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这俩货确实有点八字不合

0这俩货确实有点八字不合

珏跟着敖业走了差不多三分钟吧,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营地处。

“坐吧。”敖业先是坐在了篝火旁,然后又示意珏坐下。

珏慢悠悠地坐了来下,然后不知所措地问:“你……在这里扎营吗?”

敖业点点头,然后升起一团火说:“啊,也正因如此我才很惊讶能在这里遇到你。一开始天上掉下来的东西我还以为是妖邪,没想到竟会是你。”

敖业说着就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几块肉,然后穿上木签放在火堆旁烤了起来。

珏看着敖业这一套如此流利的动作,他就不免好奇,于是问道:“你……经常露营吗?”

敖业看了珏一眼,然后说:“龙王……对你来说是什么概念呢?”

珏自打打破封印后那听过别人问过这种大问题啊,于是他愣了一下后说:“很强,相当强。说实话,你的强大是在我认识的人里面足以排进前几的人。刚才某些瞬间我还认为自己会被杀死。”

敖业听后哼笑了一下。“我没有问我的强度如何,而是在问在地位中,你认为龙王是什么样的存在。”

珏听后沉思了一下后小声说:“我可以说实话吗?”

敖业点点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龙王简直就是个闲职,跟我的职位一样。政权跟兵权都不在自己的手里,你说以后要是爆发叛乱的话你除了自己以外还能靠谁啊。”

听了珏的话之后,敖业略有兴趣地点了点头。

“没有权利的当权者如同花瓶,而我不喜欢当花瓶。”珏这么说道。

“……也就是说你不喜欢自己现在所处的职位?”敖业拨弄着手指指着珏说道。

“不,我说的是当权者,而我现在根本就不需要为自己的职位负责任,跟你这种在政治地位上有巨大影响的人不一样。因此我只能算是个偷公粮的人。我还挺喜欢当这种人的。”

“哼,在我面前说偷公粮的话,你也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

珏再被敖业这么说之后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更加随意地伸展着身体说:“我可是巴不得死呢,银白之灾当起来可不舒服。”

敖业听后哼笑了一声,然后就将烤好的肉撒上点盐给了珏。

“啊啊,谢谢。”珏接过烤肉,然后吃了几口。

“嗯?怎么了?”敖业见珏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你为什么经常露营并且现在也在露营啊,龙王真的闲到这种地步了吗?”

敖业听后就又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珏。

珏接过纸看了看。那是一张地图,上面标记了这一片地区。在地图上还有一些圈起来的地方以及像是路线一样的地方。

“这是什么?”珏一脸疑惑地问。

“这一片是报告出现妖邪的地方。”

出现妖邪……哦~

“所以你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以为我是妖邪,所以才能这么快地以最好的的状态过来是吧。”

敖业点点头。

“但是你为什么要过来杀妖邪?而且还就你一个人?”珏这么问。

敖业倒是略带兴趣地问:“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打造一个乌托邦?”

“没错。但是光说不做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我想将其付诸实践。”

珏看了眼篝火,然后又看了一下敖业腰间的两个武器。

“我在闲暇之时就会游历凡域,将那些能够领导妖邪的天南以及妖邪的大型巢穴给杀死或是拔掉。顺带跟遇到的人谈论一下他们对当前政策的满意程度。”敖业说。

珏听后点了点头,满心佩服地说:“虽然你并没有真正的实权但你真是个优秀的领导者,能够将自己放到庙堂之下的统治者真是太少了,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的臣民而拼命。”

“……我的位置我并不关心,我只关心敖丽以后能不能安全地生活……”

珏听后停住了咬肉的嘴。“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这么重视敖丽,她仅仅是你的侄女吧。这待遇堪比亲生的了吧。”

敖业听后点了点头。

“我也知道自己太过于重视敖丽了,但那是我与弟弟间的约定。”

“上一任龙王敖炽吗。”

“没错。当时弟弟已经不行了,而敖丽还小优势女孩儿,理论上来讲她与龙族王位的继承权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弟弟在死前说过希望敖丽能够有个好的生活,这是他欠敖丽的,也是他欠敖丽妈妈的。”

“……你也没有见到过敖丽的母亲吗?”

