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陨落

0陨落

格雷梵浮在半空中,他在手中凝聚出了火焰,他的眼中带有的杀意不亚于珏。

“又见面了,使节阁下……好像是叫珏吧?”格雷梵冷眼看着珏说。

“格雷梵大人,许久不见。”珏倒是无视了格雷梵的情感轻蔑地说道。

格雷梵看了眼一旁凯森特的首级说:“真是想不到,凯森特竟会死在你的手里。他本应该死得更加光荣才对。”

“某种意义上将他死的很光荣。”

毕竟能与银白之灾正面对战的人都是可歌可泣的。

或许是珏的态度惹恼了格雷梵,他手中的火焰开始变得狂乱起来。

斗法吗?可以啊,但是你或许还没有撑住我全力的资格。

珏将匕首收了起来,然后他的手散发出了一层寒气。

格雷梵在见到了珏手上的寒气后就从空中落回到了地面上。

好强,单单释放出身上的力量就可以产生如此的压制力吗?珏,是我小瞧你了。

格雷梵一边想着一边将手中的火焰给进行着浓缩以及萃化。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格雷梵虽然只将珏当成了一个人族,但是他并没有忽略珏是在龙族工作的人族。因为身为低阶种是无法在上级种族中工作的,无论是体力还是能力都无法胜任来自高级种族的工作安排。因此格雷梵担心珏可能并不是他所见到过的一般人族,更何况刚才的那股压迫力是他前所未见的。

当然,注意到了这股压迫力的人不单单是格雷梵,永夜森林外的人也感受到了可怕的压迫力。

永夜森林外的魔族士兵们都因为这股压迫力而精神紧绷。

“现在还没有永夜森林的消息吗?”负责这次包围行动的魔族将领问道。

“没有,根据现在的情报,我们的人还没有遇到过血族的军队,但是已经由消息说现在血族的各方主力正在中西部展开战斗。”

“主力吗?是决战吗?”

“有可能,因为从森林中爆发出来的压迫力是很罕见的那种。”

“确实,即便是血族的贵族也很少有能够展现出覆盖全森林的压迫力。”

“将军,您觉得我们能够抓住龙族的叛逃者吗?”那人问魔族将领。

魔族的将领摇摇头说:“不清楚,但是既然吾王和司军大人都说不惜一切代价将叛逃者捉回来的的话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执行吧。”

而森林内,格雷梵正与珏对峙。他知道此事珏没有进行攻击的原因是和他一样的——积攒力量然后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厚积薄发的力量可是非常恐怖的。

不过虽然珏留给了格雷梵足够多的准备时间,格雷梵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他击败。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我感受到畏惧,即便伐格斯洛都不能让我有这般心境。

格雷梵一边想着一边上下打量着珏。

不知道为什么,格雷梵首先注意到的是珏的眼睛。

血红色的眼睛……这家伙……和我们一样吗?

就在格雷梵想着的时候,珏这边已经将法术的力量积攒好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向格雷梵释放了法术。格雷梵脚下的地面开始冻结并升起了大量的冰锥。

尖锐的冰锥仿佛枪兵的刺枪一般向格雷梵刺了过去。

格雷梵没有办法只能中断对法术的凝聚转而对付珏的攻击。

他手中的火球向外分裂,像是拳头一样的火焰同时向格雷梵身边的冰锥打了过去。

可是正当格雷梵以为珏的攻击结束的时候,那些冰锥突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向外扩散出了冰锥。原本笔直的冰锥变得如同狼牙棒一般,再加上冰锥间的彼此交错使得好似永夜森林上方的树冠一般。

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准备这种等级的法术吗!?

格雷梵不免在心中惊叹珏的法术造诣,因为这种强度的法术准备能力是他前所未见的。

不过珏的攻击并没有结束,他很快就向格雷梵投去了一杆雷电长枪。

雷电长枪一路噼里啪啦地飞向格雷梵,而格雷梵此时已经没有能力应对珏的攻击了,他直接被打了下来。

格雷梵倒在地上,他的身上冒着烟。

“这,这怎么可能?!”格雷梵倒在地上惊讶道,“你,你的雷电法术和之前的冰法术一个级别!身为低阶种,怎么可能回对两种法术如此精通?!”

一般来说,只有高阶种才能够将所有的系别法术都给掌握,虽然中阶种也可以做到可那只是少数人,而低阶种由于身体和寿命的限制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将其全部学到。

“人族吗?”珏轻蔑地笑了笑,“你们对我的无知是葬送你们的原因之一……算了,反正要是知道我身份的禁区的话也会引来杀身之祸罢了。”

格雷梵死盯着珏从地上爬起来,他说:“你,到底是谁?!”

