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看来只能跑回家了

0看来只能跑回家了

魔族士兵看到了被放在一角的珏。

“这个是什么?”魔族士兵问。

“旅行用的货物。”嬴宁这么说道。

“货物啊……那那个呢?也是货物?”士兵指了一下爱维。

“她是人,只不过对光有些敏感而已。”

“对光有些敏感啊,血族也不容易呢。”士兵苦笑着。

虽然经过了检查,但是士兵们还没有将珏放过去的意思,而是继续在马车边看似认真的检查着。

“我们可以走了吗?”欧阳踏雪像是有些受不了这里的气氛于是就这么问道。

“请再等一下。”负责这里关卡的士兵说道,“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必须将一切可能都排查掉。”

虽然这么说,但是关卡处的士兵越来越多。

“已经检查这么多次了没有必要再让这么多人过来了吧……”欧阳踏雪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候,那个士兵又一次走到了珏所在的地方,然后以一副十分戒备的样子靠近了珏那里。

之后她一下子翻开了包裹着珏的东西。

“哟,小妞你好啊。”珏在见到士兵后马上说道。

虽然被珏的这个极限操作给吓到了,但是她还是大声说道:“发现目标!拦住他们!”

“欧阳踏雪快走!”嬴宁见事情暴露后立刻大声喊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而欧阳踏雪也策马扬鞭快速突破了这些士兵的包围。

“别让他们跑了!快追!”士兵说道。然后一群骑着战马的士兵冲了出去。

由于现在已经出了永夜森林,所以广阔的空间让追逐战成为可能。

“为什么他们会发现我们啊!”嬴宁回头看着后面的追兵大声说道。

珏像是个木棍一样在颠簸的车厢中滚来滚去,同时他悠闲地说:“当然是你的计划并没有准备好啊。欧阳踏雪虽然摘掉了化人瞳之后能够显现出血族的特征,但是神族的特征也会被展现出来啊,这样一来对方一定会警惕的。而且我虽然被染毛了,但是我的眼睛还是很明显的啊。”

“你不也是红眼睛的吗?为什么会显眼啊?”嬴宁反问道。

“血族是鲜红的眼睛,我的眼睛更像是氧化的血液有些发黑,所以对方很快就能够发现我的不一样。”

嬴宁听着珏的话,同时他也在对付着后面的敌人。

不过欧阳踏雪倒是从珏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猫腻。

为什么主上的眼睛颜色这么细微的差异会被魔族知道?有什么报告吗?但是我记得明明没有人跟外面的人说啊。难不成……主上以前就和魔族有过交集?

在珏一行人身后差不多有三十名骑兵,每名骑兵都骑着来自神族的烈马。

嬴宁站在货车边缘,手中拿着封了蜡的偃月刀。

“长官,对方是御史所以我们不能从正面突击,那样损失太大了。”有士兵说道。

“上方的命令是不能伤到目标人物,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将其捉起来。”

听了身旁的两个士兵的话之后,带头的那个士兵思考片刻后说:“你们带人从侧面包围,货车内部的人并不多,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同时控制整个车厢。”

“明白了!”士兵们听后就从两侧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带队的人也不禁疑惑——那车厢里被绑起来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他的身上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这么想着,带队的又看了看守在车厢中的嬴宁。

那家伙在感觉上并没有那么强的力量,那么他是靠什么才将那个人给控制起来的?难不成是使用了什么法器?这样是这样的话……糟了!

“你们几个,快回来!”带队的人大声说道。

但是就在带队的人大声喊的时候,大量的咖啡色烟雾突然从车厢出喷发出来。

“快绕开!”带队的人立马对后面的人说道,而同时她也看到了前面的人从骑马绕到了很远的地方,同时不停地咳嗽着,而且还趴在马上,看上去很是痛苦。

“你们几个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了?”带头的人说道。

几名士兵接到了命令后就转向移动到了那些士兵处。

“发生什么了?”赶过来的人问那些接触过粉末的人。

“好,好痛……像是……辣椒油进了眼睛里了……”

“是能够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法器吗?”

“不是……好像仅仅是香料……”

“啥?”

