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去找爱维……可别后悔

0去找爱维……可别后悔

由于爱维那特殊的体质,龙族将她的住所安排在了一处地下室内。虽然这样的情景总会让人联想到囚禁的少女一类的事情,但实际上爱维的房间无论是在安全还是舒适度上都是可以打很高的分的。

“爱维,还适应这里的坏境吗?”珏进入到房间后就问。

“珏。”爱维在听到了珏的声音后就从房间的一角探出头来。

她穿着一身类似动物睡衣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兔子一类的装扮吧,不过在睡衣的前面还套着一个围裙。

“你……在干什么?”珏愣了一下问,因为这个不相搭的装扮给人的冲击感实在是太强了。

爱维听后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来这里有一个月多了,平日里都挺闲的,而且在血族时能够吃到的零食或是食物都没有,所以就想学一下做饭……”

啊哈,看来爱维大小姐还不会做饭呢。

“对了!珏,你能尝尝我做的饭吗?”爱维心血来潮地说。或许是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嬴宁,爱维在说完后差不多过了两秒才说了句:“嬴宁也来尝尝吧。”

“额……有何不可呢?”珏迟疑了一会儿后说道。

在珏答应爱维的提议之前,珏有种强烈的危险的感觉。

爱维听后就像是一蹦一跳地的进了厨房。

在珏身后的嬴宁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安感。

“什么鬼,感觉身上有种发毛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人在撕扯着我并警告我不要尝试一样。”嬴宁说。

“是不是感到有人在拽你的裤脚?”珏看着嬴宁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嬴宁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这里躺这个人啊。”珏指了指下边。

嬴宁一看,发现欧阳踏雪正倒在地上脸色发青地看着他,而且她还在抓着嬴宁和珏的裤脚。

“欧阳踏雪?!”嬴宁被欧阳踏雪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地。毕竟这种面容憔悴且无血色的伏地女性只有鬼片里才会存在。

“别尝爱维做的饭,你会后悔的。”欧阳踏雪小声说道。

珏见后就蹲了下来,然后用像是旁观者一样的语气说:“看来这里有一个受害者呢。我还好奇呢,心想为什么没有看到你。没想到你已经被爱维的饭给撂倒了啊。”

“主上……这是忠告,别去尝试……”

珏听后就摸了一下欧阳踏雪的头,然后如同下定了决心一般地说:“欧阳踏雪,有时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说话间,爱维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杰作。

见到了爱维制作的食物后,珏跟嬴宁都惊住了。

看上去……还行,或是说有些正规大餐甚至是国宴的感觉,但是那种隐隐的不安感到底是什么?总有种越是漂亮的动物就越危险的感觉。

“请尝一下。”爱维非常兴奋地将珏带到桌子那边,“你们可是第一批能够尝到我做饭的男性,哥哥都没有吃过我做的饭。”

那是因为你以前根本就没有做过饭吧……

珏在心中想。

珏看着餐盘中的饭。论刀工以及对食物色泽的处理能力爱维好像都应该及格了,而且尤其是她的刀功真的是有在厨房中工作了几十年的大厨才有的水平。

不过有些事情是不能被表面所迷惑的,毕竟在地上还躺着一个受害者。

珏拿起了刀叉,然后挑了一个较小的方块放到了嘴里。

嗯……应该是肉块吧,但是这味道……

珏嚼着肉块,表情上的平淡无奇跟一旁像是吃坏了肚子的嬴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怎么样?”爱维问珏。

“……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军队中吃过的‘烤芭子肉’一样……”

“那是什么东西呢?”

“……一种有着别样风味的东西,很难形容,很难描述,总之就是给人冲击挺强的东西。不过……”珏说着就将自己口中的肉给咽了下去,然后他又拿起了一块肉说,“不算太坏吧……”

“真的吗?”

“前提是要加以练习才行。”

在得到了珏的肯定后,爱维就表现得有些飘飘然。

“第一次做饭就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还真是好呢。”

不,这算不上是夸你吧?“烤芭子肉”可是一种被简单处理的妖邪肉啊,可是难以下咽不得已拿来充饥的东西,不是赞美啊。

一旁的嬴宁阴着脸在心中说道。

“对了,爱维你不是在森林里没有做过饭吗?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好的刀功?”珏一边吃着一边问。

“虽然做饭没有过,但是我以前窝在家里的时候做过雕塑。”爱维说着就拿出了一个木雕。

木雕雕刻的是一个女性,其完成度和工艺水平都能够达到殿堂级的标准,惟妙惟肖,非常完美。

“哦~想不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啊。”珏拿过了木雕说到,“这雕刻的是什么呢?”

