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掉下悬崖也不太可能捡到武林秘籍

0掉下悬崖也不太可能捡到武林秘籍

飞龙领处于凡域的北方,冬天异常寒冷的气候与山体的特别地形使得这里的大型植被多是针叶林,这也让珏在掉到地上的时候会受到很严重的连带伤。

“……靠,没想到会被这东西给阴了……”珏迷迷糊糊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看了一下身边的妖邪尸体。

“真是个混蛋东西……”珏说着就坐起来,然后用手将那妖邪的腿给掰断了,然后还不忘踹一脚。

那么现在我该干什么呢……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啊……

珏一边看着悬崖一边将身上扎着的针叶给拔出来。

虽然不是不可以飞上去,但是如果中途被人看到的话可就不好了,毕竟那银白色的翅膀实在是太显眼了。

我要爬上去吗?但是看上去好高啊,而且就算是爬上去也没人给我带路啊……

珏一边看着天空一边想着。

但是就在这时候,珏突然感到背后发凉。

那是……什么?!

珏惊恐地回头看去,他能感受到森林的深处有什么强大的东西正在过来,而且那东西的强大等级足以使得珏戒备。

珏立刻从那妖邪身上抽出匕首然后进行戒备。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妙啊……这东西的压迫力简直比魁魇生气还可怕,比我当初偷吃了凯罗门那混蛋的零食还难对付啊……而且这股力量已经有达到不朽者的水准了吧……

珏这么想着,他的鬓角不禁留下了冷汗。

那股气息越来越近,而压迫感也愈发的强烈。

要先准备强杀伤性法术吗?或是说先躲起来静观其变?这家伙的水平……不是一般的强!

树林中沙沙的响声让珏的神经绷紧,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种等级的对手了,而他也早已经厌倦了遇到这种对手了。

树林中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人影也开始慢慢出现在树林的深处。

……果然,一般的野兽是无法修炼到这般地步的……

珏死盯着那里想。

这种力量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珏甚至如果不认真打的话是无法与之对抗的。

哎……卡看来要拿出压箱底的本事了……

珏将匕首给收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来准备这法术。

巨大的能量开始在珏的手臂上汇聚,宛若一条蛇缠在她的手上一样。强大力量汇聚的同时也使得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化,那些空气开始变成等离子态游荡在珏的手臂周围并被约束在了一个特定的区域将手臂覆盖。

一时间,珏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感瞬间盖过了森林中的那个人的压迫力。

怎样,现在离开你还来得及。

珏差距到了森林中那人的行动变化,于是他就开始祈祷那人能够知难而退别再过来挑事了。

那人或许也被这股强大的力量给震慑到了,他停住了脚步。

对对对,就这么回去就行了。

珏这么想着,毕竟手中的法术要是释放出来的话也不是闹着玩的,瞬间轰平几平方千米不是问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森林里的人或许是认为珏的威胁已经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地步了,他也跟着展现出了一个法术来提高自己的压迫力。

什么玩意儿?!我本想让你一命但你还较真了?!

珏这么想着,他甚至有了直接将法术释放出去的冲动了。

可是就在珏打算先下手为强的时候,森林中的那人突然冲了过来,其速度之快连珏都瞠目结舌。

那人瞬移到了珏的面前,然后一下子弹开珏的手臂,打断他的施法,然后用另一只手从腰间抓住一把剑,打算直接将珏的心脏刺碎。

珏自然不会这么束手就擒,他一下子抓住了自己的匕首并横架于胸前。

珏虽然行动速度非常快,但还是对手的行动领先了一步。剑尖直指珏的心脏并将珏心脏外的表皮给刺穿。

不过珏也不是吃素的,他在意识到了自己的劣势后马上转动身体。即便无法回避自己被攻击到的事实也不能让自己的心脏被别人给刺碎——这是珏心中的另一个声音所阻止珏做出送死行为的尊严。

并且在珏转动身体的同时他也用匕首将那个剑给打到一边。

这家伙,速度好快!而且还能够将我的法术给打断……不是一般的敌人!

珏咬紧牙关准备与对手进行一场死战。毕竟如果自己真动起手来的话是不会畏惧任何一个人的。

可惜珏还是太天真了。那人在发觉自己的进攻被打断后就立刻准备法术,虽然不及珏之前所准备的法术那样有着强大的能量集团,但是这一层套在手上的薄薄的能量层却具有极强的伤害。

在那人用强化过的拳头打向珏的时候,他咋一瞬间就被这股强大的冲击给震慑到了。这是一种透过骨头直击内脏的进攻。而且虽然是单单的一拳,其冲击却和两次冲击交错一样——第一次的冲击没有对珏的内脏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在冲击打到珏后背的时候出现了反弹,并且第二波的冲击跟第一波反弹回来的冲击正好相遇,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双程伤害。

“咳——!”珏被这一拳打得直接吐出了血。

可是珏也不是吃素的。他在对方给了他一拳的同时立刻调转身体并借助转动时的离心力直接给了那人一拳。

这一拳珏没有用法术进行强化,但是其自身银白之灾的可怕力量使得这一拳的威力不亚于刚才的那一拳。

那人被这一拳直接打得失去了平衡。

珏是何许人也?别人处于劣势了他能看着不管?