敖业听后摇摇头。“没有。敖丽的出现更像是突然事件。弟弟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然后又在某一时刻回来了。之后差不多一年了吧,有个女的带着孩子过来了,并且将孩子交到了我们这里,还说这是弟弟的孩子。一开始我们并不确信,但是在经过了弟弟的确认和法术的鉴定后我们确定了那孩子就是弟弟的后代。”

“但是那也不至于这么重视敖丽吧。”珏打断了敖业的话。

“你应该稳一些才行。”敖业因为珏的打断有些温怒,“其实弟弟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他即位后不就就爆发了上都的毁灭战,母亲又过世了;与此同时龙族中的一些反动分子就希望能借此分裂刚统一起来的龙族。最终,内忧外患使得弟弟英年早逝,而龙王的重担也就落在了我的肩上。那时候的我跟嬴宁或是你差不多大吧,也就两千五百岁出头。”

“两千五百岁出头……你弟弟是什么时候有的敖丽啊。”

“差不多是两千三百岁吧。”敖业想了一下,然后他继续说,“弟弟死后照顾敖丽的任务就交到了我的手上,虽然也有像是震边芳这样高地位的女性提出过代养敖丽的建议,但是我都拒绝了。于是我就将敖丽从小带到大。我将敖丽视为己出。”

珏听后沉默了许久,然后问:“也就是说对于敖丽的母亲你们并不知道是谁是吗?”

“没错。这也是我不希望敖丽受到伤害的原因。敖丽因为出身不详所以在龙族受到了一定的非议。对于将敖丽养大的我来说这是个让人不开心的事情。”

珏听后陷入了沉思,然后过了好久才说:“有个猜想,仅仅是猜想,我个人的猜想。我感觉敖丽其实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神龙的定义,因此我怀疑敖丽是不是个混血儿?”

“混血儿?”敖业听后很吃惊。

虽然在王种的教义中有说过高阶种间可以通婚,但是具体实行的案例是近乎没有的。因为长期以来的逐鹿三界使得高阶中间的意识矛盾很尖锐,再加上不同的高阶种信奉着不同的教义,这更让他们的矛盾变得明显。同一条路都走不顺畅更别说住同一间屋了。

“那个……敖丽的力气其实挺大的。神龙这种不注重自身力气的种族是不会有这样的后代吧?”

敖业听了珏的话也感觉有些道理。毕竟神龙族的主攻方向是法术研究,虽然有像冰家嬴家这样天生武力点点满的神龙族,但也就那么几个家族,随便查查都可以查到的。而问题就是这样是家族中有女性跟龙王敖炽发生关系的话那么凌云能不知道吗?

“确实……但是这种话你不要说出去。”敖业这么说道。

珏点了一下头。“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一下——我感觉敖丽身上的一些力量波动跟煞羽身上的很像。”

“可是煞羽是凤凰……敖丽的母亲是凤凰吗?”

“有可能,仅仅是猜测。凤凰因为原始种族是鸟类,所以手部力量天生就很大。而敖丽——”

“有可能,但仅仅是可能而已。我也不想再去查证敖丽的出身了。我只希望她能够活的开心一些,仅此而已。”敖业打断了珏的话。

珏听后也就不再吱声了。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默进食后,珏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地拿出了手机。

要想办法联系上嬴宁啊,掉到悬崖下的话岂不是会很着急?

珏这么想着就按着自己的手机。

敖业见到珏正在动手机,然后就不抱希望地说:“有信号?”

“……没有……”

“果然啊。”敖业长叹一声说道。

“怎么办啊,现在联系不上嬴宁,他也找不到我啊……”珏皱着眉看上去挺着急的,就像是个迷路的孩子一样。

敖业见珏这般着急后就像是调侃一样地说:“想不到银白之灾竟然还会有孩子的一面啊。”

珏听后收起了手机苦笑着说:“那家伙算是我在龙族的唯一代理人了,跟他失联的话怎么会不着急?”

“听上去你跟他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啊。”

“没错啊。”珏咬了一口肉,“你们派他过来监视我也真是好呢。”

“……你都知道了,嬴宁是御史的事情。是在永夜森林知道的吗?”

已经那时候莉摩正大张旗鼓地宣称嬴宁这个龙族御史对血族进行了渗透。

“不,在百兵阵加封结束后我就猜出来了。嬴宁有能力这是绝对的,毕竟他是有能力在最后败在我手里的人。不过他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职位,因此当时我就猜是不是嬴宁成了监视我的人。在我看来知道了我真实身份的雷比翁是不会不跟你们说我的身份的。”

听了珏的话之后,敖业愣了一会儿。

“果然,你这样的人确实可以担任公关类的职务。只不过你有能力担任没能力胜任。”

“我自己的斤两还是清楚的。”珏知道敖业这话的背后意思,无非就是说他这样的人脑子很好使但是脾气不是很好。

敖业看着珏,然后就若有所思地说:“说起来我们应该很早以前就见过了吧,在百兵阵的时候,那时候你好像脸上缠着绷带来着。”

珏想了一下。

啊,是当初从拍卖会里出来的时候啊。

“当然了。我忘不了遇到你时的那种压迫感。”

“能被银白之灾这么夸奖真是荣幸啊。”敖业笑了一下。

“别这样,你真的很强。就算是我与你单挑也不见得我会完好无损地胜利。”

“以胜利为前提进行的假设啊……”

“当初那么多人都想干掉银白之灾但是都失败了,你又有什么自信认为能过杀掉银白之灾呢?”

