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嘚,陷入困境了……

0嘚,陷入困境了……

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刚才敖业的动作他完全没有捕捉到。

敖业在移动到了妖邪身后后立刻推掌攻击。

珏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从敖业身上感受不到什么变化。这就好像敖业突然开挂了一样。

敖业继续以这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在妖邪中高速移动着,并且将周围的妖邪全部都给消灭了。

“这!发生了什么?!”珏不明所以地说。

敖业在瞬移回了珏的身边后就一下子跪倒在地。

“咳咳!”

敖业蜷缩着身子不停地咳嗽着。鲜血从他的口中咳出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会儿事?!”珏立刻发动治疗法术帮助敖业治疗。

“看来是真的老了……”敖业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如果用了这招的话就会对身体产生极强的副作用。”

珏没有说什么,他差不多猜出来了敖业刚才所使用的东西是什么类别的了。如果不是对身体有这么强的损害的话,那么敖业早就用这个法术了吧。

珏看着遍地的尸体不禁冷汗直冒。

真是个怪物……这就是龙王的真正实力吗?

珏这么想着,不过他也因为世间存在敖业这么一个强者而感到惊喜。

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其丰富的战斗经验应该可以帮助我完成消亡的夙愿!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敖业的内伤在珏的帮助下开始快速回复,很快就恢复到了最好的状态。

敖业从地上站起来。“你还能走路吗?”敖业问道。

珏摇摇头说:“我是透支着体力给你恢复伤势的,你觉得我还有力气跟着你吗?”

听了句的话之后敖业就表现得蛮有兴趣,然后问:“你的体能真的有着么废吗?”

珏点点头。“我的体能天生就很差,小时候也有些体弱多病恹恹的样子。”

“儿时的孱弱竟能将你因导致这般境地,真是不敢相信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珏自带嘲讽地笑了一下,他说:“没什么,小时候被欺负惯了。”

看着珏的样子,敖业感觉出了珏在此时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刹那的脆弱。同为男性,敖业决定不再多问有关珏童年的事情。

“但是你现在可是最脆弱的时候啊,如果……”敖业一下子抽出了腰间的爪牙交叉着放在珏的脖子上,“你的性命此时可是掌握在我手里的。”

珏瞥了眼敖业,然后说:“如果你真的有杀我的心的话那么你早就应该动手了,哪怕在我刚刚掉下来的时候。那一刻我真的有一种必死无疑的感觉。你是怎么将法术给控制起来的?说来我都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煞羽的研究成果。那孩子很有天赋,她对法术的理解总是能另辟蹊径。虽然看上去挺文静的,但实际上对于学术她向来不会墨守成规,甚至有很强的怀疑精神以及创新精神。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煞羽……呵,估计是她小时候被我教坏了吧。但是……她的法术造诣或许已经超越我了,这倒是个不错的讯息。如果法术真的有一定进步的话……

“敖业,我想问你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有没有能够将一个人的灵魂给摸消的法术?”

敖业听后想了一下,然后他说:“当前自然不会有这种法术,因为对灵魂干涉的法术是属于禁止的事情,就单单像是洗脑的法术或是记忆提取法术的学习和研发都是被禁止的事情,因此更不会有人去研究能够抹除灵魂的法术了。”

听了敖业的话,珏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道龙时候的场景。那时候道龙猜出了自己就是银白之灾并找了一些人绞杀他,失败后珏表示可以用抹除记忆的法术让事情变得简单些,而那时候道龙的惊讶在现在得到了解释。

原来现在对灵魂的干涉被禁止了啊……

正当珏有些小失望的时候,敖业的另一句话让他再次意识到了问题的新出路。

“但是听说死灵术中有一些关于灵魂的研究,并且还将灵魂的定义上升到了三界之外的境地。”

这也就是说当前可以通过研究灵魂的本质而逆向探索出毁灭灵魂的法术是吗?!

珏这么想着,他紧紧抓着敖业的肩膀问:“那么记载着有关灵魂的书籍呢?!在你手里吗?!”

敖业摇摇头。“不,那种书是不会被人所阅读的。《无名法书》中明确规定了学习死灵术是违背造世者法令的事情。”

珏一听就失了兴致。

“又是造世者吗?他们本身就是一群自顾自掌握着一切规则的自以为是者。他们高高在上,他们是一切如同草芥,他们将悲剧视为喜剧。”

敖业看了珏一眼。“有时候我就会想,你的种种表现都有种逆教教徒的感觉。无论是排斥造世者,还是对世界的厌恶以及对自我的主导。”

珏哼笑了一下,他调整姿势由原来的坐在地上变为躺在地上。他看着树冠的缝隙说:“你没有读过关于逆教的传说吧。”

“什么传说?逆教完全违逆了造世者的意志,而逆教也被造世们通过信仰的方式将其彻底封锁,对于我们这些王种教派的忠实信徒来说,逆教的教义简直就是异端。”

珏听着就哼哼笑了两声。“果然怎么斗都斗不过造世者们啊……”

“你什么意思?”

