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这帮妮子真是够了

0这帮妮子真是够了

血族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进一个月了,而在此期间珏一直处于类似准备考研的学生一般的三点一线的生活,一直在家、学院的图书馆、刚刚得到的办公室之间来回穿梭。其主要的原因还是珏虽然有官职但是并没有实权。好几次过去问墨田妍自己有什么要干的事情的时候都会被墨田妍给打发回去,这也让珏感到有些不爽。

对于墨田妍珏并不能评价太多。虽然墨田妍看上去人畜无害而且在办事上也很有能力,但是珏总觉得墨田妍的身上怪怪的,这一点珏也曾向冰千鸟说过,不过冰千鸟的答复是墨家的人就是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所以不必在意。

顺带一提,由于工作原因,嬴宁被调到了珏的身边成为了珏的手下,他也是珏在军队中唯一的手下了。

“嬴宁~最近有什么好玩的吗?”珏瘫坐在椅子上说。

在一旁不停训练着的嬴宁则像是应付似地跟珏说:“你可以去找烬锽大人。”

“那家伙……算了吧,问他的时候他都会回答怎么去勾搭女人。”

确实,你这家伙也不需要去勾搭女人,都有倒贴的……该死的……

嬴宁面无表情地做着训练想。

珏见嬴宁没有理他就试着换了个话题。

“还有谁知道你是日蚀龙族?”珏问。

“除了你之外就没别人了,怎么了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用手指敲着桌子说:“这件事情别随便说出去,要不然你小命怕是难爆了……当然也不排除不会有人要你命的可能。”

嬴宁听后就直接调整身体坐在地上问:“珏,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日蚀龙族会被灭族吗?”

珏看了嬴宁一眼,他很好奇为什么嬴宁会向他询问。但是珏知道其中的原因,因为珏是日蚀龙族陨落的见证者。

“人们惧怕强大的东西,或是说惧怕过于强大的东西,仅此而已。”珏这样轻描淡写地说。

“但是我想我还没有强大到令人畏惧。”嬴宁指着珏说道。

珏听后哼笑了一下,然后将脚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说:“没啥意思,你身体内的血统会在某一天觉醒的……还好你不是母的,要不然以后生孩子的时候强制性现出真身就不好了。”

“确实,身长千米的巨兽谁都会害怕吧。”

珏看着天花板,像是在想什么一样地说:“其实……额……日蚀龙族在体型上还算不上是最大的生物,只不过不知道怎么了进化的有些大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进化路线不正常?”

“确实,以为这么大的生物吃的也多吧,但是有什么可以养大这些巨兽呢?答案是没有。因此从我个人来看日蚀龙族的主要能量来源是周围的能量,比如说空气中的热,自身产生的热,甚至是别人说话时的声音……加上日蚀龙族大多将自己埋在火山里,所以我想是不是你们也会通过吸收矿物所释放出来的放射能来维持自己的身体?当然,这个放射什么的是我前几天读书才知道的,这个知识点我还没有掌握。”

“可是我也不住在火山里啊。”

“这也就是你为什么变不出真身的原因吧。”珏直接说道。接着他在手中浓缩了一团火焰说:“我可以帮你补补能量哦。”

“……我的本能告诉我我撑不住这一击,即便我有火焰抗性也无法扛住它的冲击,所以敬谢不敏。”

“……没劲儿。”珏说着就很轻松地将手中的火焰给掐灭了。

“对了,欧阳踏雪呢?”

“照顾爱维了,顺便让爱维能够更轻松地掌握控影书。”

“你在来西部的时候不是已经让爱维会使用控影书了吗?”

“那只是教了她个入门罢了,真正的精髓她还没有掌握。而且……”珏摆出一副有秘密的表情后示意嬴宁过来。

嬴宁见后走到了珏的身边。然后珏就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伐格斯洛先前跟他说的话。

“啥?伐格斯洛的意思不就是要把爱维送给你嘛?!”

见嬴宁声音打了之后珏就拉了一下嬴宁示意他小声点。

“伐格斯洛觉得爱维在龙族无依无靠,要是能交给我的话或许会好一些。而且他只知道我的官职,因此他才认为我的能力是可以养活爱维的。并且……”

珏说着从储物法术中拿出了原石戒。

“伐格斯洛吧这个给我了,应该是报酬吧。”

“把这个还给爱维不就行了?反正没在你手里不是?”

“你傻啊!送女生戒指算是什么啊?!”珏着急地说,“这不更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龙族也不是没有一夫多妻,一妻多夫都有,你担心这个干什么?妻妾成群不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吗?”