“哼,确实。”敖业无奈地说。

“……银白之灾那家伙……很可怕的……”珏凝望着火焰说道。

“银白之灾……那不是你吗?”

“某些意义上不是。”珏说着就从地上捧了一手土,然后将其炼化成两个酒杯,随后他又拿出了一坛酒。他把酒杯倒满给了敖业。“能陪我喝几杯吗?夏尼她们说不希望看到她们的先祖因为我喝酒而生气,所以这几天我都没碰酒。、——挺难受的。”

“现在喝就没事了?”

“管他呢,我可不希望被那帮老顽固们说来说去。”珏哼笑一下说道,“而且既然你都不希望我跟夏尼她们最后走到一起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敖业接过了酒杯。根据嬴宁的报告,珏其实天天酗酒,每天对酒的消耗是按“打”计算的。但是珏这人好像喝不醉的样子,脾气也不会因为酒精的摄入而发生改变。如果要给个形同的话就像是喝水渴望醉一样。

“嗯~好酒。”敖业尝了一口后就对其大加赞赏,“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每天都喝酒了。”

珏将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这样喝了好几杯之后说:“有些事情可不是因为酒好喝才这么做。”

敖业看着珏,他静静地听着珏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差不多两个小时过去了吧,天空中的月亮也移动到了半空。

“……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在百兵阵的时候接触夏尼仅仅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优秀的人才并想办法培养成能够杀死你的人?你很渴望死亡?”敖业在听完珏的一大通演讲后不禁三观炸裂。

珏点了点头。

敖业瞪大了眼睛。“这样是这样的话找个地方点把火把自己给烧了不就行了?”

“没用啊,我每次想寻短见的时候本能都会阻止我,并且要求我要死的话就要死在战斗中。”珏说着就看到了敖业腰间的武器。“看上去真是两把好武器啊。”

敖业听后就将武器拿起来。那是一把刀和一把剑,刀看上去就像是熔岩一般有着冒着橘黄色光芒的裂痕,其余的地方都是焦黑的样子;剑则如同雷电一般干脆纯净,那种泛紫的白色剑鞘上时不时闪过微弱的光芒,如同远处的雷电一般。

“这把剑叫做‘牙’,这把刀叫做‘爪’。这都是父亲的武器。”敖业拿着武器说道。

珏看着这两把武器,眼前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那好像是个军帐,但是里面的装饰全是稻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放置高等战俘一样的地方。而在自己的面前放着一个盆子,里面装着一些米饭和不知道什么的酱汤。

“珏,你还没吃吗?”有人从军帐外走了进来,他手里也拿着盆子并且装着一样的东西。

“……你又来了……”珏说道,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十分落魄的人在面对如今发达的旧友一样。

“别这么冷淡啊,多少我们都是一个战线的。”那人说着就自顾自地坐到了珏的对面。

而在他的腰间,挂着一把刀和一把剑。】

“珏?”敖业见珏突然走神了就轻声唤了一下。

“……你的父亲是不是参加过哈达瓦尔的战斗?”珏这么问道。

“啊,是的。但可惜……”

牺牲了吗?真是可惜,他是个不错的家伙。

“抱歉。”珏先道歉,然后又看着武器说,“当时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呢?虽然无法彻底铲除我但是多少可以让我消停一会儿。”

“你现在还有用,而且我也不想跟冰家、嬴家以及米歇尔家树敌,因此先留你一命。”敖业说着就将爪和牙用手指弹出鞘,在向珏展示了刀刃后又把爪和牙给收了起来。“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你不算是个真正的坏人吧,毕竟你在我印象里是不错的。”

“那可真是庆幸。”珏欣慰地闭上眼。

就在两人气氛还不错的时候,森林中传来了不祥的力量波动。

敖业见状马上站起来,然后对珏说:“有客人啊。你也一起来,让我看看你配不配。”

推荐阅读:

深度迷案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 九越阙天 午夜小新娘:帝少的蚀骨缠绵 我在香江警队当专家 雀追 终极保镖 王妃驾到万万岁 倩女传 独宠萌妃 姜林玉碎红尘 全新法则 豪门前夫 江宇季节 江山泣:梦抉所爱 姐姐来自神棍局 无尽神通 妃杀:盛世朝歌 唐鸿宇赵清芸蓝初晴三丁 以身试爱:杠上落魄王爷 网游之远古神话 星神战甲 云云仙途 被扔狼窝!崽崽手握空间度灾年 靠近女领导:靠山 青龙大战黑龙潭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贺平贺家 长生从娶妻开始 万界永恒 鬼吹灯前传2:契丹神墓 魔妃太狠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