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背叛之刃

0背叛之刃

嬴宁拿着飞羽银华看着欧阳踏雪。

珏早就说过如果遇到欧阳踏雪的话要做好将她杀死的心理准备,不过嬴宁是真心下不去手。

并且如果真的要与欧阳踏雪打的话嬴宁可不想使用飞羽银华。这把武器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一般人被攻击到的话怕是整个身体都会溃烂。

“对以前的同伴下不去手?真是没有一个身为武人的觉悟呢。”空中的莉摩轻声嘲笑着。

嬴宁将飞羽银华收到刀鞘中放好。

“不是吧,你真的是那种热血漫里的主人公吗?这可不是儿戏啊,会死人的哦。”

“我一定会赢,因此我要将损失降到最低。”嬴宁说着拿出了以前用的偃月刀。

“口气不小啊。”莉摩眯了下眼睛,“梅洛,你过来跟欧阳踏雪一起对付这个自信过头的家伙。”

莉摩的话音刚落,嬴宁就察觉到了类似飞镖一样的东西从自己的脸那里飞了过去。

“梅洛。果然你跟莉摩是一起的。”嬴宁看了眼身后的梅洛。

“我必须顺从姐姐大人的话,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梅洛在手中展示着数把飞镖。

“那么,就让这场游戏开始吧。”莉摩说道。

莉摩的话就像是打开了开关一般,梅洛和欧阳踏雪同时向嬴宁发起了进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欧阳踏雪拿着禁断冲向了嬴宁。由于珏的训练,使得她现在的力量远超常人,甚至堪比王种。即便拿着和身体等高的镰刀,欧阳踏雪也能灵活地对嬴宁展开连击。

由于禁断的攻击范围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嬴宁在战斗的全程都处于很被动的状态。过于灵活的欧阳踏雪使得嬴宁没法用精钢派的战斗方式进行战斗。

并且梅洛还在嬴宁的身后一直进行着暗器输出,这就让这次战斗的嬴宁处于棘手的状态。

“怎么?就这点水平?看来格雷梵那家伙也仅仅是一般水平啊,连下位的龙族都没有办法对付。”莉摩见到嬴宁处于困难状态后就哼哼地笑着说。

就在莉摩说话的时候,欧阳踏雪的禁断刮到了嬴宁的身体。一时间,嬴宁感到自己的力量像是被抽走了一样。

由于嬴宁受到了禁断的攻击,使得他的身体突然脱力,而在他身后的梅洛也抓准了时机向嬴宁发动了进攻。数把飞镖直接击中了嬴宁的背后。

怎么回事?力量……被抽走了?

嬴宁在勉强挡住了欧阳踏雪的一击后单膝跪倒在地。他喘着气调整着自己的力量,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自己伤口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恢复。

脉络,被切断了……

嬴宁察觉出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相较于像夏尼这样上位龙族来说,嬴宁这种下位龙族在脉络被切断后会出现明显的身体不适的感觉。

这,这就是禁断的力量吗……

欧阳踏雪走到了嬴宁的面前,她将禁断高高抬起,准备对嬴宁给予最后一击。尖锐的镰刀尖照着嬴宁刺了过去。

可是在禁断接触到嬴宁身体的瞬间,嬴宁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从他的心脏处传来。

炙热感,一种难以忽视的炙热感像是在嬴宁体内生长一般地从他的心脏处扩散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嬴宁感到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而他也知道这是日蚀龙族的部分力量的觉醒。

嬴宁的身体变得炙热,这也使得他身体周边的空气被加热了。快速膨胀的气体将禁断的尖端给顶了起来。

欧阳踏雪虽然想要用蛮力将禁断给按下去,但奈何她的身体终归是人族的肉体凡胎,怎能够承受住嬴宁身边的这般高温?不得已欧阳踏雪只能离开嬴宁。

不过在暗处的梅洛倒是没有看到嬴宁那边的事情,她向嬴宁仍去了飞镖。

可是那些飞镖在接触嬴宁的瞬间就呗被他身边的高温给融化掉了本应锋利的刀刃。

“你,你这是……”莉摩用活见鬼了一般的表情看着嬴宁,“你们两个,快把他给杀了!必须要把他给杀了!一定要把他杀了!”

