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回来……为什么是这个待遇?

0回来……为什么是这个待遇?

从魔域出来后嬴宁就一路狂奔地带着珏回到了凌云,但是令他感到奇怪的事途中珏不止一次打算逃走,也不知道珏为什么要这么做,总就是很不想回龙城。

终于,在经过过了几天的行进后尹宁把珏带回了龙城。

刚一下车,一群龙族士兵们就将马车包围了。

嬴宁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

全部都是禁卫军一类的士兵。他们的装备相较于龙族的其他士兵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具有极强抗性的铠甲以及至少两件的五级法器,仅仅一个人就有着能够推平低阶种国家的能力。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里?

嬴宁见到这架势后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走了过来。对方全身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脸上带着如同京剧判官脸一样的面盔,但是上面的花纹和颜色没有那么夸张。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从身材以及那一头金发来看她应该是冰千鸟。

“嬴宁,珏呢?”冰千鸟问道,但是她的声音非常的冰冷,像是面对敌人一般。

嬴宁虽然不知道冰千鸟这是在玩什么,但还是将车厢中的珏给拉了出来。

“来人,带走。”冰千鸟说,然后就出来了几名战士将珏给押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些士兵用一种像是手柄一样的法器释放出了像是狗链子一样的东西将珏控制了起来,然后带离了这里。

“冰将军,这是……”嬴宁问。

“这一点你不用管太多,总之欢迎你回来。”冰千鸟说着就指示了士兵,然后她跟着士兵们一起去了珏被押走的方向去了。

“您就是血族的使节吧?我是前来引导的官员,请随我来。”就在嬴宁还没摸透当前的情况的时候,又有人过来了。

是夏尼,她穿着平日上朝的汉服站在了爱维的面前。

“大小姐?”

“嬴宁,欢迎回来。不过我看你有些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夏尼看了眼嬴宁后这么说道。

嬴宁愣了一下,正当他打算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一旁的欧阳踏雪将他拉走了。

“走啦嬴宁,是时候该休息了。”欧阳踏雪大声说着,然后她小声说:“夏尼小姐是在赶你走呢,快走吧。”

“等一下,”夏尼突然叫住了欧阳踏雪他们,“欧阳踏雪,你留下,道龙大人找你有些事情。”

欧阳踏雪在被点名后就很不安地停在了原地。

“你身上有不同于先前的力量呢,看来你果然成为了神族的眷属了。”夏尼用很平常的语气说着,不过能够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内心的惊讶,“看来情报是真的呢。”

而另一边,珏又被带到了牢房内。

“……我说,你们是有多喜欢把我带到这个牢房里啊,我已经来个房间三次了,要是放在魔族我可是早就被记录到档案里了啊。”珏这么说道。

“龙族也一样,你的档案上已经有三次监禁了。”就在珏说着的时候,天音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喂,别告诉我这样的事实啊。”

天音进来后,周围的禁军们就一行礼后离开了,这里也就只剩下珏、冰千鸟和天音三人。

“这次是又要闹哪出啊……”珏坐在椅子上问。

“你跟敖丽说的话我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说话是要讲责任的吧。”冰千鸟冷冰冰地问。

珏听后沉默了一会后说:“那……你们要将我流放吗?”

“流放的话倒不至……”

就在冰千鸟要说的时候,天音打住了她。

“珏,你在血族的时候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你应该知道你在龙族中的位置吧?”

珏听后没有立刻回答。

确实,他在龙族中的地位虽然仅仅是外交官,但是人际关系上的加分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如果他要是随随便便把夏尼这些龙族妹子的事情给抛之脑后的话,那珏可就是捅了大篓子了,到时候估计珏是连凡域一步都不能踏进来了。

“所以,你之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天音继续问。

“……事实即使如此,但是我无法做出其他选择。”珏这么说道,“是我小看了莉摩的想法,没想到她的目的是将三界引入战争的泥潭……龙族这时候绝对是理亏的,所以必须有人做出牺牲。”

冰千鸟听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地深呼吸了一下。

“但是你直接跟烬锽说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跟敖丽说这件事情?你是打算借此真正甩清与龙族的关系吗?”

