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修罗神

0修罗神

“额……好无聊啊……”在神域的摘星阁内,凯罗门正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感觉无聊的话就出去走走,别在这里整天跟个废人一样。”在一旁下棋的凛灼说。

“但是我很懒,不想出去。”凯罗门看着天花板说道,“阿西亚又要去学习,根本就没有伴儿啊。”

“清闲不挺好的?魁魇可是过着白天被文书工作压迫,晚上被妻子们压榨的生活啊,你就知足吧。”和凛灼对棋的烛九阴看这期盼说道。

不同于魔族,神族的政治体系分级性很强,很多事情都是神王下面的贵族们自己处理,所以到头来能交给神王这边处理的工作就非常的少。

“要不我也来场改革,让神族的政体向着集权型转变?”

“如果你想发动分裂战争的话请便。”烛九阴挪了一下棋。

“喂,你这家伙别犯规啊。”

“什么犯规,这是正当挪位。”

“你当我傻啊?你这明摆的耍赖。”

“嗯?想打架吗?”

“来啊!”

凯罗门看着一旁因为三两句话就能吵起来的凛灼和烛九阴不禁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外面怎么了?那么吵?”凯罗门看着外面的庭院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别管,八成是那俩货又吵起来了。”在凯罗门身旁的人说,“吵吵也行,多少还能增进一下感情。要是他们俩突然不吵了才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啊。”

凯罗门听后耸了一下肩说:“也是,总比上了战场上吵强。”

“让这里啊冲锋陷阵的人怎么活跃着吧,那么我想跟你说一下关于凯尔塞斯的事情……”】

哼,为什么你还活着却不想跟我见面?

凯罗门看着天花板想着。

“哎?英卡洛斯呢?”凯罗门问。

“造人呢。”凛灼坏笑着说,“有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不跟我们这帮狐朋狗友玩了,改跟老婆玩了。”

“说的跟我们不是些正经人一样。”烛九阴一听就不高兴了。

“这不就是嘛,我们整天都干些什么啊?再说了,你什么时候找妻子啊?还真想找一个龙族的吗?”凛灼将话题的矛头转向了烛九阴。

“那,那又如何?我就是对龙族的女孩感兴趣怎么了?!爷高兴,爷乐意。”烛九阴一听凛灼的话之后就慌了神。

听了这两人的拌嘴,凯罗门想到了龙族。

“哎,你们说龙王平日里都在干什么啊?”凯罗门从躺在桌子上转变为趴在桌子上问。

“不清楚,龙族本身就是军政分离而且还带有很强的君主立宪制的政体,龙王理论上应该比你还要闲吧。”凛灼在听到凯罗门这么说后就听会了和烛九阴的争吵。

“不见得吧,据说龙王平日里要暗中处理一些突发事件,类似妖邪事件之类的全部都归他管。而且敖业本身就很向往建立乌托邦啊,据说是为了为后来敖丽的登基做准备的。”烛九阴听后说。

“乌托邦啊,看来敖业大叔对敖丽的事情还真上心啊。”凛灼呵呵一笑,“让敖丽登基吗?真不知道敖业大叔是怎么想的,明明他是强大的业龙,要是他能够留下孩子的话那么龙族的未来一定会更加强大,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关系敖丽,自己连孩子都不要。难不成他还能跟敖丽小妞的妈有一腿?”

“怎么可能?敖丽是神龙族,业龙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神龙族?再说了,敖丽是当初敖炽亲自认的,那里会有那种事情?况且敖丽小妞跟敖业长得也不像啊。”凯罗门晃着手指头说。

“你见到过敖丽吗?”凛灼问。

“啊,去凌云的时候有见到过。真是个疯狂的小妞啊,竟然骑着白虎到处跑。”

“白虎?这……她是怎么驯服的?”

“天知道,或许那白虎是未开化的个体。虽然看上去挺有灵性的,但是没有变化为人的趋势,所以还不能够表达自身的想法吧。”

白虎本身就是高阶种,所以是可以变化为人的。敖丽骑白虎实际上就相当于骑着个人,只不过敖丽算是跟对方相处的比较好的那一类了。

“龙族那里看上去挺有意思的啊,有空我也去一趟。”烛九阴听着凯罗门的描述后说道。

“你是觉得龙族有意思还是敖丽有意思?”凛灼坏笑着说。

“当然是两者了。而且像敖丽这样的公主大人想必很漂亮吧,多少养养眼啊,还没有真正见到过龙族的妹子呢。”

“要是骚扰了敖丽的话就会成为龙族指责我们的借口了吧。”凯罗门说着就从桌子上下来了。

凛灼见到凯罗门下来后就问:“你要去哪?”