于是珏直接控制住对方的头,然后照着那人的脸就是一个膝踢。这一击的伤害能直接让对方暂时性失去意识——珏是这么想的。

谁知那人瞬间抬头,并重创了珏的下巴。

这一下可真让珏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颅内高潮。

那人还不算完,他趁着珏意识丧失的时候立刻准备法术,并用高能的雷电击打向珏。

电流穿过珏的全身,让珏身体麻木无法动弹。

并且在珏被麻痹的时候,那人有将手放在腰间,他从腰上挂着的另一个刀鞘中抽出了一把唐刀。

该死该死该死!

珏在看到那把唐刀的时候就打了一个激灵,这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

刀光一闪而过,速度之快让珏都没能反应过来。

珏在发现刀光划过后几秒,突然发现自己与右手臂失去了联系,取而代之的是右臂衣服上的湿热感。

“嗯——!”珏疼的咬牙狠叫。

自己被欺负成这样了自然不能就此罢休。珏立刻一脚踹向了那人,然后与对方来开距离。

但是珏显然是低估了对手的行动能力。即便是在被珏踹了一脚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对方还能够立刻调整平衡并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珏。

珏刚刚死里逃生,现在哪还有脑子来考虑该则么还击啊,因此他立刻侧身躲开了这近乎致命的一击。

不过那人在贴过珏的时候一把抓住了珏的腰,然后一下子就把珏撂倒在地并用剑抵着他的心脏用刀铡着他的头。

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

珏在被敌人左右生死的时候并没有感到绝望,反而变得十分兴奋。长久以来,他终于可以被人给杀死了……只不过即便可以粉碎他的肉体,但他的灵魂依旧会存在。他所希望的是能够有人将他的灵魂完全粉碎,或是将他的灵魂送往黄泉的彼岸。

珏看着面前的那个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帆布刺客装,但是这衣服在注重隐蔽的同时也注重防御。他带着一个头盔,像是那种有机玻璃覆盖的高科技头盔(三界没有石油,所以有机玻璃仅仅是形容)。那人的打扮看上去很像穿着魂界一些特种兵的装备一样。

不过就在那人得到了全面压制的局面的时候他停住了。

“……珏?”那人突然开口说道。

珏先是能愣了一下,然后他凭借着声音听出了对方的身份。

“……龙王敖业?!”

“什么啊,果然是你啊。”听到珏认出了自己后,那人——敖业也将头上的头盔给摘了下来,“真是不敢想象能在这里遇到你。”

说的跟我不是一样……

珏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走到一边去找自己刚才被敖业削掉的手臂。

珏将手臂找回来,然后放在自己的伤口上。

在手壁上的断面跟伤口接触的瞬间,伤口处快速生长出来的肉芽马上就将珏的手臂给连了起来,并且自动调整了手臂的位置将其与原来的血管进行对接。

这个过程前后也就十几秒。

敖业在一旁看着,他赞叹地说:“真是难以相信,银白之灾的自愈能力竟这般可怕。”

珏听后看着他,然后说:“都一样吧,我看龙族不也可以自将自己的断臂之类的给复原吗?”

“虽然将骨骼连起来也就几秒的时间,但是如果想要让断臂恢复功能的话最少也要一天的时间。那些战场上恢复快的无非是用了治疗法术加快恢复过程罢了。”

“原来如此……”珏点了点头。虽然在百兵阵的时候嬴宁即便被腰斩了也依旧可以快速恢复,但是如果嬴宁是日蚀龙族的话这一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一个完全不会法术的种族想要在自然的弱肉强食里活下来就必须要靠这种变态的自愈能力。

“……对了,你好好的在这里干什么?”敖业问道。

确实,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能遇到熟人实在是有违常理。因此珏就将自己的经历跟敖业全给说了一遍。

“……这样啊,是去见赢家跟冰家的先祖们啊。”

“你不知道吗?”

