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该走了,但有些不安

0该走了,但有些不安

“……哎~”大清早,娜尔就趴在办工桌上无精打采的。

因为昨天珏那以外的表现以及自己看到了让人触景生情的视频,使得娜尔昨天既没吃好也没休息好,而且更要命的是珏真的帮她把衣服给洗了——顺带吐槽了一下她除了内衣以外连像样点儿的女性衣服也没几件。

明明就没有让你真帮我洗衣服,没想过到你还这么说我……有本事你去洗夏尼姐跟金毛儿的衣服啊!

而在娜尔叹气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紫毛儿……嗯?你大清早的在干什么?”冰千鸟一进来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娜尔。

“金毛儿,你怎么来了?不忙吗?”娜尔抬起头看着冰千鸟说。

冰千鸟走到了娜尔的身边,她看上去很高兴,几乎都要蹦起来了。

“哼哼,今天要把珏带到飞龙帝的领地内。”

“嗯?去飞龙帝的领地干什么?”娜尔一愣。

冰千鸟贴近了笑了笑说:“前些天珏不是希望你家能够借出一块地用来当第三方会场嘛,原因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你们两家的同时邀请。”

“所以夏尼姐就希望找到渠道能借到地。没曾想飞龙帝知道了,于是她主动联系夏尼姐并表示可以借出了一块地用来当第三方会场。而且飞龙帝对珏还很感兴趣。”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娜尔一听脸就阴了下来。“怕不是什么好事……”

“嗯?”

见到冰千鸟是这幅表情,娜尔就傻眼地说:“你还不知道飞龙帝的德行?”

“贵族的事情我平日里不怎么接触。飞龙帝能这么关心已经离开本家的雷公叔的家属,她应该是个好人吧。”

“额……反正都已经无法避免了,你自己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娜尔皱着眉头说,“事先声明,虽然飞龙帝我个人是比较讨厌的,但是飞龙帝是很有能力的人,无论是领地的建设还是与周围贵族的交流都可以说的上是满分。唯一你要注意的就是让她离珏远一些。”娜尔这么说着。

冰千鸟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点了一下头。

“那我先走了,这段时间有事情的话找我哥就行了。”

“震庭是吧,我知道了。”

说完,冰千鸟就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冰千鸟,娜尔趴在桌子上小声说:“……真好呢~”

冰千鸟走后就直接去了珏的家里。

“准备好了吗夏尼姐?”

“啊,差不多了。”夏尼又在珏的房间中走了一圈细细地检查了一下。之后她走到了珏的面前问:“珏,我先前跟你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一旁的珏点点头说:“第一,不要乱走;第二,不要乱说话;第三,不要跟任何女人说话。”

“真乖,那走吧。”夏尼听后就很高兴地搓了一下珏的头说。

珏虽然有些排斥但还是默默接受。因为这次是要去飞龙帝的领地,所以夏尼表现得非常紧张。珏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其中的缘由,不过夏尼倒是给了不少要求还非要珏背过来,这就让珏更懵了。

“好了,既然都准备好了那么就走吧。”冰千鸟说道。

“行,那么珏,你跟嬴宁哥一辆车吧,欧阳踏雪你就跟我们一起吧。”夏尼对在一旁待命的嬴宁跟欧阳踏雪说。

门口的冰千鸟看后就有些不舒服。因为这是一次两大家族家庭骨干成员的会面,是一次非常正式的会面,甚至说十万年都不会这这么一次了,而为此凌云跟飞龙领内的人都进行了非常的安保。但冰千鸟对嬴宁跟过来就有些意见,毕竟这可是自家的事情,欧阳踏雪怎么着都可以以从属的身份旁观,说难听点就像是让珏养的狗熟悉一下将来的新主人。但是嬴宁这个外人过来就让人有些不舒服。

对嬴宁跟过来的疑问冰千鸟不是没提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凌云跟雷比翁都赞同让嬴宁跟着去,所以冰千鸟最后也没说什么。

“行吧,”珏说着就站起身来。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家说:“想不到我回来住了还不到半个月就又要出去了。”

“别那伤感嘛,又不是不回来了。”夏尼在一旁说到。

珏听后就自顾自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倒不是这个,而是现在做的事情有违当时的初衷啊……”

“你说什么?”在珏一旁的夏尼听到了他的嘀咕声。

“嗯?我说什么了吗?”珏假装没有说话。

不过说话的时候珏跟嬴宁对上了眼。

嬴宁也听到了珏的话,所以他知道珏说的是什么意思。

珏希望能够人给他个痛快,能让他永世不得超生。银白之灾的力量是强大的,但同时代价也是高昂的——珏必须放弃身为一个大众性生物的资格,他只能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并且被人们所忌惮。

而嬴宁这次除了跟着珏进行监视以外,他还要肩负着另一个特别的任务——将珏的真实身份告诉冰家和嬴家的主干成员。自然,这个命令是由龙王敖业亲自下达的,所以烬锽这个幕后推手并没有知道嬴宁此次前去的目的。