“都说了是香料啦……眼睛好痛,鼻子里刺刺的……”

看着那些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同伴们,这些负责照顾她们的士兵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忙了,原先紧张的气息荡然无存。

而与此同时,魔族的的其他追兵们还在追赶着珏一行人,并且中途不断有其他骑兵加入其中。

嬴宁守在车门处,并且不停击打着飞过来的像是标枪一样的东西。

“这都是些什么啊?!为什么一直往这里扔?”嬴宁一边打着一边问。

那是一些没有尖端的像是标枪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联系用的道具一样一点杀伤性都没有。

“真是的,为什么不能直接冲上去杀了那个人啊?!明明我们这么多的。”有些魔族士兵开始抱怨了。

“上面有命令,不能伤到车内的目标。”

“那个大个儿?”

“不是,是里面的另一个人。你能感受到吧,来自车厢内的压迫力。”

“啊,真的。是对方抓住了我们的贵族了吗?”

“不清楚,但是对上面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魔族的士兵们这么讨论着。不过她们这紧张的气氛也仅仅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很快她们就接到了来自魔族上层的通知。

“抓不到也没有关系,目的是在对方逃离魔域前抓到对方。”

这样一来魔族的士兵们就一下子变得悠闲了起来,原先的进攻也变得像是训练一样,更有甚者在那里聊起了天。整个气氛搞得跟郊游一样。

而嬴宁也从原先的极度戒备变成了现在的自暴自弃,因为原先准备好的计划全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唯一用过的战术也就是释放香料。

欧阳踏雪也像是累了一样地不再改变马车的方向。

“魔族实在干什么啊?她们都是这样打仗的吗?”嬴宁蹲在那里一边打着飞过来地零星标枪一边无聊地吐着槽。

“魔族要是动真格的话可是会要了你的命的。”珏蠕动到了嬴宁的身边说道。

“诶?那她们为什么不尽力攻过来?”嬴宁愣了一下。

“也许她们没有接到消灭我们的命令或是并没有接到必须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的命令吧。总之如果不是上面的随意命令的话魔族的士兵是不会出这样的表现的。”珏像是一个大虫子一样地坐在嬴宁身边悠哉地说道,“应该是魔族上方做出了如果袭击我们太厉害的话会造成一定的危害吧。比如与龙族产生恶劣关系。”

“但是那样的话他们不应该一开始就选择不攻击我们吗?”

“面子问题吧,毕竟如果有龙族的人偷渡过来的话而且还是御史身份,这样一来如果不管的话是会被别人看扁的吧。”

就在珏跟嬴宁说话的时候,有个标枪一下子打到了珏的头上。

“谁啊!能不能看着点儿?!”珏在被打倒后就将头露出来大声喊道,喊完以后又将头缩了回去。

本来她们也没有道理不击中你吧……

嬴宁这么想着。

不过有些魔族士兵们在见到珏的脸之后就突然陷入了讨论。

“喂,那个人长得好像先前带过我们的流司大人啊。”

“是啊是啊,那容貌超像的,而且眼神也是一样。”

“诶?不是吧?珏大人还活着?!”

看着那帮魔族士兵在哪里叽叽喳喳,嬴宁看得一头雾水。毕竟虽然有些聊天的,但是这次的讨论范围要远比以前大一些。

或许是并没有将嬴宁看成是真正的敌人吧,有几名魔族士兵驾马靠近了。

“请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那些魔族士兵们非常有礼貌地过来询问着珏。

“我?我叫珏啊,你们连我名字都不知道还通缉我吗?”

“珏?”

在确定了珏的名字后,那些魔族士兵们相互看了看,然后有人问道:“您是……流司大人吗?”

珏一听马上就有些慌了,而这也让嬴宁感到奇怪——他很少见到过珏慌张。

“流,流司啊……没,没听说过呢……呵,呵呵。”

或许是见到了珏的奇怪,那些士兵决定向嬴宁寻求帮助。

“你能够帮忙将他的脸给露出来吗?”士兵问。

嬴宁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就将珏头附近的布给扯了下来。

珏应该是没有想到嬴宁真的能帮助魔族士兵们将自己连旁边的布给扯下来,所在见到魔族士兵的时候就很不知所措地看着跟在马车后面的魔族士兵。

“哟,妹子们你们好啊。”珏尴尬地打起了招呼。

仔细观察了珏的脸之后,那些士兵们就非常兴奋地说:“真的!真的是流司大人啊!您还活着吗?!”

“发色也变了呢。”

“还是跟以前一样呢,完全没有老呢。”

听着士兵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嬴宁直接被听蒙了。

“好好好,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来。”珏像是明星对付疯狂的粉丝一样地说道。

看着珏和这些魔族士兵,嬴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干脆让她们直接放我们回龙城得了,我也能省些事。

嬴宁还在想呢,驾车的欧阳踏雪突然回头说:“嬴宁,你能够更我换一下位置吗?”

