。

珏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说:“说白了,这次是一场决战,如果能够在这里打败格雷梵,那么激进党将失去近乎全部的战斗力,但是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我们就要退守回去,但同时也可以像耶华忒发动进攻,这样一来对方的势力就会被从中切断,如此一来只要等待对方势力变弱即可,因为敌人在东边的战斗力近乎没有。”

“但问题是怎么对付数量相较于两倍的敌方士兵,对吧。”有人说道。

因为即便珏带来了战斗力他也不敢做出破釜沉舟的事情,因此他没有将所有的士兵给带回去。所以这次也仅仅带了一万名士兵,剩下的两万五千名士兵进行守城。

“跟重要的是莉摩目前还没有现身,不排除她可能会过来搅事的可能。”珏说。

“那么这一次的战斗到底要怎么做?如果直接出兵被莉摩给埋伏了的话就会出现很危险的的事情不是吗?”有人说。

珏点点头,然后思考了一下说:“但是我们现在手中还掌握着非常重要的位置点不是吗?泉地和卡兰城,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地点。”

“从这两边入手吗?确实这样可以形成夹击之势,但是不能不考虑来自莉摩的东方攻击。”

“那样的话我们采取替换式攻击如何?将士兵分成两大队,每次都让其中的一大队进行攻击,然后在出现了一定战损后换另一队,这样往复使用。”别的指挥官说出了其他方案。

“但那样的话可能会在替换的中间被敌人给偷袭吧?”

“如果可以的话,那……”

珏听取着将领们的意见,同时也在心中盘算着进攻计划。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已经在北边的城市进行了驻扎。”珏开口了,他指着地图上的一座城市,“也许他们正处于休养生息中。因此我建议进行潜入战。”

将领们听后都思考着珏的建议。

“既然对方总是跟我们玩阴的,那我们也不介意跟对面晚恨得,所以我建议再安排一些伏兵进行二次战斗。”有人说,“我们的潜入部队应该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诱饵,如果这样的话可以在城外安排一些伏兵,以此来对引出的敌人发动进攻,这样如何?”

“将敌人的战斗力豁开吗?真是个大胆的想法,不过前期的伏兵安排该怎么办?对方不会让我们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埋伏的。”珏说道。

“这样的话……”

推荐阅读:

开局从李云龙开始刘浩 万界之交易系统 那依大雨将歇 异世邪君的妖孽娇妻 丐世英雄 无巧不成书 逸羽风流 绝版萌宝贝 合租恋人:恶魔的呆萌女孩 总裁不吃窝边草 发迹 通天星帝 无上神武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神医娘子痴相公 大道独行 如何让师兄离我远一点 黑道公主的恋爱神话 少年足球梦 大梁往事 消失的星舰 总裁,宠妻请节制 炮灰女配的极致重生 重生之开心一生 华夏神医:姑娘命不久矣 武道天心 战刀出鞘 位面不断开拓 异世界游记2014 花儿与少年 花儿美美走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