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错误的相见(淦!发错了)

0错误之事(淦!发错了)

天南在禁断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那禁断就像是形状多变的手一样,将天南生生撕裂。

这边是僭越者法器中禁断的力量,虽然在排名中赶不上紫金开山斧这样的法器,但是真正的战斗力要远比排名上的高得多。

可是欧阳踏雪并没有在意自己使用的禁断是如此的强大,她所注意的是珏的脸。

“主,主上……您的脸……”欧阳踏雪在见到珏的脸之后就颤巍巍地说。她在一开始飞在半空中的时候注意到珏的脸的刹那就已经十分动摇了,现在能够好好跟珏对话就已经很不错了。

珏撇过头去隐藏着已经畸变了的手臂。

“主上?您到底怎么了?”欧阳踏雪想要走上前去仔细看看,但她每靠近一步珏就往后退一步。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珏用低沉的声音说,那就好像一个正在试图向孩子掩饰他已经与妻子离婚了的父亲一样。

“可是主上,您流了好多血——”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珏在欧阳踏雪说道一半的时候大声喊着,接着他就瘫倒在地。

好痛……意识……开始模糊了……头好晕,想睡到是睡不着……

珏倒在地上捂着额头。他现在心情相当烦躁,甚至说当前的他具有极强的攻击性都不为过。

而在这时候,又有人过来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听声音像是嬴宁还有冰千鸟跟夏妮她们。还有别的人正在往这里赶。

珏朦胧中抓住了欧阳踏雪。他那龙化的指爪将欧阳踏雪给抓伤了,但是此时的珏已经无法顾及怜香惜玉了。

“快……让他们……离开……”珏这么说着,他的声音很低迷,像是快要断气的人一样。

而在一旁的敖业看出了当前的情况,于是他拍了一下欧阳踏雪说:“你在这里呆着。”说完敖业就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人群。

在珏掉下去之后夏尼她们就立刻准备了人进行搜救。虽然冰千鸟她们对珏的战斗力十分有信心,但是在直接掉下去并且山下还有妖邪出没的情况下夏尼她们根本放心不了。

“果然带着欧阳踏雪是个不错的选择!”冰千鸟在远处见到欧阳踏雪找到了珏之后就松了口气地说。

“你怎么知道欧阳踏雪能找到珏?”一旁的夏尼一边跟冰千鸟跑向珏那边一边问。

“神族眷属可以大致感受到他们宗主的存在位置,所以我就赌了一把。”

“嗯?但是欧阳踏雪的宗主不是珏啊。”夏尼愣了一下说。

冰千鸟听后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没有说话。因为欧阳踏雪在变成神族后能够提供情报的也就只有珏了,而且前期珏被关在牢内使得她没能掌握欧阳踏雪到底是怎么变成眷属的,所以冰千鸟就先入为主地将欧阳踏雪认为是珏的眷属。可是现在夏尼的话提醒了冰千鸟,但这也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欧阳踏雪会找到不是宗主的珏?

这一路上欧阳踏雪可没少给她们引路。

那么……修罗神到底是谁?

冰千鸟这么想着,她甚至打算在找到珏之后立刻质问。

夏尼的关注点倒不在修罗神的上面,她所关心的是珏当前的情况怎么样。她好像看到了珏已经倒在地上了。心急如焚的夏尼不仅加快了脚步。

可是这俩姑娘最后还是被从珏那边走过来的敖业给拦下了。

“冰千鸟,夏洛特。”敖业站在两人的前方说道。

冰千鸟跟夏尼都是经常出入凌云的人,自然认识敖业。虽然吃惊,但是她们依旧在见到敖业的那一瞬间就立刻跪了下来。

“参拜吾王。”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敖业点了一下头说:“平身吧。”