“知道,毕竟龙族内部有一个专门的部门用来处理龙族各大家族的动态情报的。所以这段时间冰家跟赢家的消息我也有所了解。”

“那你没有什么表示吗?毕竟这是两个大家族的事情啊,说不定会对未来龙族的政治产生影响。”珏说道。

“没有表示是不可能的。”敖业将自己的武器收到鞘内,“我告诉嬴宁,让他将你是银白之灾的事情告诉嬴家跟冰家的人,让他们酌情考虑。”

“这么说你是要解决这两庄婚事咯。”珏跟个没事人一样地说。

“说得轻巧啊。”敖业叹口气,“这两个家族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冰家,攘王者的印记是单个遗传的,一旦后两代出现攘王者的印记后那前代的人就会失去攘王者的印记。”

“……也就是说如果千鸟有了孩子,那么冰九重身上的印记就会消失?”

敖业点点头。“因此如果一不小心惹到冰家的话,那么那群家伙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呢——本身就是一群战争贩子。”

你这么说的跟千鸟家是万恶不赦的一群人一样……

“那么你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是反对?”

“算是吧。”敖业说着就又走进了森林,“你是个危险分子,刚才的战斗我能看出来。而且你没有尽力是吧,毕竟一开始能释放出那么强大的压迫力。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非常强的邪天呢。”

珏看敖业已经走进森林了,于是就跟了上去。

“有着么可怕的东西要是打算祸害我们的女孩的话我可不打算所视不管。但可惜的是你确实有能耐,这种强大的力量没有人会选择拒绝。正因如此,军界跟政界之间发生了分歧。军界希望有人可以从你那里得到强大的后代来强化龙族的战斗力;政界则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将你消灭或是赶出龙族。”

“听起来哪一方都不是为我着想啊……”

敖业看了眼珏,然后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因此才会出现让你身居高位但又不能掌握实权的情况。高位是希望能够在将来的某一天以合适的背景迎娶某人,而不掌握实权则是……”

“以便在某天将我彻底抹除而不会产生印象。”

“正解。”

“……那么军界跟政界的代表人物是谁?千鸟跟烬锽?”

“政界的代表是烬锽,军界的不是。政界跟军界的主干大多是各大家族的首脑级人物,也包括一些元老级人物。政界的执行者就是烬锽。”

也就是说是千鸟的祖宗和烬锽的祖宗?

“不过冰千鸟的处境比较惨,”敖业继续解释道,“她是女儿身,有一天必定会被妇道和孩子所束缚,因此军界的人并不认可冰千鸟的地位,他们只不过将冰千鸟当成了冰九重和下一代冰家继承者的过渡品罢了。”

那可是真够惨的……

“但是有趣的是烬锽其实是跟军界站在一起的,只不过他的想法跟军界不一样。”

“想法?”珏在听到敖业的话之后就警觉了,因为他不喜欢有别人利用他。

“是的。因为烬锽预见了未来会发生的必然事件——龙族内部的派系化。所以他就希望让你能够成为凝聚第一批拥王派的人。”

“通过联姻的方式?”

“米歇尔、冰、嬴,这三家都是龙族的大贵族阶级,而且巨龙跟神龙的势力延伸都有,因此如果你能够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并成为拥王派的话那对未来龙族政治的走向是非常好的保障。并且娜尔的母亲还是血龙族百家的人,真要是出事了的话百家也不会坐视不管……”

“我是目前最好的链接点,是吧。”

敖业点点头。

“告诉我真的好吗?这应该该是内部的事情吧。”珏问。

敖业听后看着他说:“你这样的人,就算不说也可以参出来吧。”

推荐阅读:

公司里全是前女友,这班能上? 一句天青色等烟雨,把导师唱跪了 这主播能处,有毒宠他是真上 港片:狄秋是我叔,从城寨崛起 迷情燃陷 [恶女x疯狗] 假面骑士,开局获得雷杰多 都市风流狂医 夏宇林珠 活爹!让你术前禁食,不是进食! 大事不好!男主们全对我恋爱脑 书籍1384391 天降未婚夫,世子他坐不住了 喜欢的女主播竟然是我好兄弟 书籍1416159 二战活阎王,元首劝我冷静! 团宠学霸小姑姑躺赢日常 起猛了,求生木筏怎么多了个女人 云池风月事 三国:家父刘表,请刘皇叔赴死 喜夜金雀 年代文里做极品 穿成侯府假千金,男主个个宠不停 穿书反派跟班,开局被女主盯上 换亲嫁糙汉,炮灰知青下乡赢麻了 国运竞技:两个杀胚,白月魁破防 庆帝让我当磨刀石?我直接架空他 都重生了我还用得着卷吗 王爷又被气笑了吗 原始大建设 起飞的老火苗的新书 我不信我比不上他 拜师青城山,师兄余沧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