见到莉摩这般惊恐,梅洛感到疑惑,但她还是要遵循莉摩的命令。

而嬴宁此时看了看手中的偃月刀。

由于嬴宁试图将自身的力量转移到偃月刀上,不过偃月刀无法承受嬴宁身上的炙热,最终化为了灰烬。

此时的嬴宁**上身两手空空。要不是在裤子快被火焰烧尽前召唤出了铠甲用来遮羞,现在的嬴宁早就是痴汉一名了。虽然嬴宁也想要用铠甲遮住自己的上半身的,但可惜嬴宁本身就没有法术适应性,召唤铠甲也是用至龙化的力量直接将鳞片给具象化的,所以此时的嬴宁没有太多的体力用来支撑铠甲的存在。

“日蚀龙族!没想到当初你们还没有覆灭!”莉摩看着嬴宁咬牙切齿,“想不到当年被冰封的怪物竟然还有存活的个体!”

“你知道我族人的事情吗?”嬴宁一震翅膀说道,虽然他不觉得能从莉摩口中问出什么来,但是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我的记忆仅存在远古的回忆,我希望有人能够告诉我这方面的事情。”

“切,而且还是觉醒了的个体吗?算上银白之灾难办的对手增加了啊……”莉摩相当不爽地说,然后她指着嬴宁对欧阳踏雪说道,“快杀了他!”

欧阳踏雪转动着禁断直接冲了过去。

“真是不想伤害你啊!”嬴宁用龙化了的爪子将禁断一下子弹开,然后照着欧阳踏雪的肚子就是一拳。

由于担心将欧阳踏雪给灼伤,所以嬴宁将覆盖在身上的那一层热层给关掉了。

欧阳踏雪显然是不能承受住嬴宁的这一拳,她向后退了好几步。

同时,梅洛见准了嬴宁关掉热层的时机照着嬴宁后背的心脏位置发动攻击。

“笨蛋,别攻击他的心脏啊!”莉摩在见到梅洛向着嬴宁心脏攻击的时候就非常不安的地说道。

可是飞刀已经飞了出去,此时的梅洛已经无法阻止飞刀的走向。

可是就在飞刀快要接触到嬴宁心脏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几个光点,紧接着就是飞刀那里传来了被什么东西打飞的声音。数秒后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永夜森林的上空。

“那是……什么东西?”梅洛愣了一下,她显然被刚才的不明物体给吓到了。

莉摩在见到飞刀被打飞后松了口气,然后看着天空满怀感激地笑了一下。

什么?刚才是什么?而且为什么说不能攻击我的心脏?

嬴宁虽然感到一头雾水,但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欧阳踏雪这一边。

欧阳踏雪手中的禁断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使得嬴宁不能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处。

禁断啊,这东西还真是危险啊。想不到僭越者法器中还有这么克制王种的。

嬴宁像是一个狩猎者一样地看着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倒是没有给嬴宁观察破绽的机会,她直接冲过去对嬴宁发起了攻击。

该死!

嬴宁在心中暗叫不好,于是他立刻将手爪龙化并接住了欧阳踏雪的这一击。

好大的力气!