“这一点你没有必要知道,其实我连我自己是谁都没有搞清楚。”

“无聊至极!”格雷梵说着就一挥手在珏的身旁释放了一堵火墙。

烈火冲天,甚至将上方的森林树叶给点燃了。

永夜森林的树木在这里存在了上亿年,对付火灾拥有一套独特的应对方案。在火焰烧到树叶的时候着火的树枝会自行切断与树干的联系。

火焰吞噬了珏,而上方粗壮的树枝从天而降,砸在了珏所站的地方。

如果法术无法伤到珏的话,那么掉落的树枝这样的物理伤害珏应该没有办法回避——格雷梵是这么想的。

“即便在受伤的时候也能够准备出足够劲道的法术吗?看来小瞧人的人是我啊。”就在格雷梵以为珏必死无疑的时候,火墙内传来了珏的声音。

紧接着,火墙被寒气给瞬间熄灭。站在格雷梵面前的是在树枝空隙中好端端的珏。

树枝上有一些冰柱子将其支撑了起来,像是搭木屋一般地将树枝撑了起来。

格雷梵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因为在那样炎热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有冰柱能扛过高温的炙烤?!

“果然,我要死在这里吗?”格雷梵像是放弃了一般地问道。

珏默不作声地点了一下头。

格雷梵见到珏的表现后哼笑了医生说:“真是可惜,像你这样的人竟然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只能说是命运啊。”

珏眯了下眼看着格雷梵,而此时的珏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怜悯于同情。因为像是这样无法违抗命运的人对珏来说是同道中人。

只可惜你跟我站在了对立面,否则我可能会帮助你吧……

珏这么想着,然后手中的雷电开始慢慢汇聚成了标枪的样子。

“凯森特在死之前已经告诉我你们内部的政治矛盾了。”

“是吗?那你是怎么想的?”

珏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你们激进党是一些民族英雄,精神的胜利者;保守党是国家的续命者,理性的代言人。”

“保守党还被夸了吗?……你的评价真是中肯啊……”

珏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来将雷电标枪对准了格雷梵。

可是就在珏要将标枪扔出去的时候,银白色的粉末从天而降,使得珏手中的雷电标枪瞬间消失。

空气中的水汽开始变得浓重,极大的雾气突然将珏所在的区域给包裹了起来。

“真是心急呢,珏大人……”此时,空中传来了莉摩的声音。她依旧是那副魔女一般的装扮,不过她坐着的并不是扫把,而是一杆法杖。

珏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他的眼睛中充满了仇恨,这种情感仅仅比珏见到造世者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仇恨感低那么一点。

“别摆出这幅表情嘛,看上去就像是我抢了你老婆一样。”莉摩说道。

“欧阳踏雪呢?”珏厉声问道。

“哈,对啊,欧阳踏雪呢……”莉摩坏笑着歪了一下头。

一时间,珏突然被一个重击给从后面击中,然后一股比正常伤还要痛的感觉从珏的后背传了过来。接着珏就感受到了背后的浸湿感。

力量,被抽走了……

珏一时间感到乏力无比,他跪倒在地喘着气。

“欧阳踏雪……”珏回头看了眼那个砍向自己的人。

欧阳踏雪手中握着那把黑色的镰刀并且面无表情。

“被精神控制了吗……”珏因为身体力量的快速流失而倒在地上。

禁断直接攻击自己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一点珏并不知道,虽然做过许多次的推演,但是珏没有料到禁断对自己的效果竟然是脱力化。

“哼,真是没想到你的女人的精神意志居然那么强,无论我们用怎样的方法来进行命令都会产生强烈的抵触感,不得已只能封住她的意识。这样好的女孩给你真是可惜了。”莉摩坏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候格雷梵站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在啊。”格雷梵冷眼看着空中的莉摩。

“我怎么能够错过了最终的决战呢。啊!战争!鲜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对!只有厮杀才是最真实的!”莉摩在空中进行着演讲,她忘我的表现使得格雷梵厌恶至极。

不过他不会放过在此刻杀死珏的最好机会,因此格雷梵再次准备着法术。

珏的力量已经没有恢复,欧阳踏雪用禁断压着在地上的珏,而珏的力量也被禁断源源不断地吸取着。

珏看着远处的格雷梵,他手中的火焰已经浓缩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了。珏的视野忽明忽暗,就像是严重低血糖了一般。

冥迷之中,他感到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如同浸泡在水中一样,但又像是收到了什么束缚一样。

同时,珏好像也听到了什么话语——“心跳……常……血压……正……精……波动……生命……常……”

那是什么?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珏被这些如同低语一般的穿脑魔音给搞得头昏脑涨,而伴随着珏精神的不稳定,他脑内的声音也开始急躁起来,就像是手术室里对待重病患者的医生一般。

这……就是禁断的力量吗……看来说我小瞧它了……

格雷梵看了珏一眼,然后直接扔出了手中的火球。

就在火球飞过来的时候,珏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将身后的欧阳踏雪给踢开。

果然,我还是不忍心让你这么死掉……

因为欧阳踏雪继承着珏的一部分记忆,所以珏把欧阳踏雪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分支,也就是如同骨肉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攻击怕是我现在的肉体无法抗住吧……

火焰飞向了珏,他的眼睛反射着火球的光芒,同时也掩盖住了一丝丝的留恋。

“轰——!”