“去看看阿西亚,不知道她那边学习学的怎么样了。”

“她今天学什么?”凛灼问。

由于阿西亚现在是凯罗门的未婚妻,所以她必须在结婚前习得应有的王族知识,各种礼仪以及政治关系都要进行学习,所以这段时间阿西亚都在接受着非常严厉的教育。

“神族历史,还有贵族派系关系。其中也包括一些上位神的眷属。”

“额……听上去很让人头大啊。”烛九阴撇了下嘴。

“我们经历过那段岁月倒是可以记住同伴们的事情,但是阿西亚这个外来的就不一定能够记住了。”

凯罗门听着,然后就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

“多少过去看看吧。虽然阿西亚挺听话的,但是我不认为她能忍受很长时间。。”

“走好不送,我们这边还有棋局。”烛九阴说。

凯罗门也没有管烛九阴和凛灼两人,他直接去了阿西亚那里。

阿西亚的教室就是她的房间,而负责教她的老师是旱神帝那里的一个文官。阿西亚当初在见到凯罗门后就被接到了摘星阁中,并且给安排上了单独的房间。理论上来讲身为凯罗门现存的唯一眷属,阿西亚是有神族王位的继承权的(虽然在排名上可能非常靠后)。并且虽然阿西亚是凯罗门的未婚妻,但是凯罗门并没有对阿西亚有太深的举动,顶多就是跟抱一抱一个级别的行为。

“阿西亚~”凯罗门自顾自地走进了阿西亚的房间中。

“凯罗门?你现在过来干什么?”阿西亚在见到凯罗门过来后就吃了一惊,而她身边的那个文官妹子则是向凯罗门微微行礼后就站到了一边。

凯罗门点了一下头回复了一下文官妹子的行礼,然后就凑到了阿西亚的身边看着她手中的书。

“诶~你在看关于神族关系以及眷属归类的书啊。”凯罗门看了眼阿西亚手中书的封面说。

阿西亚手中的书是神族的“族谱册”,上面会自动实时更新登记在案的神族的眷属情况,是一种利与统计的法器。并且上面还有着关于各个神族之间的关系的记录。

“是的,但是没想到关系这么复杂啊,神族与神族之间的关系好复杂啊。”阿西亚皱着眉说道。

“啊,毕竟是存在了很长时间的王权种族了,族群内部的贵族之间出现联姻也是正常的。”凯罗门随意地说着,然后就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这样吗……”阿西亚依旧看着书,没有再说太多。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哦。”凯罗门说道,他看上去相当有自信。

阿西亚听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地翻起了书。

嗯?还真有吗?

凯罗门见到阿西亚这样后就看了眼一旁的文官妹子。而文官妹子也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修罗皇。他真的存在啊?”阿西亚指了指书上记载的一个人说道,“但是他的画像为什么被抹除了呢?”

“这个……发生过什多事情而已。”凯罗门磕磕绊绊地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而且上面还说修罗皇是凯罗门你的眷属。真的没想到以前人们说的那个可怕的修罗皇竟然真的是你的眷属啊。”阿西亚看着书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凯罗门那头痛的的表情。

“你说修罗皇很可怕?为什么?”凯罗门决定一件一件地解决问题。

“因为修罗皇的神殿那么破败和可怕。而且进去还有诅咒,所以在民间人们都很害怕修罗皇的。”

听着阿西亚的话,凯罗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一旁的文官妹子也一脸“这不还是你搞的鬼”的表情看着他。

“而且啊……”阿西亚指了指修罗皇下面的一栏字说,“明明是个眷属而且还没有封神,他是怎么收的眷属的?”

阿西亚的话一说出来凯罗门和一旁的文官妹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地看着阿西亚,他们的眼中是满满的疑惑和不解。

“让我看看。”凯罗门二话不说一把抢过阿西亚手中的书。

一旁的文官妹子也没能忍住直接凑了过来。

凯罗门看着修罗皇下面的那一串字——

“其下眷属:欧阳踏雪,血族眷族,女性,生于……”

凯罗门看着没有反应,但是一旁的文官妹子则是一脸惊讶地低估了一句“吾王,这个事情可以告诉我的宗主吗?”

凯罗门足足看了半分钟,然后才笑了一下说:“想不到那家伙竟然认同了这个身份了,这下我就有机会把他从龙族要过来了……”

阿西亚虽然听到了凯罗门的话,但还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而在凯罗门去找阿西亚之前,永夜森林外的魔族士兵们正承受着来自森林内的强大力量的压制。

“这,这是什么?!”负责包围永夜森林的军官们捂着头扶着桌子说道。

从永夜森林内传出来了非常强大的神族的力量波动,强大的力量波动仿佛溃堤的地上河一般向外辐射着强大的神族力量。这也导致了在外面的魔族无法承受住这等恐怖的力量冲击。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将领向勉强进来报告的士兵问。

“差不多有百人昏迷,另外还有等数的人陷入了强烈的恐惧中丧失战斗力。”

将领听后就愣了一下,然后皱紧眉头说:“这样吗?真是意想不到,永夜森林内部到底有什么东西?这股力量绝对是神族皇·帝才能拥有的力量,一般人根本就达不到能够隔着一个森林就能够将我们的人震慑到这般程度的力量!”