嬴宁手接白刃,欧阳踏雪的力量与一般人的差距非常大,甚至能够达到嬴宁少年时的力气水准。

难不成珏本身训练得就很好,再加上现在欧阳踏雪变成中阶种眷族后就将身体的属性给放大了吗?这下可难办了。

嬴宁扭转身体将禁断给撇开了。

虽然在武艺上嬴宁能够碾压欧阳踏雪,但是嬴宁对欧阳踏雪抱有的那一丝侥幸心理使得他无法对欧阳踏雪动真格。

嬴宁看了眼腰间的飞羽银华。这把刀显然没有受到自身炙热力量的影响。

“怎么?真心动不了手吗?看来你仅仅是觉醒了以前的力量罢了,还没有觉醒真正的怪物心啊。”莉摩轻声笑着在空中看戏。

而此时保守党和激进党的军队战斗已经陷入胶着状态了,两边的大将都在进行战斗,所以战场的指挥权就交给了各个军队的指挥官。虽然没有了来自珏的的统一调度,但是拜先前的会议所赐,保守党这边的军队配合还是说得过去的。相较之下激进党所处遭遇战的位置让他们没有形成有效的攻击阵型,总体来说激进党的军队正在溃散。

“你们的局势已定,交出欧阳踏雪还能将你从轻发落。”嬴宁说。

“好蠢的话啊。”莉摩眯了下眼睛。

嬴宁在看到莉摩这个样子后立刻将手转到后面并抓住了飞向他的飞刀。

“大局确实一定,但是这并不是对对我来说的。”莉摩在见到嬴宁将梅洛的攻击给挡了下来后就有些失了兴致地说,“魔族的军队已经包围了永夜森林,只要将战火引向魔族的话那么魔族一定会加入这场战斗,到时候三界将会再次进入那个混乱的时代,而我的存在将会再次变得有意义。”

就在莉摩说着的时候,欧阳踏雪再次向嬴宁发动了进攻。

禁断高速地砍向嬴宁,不过好在嬴宁身体灵巧躲过了这一击,但是禁断的刀身还是擦着嬴宁的皮肤过去了。

就在嬴宁以为欧阳踏雪的进攻结束的时候,禁断的寒芒出现在了嬴宁的侧面。

什么?!这速度!

嬴宁没想到欧阳踏雪的动作这般迅速,他立刻用手将禁断给按了下去。禁断的刀刃擦掉了嬴宁体表的一部分鳞片,不过好在没有伤到皮下,要不然他的力量又要被禁断给抽走了。

可是嬴宁虽然破解了欧阳踏雪的进攻,但由于身体的大幅度移动使得他对梅洛来说露出了很大的破绽。

锋利的飞刀从远处飞了过来,直接刺中了嬴宁的身体。

这次那飞刀没有背嬴宁的皮肤给融化,它们扎进了嬴宁的后背。

强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嬴宁疼的咬紧了牙关。

“真是可惜,要是这飞镖是寒冰石制成的就好了。”莉摩看着被刺中的嬴宁惋惜地说到。

但是嬴宁没有时间回答莉摩。他先挡住了欧阳踏雪,然后用自己后背的肌肉挤压着刺进里面的飞刀。

伴随着钢铁夹断的声音,嬴宁将背后的飞刀给压碎并挤了出来。

“真是难以相信,这就是龙族的力量?不,这就是日蚀龙族的力量吗?”莉摩略带惊讶地看着嬴宁,但是她的那副表情总是有点看热闹的样子。

“真是难以置信,没想到你的法术造诣也就如此。”就在莉摩还在看戏的时候,珏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响了起来,他用和莉摩相似的语调说着话。

“珏!”嬴宁看着一旁重新站了起来的珏。

“你还能站起来?意想不到。”莉摩在见到珏站起来了之后就十分惊讶地说道。

“你对禁断的理解还不够深刻啊……算了,反正史料里面没有太多的记载。”珏摆了摆手,“反正只是力量被抽走了而已,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禁断,有着能够克制脉络的力量,可以说是王种的克制武器。”

珏在见到莉摩对禁断的效果这么熟悉后就疑惑地问道:“欧阳踏雪告诉你的?”