巨大的爆炸声从珏的面前传来,烈火如同挣脱束缚了一般地奔腾出去,高温炙烤着珏的皮肤,火焰擦过了他的头发。

但是这攻击并没有对珏造成伤害。

因为在珏面前当着一个如同墙壁一般的男人——至龙化的嬴宁。

“果然这样的攻击很带劲儿啊。”嬴宁移开了冒着烟的手臂说道。

“嬴宁……”珏此时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只能辨别出对方是嬴宁,之后就丧失了意识。

不过在丧失意识前,珏还是在心中确定了一件事情——能够抗住这种等级的火焰法术,嬴宁果然是已经灭绝了的龙族,日蚀龙族的末裔。

而此时,格雷梵和莉摩都被嬴宁给吓了一跳,因为刚才格雷梵的火焰绝对是非常强大的攻击,即便是上位龙族也无法轻易抗住这一击,更何况嬴宁这种下级龙族。

“你耍了什么花招?”格雷梵不敢相信地问道。

“火焰对我是没有用的,所以你对我是没有办法的!”嬴宁扇动着翅膀说。

远古记忆觉醒了的嬴宁知道日蚀龙族最不怕的就是高温,因为他们本身就生存在岩浆之中,每天都要经受淬火的洗礼。即便是血液也是有着和岩浆一般炙热的高温,只不过只有在现出真身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来罢了。

“龙族的杂碎!”格雷梵咬着牙说到。

但是嬴宁此时早已抽出了飞羽银华并将其对准了格雷梵。他说:“今天一切都会终了,我会在这里将你们的性命收割。”

“格雷梵,快走,这家伙并不是你能对付的!”莉摩在空中说道。虽然听上去像是关心,但是莉摩这么说的原因是在她看来格雷梵是将事情闹大的一个优秀的棋子,她还没有在这场赌命的游戏中玩够呢。

“我怎么可能退缩,那样不就和保守党一样了。”格雷梵没有听莉摩的话,而是汇集着所有的力量准备与嬴宁硬碰硬。

虽然格雷梵的火焰非常强大,但是奈何不了对火焰有免疫效果的嬴宁。并且嬴宁手中的飞羽银华还能够将对方的法术给分散。

莉摩看着嬴宁手中的飞羽银华不禁感到疑惑——为什么嬴宁这家伙的武器跟银白之灾的羽毛那么相似?效果也差不多……

嬴宁不断靠近着格雷梵,而格雷梵也像是疯了一样地不停地释放着法术,透支着自己的体力。

“就这么结束吧!”嬴宁最终靠近了格雷梵,并向他挥出了刀。

“我不可能就这么死掉!”格雷梵大吼着将手中的火焰按向了嬴宁的脸。

烈火贴着嬴宁的脸喷射了出去,而嬴宁手中的飞羽银华也砍中了格雷梵。

飞羽银华那锋利的刀刃将格雷梵轻松切开,即便是他的骨骼也如同纸张一般地被切开。激进党的领导人就这么被嬴宁给杀死了。

莉摩惊讶地看着将格雷梵杀死的嬴宁。

“下一个,就是你了……”嬴宁猛地瞪了一下莉摩。

“你这个怪物!”莉摩说着就驱动着身下的法杖帮助其逃离。

“别想逃!”嬴宁大吼着飞向天空,他直冲莉摩,打算将其顺势腰斩。

可是就在嬴宁快要击中莉摩的瞬间,有人突然出现在了嬴宁和莉摩的中间并将嬴宁的攻击给打了下来。

嬴宁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那个拦阻自己的人。

“欧阳踏雪?!”嬴宁回落到地上,与欧阳踏雪对峙着。

虽然听珏说过了欧阳踏雪的实情,但是嬴宁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最终将会和欧阳踏雪对战。

“哼哼哈哈,看来事情变得好玩了。”莉摩在见到嬴宁跟欧阳踏雪对峙了起来后就发出了坏笑。

推荐阅读:

锦鲤弃妇:随身空间养萌娃 综漫:从圣斗士星矢开始 穿越遇老乡,暗号对对对 港综:灵异侦缉档案 四合院之秦淮茹很旺夫 逃婢 我要成为天下无敌 冷面枭王毒宠贪财妃 太后,我要你助我修行 职业修仙:从农夫开始 穿越就洞房,天才姐妹花是我老婆 穿越四九城成为文爷 华娱之重生成了武打童星的弟弟 偷生豪门继承人,被大佬掐腰狂宠 只想躺平却被迫带领全民走向飞升 仙路问心 芙莉莲:未曾逝去的苍月草之花 洪荒:贫道云霄,三仙岛圣人! 战锤:从伊斯塔万开始 至尊龙帅 转世轮回之大漠鸣沙 灵气复苏我成了开山祖师 湮灭2089 晚晚辞归 重生1980:发家致富 路明非不想当御主! 联盟:这选手醉酒比赛,全网笑疯 盖世神医,这个女婿有点狂 重生后病弱摄政王只想追夫 让我寄生一下怎么了? 综武,梵决融异火,铸最强锦衣卫 灵气复苏我直播算命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