“又是烬锽叫你的歪理是吧?”珏恨铁不成钢地说,“要是光有龙族姑娘也还好,但是爱维过来的话就会很难办啊。爱维是魔域人,从小信奉的是魔族所推行的魁魔教典,教义上跟龙族的道龙教义不同啊。他们所敬仰的是大地,并且在教典中也有对道龙教义的一定否定。再说要是真的把她们都收了的话爱维肯定不能成为正妻,因此就她一个魁魔教典的信奉者的话一定吃亏。所以她们到时候要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话可是会出事的。”

“吼~没想到你考虑的这么多啊。”嬴宁摆出一副有意思的表情说道。

“不是跟你开玩笑啊!”珏倒是很严肃地说道。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夏尼过来了,而且看上去还挺高兴的。

“大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是啊,这不是那个抢了我轻松愉快坐办公室的文官官职的嬴·夏洛特·奥尼尔大小姐吗?来这里干什么?”珏在一旁有些不爽地说道。

因为珏被调到了武官这边后原先的职位就出现了一个空缺。原本珏的位置是个没啥活的待命职位的,但是爱维的到来使得本来闲着的珏得到了很多工作,因此烬锽就让夏尼来接替珏的一部分工作来协调与血族的事情,而这也让珏彻底回不到文官行列了。

“拜托,我可是替你擦屁股啊,血族的工作可是要我来干的啊。”夏尼虽然这么说但是并不生气。

见到夏尼这样后珏就问:“额……有什么好事吗?”

夏尼听后哼哼笑了笑,然后她直接拿出了一封信说:“锵锵!先祖们回信了!”

珏一听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先前夏尼就曾说过她不甘心落后于冰千鸟,所以就打算在后期也向她的先祖索要许可,没想到她真的要了。

珏十分惊讶地接过了夏尼手中的信。

“可以啊,一个月内就进行了回复,看来你家的先祖挺重视你的啊。”

“其实在千鸟说她去要信的时候我就进行了准备了。”

“……也就是说你在跟我说的时候你已经把信给寄出去了?”

夏尼点点头。

珏看着信的内容。里面的内容像是个会议的记录,上面记了嬴家内部人员的讨论,总得来说还算是正规,没有什么太激进的话,而且几乎所有的人都对珏挺满意的,尤其是对百兵阵第一和平定了血族内乱这些暴力的事情上很满意。

不过要说其中的不安因素的话就应该是会议的特邀嘉宾飞龙帝了,她在会议中提出了“夏尼中心论”让珏看得背后发凉。飞龙帝的观点是夏尼身为大贵族的继承人不应该被传统的婚姻观念所束缚,因此要求夏尼与珏和嬴宁结婚,进行一妻多夫。当然,这样的提案自然不会得到有着强烈传统观念的嬴家先辈。

“额……飞龙帝到底是何方神圣?真是想见见她呢。”珏看着信说道。

没曾想夏尼听后就摆出了一幅罕见的厌恶的表情,然后像是说垃圾一样地说:“哈~她就算了吧,你是不会想要见到她的。或是说就算是我拼上命也不会让你见到她的……想必千鸟她们也是这么想的。”

……飞龙帝在女生堆里这么不讨人喜吗?看样子她应该是有着不少男宠的人吧……

珏这么想着,但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夏尼凑了过来。

“珏,这么一来你估计是躲不了了。”夏尼在珏的耳边低声说道。

珏听后不禁打了个激灵。他立马捂着自己的耳朵说:“你怎么跟千鸟一样?在得到了先祖的同意后就变得这么强硬了?”

“因为如果得到先祖的同意的话就算是不愿意也要去实行啊,更何况这还是符合自己心意的事情。”在一旁的嬴宁托着腮说到,“现在大小姐就是奉诏跟你谈婚论嫁。”

“……先祖可真是个神奇的存在啊……”珏干笑着,然后他又看着身旁的夏尼说,“那我父母的意见你们不算听吗?或是说如果我父母反对的话你要怎么做?”

夏尼听后愣了一下,然后说:“你的父母……对啊,说来还真没见到过你的父母呢,如果要跟你结婚的话需要跟你的父母说一下吧。”

“你好像是将问题放在了我的父母一定会同意的前提下说的。”珏皱着眉说。

夏尼倒是一脸天真地说:“没有人会跟龙族大贵族的人说不吧?而且我们也查过你的背景了,并没有发现关于你父母的一些事情。”

你们要是能查到的话那可真是帮了我个大忙了,我都不知道我亲爸亲妈是谁。

“而且连关于收养你的养父的事都没有。”

“……那你们查到关于我的事情的是什么?”

“从你在雪地里遇到敖丽开始。”

“这不相当于没查?”珏无语地说道,“那你们还敢这么草率地决定你们的婚事?而且王种老一辈不都是很注重血脉的吗?这次怎么不管这么多了?关于我是个半龙的事情你们也说了吗?”