其原因也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敖业他本身就是上一代的龙族,所以他对血脉的概念更加重视。当其知道了珏是银白之灾后他就很排斥夏尼她们跟珏在一起。

想不到吾王竟然会将这件事情做到这种地步……大小姐以后的路有些长啊。

嬴宁着么想着。

于是一行人乘上了车前往了飞龙领。

飞龙领位于东北方的朔寒洲的偏南部,因其山地多而有着发达的矿产业,并且有一些高端民用法器的研究基地,可以说飞龙领是凡域民营企业的领军地带。

“哦~这里就是飞龙帝的领地入口了吗?”珏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

他们现在是在一座山上,这座山阻隔了飞龙领跟外界的联系。在上古时代的战争中,这里曾被神龙族看作是最后的乐土,只要这里不丢就不会导致种族的灭亡(其战略意义相当于巴蜀对我国的战略意义一样),在龙族统一后这里也曾一度被神龙族的贵族们所所控制着。但是由于当时神龙族的首领,也是初代龙王敖烛认为为了巩固神龙族与巨龙族之间的关系神龙族必须做出让步,因此她就让巨龙族出身的初代飞龙皇管理那片土地。

“这里可以说是一道天堑吧,将整个朔寒洲跟凡域给分开了吧。”珏趴在窗上说。

“啊,而且食物也很多,唯一不足的就是据说这里盘踞着一些妖邪,会飞的。”

“龙族的话对付它们应该很简单吧,毕竟龙族都会飞。”

“啊,但是一般人的话……”

就在嬴宁说话的时候,前面的车队突然停下来了。

“怎么回事?!”嬴宁从车上跳了下来,珏也跟在嬴宁后面从车上下来了。

“那边。”车夫指了一下远处的天空。

在空中飞着一个像是蝴蝶一样的东西,虽然相隔很远但看上去还是很大。

“不妙啊,是妖邪。”珏定睛一看说,“很罕见呢,飞行昆虫类的妖邪……”

嬴宁看着那东西然后拍了拍车夫说:“你们先继续走,我在这里继续留守观察。”

“我也跟着你一块儿。”珏指了一下空中的妖邪说。

“呵,真是可靠。”嬴宁哼笑一声。

或许是听到了外面珏跟嬴宁的声音,在另一辆车里的夏尼从车上下来了。

“珏,发生什么了?”

“那边有个妖邪,离得挺远的,但是仍有危险。”珏说。

这里是山间的一条小路,所以如果发生战斗的话是很难腾出一个足够大的战斗地带的,因此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让夏尼她们快点离开这里。

“所以说你们先走吧。”珏这么说道,“我跟嬴宁再在这里看一会儿。”

“主上!”一听珏说欧阳踏雪直接从车厢中跳了出来,“请让我跟您一起!”

珏点点头表示默许。

可就在欧阳踏雪刚拿到许可的时候天空中那个妖邪突然转向飞向了他们。

“哦~看来我们被发现了。”珏看到那妖邪飞过来后就漫不经心地说。

“还‘哦~’个头啊!”嬴宁倒没有珏那般淡定,他马上让夏尼回到车上并对打头的车夫说,“快,快走!”

车队马上撤离,很快这里就只剩下珏他们了。

空中的妖邪飞行速度很快,它没过几秒就飞到了珏他们的面前。

这妖邪要比原先看上去的大很多。它的垂直体长差不多八米,巨大的翅膀在完全展开的时候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二十米。它的头上长有如同犀牛一般但对称的巨大犄角,口器有些像是毒蜘蛛一样,尖锐的六足好比削尖了的钢筋。

“咻~够漂亮的啊。”珏吹了口口哨说道。

结果珏刚一说完,那妖邪直接伸出六足直接将足尖给喷射了出去并贴着珏的脸飞了过去。

“感叹个头啊!对面都骑你脸上了!”嬴宁说这就抽出了飞羽银华打算跳上去。

但是珏直接拦住了他自己倒飞扑了上去。

“你这家伙笨手笨脚的,这家伙交给我!”珏说着就拿出了从永夜森林离开前得到的匕首并刺向了那妖邪。

匕首一下子捅碎了妖邪的皮肤并直击内脏。而珏也一手抓着妖邪的犄角一手用匕首对其伤口进行搅拌。

但是那妖邪不干示弱,它用毒牙咬来咬去,试图将珏给咬伤。

珏自然不会给它伤害自己的机会,他松开抓着犄角的手并在完全失衡前抓住了一中的一个毒牙。

“再咬啊!”珏说着就将手移到了毒牙的根部然后顶着牙根直接将那毒牙给拔了出来。

这下可把那妖邪疼坏了。它随意乱飞并撞向山崖,试图将珏这个难缠的家伙给甩下去。虽是昆虫,这妖邪的冲击能力可不小,它在撞击山体的时候直接就把悬崖给撞碎了。

“主上!”欧阳踏雪哪见过这种极具冲击性的战斗啊,她直接被妖邪的这个攻击给吓傻了。

珏没有回答欧阳踏雪,因为那妖邪来回的冲撞使得他不能张嘴,要不然就会吞咽很多的尘埃。

妖邪不停的撞击着山体,而珏则死死抓着妖邪头上的犄角。他另一只手上拿着刚刚拔下来的毒牙,他在寻找机会,一个可以在一瞬间将毒牙刺入妖邪体内的机会。

珏的眼睛在这混乱中不停地扫描着,他不停地对时间进行校准,然后找出最理想的时间界点。

抓到了!

