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一起狩猎

0一起狩猎

珏跟敖业在森林深处走着。

“……我估计现在嬴宁该准备人手对我进行搜救了,他绝对知道我还活着。”珏拨弄着突然弹到自己脸上的树叶说道。“他知道我是银白之灾,自然知道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挂掉。”

“你这家伙……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跟我过来就是了,好好改正一下我对你的印象。”敖业走在前面说到。

真是的,你这家伙上来就说让我跟着你一块走,连我的想法都无视……可以啊,敢这么过分对我的人你算是少有的几个。还有,那个看我配不配是什么意思?

珏这么想着,内心因为敖业的一时兴起而不爽。

“凡域这么大,你一个人担的过来吗?干脆实行神域的工会制的了。”珏说道。

神域的版图是破碎的,所以在管理上有一定困难。虽然神域平日里不会出现妖邪,但是一出就是非常强的妖邪,而且神域还有一些土生土长的神兽,在人族爆发式的人口增长以及过快的开发下,那些神兽不可避免地会与人族产生矛盾并发生冲突。因此住在神域的中阶种以及高阶种就必须担负起照顾人族的工作。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一开始还好,高阶种以及中阶种因为帮助了人族而得到了极高的评价并且还能向外界展示本族的威严,但是时间一长就不一样了。毕竟中阶种以及高阶种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人族玩,因此他们就决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培养一批低阶种来组成自卫军,以此发展出了公会的制度,通过将报告出来的一些异常现象派发到公会来分配每个人的任务。这样一来既能增强各个浮空岛之间的联系也能够促进空岛的经济联系和增长。更重要的是,或是说对有自保能力的种族来说,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低阶种的数量,从而保证资源的恒定以及低阶种的力量不会过于强大。可以说公会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神域的稳定。

顺带一提,阿西亚曾经也是神域公会的人,而且位阶还位于中上水平。(不过身为神族眷属竟然还在中上水平……这眷属当的有点水啊。)

“那样的话凡域之间的纷争会变得更多吧?去年大大小小的战争事件就差不多有五十多起,要是再教会了人族一些高级战斗机巧的话那岂不是要出事?”敖业这么说道。

呵呵,的确。人族在挑事儿方面真是一顶一的强。

珏这么想着,然后跟着敖业走到了一处空地。

这处空地周围都是被毁坏的树木,而在边缘断掉的树木旁边还有一些受伤的动物。

“看来这里是个狩猎现场啊。”珏平淡无奇地说道。

敖业点点头。

“应该刚走不远,现在追或许还有机会。”敖业看着地面上的痕迹判断到。

珏也检查着地面,但是他的着重点并不在地上的痕迹,而是被攻击的动物。

“这些动物尸体看上去仅仅是被吃了几口而已,十分仓促……或许这不是你找的目标,毕竟妖邪可是能将猎物吃得渣都不剩的东西。”

“我的判断出错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珏听后摇摇头说:“从气息上判断这绝对是妖邪。但是这妖邪居然会将食物给留下来一些,看来是有什么不可无视的问题出现了……”

敖业听后看着珏,他像是上级对待下级一样地问:“那么你是什么看法?”

“……或许在妖邪的内部出现了分裂,一部分失败的妖邪被赶了出来并处于被追杀的境地。别看平日里的妖邪十分松散,一旦出现了像是天南这样有统治能力的妖邪后其社会性质就会表现出来。”

“那些是逃亡者吗?”

“我的直觉是这么判断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是我去追捕妖邪的话我会选择现在此处标记或是做上陷阱,然后再去追那些跑掉的妖邪。虽然可能会浪费一些时间并导致妖邪的逃走,但是我想后续的收获应该会不少。”

敖业看着珏沉思了一会儿。

“我可是追杀妖邪很长时间的啊。”珏说道。

“好吧,就先信你一回儿。说说吧,到底要怎么做?”

珏听后就蹲下来看着周边的土地。

“在这空地的边缘布置陷阱,这么绕一圈。然后对其进行设置,能抓到一个就可以判断出整个群体的动向。”

“此话怎讲?”

“能抓到一个的话就证明逃走的妖邪还在天南的势力范围内,因此天南势必会派遣其他妖邪去消灭逃走的家伙。而如果没有抓住的话就证明这里只有这一点妖邪,我们能抓到的话就是我们的优势。”

“我怎么听着你这里面有赌的成分啊”敖业听后略有不满地说。

“事事难料,这种事情不赌一把怎么能行?做决定吧,要么听我的,要么你自己现在就去追。”

“……我说过了,这次听你的。”敖业说着就走到空地的边缘布置起了陷阱。

看着敖业在那里布置陷阱,珏就走了过来并扔给了敖业一叠法符。

“这东西贴上去就可以直接起到陷阱的作用,你可以试一试。”