“造世者为什么要将反对逆教写在你们的教义中而不是将其放在正常的禁止事项里面进行彻底的封锁?而且像是死灵术这样完全违背了造世者意志的东西造世者应该将这些东西彻底销毁才行啊但为什么他们没有下令销毁呢?”

珏这么说着,他的话很简单,但是里面的逻辑攻击却十分强。

的确,如果造世者真的希望将那些违背他们意志的东西彻底消灭的话,那么他们在一开始就应该将这些东西彻底消灭,让逆教的存在成为完全错误的事情,让记录着死灵术知识的一切载体全部消失。

可是造世者并没有这么做,他们貌似在特意留下一个能够引发混乱的种子一样。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贯的拥护造世者们真的是正确的吗?

珏依旧看着天空,他并没有做任何评价,他也并没有进行任何引导。但是他知道,敖业或许已经得知了一部分答案了。

“我所寻求的仅仅是能够得到最终的宁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珏过了许久后开口了。

“说说吧。”

“……我将我的知识留下来,包括制作法器的知识,而你们给我这个世界上一切的知识。”

“你是打算用以前的知识换取新的知识吗?”

“是的,而且是三界的全部知识,不单单是龙族的。那些知识最好是禁术。我希望能够从那些旁门左道中找到答案。而在我完成了消灭自己的最终任务的时候,我留下来的知识将会是你们与妖邪对抗的有力武器。你意下如何?”

“……如果我答应了,我就要为你搜刮三界所有的知识吗?”敖业挖掘的珏的要求。

珏点点头。“武力上的、外交上的,一切都行。这对我们应该是双赢吧。”

敖业闭上眼睛思考着。他知道这么一来既可以得到以前的知识有能够加快银白之灾这个强大怪物的存在。但是他也担心这会不会让珏获得新的力量。

正在敖业要给珏一个答复的时候,森林深处的喘息声让两人突然绷紧了神经。

“……刚才的那个是……”珏瞪大了眼睛看着声音的来源处说。

“怕不是天南……”敖业也表现得十分紧张。

现在珏的体力尚未恢复,敖业有刚刚从重伤中恢复回来,如果再面对一个天南的话怕是会很吃力。甚至说死都不为过。

“今天还真是倒霉啊……”珏躺在地上说到。不过他自然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地死在这里,他站起身来。

“珏?”

“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现在你还不能死在这里。”珏对敖业笑了一下。他的笑容中带有的那种惋惜羡慕和自嘲让敖业一直不能忘。“以前的我也跟你一样认为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完成一些事情,但可惜的是我没有这般能力,当时的我过于弱小。不过你不一样,你还有无法回避的地位以及在你背后强大的势力。你的命比我贵多了”

敖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珏,他呆在原地。

珏一边发出自嘲的声音一边将银白之灾化的手臂给展现出来。

“我是肮脏的存在,我是悲哀,我是失败。”珏嘟囔着。

敖业注意到了珏脸上的汗,也发现他的呼吸依旧混乱。他深知,珏现在正在透支着自己的体力。

像是回应珏的决心一样,森林中的天南一下子蹦了出来。那是一个体型堪比大象的巨大体型。它的脸部像是没有发育完全一样,嘴部没有任何皮肤,下颌骨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舌头像是蛇一样在空气中搜集这气味,口水不停地通过骨头流下来。它的爪子像是没有开刃的斧子一样,这种钝器武器要远比锐器武器给人的震摄性强。而且如果再往后看的话就能够发现这家伙的脊骨也露在空气中,胸骨就好似牢笼,内部的器官被肉筋像是牵丝人偶一般地吊在胸腔中。

与其说是天南,倒不如说是天南的不死化。

天南动作僵硬,像是一个被打了毒品而产生幻觉的野兽一样。它摇晃着脑袋在珏面前走来走去,像是观察,也像是玩耍。

这个妖邪……不正常……

珏看着那个天南。可是他的腿已经开始站不稳了。

脚好酸啊……腿已经站不稳了……

珏这么想着。可是他不能因为自己快撑不下去了而选择对天南发动枉然攻击。他必须等待和观察,抓到妖邪最脆弱的地方并做到一击致命。

妖邪摇头晃脑地接近珏,珏虽然想要退后但顾及到身后就是敖业而没有选择移动。

妖邪开始靠近珏,它发出了低沉的呼噜声,像极了一个发动机。

“你现在滚开的话最好快点……”珏一边急促地呼吸一边说,“你别打开一个潘多拉盒子……”

手好痛……胀痛……火烧……好难受……

珏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银白之灾化的手给慢慢吞噬,就像是有一个肆意生长的植物正在不停侵蚀着珏的身体一样。而现实也是血红色的纹理正在不停地从珏的手臂向他的身体蔓延。

