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剩下的事情

0剩下的事情

珏看着窗外,他静静等待着伐格斯洛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你要会龙族吗?”伐格斯洛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问道。

“算是吧,怎么了?”珏没有看伐格斯洛,他差不多能才出来伐格斯洛要说的事情。

伐格斯洛也察觉出了珏心中所想,于是他直截了当地说:“德纳姆跟我说过一些事情,其中包括你再我不在的时候在首都那里做的事情。”

“如果你是打算兴师问罪的话我可以先跑吗?”珏哼笑了一下并说起了俏皮话。

伐格斯洛也应和似地笑了一下说:“你不必跑,在我看来你做得很好,甚至将一些长久以来困扰我们的问题都给解决了。”

珏在伐格斯洛还在西部的时候对血族内部进行了“战时性改革”,将一些迂腐的制度给进行了实验性的破除,而这也与伐格斯洛这种新一代执政者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都不是什么,但是我所做的终归是在战争的这段时间内完成的而已。至于事情的最终发展还是要看你们的。”珏说着又看向窗外,“我终归是个外人。”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些老气横秋的贵族孑遗们已经没有太多的力量进行反抗了,兵权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势必会将种族内部的顽疾给去除掉。也正因如此我才会感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将这种事情来了个推波助澜。是时候该将上议院中没有用的家伙给铲除掉了。”

虽然没有接触过血族上议院的人,但是珏在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一些关于上医院不好的言论。

“对我来说这倒没什么,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贵族们的反叛罢了。我很擅长对付这些历史顽疾。但是你现在谢我还是太早了,莉摩还没有抓住,永夜森林东部也没有驻军,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你接下来要干什么?”珏问道。

伐格斯洛半躺在床上和珏一样看着窗外,然后说:“激进党虽然这次大败,但是对他们忠心耿耿的人并没有到屈指可数的地步,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扫清余党不留一点怜悯和救赎。”

“党派净化吗和国家清洗吗?”

“不错,现在的疲敝局势正是进行内外改革的最好机会,也是彻底消灭激进党这种不自量力思潮的最好机会。”

珏没有说话。在他看来,虽然清扫余党是对未来发展的一个最好机会,但是伐格斯洛那种太过极端的行为很有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结果。

“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所以我需要有人能够帮助我。”

“德纳姆足够优秀,他对你忠心耿耿,并且敢于上战场也有一定的手段。”

“优秀的人越多越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我知道现在的的血族没有办法给你太多东西,但是我还是要在这里争取一下。”

珏看着伐格斯洛一会儿,他说:“抱歉,我现在无法给出加入你的这种结论。”

伐格斯洛听后点了一下头就停止了劝说,然后他换了个话题:“珏,既然这样的话有个事情我想拜托一下你,可以吗?”

在市场上,欧阳踏雪正在看着马匹。

“嬴宁,你看这匹马怎么样?看上去挺强健的。”欧阳踏雪问一旁的嬴宁。

不过嬴宁并没有跟欧阳踏雪一起看马,而是在一旁挑选着一些香料。

“喂,我们本身就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回去吧,根本就不用准备这么多的香料啊。”欧阳踏雪走到在对面看香料的嬴宁那边。

欧阳踏雪他们现在是在专门提供旅行物资的市场上,所以这里的很多店都是开在一起的,而且据当地人说是为了掩盖住马棚的味道才让买香料的开在马棚对面的。

嬴宁倒是没有理会欧阳踏雪,他拿起了一包粉末状的香料问:“这个东西多少钱?”

“这是按斤卖的,一斤两枚铜币。”

欧阳踏雪看着嬴宁手中的香料包说:“两枚铜币啊……但是这个不是已经包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按斤卖?”

“这位小姐还不知道吧,这种香料辣味很大,所以平日里用的很少。而且这东西在外面放的话很快就没味道了,因此只能能包着了。”

“辣味很大吗?……”欧阳踏雪听后脸色一沉,她拍拍嬴宁说道,“嬴宁,这东西还是算了吧,咱们三个人都吃不了辣,尤其是珏。”

欧阳踏雪与珏有过及以上的链接,在里面有很多受到重伤的不好的回忆,这让欧阳踏雪有一种珏很抗疼的一种感觉,但是令她感到奇怪的是珏这家伙对辣味非常对付不过来,干本就吃不了辣。

“那着东西如果进了眼睛里会怎么样?我以前做饭的时候曾把香料吹到过眼睛里,所以很怕这东西进眼睛。”

店主听后哼哼笑了一下说:“小哥瞧你问的,谁会把这东西往自己眼睛里放啊。”

嬴宁苦笑了一下说:“对啊……那我来……六斤吧。”

“六斤?!等等!嬴宁!你!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欧阳踏雪听后就震惊地说道。

“额……我想给大小姐。她其实挺能吃辣的。”嬴宁说。

大小姐……是说夏尼吗?啊,说起来她好像跟我说过珏不能吃辣来着……

欧阳踏雪在跟夏尼修行的时候没少听她说过一些关于珏的事情。不过当时的夏尼给欧阳踏雪的是一种给情敌示威的感觉,就像是在说“看,我比你知道的多所以我们关系更好”一样。

“这样的话我就不说什么了……”欧阳踏雪又看了看其他的香料。然后她对店老板说:“老板,能给一份最辣的调料吗?”