敖业看了珏一眼,然后接过法符。

“呵,真不知道多少年没动这东西了。”敖业满是回味地说道。

“这东西在学院的实习课里就有吧,你以前没上过学院吗?”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优秀的。我没有能力考进去。”敖业叹口气,然后他蹲下来布置着法符,“我上一次接触法符还是因为敖丽。那孩子好像对法术的适应并不是很好,但是她对法术工程很有天赋符,因此我就让她试用法符来完成法术。”

说起来确实没见过敖丽这妮子使用过法术呢……一般都用法符。

“这也是她小时候怀疑自己血脉的原因。”敖业看着森林的深处,看上去像是在回味什么一样,“其实敖丽胆子很小的,她很怕生。”

“这样啊……”珏看着远处。

那妮子刚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确实非常紧张啊……

“或许是从小就不能使用法术吧,这也导致了敖丽小时候的自卑。”敖业将陷阱布置好之后就站起身来,“为了让她从心理阴影里走出来,我就给她法符当成武器。但没想到那孩子竟然对法符的适应性如此高,甚至一些高等法术都能够释放出来。”

那确实是个奇异的体质。

珏从敖业手里接过了法符。

“不过我很好奇,这种东西的作用是什么?没有施法者可以自动触发吗?”敖业问道。

“一种特殊的法符处理方法罢了。”珏展示着法符。

陷阱布置好之后珏就跟敖业去追逃走的妖邪了。

“你觉得你所希望的乌托邦能够实现吗?”路上,珏这么问道。

敖业或许是没猜到珏会问这种问题,于是就反问道:“你觉得乌托邦这样的大同世界是否会实现?”

“会实现,但是其代价是一场近乎灭绝的战争才行。”珏这么说道。

“……你是这么看的啊。”

“那种理想世界我也不是没有渴求过,但是结果并不好,而最成功的一次就是接近于毁灭的一次。从那时我就知道了这种理想所要付出的代价。”珏一边调查着脚印一边说道。他看上去虽然随意但挺重视这种话题的。“如果你希望给敖丽一个好的未来,那么你就要替敖丽扛起灭绝的罪,要不然趁早认清她要独立的事实。”

敖业听后沉思了许久没有说话。

珏看着敖业,他这人不喜欢犹豫的家伙,因此他就又问了一句:“你如果没有实现呢?那么你要将敖丽关在凌云一辈子吗?”

敖业听了珏的话之后就停住了脚步。他看着珏,眼中是一种压抑已久的抱怨情绪,他说:“那么你有什么办法吗?本来我是打算跟神族和魔族建立同盟,通过共防的联盟条件来确保敖丽不会在上位后受到太大的威胁,我早早地让烬锽介入敖丽的学习就是为了让他体现对敖丽产生忠诚以及敖丽对烬锽产生信任。但是一切计划全都被你给搅和了!”

敖业指着珏的鼻尖愤怒地说道。“你好好的在封印中沉睡多好,这样一来一切都可以回归正轨,一切都不会发生改变。我也可以从这王位上早早地退下来。但是你呢?你这野小子的突然出现让神族跟魔族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与龙族建立联盟的事宜。毕竟你这天杀的就是在凡域,真要是出了事儿的话他们担不起与你作战!”

敖业对珏进行着怒斥,这让珏想起了以前做错事的时候养父对他的怒斥。

敖业或许是发泄的差不多了,他长叹一口气后说:“抱歉,刚才有些激动。”

“……要我到别的地方吗?”珏迟疑片刻后问。

不知道为什么,珏在面对敖业的这个毫无根源的训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种亲切感,就像是遇见了久违的父亲一样。

敖业将头转到一边说:“不用,现在你已经难以离开凡域了。”

“额……其实我的资产还是有不少的,毕竟我是白莲商会的控股人,到哪儿都能有钱花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在外面饿死……”

“不是这个!你应该知道原因。”

珏听后就略带嘲讽地说:“可是你不是让嬴宁跟那些先祖们说我是银白之灾的事情吗?这么一来你真是矛盾啊。”

敖业瞥了珏一眼,然后说:“你是在故意激怒我?”

“何出此言?”

“以你的脑子应该不会说出这种直来直去的话吧。”

珏倒毫不在意地耸了一下肩,然后他说:“……事情已经很简单明了了,只不过你不承认罢了。”

敖业听后就停下脚步来,他像是恨自己不争气一样地咬着牙对珏说:“不知道为什么,再看到你这个态度对待我的时候我总有种敖丽小时候惹我生气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如此轻易地激怒我?”

珏一边倒推着走着一边张开双臂,他一脸轻松地说:“难不成你还将我看作是敖丽这样的孩子吗?事先声明,我的真是年龄可是比你大上了不知道多少倍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比阅历吗?”

“不不不,才不是呢,只不过我觉得你用长辈的样子来压我总让我有些不爽呢。”珏相当贱地说道,像极了正在顶撞长辈的熊小子一样。

“你这家伙……”敖业怒视着珏,“果然我跟你合不来啊。”

“嗯?也没人要你跟我合得来啊。”珏歪了一下头说道,“你是不是有些自我意识过剩了?”