一般情况下珏以一个人的身份使用银白之灾的力量的时候都会抑制住那股力量将自己完全控制,但是现在他的体力没那么多,被银白之灾的力量所吞噬不是没有可能。而按照珏的猜想,如果自己一旦在人型时被银白之灾的力量所吞噬,那么就相当于龙族开了至龙化一样,其危险程度一定比银白之灾高得多。

那天南开始行动了,它像是一个被新手操纵的人偶一样以一个非常奔放或是可笑的动作冲向珏。

珏用手一下子抓住了它的下颌骨,然后铆足了劲儿将天南的头向下扣过去。

天南那能承受住银白之灾的怪力啊,它的脑袋就像是要被拧下来一样地被狠狠地扣在地上,整个身体也跟着头转动着。

就在珏攻击完了之后,这天南就意识到了面前的这个白色的家伙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它立刻挥动自己的巨爪拍向珏。

珏显然注意到了这天南的攻击,于是立刻防御。只可惜当前自己体力不支,完全没有办法抗住这天南的进攻。他就像是螳臂当车一样地被这天南一下子拍倒。

“你这个畜生!”珏咬着牙说到,然后他照着妖邪的嘴就释放起了法术。

可是珏体力不支根本承受不住法术的反噬。法术施展到一半他就直接吐出了血喷了天南一脸。与此同时,一旁的敖业发现了珏的不对劲儿,他立刻施放法术为珏争取喘息的机会。

石笋从地上立刻升起。这贴着珏耳朵生长出来的石笋将天南一下子顶飞。

“珏!”

珏立刻站起来冲到天南的身边,然后照着它的胸口就是一拳。这一拳直接将天南空口的肋骨给击碎并将其内脏给刺穿。

珏打完这一拳之后就像是颓废了一样地摇晃着往后退了几步。

刚才的那一拳……有种好像打到自己身上一样感觉……

天南被这一击打中之后并没有死,而是野蛮地扭动着自己的头,脖子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被珏的血所沾染的天南就像是镇定的野兽突然发狂了一样,张开了血盆大口咬向珏。(……怎么越写越像SCP-628?不对,这玩意儿又不是爬行类。)

珏伸出手来奋力撑着,他颤抖的双臂似乎代表着他已经接近极限了。

“珏……”敖业从地上半站起来。

“我……怕是撑不住了……快走……”珏这么说道。

倒不是真的战胜不了天南的力量,而是银白之灾的力量已经开始严重侵蚀珏的身体了,他的脸颊已经生长出了角质的嫩鳞,眼睛周边也有血红的纹理。

在这么下去,自己早晚会被这股力量给吞噬的!

珏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自己再次发狂的话对三界将会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二而且就算是发狂,也不要当着敖业的面儿发狂,那样只能是损失了一个对付自己的干将。

但是现在天南还在这里压着,自己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用来处理这些问题。即便可以通过让自己被天南咬一口的方法换来短暂调整的机会,但是内心中对妖邪的鄙视让自己无法这么做。矛盾的声音让珏进入这种进退维谷的处境。

而此时,珏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混乱嘈杂的低语。珏完全搞不懂那些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些话就像是不停刺戳着珏心中的痛点一样让珏脊背发凉。珏的意识开始慢慢消减,他深知在这么下去自己必将会失去自我。

果然……我就不该苏醒吗……

就在珏万念俱灰准备接受现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森林另一边的一声大喊。

“主上!”

随接而来的就是一把带有血红纹理的漆黑镰刀突然飞来。镰刀像是有生命的影子一样在接触到天南身体的瞬间突然缠绕在天南的身上,并且渗透天南的身体各部,试图将天南的身体给撕碎。

“主上!”欧阳踏雪在禁断飞来后直接冲了过来。她的脸上一脸的兴奋,看上去就像是小狗突然看到了久违的主人一样。

可是她的表情在见到珏的瞬间时就凝固了。她的眼中充满了惊讶和惊恐,而在她的眼中,有着珏那非人形象的倒影。

推荐阅读:

白切黑徒弟他总想以下犯上 万道争仙录 人在涂山:九世轮回我全都要 北国巫女 私有月光 我在狗血虐文里当炮灰 剑指燕云 火影:佐助,从投影迈向最强 泼刀行 巫师从天灾领主开始 盘点曝光主角老师,刚子破防了 只是听到小动物们说话后 秦时天籁 综漫:人在基金会开局收容灰太狼 猫薄荷她被猫猫缠上后 明纱 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 娇姝 末世禁忌之恋我的丧尸和人类女友 炮灰如何跟主角攻顺遂离婚? 如何与前夫先婚后爱 模拟器:我的群星之旅 富妾难当 华娱从代拍开始 揣着皇帝的崽跑了 鳏夫十六年 人在庆国:从耍海棠理理豆豆开始 人在庆国,我李莲花签到大雪龙骑 神龙大侠:直播科普神功就变强 死遁后成了反派男主克星 恐怖复苏:每天领养一只厉鬼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