“嗯?这……可以啊。”出于这种受不了一群女生的环境,嬴宁答应了欧阳踏雪的请求。

欧阳踏雪在换了位置后就静静地坐在珏的身后。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仅仅是坐在珏的身后,跟个影子一样。

主上跟魔族人有交情吗?真是难以相信,如果住上是个神族的话怎么可能会与魔族有交情?神族跟魔族间的友谊也仅仅是在这么几千年内的事情罢了。

欧阳踏雪这么想着,她就像是个正在看着丈夫跟其他女孩高谈阔论的妻子一般,用她的大度来产生无尽的压迫。

“珏大人,这些年您都去哪里了?”

“珏大人,珏大人,您能回来吗?”

“珏大人!……”

听着这些士兵的七嘴八舌,珏只能挑几个有用的回答来答。

“这些年呢我算是陷入了沉睡了吧。当我听说魔族认为我死了之后我就不打算再出现在当下的时事中了。”

“那么珏大人,您是怎么成为龙族的手下的啊?”

“算是机缘巧合吧,我在苏醒的时候救了龙族的公主……”

就这样,珏一边跟魔族士兵们讲着自己的故事一边被嬴宁他们带到了界点,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坎坷。

在快要离开的时候,那些士兵们都十分不舍地问:“珏大人,您能再回到魔族吗?”

“这个……看情况吧,看情况吧……你们不是来抓我的吗?这样放我们走真的好吗?”被欧阳踏雪松这绑的珏这么问道。

“虽然有说过带您回来,但是上面的人突然变卦了,命令来回变了三次,先是尽可能带回来,后来有是能带回来就带回来,最后是护送您们到界点。”

珏听后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明白了,我差不多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在魔族士兵的护送下珏一行人离开了魔族,这次的魔域风波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而在华阳殿,魅水月接到了珏离开魔域的消息。

“你为什么要将珏放回去?如果龙族失败了的话那么珏就又能回来了。”魅水月拿着报告质问着杨戬。

“别问我,这是魁魇的安排。”杨戬没有理会魅水月的质问,而是一边处理着自己的事情一边说。“估计是不打算跟龙族闹翻吧。而且你想想,既然珏还活着,那么他为什么不和我们联系?其中一定有原因的。”

魅水月听后没有反驳。

是啊,为什么珏没有回到魔族?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杨戬看着陷入沉思的魅水月,然后说:“珏那家伙貌似跟龙族的女人有婚约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什么?!”

“你没有听错,珏在龙族有婚约,但是珏本人好像并不上心的样子。”

“龙族在用女人控制珏吗?”

“不像,据说是女方自愿的。而且龙族没有必要这么重视珏吧?毕竟如果龙族真的意识到了珏的能力的话,那么他们是不会将珏送到这么危险的地方的。不过珏还真厉害啊,居然能够帮助血族平定内乱。”

“那是,毕竟他可是帮助过魁魇的人。”魅水月听后就非常骄傲地说道。

“血族的情况我看了,珏在卡兰城的表现非常棒,以几百人迎击两千人,以少胜多。太强了。”杨戬这么说着,然后在见到魅水月的这个样子后就像是八卦一样地问:“如果当时珏选择篡位的话,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是反抗还是顺从?”

“珏不会这么做的,所以这个假设。”魅水月非常坚决地否定了杨戬的假设。

对,珏是不可能背叛的。

推荐阅读:

觅长生 成为幼儿园园长,诡异见我都问好 全职法师之黎星 凡人之大道成仙 霍格沃茨:我能看到你的名字 我是明圣之纵横星空 万域剑仙 我真没想重生啊:憨憨鱼 叶凡唐若雪医婿 机武时代 明末:从土匪到列强 异界之分解万物 作为非人类宣传无神论有什么问题 重生后我成了太子前夫的白月光 大雕刻家 握紧江山 四合院开局十万亩农场 我在忍界发展经济 末世:攻略美女就变强 洪荒:开局一棵树 穿成豪门反派后妈 情歌 继承了邪神的抚养权后 联盟:这选手醉酒比赛,全网笑疯 重生,该抢发论文了 大荒说书人:开局奖励顶级神功 崩坏:开局制作游戏 妖噬星空 娱乐:我和大蜜蜜互换身体 CF:随身亿万机械军团 妖精:我杰拉尔,拒绝执行R系统 死对头信息素真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