珏闭上眼睛没有回复。

“冰千鸟,你先出去。”天音这么说,他怕如果珏真的说出了什么伤害感情的话的话怕冰千鸟会受不了。

冰千鸟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遵从了天音的指令。

天音见到冰千鸟离开后就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珏一开始没有说话,但是如果细心的话能够看出珏耳朵一动一动的,应该是在捕捉冰千鸟的位置。最终在确定冰千鸟真正走远后珏开口了。

他将埋藏在自己心中的假设给说了出来——袋子自己身边的人可能会遭受到不幸的假设,而同时他也给出了足够有力的证据。

“……原来是这样吗?看来你也并不是我所想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以前的事情太过伤感了,越是认真就越容易受伤,所以我已经累了,不想再接触此类事情了。”珏说道。

“虽然早就感觉你可能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是没想到你的身上还有这么离奇的特性。”天音说。

“……没什么,只不过年轻的时候惹了不该惹的人罢了。”珏沉默片刻后说。

天音听后看着珏的眼睛好一会儿,然后说:“这样吗?从你的眼睛看……果然吗。”

珏没有回应,而是看着一边。

天音一开始没有说什么,但他很快又盯着珏的脸看了起来。

“我有时候在想,我跟你是不是以前见过?”

听了天音的话后,珏也像是感到了什么一样地看着天音。

“说起来你的身上确实有种比较熟悉的感觉,但是我可以确信我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的自动傀儡。”

“我以前可是龙族啊。”天音听后说,“我生前可是龙族啊,活生生的巨龙。”

“业龙?”珏听后像是响起了什么一样。

在珏的记忆中他只接触过巨龙寥寥无几,以前接触的龙族印象中并没有什么太好的。

“在我印象里我所认识的巨龙屈指可数,那么你叫什么?”

“名字吗?……”天音听后像是放弃了一样地说,“在我舍弃肉身的时候就已经舍弃了我的记忆了,所以我没有关于我前世的详细记忆,只有很少的一些事情。”

“……这样吗……”珏这么说道。

天音在成为龙族的执法者的时候已经舍弃了大部分的记忆,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够担负起铁石心肠的执法者的重任。

“那么我将来会怎么样?”珏问道。

毕竟他这次虽然是为了龙族而说出了过激的话,但是他伤害了敖丽这一事实是不可能变的,因此他会面临惩罚是逃不了了。

“这一点的话还请你等一下。”天音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天音离开房间后,珏就在想是否要继续待在龙族。因为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利于珏,而且由于珏已经将自己的问题给提了出来,所以如果天音想要保护敖丽她们的话那么珏就可能无法继续待在龙族了。

过了一会儿,冰千鸟从外面进来了。她摘掉了脸上的面具,再次露出了她那美丽的脸庞。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吗?”珏问道。

在珏看来,按照冰千鸟在百兵阵时候的脾气来看她应该会对珏的擅自行动而大发雷霆的吧。

不过出乎珏意料的是冰千鸟并没有上来就训斥珏,而是走近之后检查着珏的身体,其检查的细致让珏感到很不舒服,毕竟冰千鸟甚至毫不避讳地检查着一些不该触及的地方。

“您在干什么?冰将军?”珏见到冰千鸟这样后就很不自在地问。

冰千鸟抬眼看了一下珏,然后突然抱住珏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面对冰千鸟突如其来的行为,珏直接被搞蒙了。

“冰,冰将军?”

“诶?冰将军?你该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冰千鸟在听到珏在叫她的时候加上了敬语后就不安地说。

“脑子坏掉的是你吧,为什么要突然检查我的身体啊?”珏问道。

“因为如果你身体出现了损伤的话我这边会很麻烦的。”

“你这检查也太细致了吧?再说了,你现在这样跟当初我上课的时候完全不同啊。”

珏说着就想到了当初上公开课的时候的情况,那时候冰千鸟跟敖丽都非常避讳生理上的问题,都是那种非常典型的保守思想。

“这……我其实以前也通过一些渠道看到过……”

又是烬锽给的东西吧?真是思想迫害呢……

珏这么想着。

珏这么想着呢,冰千鸟突然将手放到了珏的脸上。

虽然冰千鸟的钢铁手套冰凉且坚硬,但是这抵挡不了冰千鸟此时的情感传递给珏。

“你现在在龙城可是有着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你不能出事知道吗?而且……”冰千鸟说着就贴近了珏,“你以后可是要成为我丈夫的人。”

“喂!这事情还没有定下,你不要在这里妄下定论!”珏非常急促地说道。

冰千鸟听后突然笑了一下说:“现在你还能去哪里呢?你可是惹了魔族的人啊,你觉得神域和魔域你还能一个人自由自在地进进出出吗?现在可算是找到了一个让你怪怪听我的话的理由了。”

珏见到冰千鸟这样就背后一凉,因为这跟平日里见到的冰千鸟完全不一样!以前的冰千鸟要跟夏尼差不多才对。

“你是吃错什么药了吗?”珏问道。

“没有啊,只不过你这次可是逃不了了。”冰千鸟说这就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书信,并且在珏的面前晃了晃。“看到这个了吗?这个可是我的先辈给我的信呢!”