木雕是一个长相精灵的女性,高高瘦瘦的。

爱维摇摇头说:“不知道,这个是我在梦里出现的人,出现好几次了。每一次都是我跟她在一起,我们好像在抵抗什么人的入侵一样……”

说着,爱维又拿出了一个木雕,那上面刻着的是一个男性,他穿着一身轻甲,在轻甲的里面套着一身帝王装。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战戟,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珏拿着木雕非常惊讶,因为爱维的雕刻技术简直高的不行,就连一些容易被忽视的细节都可以这样展现出来。

不过虽然这个雕塑的艺术水平非常高,但是这个雕塑的脸并没有得到刻画。

“你的雕塑水平很厉害啊……而且这个雕塑的刻画要比那个女性的雕塑强很多啊。”珏拿着雕塑端详着说。

“因为这个人物对我的冲击性很大,难以忘记……每次梦到这个人都会被虐杀致死。”爱维用很平常的语气说。

珏看着手中的两个雕塑,又看了看面前的爱维。

不知道为什么,珏总感觉很熟悉,好像爱维说的事情他曾经见到过一样。

“珏,你曾经参加过军队吗?”嬴宁在最终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后就问珏。

“啊,以前参加过军队,还行吧。”珏随意地说道。看上去他并不想提这件事情。

珏正说着呢,欧阳踏雪慢慢站起来挪步到了爱维身边问:“爱维,我能找地方躺一会儿吗?真的有些……”

“你有些地方不舒服吗?”

“毕竟你刚从人族转为了神族眷属,有些生理上的滞留是不可避免的。”见到爱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珏在一旁开口为欧阳踏雪说话。

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后就有些不稳地走到房间的角落里躺了下来。

爱维看着欧阳踏雪,然后小声说:“是不是我做的饭太难吃了?”

“进步空间很大哦。”珏摸了一下爱维的头说到。

就在珏摸着爱维头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你,快放我回去!你想干什么?!”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困着的少女说道。

“别担心,你现在还不会死。”在少女的身边,一个穿着如同实验人员的人正准备着一些器具。

他面目狰狞,眼神空洞但又时不时地闪过一些病态或是寂寞的光。

他拿着一把手术刀抵到了少女的下巴处。

“你们长寿的秘诀,可以告诉我吗?我,很感兴趣。”那人说着就将手中的手术刀向下移动。

锋利的手术刀轻松地划开了少女的皮肤,鲜红的血液紧跟着伤口出现。锋利的刀让少女没有感受到一点疼痛,

“看吧,我说过你还不会死的。”那人当着少女的面拨开了她那身被切开的衣服,并将伤口直接展露在他的面前。

虽然看到了少女的身体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他直勾勾地看着切口内的器官。在他的眼中美色已经不能勾引起他的半点欲望,能然他兴奋的只有新的知识。

少女惊恐地看着那人,看着自己的内脏被他直接拿起来……】

“珏?你没事吗?”就在这时候,爱维的声音突然响起并将珏从可怕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这……”珏冒着汗喘着气脸色苍白,看上去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

“珏,你没事吗?你看上去状态很不好。”爱维拿着手帕帮珏擦着汗。

“啊,不,没什么……”珏面对爱维的关心含糊了两句。

珏刚才真的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到了。虽然自己不是没有进行过解剖,但是这次的活体解剖冲击感实在是太大了,而且那种前所未有的背德感和谴责感真的让珏有些承受不过来。

“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话就说一声。”

“真的没事……”珏挥着手说道。但是那种反胃的感觉真的让珏有些受不了了。

“爱维小姐,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嬴宁站起身来,“我先带珏离开了。”

在得到了嬴宁的助攻后,珏就将手搭在嬴宁身上。他说:“实在抱歉爱维,我只是想过来问一下你现在的生活情概况而已。看到你现在过得还不错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先走了。欧阳踏雪,今天早点回来吧。”

“嗯?啊,是……”躺在角落里慢慢回血的欧阳踏雪听后就迟疑了一下后答应了。

因为平日里珏是不太喜欢欧阳踏雪回来的,究其原因还是珏有时候会在家里看一些血腥视频或是玩一些具有极强冲击感的游戏。而欧阳踏雪是个小胆气所以她要是在家里的话多少回有意或是无意地瞥见珏看得东西。一但欧阳踏雪看到的话就会让她害怕地不敢一个人睡,甚至晚上上厕所都要有人陪,因此珏平日里都会跟欧阳踏雪约好了回来的时间。

“珏,你真的没事吗?”路上,嬴宁这么问道。

“啊……说来你别笑,我刚才被自己给吓到了。”

“被自己吓到可还行。”嬴宁呵呵一笑没有上心。

两人这么走着,他俩伴随着渐渐西沉的太阳走在街道上。

“……嬴宁,”珏突然说,“如果我是个罪该万死做了罄竹难书事情的人的话你会怎么办?”