此时敖业的情绪已经徘徊在了爆发的边缘,但是最终他还是将其压制了去。

“走吧,快点讲这件事情了结,然后你快点回飞龙帝那里去。”敖业说着就向前走去。

珏看着这快速冷静的敖业,心中不禁赞叹不愧是有能力担任龙王的人,魄力跟一般的家伙就是不一样,要是一般人的话估计早就抡拳了。

不过虽然刚才吵得是有些凶,但是现在可能能把敖业放在这里啊。他可是龙王,要是出事了的话珏可是要摊上大事的。

可是不得不说珏跟敖业这俩真心合不来,还没走几步就又吵吵起来了。

“所以说,你这样过度保护敖丽的行为是不对的,孩子就应该学会独立,即便是女孩儿也是。”

“你为什么这么上心敖丽?老老实实关心好你的准未婚妻们就行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什么意思?”

“我这是为了敖丽好,你不能控制她一辈子!”

“你这家伙……难不成你想要将你的魔爪伸向敖丽吗?”

“唉?”珏听了敖业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后直接愣住了。

将魔爪……伸向敖丽?

珏呆愣了一下。

虽然珏之前并没有对敖丽抱有什么想法,但是在敖业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珏能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所蔓延出来的一种难说的兴奋感。就像是久违的亲友再次相见一样令人兴奋。

(久违……渴望,渴望那个温暖……那个味道……那个……声音……)

沙哑的声音在珏的内心深处响起,珏的意识从与敖业的争论里瞬间离开。

“珏?珏!”珏的走神在被敖业的连续呼唤中再次回复,不过这会儿可不是敖业过来找珏抬杠的。

珏的意识在恢复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周围的怪异——有大量妖邪的气息。

“追到了……还是说……”珏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果然之前跟敖业战斗时伤口流出的血沾染了衣服。

敖业或许也注意到了珏的行为。“看来你还是个妖邪吸铁石啊。不错的体质,真是省了不少事情呢。”

“夸奖了。”珏完全高兴不起来地说。

大量的妖邪向两人包围。这些妖邪看上去就像是老虎一样,只不过体型上要比素风还要打上一圈。它们有着白色的斑纹黑色的毛底,四只血红的眼睛就像是沾满了猎物的血液一样,而且它们那如同鹰一般的指爪让人不安。

“这些家伙啊……他们皮糙肉厚不是简单的对手。”珏说。

敖业看了眼珏,然后说:“这些家伙就让你来解决吧。既然你那么厉害,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对付它们。”

“……此话当真?”珏虽是这么说,但是他完全不管敖业的回答直接走上前去。

“我真是……积攒已久了呢……”珏这么说着。与此同时雷电在他的手中汇聚,就像是珏抓着一条雷蛇一样。

妖邪似乎在珏走过来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两者的战斗力差距,稍微往后退了几步。不过虽然它们退缩了,但眼中的那种刻骨的仇恨感依旧没有减弱。

“尽管来吧!”珏突然松开了手,然后那雷电就像是仓皇逃窜的毒蛇一般流窜到各处。

雷电在妖邪间不停地冲击,高能的雷电将妖邪的内脏击碎,将它们的生命瞬间剥夺。

或许是意识到了珏的威胁已经不可回避了,那些妖邪就冲向了珏。虽然有些妖邪死在了半路上,但是还是有一些妖邪冲到了珏的面前。

但是现在这个环境里没有外人,即便是旁观的敖业也知道珏的身份。因此,珏就用银白之灾化的手臂抓住那些妖邪并将他们撕烂。

敖业在一旁看着。在经过这个雷电交加血肉横飞的场景的映照下,珏那沾满鲜血的手以及泛着血红光芒和病态情感的眼睛让人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怪物。

这场单方面的虐杀很快就结束了。

“如何?”珏一边舔舐着手臂鳞片缝隙中妖邪的血液一边走向敖业。

敖业虽然淡定但还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珏。“难以置信,或是说令人惊叹。”

推荐阅读:

高手下山:徒弟太强悍,美女师父吃不消 放开那个导演 我是明圣之纵横星空 我靠撕卡统一天下 全科医生多会亿点很合理吧霸下该隐 至尊龙帅 从韭菜到修仙界第一乐子人 星空兔守护神 穿越六零当知青,我家小院通香江 重生后,长公主宠夫无度 马吉彦周防 吾儿杨戬有大帝之姿 我唱歌好笑?话筒给你们倒是笑哇 娱乐:主演范闲,杨蜜堵床催更 书籍1424584 倒追我的老婆用出了屠魔令? 投喂不受宠皇子,我被当成小神仙 驸马今天也在装恩爱 入狱五年,出狱即无敌不是蜈蚣 大明:从科举开始宰执天下 谋士骗术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 从收容怪物开始进化成神 案发现场禁止撒糖 从太鼓达人开始成为假面骑士 提督大人他不懂鸟语 玄门弟子修仙录 全职法师:重生冰猫,杀怪掉宝 姐姐,帮帮我 战力值爆表道医偏要开挂 诡异修仙,道爷我成仙了! 顾总轻虐,薛小姐她是真白月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