冰千鸟拿着信并且表现得特别高兴。

珏自然被冰千鸟的态度给搞的云里雾里的。

“这封信中说呢,冰家的家族历代家长经过讨论后同意我以后嫁给你了。”冰千鸟这么说道。

“你的先辈?!也就是说……”

“据说健在的最年长的先辈可是在近一亿年前就存在了呢。”冰千鸟说。

啥?!一亿年前?!那可是个老古董了啊!就算是我敢惹龙族也不敢惹啊。

珏听后背后一凉。

他知道,王种中存活超过一千万年的个体在力量上就已经有着碾压成群的超越者的力量了。虽然存活一千万年时的力量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饱和点,但是其本身的知识是可以不断积累的。就像是现在的珏掌握着有着强大力量的太古法术一样,现在的大杀伤性法术在以前看来简直不值一提。

也正因如此,那种老不死的王种在内部是非常难处理的群体。说他们有威胁吧,他们又不参加时事;说他们没威胁吧,他们又强的一批。所以那些先祖级的王种个体就成了供着的存在。

“为什么你的先祖会得知这个消息?而且你结婚也要得到先祖的同意吗?”珏疑惑地问。因为一个巨大的家族人数是很多的,想想吧,一千万年都能够完成一次进化的了,更何况人数的激增?所以王种的健在的祖先们是不会管太多事情的,即便是本家的人有时候也不会上心。

“据说是我爹向先祖们进行的请求。毕竟我这一代太特殊了,所以先祖们都非常重视我配偶的选择。”冰千鸟兴奋地说,“尤其是我爹在想先祖们报告了关于你在卡兰城的战果后先祖们都非常满意呢,还说想要见见你。我爹说他很久没有见到先祖们对当今的事情这么兴奋了。啊,我爹也想要跟你探讨一下模拟战。”

看着冰千鸟那快两眼放光的样子,珏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哈哈,毕竟你一家都是战狂,尤其是以前的冰家更是个战争贩子……

根据史书上的记载,神龙族的冰家在历史中挑起过许多场战争,有种说法是龙族之所以统一的时间这么慢就是因为冰家不停的挑事儿。

“所以……”冰千鸟凑到珏的耳朵边小声说,“你逃不掉的。”

“大姐,我这边没办法回复你的原因你不知道吗?”珏见冰千鸟这样后就说道。

冰千鸟听后就坐在了珏面前的桌子上说:“我虽然并不负责政治,但是跟烬锽一同上朝时间长了之后也知道一些政治上的事情。你所担心的就是对于人际关系这一块吧?确实,现在跟你有类似婚约关系的人都不是什么身份简单的人,如果你跟了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可能会引发关系上的紧张吧?这一点我的先辈们也进行过讨论。”

您明白就好啊……

“先辈们对你的身世感到非常失望,因为如果你有着显赫身世的话一切都好说了呢,只可惜你没有。”冰千鸟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调说着,“而且我们这些人里面也没有个身份非常高的人,两个贵族一个统帅,把你分了都不好分。”

我身世不显赫真是抱歉呢……

珏这么想着。

毕竟自己进入龙族实在是太突然了,完全可以认为是个野小子。要不是中途与敖丽邂逅了的话那么珏就要以一个叫花子的身份进入龙城了,可以说珏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实在是太幸运了。

“不过夏尼姐好像也去找自己先祖要意见了。”

“诶?她也来?!”

冰千鸟听后就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她坐到了珏的身上说:“其实夏尼姐可是很受她先祖们的喜爱的,据说夏尼姐每十年过生日的时候都会收到先祖们的信呢。”

啊……这个我知道……不过夏尼要是也那个这个来的话我可受不了啊……

推荐阅读:

逆袭改变命运 大魏风华 莲花 白月光 今夜来我梦里 神话:天帝今天不上班 玄门大佬穿后娘开局主持白事儿 联盟控温大师:什么叫督战型中单 从虚空领主开始无敌 综武:悟性逆天,别人练武我修仙 手刃仇人后,我被权臣霸宠了 综漫之二次元虚拟之神 东北:出马纪事 肝成首富后我为海洋环保助力 都重生了,女配还谈什么恋爱? 八零娇软美人,二婚高嫁糙汉后被宠哭了 钓系炮灰开摆后 化灵诀 乡村极品傻医 封神,老子要上封神榜 足球:从阿贾克斯开启神坛 海贼之无双剑姬 融合饭是钢,四合院里吃香喝辣! 我侯亮平找女人关你钟小艾屁事 系统盯上龙椅后,公主天天作死 坠入爱河后,贵妃却说都是骗人的 萤爝不息I启光 翦元1351 儒仙:一朝闻仙道,扶摇直上青云 花都大仙医 封锁异次元 清醒沉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