永夜森林内,莉摩更是被珏所释放出来的强大的神力给吓到了。

“这!这股力量绝对是神族的力量!你,到底是什么人!?”莉摩问。

珏没有回答,而是突然释放出来了一道冲击波将欧阳踏雪给振飞。

此时的珏身体上已经展现了太多的神族特征——带有微微光亮的羽翼,像是新的飞翼一般的耳羽以及套着光环的手腕。

“欧阳踏雪,快干掉他!”莉摩失声喊道。

欧阳踏雪继续遵从着莉摩的命令冲向珏,但是她突然被一道力场给拦住了,并且这个力场如同屏障一般无法突破。

“精神法术吗?虽然我对这种法术没有什么抗性,但是对解除这玩意还是有一定理解的。”珏用带有回音且给人很神圣的声音说道,那声音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电脑合成的一般。

说着,珏像是弹弹珠一样弹了一下面前的空气,紧接着欧阳踏雪的身体突然僵住不动了。

“主,主上?!”欧阳踏雪的眼睛再次恢复了光芒她认出了珏。“主上,您怎么了?!为什么您会长出翅膀?”

“不必问太多。”

珏说着就张开了双手,然后他的飞翼的光芒开始浓缩,原本整体淡淡的光变成了顺着纹理的光路,而这光路也因为翅膀纹理的影响变成了血红色。

紧接着,珏猛地震动了翅膀,一根羽毛在珏的面前缓缓形成。

“这!这怎么可能?!你是神祖吗?!但是为什么神族会出现在这里?!上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你身上的神族力量的,这!这不可能!”莉摩惊恐地看着珏大声说道。

“欧阳踏雪。”珏没有理莉摩,而是用那空灵的声音呼唤着欧阳踏雪。

而欧阳踏雪也觉得自己应该回复珏的呼唤。

“是。”

“你,愿意成为本尊——修罗神珏的眷属吗?愿意抛弃你现在的身份,种族,信仰乃至生命成为本尊的眷属吗?”珏说道,他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像是个念词的机器一样。

“是。”

“在此本尊与你签订契约,将你纳入本尊麾下。骄傲吧,你将成为本尊的眷属,成为本尊的剑,本尊的盾,本尊的一部分。在此,本尊许诺,本尊将会相对带家人一般对待你,同时也会像对待士兵一般向你发号施令。”珏说着,然后他的羽毛转向了欧阳踏雪。

那羽毛的根部如同锋利的的刺剑一样并且对准了欧阳踏雪的额头眉心处。

莉摩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深知这可能是她活几万年才有可能有幸见到的场面——神族的眷属缔约仪式。

珏的羽毛在瞄准了欧阳踏雪的额头后突然飞了过去。

尖锐的羽毛一下子扎穿了欧阳踏雪的前额头,并深深刺了进去。不过即便将额头刺出了个洞,也没有血液从欧阳踏雪的头上流出来。

欧阳踏雪没有大叫,而是向脑髓被抽走了一样翻着白眼。

“可能你会死过去,但是见识一下吧,所谓神族的世界,所谓精神的世界,所谓智慧的世界。在此,跟随本尊神格的指令行走吧,不要在精神的世界中被他人欺骗,本尊的神格将会保护你,将会祝福你,将会让你找到出口。”

莉摩惊讶地看着欧阳踏雪显得非常惊讶。

而这时候珏突然抬眼看了一下莉摩。

“你,你要干什么!?”莉摩感到背后发毛。

“你夺走了我太多东西,让我再次感受到了难言的痛苦。”珏的语调从刚才的神神叨叨又变回了正常语调,“我,会让你尝到我的报复的。”

珏说着,他背上的飞翼纹理变得更明显了。

推荐阅读:

灰太狼模板的我,开局发明任意门 克系玩家太凶猛 我在千仞岭当妖王那些年 导演请到位 步步索爱:强宠小娇妻 分手五年后,我被前男友强制专宠了 斗破之顶了林修崖号 我在仙界种田 斩妖除魔:从修炼无相神功开始 柯南之猜猜我是谁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 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 和亲后成了掌印的心尖宠 豪门狂婿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摄政王的小萌妃 狐仙老公要不停 生活系大导演 寄生兽天王 吞噬日 极品仙厨 电影世界里的重生者 会穿越的面包车 一心同体吧,光之超人哦斯 空间之锦绣医女 全职法皇 这个导演很靠谱 一人之下打更人 三国之新武道 万能场景转换器 我大嫂叫黄蓉 外挂之兼职踢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