嬴宁听后停住了脚步。

“你……什么意思?”嬴宁没有把这句话当成玩笑。

“……字面意思,如果我是个万恶不赦之人的话,你会怎么做?你们完全不知道我在龙族之前的经历不是吗?”珏这么说道。

嬴宁听后陷入了沉默。

珏说的没错,龙族根本就不知道珏之前的经历,这么凭空就变出来的一个人实在是让人怀疑他背后的故事。

如果珏真的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话那该怎么办?

嬴宁思考着。经过了百兵阵、精钢派以及血族的事件后嬴宁已经非常信任珏了,但是如果珏真的是有着不可告人的故事的话那么自己的这份信任应该怎么办?

“……你是我的朋友这一点不对我来说不曾动摇。龙族怎么对待你我并不管,但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只要你没有做出触及我底线的事情即可。”

只要我不知道什么都好说。

“哼,真是感人肺腑的宣言啊……”珏笑了笑,“算了,这段对话你就忘了吧。放心,我个人是没有什么犯罪记录的,所以我的履历上是很干净的。我只不过是刚才出现了一些幻觉才这么问的。”

“幻觉?”

“……别在意……哈~快点回去吧,早点休息,过几天还要去一趟千鸟的老家。”珏打着哈欠说。

“去冰将军的老家?干什么?”

“那群元老们想要跟我纸上谈兵,所以必须给个面子。而且这也算是见家长了吧……虽然我已经见过千鸟的父母了。”珏用很头痛的语调说。

“这样啊……你是打算跟冰将军成亲了吗?”嬴宁追问道。

“看情况吧,我个人还不打算结婚。”珏这么说着,同时他的困意也涌了上来。

嬴宁看了眼倚着自己的珏。

搞什么啊?明明女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逃避吗?

“对了,大小姐给你的信中有没有写关于邀请你到山上的事情?”嬴宁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地问。

珏听后懵了一下。“嗯?到山上?”

“就是到山上去跟先辈们进行切磋啊,师父说他当时跟师母成亲的时候就是被先辈们好好收拾了一顿。”

珏听后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中,然后他拿出了那封信。

“嗯……要去什么山上?”珏迷糊着眼嘀咕着,“……嗯?‘诚邀请龙族外交官,现任精钢派掌门珏至天梭山与我等较量一番’……”

“果然被叫过去当沙包了吗?”嬴宁听后就苦笑着说。

“当沙包?”

嬴宁见珏没反应过来后就解释道:“嬴家连续两代生出女儿,这就让赢家的先祖们很不爽,所以会女性成员未来可能的丈夫来个下马威吧。”

“那可就难办了……那个天梭山你去过吗?”

嬴宁摇摇头。“听说过但是没有去过,毕竟是先祖们住的地方,非常隐蔽。我之所以能够听说也是因为定期有固定的商队会到哪里进行物资补给。”

“……但是我还要被冰千鸟那边的人给带过去啊,这样一来我就要从中选出一个优先对象。”珏考虑了一会儿后头痛地说到。

“两边都不好惹,可以说大小姐给你下了个死棋了吧……”嬴宁也感受到了从珏那里散发出来的令人头秃的感觉。

珏也没再说什么,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推荐阅读:

一蓑烟雨任平生 全民觉醒:我在诸天梦中证道无定风歌 玫瑰挞 仙武独尊 水浒第一大官人 折骨为刀(重生) 伏天剑狂 斗罗之木遁魂技 美食从麻婆豆腐开始 将军,你走错洞房了 王者学院之王者荣耀 花市被你翻遍了吧? 格物 明星修练系统 民国异梦 果真不是灰姑娘 夏日永昼 奥术光辉,闪耀永恒 雏雀 黄河古事 末世二哈 豪门通缉令:老婆,换我追你 异界超级霸王 读书就变强 宇宙第一奸商 王者惊鸿 随时跑路系统 一身道术,找些女鬼直播很正常吧 系统的异界刷装店 极品财俊 变强从人族步兵开始 星河征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