珏在一瞬间抓住了妖邪飞离山体的那一刻,然后将毒牙直接刺入了妖邪的复眼中。

被捣碎的复眼留着浓黄的液体,而妖邪也表现出了剧痛的样子。

珏放弃了手中的毒牙,然后他拔出了插在妖邪另一边的匕首。

“给我去死!”珏将匕首一下子刺到了妖邪的头顶,然后发动法术将强电流灌输到匕首上。

带有强电的匕首释放出了一道贯穿妖邪身体的闪电。而妖邪也在一瞬间被击败。

“一开始用法术不经行了?”嬴宁在一旁说。

“那就没意思了。”珏说着就从妖邪身上跳离,以免自己跟妖邪一块掉到山下面。

可是就在珏离开妖邪的时候,那妖邪突然发力并用尖锐的足刺向珏。

尖刺打穿了就珏的小腿,并连带着珏一同掉入了山崖。

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这让嬴宁跟欧阳踏雪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珏真正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中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珏!”嬴宁反应过来后马上跑到悬崖边寻找着珏,但可惜什么都没有找到。

“主上!主上!”欧阳踏雪显然比比嬴宁不安得多,她冲到悬崖边不停地看着,甚至都给人一种要跳下悬崖的感觉。

“欧阳踏雪,冷静。”嬴宁见欧阳踏雪真要跳下去后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你现在刚成眷属,还不会飞吧。”

“但是,但是主上掉下去了啊!我,我要去找他。”

“放心,珏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这几千米的高度……或许还弄不死他……”嬴宁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

现在他们在半山腰,距离地面差不多一千八百多米,而这个山路更是位于山崖,所以珏如果真的掉下去的话无疑是要经历垂直下落,这样的高度只有依靠血液就可以存活的魔族才能承受住,龙族的话一定会因为内脏碎裂而导致心脏坏损最终死亡的。

说白了,珏真要是不能飞的话那么他活下来的机会很小。

“走吧,多少先将这个事情告诉大小姐她们吧……”嬴宁拉着欧阳踏雪离开了这里。

说真的,嬴宁觉得自己如果不快点吧欧阳踏雪从悬崖边拉走的话她真的会跳下去。

车队在稍远处待命,而他们等来的仅仅有嬴宁跟欧阳踏雪。

“嬴宁哥,珏呢?”夏尼见嬴宁过来了但是珏没又来之后就疑惑地问。

“……珏被妖邪打下悬崖了。”嬴宁说着就让人把精神恍惚的欧阳踏雪给带走了。

嬴宁的话无疑点燃了**桶。夏尼对此并不相信,而冰千鸟在得到消息后更是怀疑是不是嬴宁害死了珏。不过好在冰千鸟的怀疑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有欧阳踏雪跟着,所以如果嬴宁真的故意害死珏的话那欧阳踏雪这个“忠犬”不可能坐视不管甚至跟着嬴宁回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夏尼在冷静后问道。

于是嬴宁就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夏尼她们。

“怎么会这样……”夏尼在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后就不敢相信地说。

“这是一个意外,但是我相信珏并不会这么轻易地死掉。”嬴宁斩钉截铁地说到。

要是银白之灾真这么好对付的话王种的领导阶层还不至于这么害怕。

“现在你们应该快点到飞龙领内,而我会带着人搜寻珏的下落。”

嬴宁这么说道。

“搜寻主上……我也来……”欧阳踏雪颤巍巍地站起来。对她来说珏的失踪是个天崩地裂级的坏消息。

“当然……你必须去……”冰千鸟这么说,“眷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感受到主人的存在,所以你会有大用途的。”

推荐阅读:

星穹模拟:从女友流萤开始 完美世界之魔戮天下 独奏诸天 宝可梦:人形精灵竟是我自己 叶开宋初函 我在诡异世界无限升级 华娱:娱乐圈羁绊系统 机器人也可以打网球 我都快病死了,你让让我怎么了 归园 老妈变外星养母,离别送星空城 四合院:叔叔易中海,玩坏众禽 系统单干,给自己疯狂加点怎么了? [崩铁]众神的新娘 小阎王四岁半,直播抓鬼当团宠 极寒末世,我随身携带安全堡垒 全民转职:完美反派人生 从福威镖局到射雕三部曲 你有男闺蜜,就不要缠着我了 我老死之后转生到异世界成了猫 暗海反杀 穿书之小炮灰也要读书 软美人真没想攀公主高枝 沦为邪神宠物后,在无限世界横行 盗墓:开局被吴斜撞飞 穿越骑士 杨叶赵雅之 穿成强迫反派入赘的恶毒女配 我想宅在初唐 游戏降临现实,我反手氪金二十亿 白月光她不干了! 隐婚娇妻,野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