“诶?小姑娘,你是认真的?”店老板愣住了。

嬴宁也愣住了,他问欧阳踏雪说:“欧阳踏雪,你不是不能吃辣吗?为什么要买啊?”

“当然是给夏尼小姐啊。”欧阳踏雪面不改色地说,“夏尼小姐帮了我不少,所以我也要给一些回礼啊,既然她喜欢吃辣的话那么我就给她买一些呗,反正主上也给了我一些零花钱不是吗?”

不想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不喜欢夏尼小姐跟主上走得太近。因此她才想给夏尼送一个最辣的香料,希望能够突破夏尼的接受上限。

欧阳踏雪这么想着。

不过欧阳踏雪知道自己跟夏尼完全不能比,身份地位以及出身差异实在是太大了,因此欧阳踏雪深知自己从夏尼手中得到什么东西。但是她不甘心,无论如何她都不能阻挡自己心中的那种类似仇恨一般嫉妒的情感。

“啊……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也挺好的……”嬴宁拿着手中的香料包说。

嬴宁说完就去付钱了,他并没有管欧阳踏雪太多,也没能看出来欧阳踏雪心里想的事情。

回来后,嬴宁就对欧阳踏雪所说的马匹的事情进行了回应。

“马匹的话我已经拜托军营里的人了,估计可以得到几匹不错地马。”

“为什么要用军队中的马匹呢?现在血族很缺战资吧。”欧阳踏雪问道。

“啊,毕竟要快点回去啊。现在魔族的军队包围了永夜森林,而且莉摩还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龙族身上,我们现在留在这里很危险,必须要想办法逃离这里。”

“但是龙族不能派人过来接我们吗?同为三大王种,应该会给彼此留有一点情面吧?”

“很可惜,这次魔族包围永夜森林的起因就是因为龙族与魔族出现了一些问题。”嬴宁说。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欧阳踏雪小声急促地问道。

“只要不出了永夜森林就还行吧。”嬴宁说道,“还得给珏一个染发的东西,他那头银发实在是太扎眼了。”

“……确实,主上的头发非常显眼。即便在人族这种大基数种族中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

“那些天生白色的人不算吗?”

“不算,因为那属于白化病啦。而且主上以前还说过他是一头银发,说是在阳光下可以反射金属光芒的。”

“也是,以前也被珏这么纠正过。我当时还以为他是龙族王室内的人呢。”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敖丽殿下也是一头白发吗?但是主上说敖丽殿下是白发的……难不成龙王陛下是银发吗?”

嬴宁看了眼欧阳踏雪,然后就有些不知所措地说:“啊……也是,你还不了解龙族内部的事情……”

于是嬴宁就借着赶路的时间给欧阳踏雪补习了一下龙族内部的发展史。

“也就是说当前的龙王陛下是敖丽殿下的叔叔?并且龙王陛下跟上一任的龙王陛下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但是那样的话龙王陛下根本就没有理由将王位传给敖丽殿下吧?他明明也流有龙武的血脉,所以……”

“这就是吾王的个人问题了,所以这一点不是我们该讨论的。”嬴宁打断了欧阳踏雪的话。

嬴宁看了眼欧阳踏雪的衣襟开口处,在她的锁骨下能隐隐约约看到像是淤青一样且发着淡淡光芒的纹理。

“欧阳踏雪,你现在是神族的眷属了吧?”

“嗯?啊,是的,主上将我变成了他的眷属。”

嬴宁托着腮看了半天。

珏有能力量欧阳踏雪变成眷属吗?也就是说在他身上有着很强的神族的力量?但是不对啊,如果能将人变成眷属的话那必须是登录在神族神谱的神才行,但是珏是银白之灾啊……难不成珏以前是神族?而且还是被记录的神族?可是那也不对啊,神族要是有人变成银白之灾的话一定那个会出现一个神位空缺的,这样一来神族没有办法在很短的时间内找一个人填补啊,可是什么我没有找到有关那个神消失的消息呢?

嬴宁这么想着发着呆,但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欧阳踏雪的锁骨处,这也使得欧阳踏雪感到很不舒服,于是她稍微撇了一下身子说:“嬴宁,你在发呆吗?”

“嗯?啊,抱歉。发了一会儿呆……”嬴宁在被欧阳踏雪这么一问后就这么说着并将目光转到了别的地方。

“你身上的纹理……”

“据说是神族的眷属会根据宗主身上特征发生一些改变,所以这好像就是主上作为神族的一个特征。”

“这样吗……”嬴宁又看了眼欧阳踏雪,然后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干路上。

欧阳踏雪和嬴宁就此陷入了沉默。平日里欧阳踏雪还真不怎么注意嬴宁,在她眼里嬴宁只不过是自认为是珏的好朋友的人罢了。而且在夏尼那里修行的时候她也听到了嬴宁、珏以及夏尼三人的关系,因此对嬴宁的态度也是混杂了恨屋及乌以及或许能够将夏尼拨走的复杂情感。

好险啊,刚才差点就有种心动的感觉啊……

嬴宁在一旁调理着心跳。

其实本来欧阳踏雪是个人族的,所以欧阳踏雪在嬴宁的眼中只能用“长得挺好看的人族”来形容,但是自打欧阳踏雪变成了神族眷属后就神族的力量就将她的血统向上提了好几个档次,所以在嬴宁看来欧阳踏雪现在的魅力跟先前真的是宛若神明。

不过两人的沉默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欧阳踏雪就说话了:“神族的眷属跟王种有什么区别吗?”