“你的女人对你非常忠诚,对任何事情都守口如瓶,她怎么可能跟我说近段的事情?而且要不是伐格斯洛那家伙无意中说出了你女人手中有僭越者法器并让梅洛听到的话我还真不知道禁断还存在呢。”

就在珏跟莉摩说这话的时候又有数把飞刀飞向了他。

不过站在珏身边的嬴宁突然伸出了自己的膜翼将飞刀挡住了。

看着瞬间融化了的飞刀和那不停加热着周围空气的膜翼,珏苦笑了一下摇着头说:“想不到我还能再见到日蚀龙族,而且他还一直在我的身边。”

“你都知道?”

“自然,我对少也积攒了一定的知识。不过关于日蚀龙族的事情你以后可以过来问我……前提是你要活下来。”

“那是自然!”嬴宁一把按住欧阳踏雪手中的禁断,然后一拳打向她的腹部。

不过欧阳踏雪非常灵巧,她立刻抓着禁断将自己的身体翘起,然后在空中转体并照着嬴宁的脸就是一脚。

“想不到你是个没觉醒的个体啊。”珏看着一旁被欧阳踏雪打了的嬴宁无奈地摇摇头。

然后珏走到了欧阳踏雪的面前。他对嬴宁说:“嬴宁,梅洛就交给你了,尽情追捕,那家伙不是你的对手,我希望到头来能看到你提着她的头过来。”

嬴宁迟疑片刻,然后点了一下头冲进了森林。

珏看了眼四周。雾气虽然还很大,但是硬说浓见度的话也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就在珏走神的时候,欧阳踏雪突然冲过来用禁断砍向珏。但是这攻击被珏用一只手直接接了下来。珏那覆盖着鳞片的手死死地抓着禁断,而禁断的刀刃却没能划开珏手上的鳞片。

莉摩在见到珏接住了禁断后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周围的雾气还不够浓啊。”珏说着就发动了法术,这让周围的能见度变得更低了。可是诡异的是珏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不受雾气侵袭一样,或是说周围的雾气特地留了一个空腔好容纳珏和莉摩她们一样。

“你要干什么?”莉摩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血族本就是人族的转变,而眷族则是在血族诅咒中的一个弱化。但是如果出现了一个更高阶的力量将血族的咒术给盖住了会发生什么?或是说出现了一个更加强大的个体将血族的眷族收为了眷属会发生什么?”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莉摩一头雾水,但是她那种危险的预感越发的强烈。

“我是说……”珏说着突然展开了双翼。

带有血色纹理的洁白羽翼从珏的身上展开,血红色的纹理从珏的锁骨那里延伸到脸颊,而他那血红色的眼睛变得更加的骇人甚至还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这股力量!”莉摩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珏。

虽然见到的少,但是莉摩十分清楚现在的珏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是什么。天空的主宰者,有着连同虚空与混沌交谈力量的种族——神族。

“你,你不是人族,而是神族?!并且……”莉摩惊讶地看着珏后背羽翼上的羽毛,“神族中的‘不净者’,最强大的神族阶位,业神?!”

推荐阅读:

穿到末世的我日常不服 只有我没飞升吗?国王陛下 成为合欢宗妖女的短命灵宠 女主ooc不关我事 西游大妖王 四合院:从宣传员到大文豪 全民求生:我的猫无敌了 斗破之蛊道长存 影视大庆:开局召唤黑龙天! 这个影帝入戏太深 我们要长久地凝视河水 大夏明镜 想和太傅大人贴贴 重生1989:缔造华夏科技帝国千海观音 我在狗血虐文里当炮灰 娇瘾沉沦 封神从女娲宫加点开始 以身为棋胜天半子 快穿,可怜崽崽被爸爸宠上天 八岁的我,被请回火凤凰主持战事覆手为雨 书籍1416881 和反派大佬恋爱的必备技能 燕归梁 明撩暗诱,虐渣医妃她追夫有术 穿进废土游戏,我靠钓鱼救世 农门医妃是个搅屎棍 致命宠溺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 抗战:融合毒士,老总劝我要善良 永光纪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腰精被宠疯 从甲铁城开始的天赋共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