夏尼倒是并不在意地抱着珏说:“信上不是写着吗?你在意那么多干什么?而且……”夏尼贴近了珏,“这不是一个很有趣的实验吗?一个有趣的生物实验。真是好奇如果我跟你这个半龙结合的话会生出什么样的孩子。”

这句话嬴宁并没有听到,但是这个可把珏吓了个够呛。珏听后就直接打了个寒战。

“嬴宁,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些事情要跟夏尼说。”珏面色苍白地说道。

嬴宁虽然有些困惑,但是他还是按照珏说的做了。

见嬴宁走远后,珏就像是晕车了一样地乏力地说:“夏尼,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恶心吗?”

“诶?但,但是……我只是……”

“夏尼,我觉得刚才的话非常令人反胃。血统这东西并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处理的。所以……”

【“注射血清,将稀释一百倍的神族血清给打进去。”

“可是主管,刚刚才打进去的魔族血清,这样的话可能会出现不良反应甚至是死亡!”

“别管那么多,为了人族纯净的未来,必须有人为此做出牺牲。我想这些孩子会理解的。立刻注射。”

……

“天哪,实验体已经出现了魔族的主要特征,神族的特征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依旧存在,两者相互影响,实验体身体出现严重畸形……这东西已经算不上是人族了……”】

珏的回忆闯入了他的脑中,这也让珏捂住了嘴。

“太恶心了……”珏低声说着。

虽然这不是对夏尼说的,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夏尼直接用快哭的表情看着珏。

“珏,对不起,我只是想……”

珏见到这个场景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言重,因此他马上说:“好了,我知道你是为了彰显你多么爱我才说的这种话。只不过你说的话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不好的回忆罢了……那些回忆……很恶心。”

珏说着就抚摸着夏尼的脸颊。

“珏……”

珏摸着夏尼的脸颊微笑着没有说话。

“珏……对不起……我……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爱着你。你很强大,你很有耐心,你很有责任,所以我喜欢你,我爱你。”

听着夏尼的告白,珏抚摸着夏尼脸的手停住了。

真是漂亮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真的能成为我的妻子的话……

(别想太多。)暗影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这样对得起逝去的莲田吗?旧爱已逝就另寻新欢?而且,你真的能给她或是她们真正的幸福吗?你,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吗?)

听着暗影的话,珏怔住了。

(你,还记得你的目的吗?你,难不成对世界有了留恋?你,真的敢负这个责任吗?)

听着暗影的话,珏没有任何反击的手段。

(……好自为之。)

在这句如同恨铁不成钢,甚至是放弃治疗的话之后,暗影的影响消失了。

“珏?你怎么了吗?”夏尼见珏愣住后就不安地问。

“……不,没什么。”珏微微笑了一下,“我只是……算了,去看看爱维跟欧阳踏雪吧。”

珏说着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不过他还是将夏尼给的信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这个我就留着了,毕竟能够看到以前的大人物的亲笔信,这可是跨域千万年的信呢。”

见到珏将信小心翼翼地收好,夏尼噗呲一笑。

“你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死傲娇的性格呢。”

“什么傲娇啊……”

珏就这样跟夏尼争论着前往了爱维那边。

没能说出来……

珏虽然跟夏尼说说笑笑,但是心中对自己刚才没能真正表达出来自己的情感而感到不安。

没能说出来,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而伤害到你们……

珏经历了太多了,很多伤心的事情在珏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恢复的疤痕。而这种疤痕的痛一直留在珏的心中,久久不能挥散。

如果,如果再次失去了的话……是谁的责任呢?我离不开龙族,我没有办法,当前的情况又是夏尼她们步步紧逼,我……别无选择。

珏这么想着,他最终都没有向夏尼说出这句话。他知道自己是个必死之人,而现在要做的的就是为自己的死亡搭好舞台,然后享受当前的苟且。

很后悔,如果能够早点说出这句话就好了。

后来的珏曾这么想,而那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推荐阅读:

斗天武神 生存游戏无限囤货求生 我在大明当剑仙 林婉儿给我生十胎,管你范闲屁事 林逸林倩霸下该隐 全民求生:我的猫无敌了 八零一胎二宝,漂亮原配被宠爆了 穿成农女,领着小相公一起造反 刷短视频,人民名义全体切大号 直播田园:我家成了珍稀动物园 怒甩渣男,和前夫小舅领证了 丧尸追击 抗战:鬼子梦魇,从刺杀天蝗开始 系统迟到九百年,反派宿主无敌了 我在狗血虐文里当炮灰 快穿,可怜崽崽被爸爸宠上天 天道贰之末日求生 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综原神]关于我转生成史莱姆但在提瓦特这档事 炼气境村长,打造不朽仙村 [综英美]真不是故意迫害超英超反 虫族之我不是畸形种 甜O对我一见钟情[gb] 妙妙柳絮因风起 柳安轩钱为民 屠龙魔女 替嫁前,小军嫂夺回空间搬空全家 序列调停 漫渡 赤帝传奇 崩坏:最后一课看哭钟离!名场面 独家偏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