“理论上除了在力量上以及血统上有差距外就没有了……对了,如果要是说跟龙族以及魔族的王种的话那么宗教上也算是个很大的差异,毕竟三大王种信仰着不同的宗教,有时候我们甚至会认为其他种族所信仰的是异教。你既然变成眷属了,那么也会接触到神族的教义吧。不过放心,听说神族的眷属是通过睡眠接受教义的。”

“诶?!那我岂不是很危险?!”欧阳踏雪捂着脸,“总有种意识要被玷污了的感觉……”

要是被对主上有意思的人给借此迫害就不好了……

“某种意义上讲差不多吧,毕竟王种间不派遣外交官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防止出现因为信仰而出现的问题。但是如果你的话应该会被接纳吧,毕竟你的监护人是珏。”嬴宁说。

欧阳踏雪听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地笑了笑。

“那差别也就这一点了吗?”欧阳踏雪继续问。

“我又没收过眷属我怎么知道?不过以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差异吧,到时候你就自己想吧。”嬴宁这么说。

“……那样的话……”欧阳踏雪小声嘀咕着,“主上会不会认真看看我呢?……”

你是打算用升华为神族的血统来勾引珏吗?你还真是个有心机的孩子啊……但对方是银白之灾啊,要是真的有心谈恋爱的话估计大小姐她们早就得手了吧……

嬴宁凭借着王种的敏锐感官听到了欧阳踏雪的嘀咕声这么想到。

不过现在还要考虑新的事情,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嬴宁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机,上面有最新的魔族军队部署消息。同时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魔族已经将杨戬的直属属下给派到了这里,可以说现在的局势非常严峻了。更重要的是这次行动没有龙族的兵力支持,所以只能开嬴宁他们自行过关斩将。更要命的是嬴宁还不能伤到魔族的士兵,要不然就会将好不容易平息的事情再给闹大。

这是一次结合了作战规划,作战实行以及作战调动的综合性任务,所以不能随便对待。

搞不好的话命可就没了啊……这种脑力活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很难对啊……

而在伐格斯洛的病房中,珏和伐格斯洛结束的谈话。

“你是认真的吗?”珏问道。

伐格斯洛点点头说:“现在的局势还不稳定,我想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吧……到时候一切就拜托你了。”

“别这样,听上去就像是你要死了一样。”

珏说着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说:“但是事先声明,我可能回到龙城后受不了太好的待遇,被打入牢内也不是没可能。”

“那可难办了,我还想再用一下你呢。”

珏哼笑着就要走出伐格斯洛的病房,在到门口的时候他说:“快点将伤养好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到首都接受人们的赞美。”

“但是我们真的能够接受人民的赞美吗?对那些有民族热忱的人来说,我们是叛国者。”

“某种意义上将没错,但是从当前的现状来看你们做的很理智。至于你做的是对是错,还是等后人评说吧。”

说完,珏就走了。

伐格斯洛在珏走之后看着外面。

外面是黑压压的一片,但是能够透过窗户听到士兵们聊天是发出的笑声。而西部这里的上方树叶并不是很密,所以丝丝光线从上面投射了下来。

伐格斯洛看着外面那罕见的阳光,同时听着外面的声音。此时,他正享受着久违的和平。

后人评说吗……我有这个资格吗?

推荐阅读:

星穹模拟:从女友流萤开始 新妻不乖,我的先生太傲娇 手握剧本的我拐跑了男主的贵人 校花请自重,我只是在教你修仙! 橘尼尔 剧本为王,我能看穿你的一生 两道弧线 火影:我和辉夜有个约定 人在综武:开局融合南慕容 大明星女友太多?可我真不是渣男 鬼灭之刃:开局被堕姬抱养 军婚甜蜜蜜:七零军官宠她入骨 何愁南北不知音 梨花树下的女人 命运编织者:我能看透御兽命运! 一世容晴 飘在云端 位面育婴师 叶凡唐若雪. 边城风云2天地对决 幻灭:游侠纪元 一人之下:夺舍陈朵开始乱世蛊仙 穿成炮灰女配爆红婚恋综艺 重逢后前女友总在钓我 登天梯之上 命剩两年,妹妹们哭唧唧跪求原谅 民国:穿越打狗棍,师父戴天理 七零:嫁大佬救灾荒,我风生水起 嫡女重生归来,假白莲彻底慌了 日积跬步,我步步登仙 总裁他说不爱我 影视知否农家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