夏尼跟冰千鸟相互看了眼,然后就慢慢站了起来。

两人站起来后敖业就看着她们没有说话。就像是做游戏任务除了BUG一样,发布任务的NPC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是这又不是游戏,夏尼跟冰千鸟都知道面前的这个可是龙王敖业,所以根本不敢发出什么质疑。

不一会儿,后面的人在嬴宁的带领下过来了。他们也是在见到了敖业之后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就立刻跪拜。

在平身后这一群人就被敖业一个人给挡了下来。

冰千鸟跟夏尼就只能着急地看着在敖业身后倒在地上的珏跟一看就知道是在与珏保持一定距离的欧阳踏雪。

虽然珏突然倒在地上挺让人惊讶的,但是在审视了周围遍地的妖邪尸体后冰千鸟她们还是看出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嬴宁倒是看出了不对劲儿,他立刻说:“吾王,珏是否受到了战斗的伤害?如果是的话请让我前去看一下,毕竟同为在战场上杀敌之人,我还是有一定紧急处理经验的。”

敖业听出了自己的御史所说的话,于是他说:“珏确实经历了很严酷的战斗,所以现在精神状态还是很亢奋的。所以你去的时候要小心一些。”

嬴宁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立刻跑进了战斗的场地。

“吾王!我也希望能够进入去看看珏现在的情况!”冰千鸟说道。在冰千鸟说完后夏尼也不甘示弱地表示自己希望进去看看珏现在怎么样了。

“不行!”敖业坚决地说,“现在禁止入内。”

不让夏尼她们进去的原因其一是担心现在的珏会对夏尼她们造成伤害,其二就是不希望夏尼她们知道珏就是银白之灾这件事情。

如果让夏尼她们知道了珏就是银白之灾这件事情的话,那她们的心灵可能会受到很重的创伤。再加上她们地位显赫又跟珏是初恋,所以更应该注意她们的心理状况。

敖业看着冰千鸟跟夏尼都在用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于是就尝试引导她们说:“看来你们有一些疑问要问啊。”

夏尼跟冰千鸟相互看看,然后一起说:“那个……吾王您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吾王会在这里?”

敖业听后就发出了“噗呲”的很小一声,但勉强保持住了表情不笑崩。因为这俩姑娘一起询问实在是太搞笑了,明明都成年了还这么小家子气。

虽然敖业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于夸张的表情,但是女性本身就是一些心思细腻的生物,即便在龙族中也不例外。

夏尼小声对冰千鸟说:“吾王平日里也这样吗?突然笑一笑。”

“不知道啊……吾王平日里都是神出鬼没那种,根本不会在外人眼里出现。但是根据烬锽那么说应该是一个挺严厉的人啊……”

敖业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正在窃窃私语的冰千鸟跟夏尼。他不由得幻想起了以后敖丽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相较起敖丽,珏更像是他的孩子——让人生气,让人恨铁不成钢。

“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处理妖邪的事情。”敖业说,“根据报告这里出现了大量的妖邪,所以我过来处理一下。”

“但是这么危险的工作……”夏尼跟冰千鸟听后就慌了。毕竟妖邪虽然智商低但是皮糙肉厚很难对付,而且像这种成群的妖邪更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没事,这种工作我已经做了好几次了。而且虽然不是自负,但我对我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说着敖业就拍了拍腰间的爪牙。

而另一边,嬴宁正在检查着珏。

“珏,你现在好吗?”嬴宁在珏身旁一直呼喊。

他深知如果让珏睡着的话可能会出现一些和可怕的事情。

“……嬴宁……”珏倒在地上,他的眼睛就这么半张着,血红的瞳孔因为没有暗幽幽的看不见一点生气。

“你现在什么感觉?”嬴宁拿起了珏的手看着。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将珏的身体恢复成原状,但是他必须趁现在收集到足够的情报。每一个情报都可能是能够引导三界在与银白之灾战斗时走向胜利的东西。

嬴宁给珏拍着照,同时他也在不断地跟珏说着话。

“珏,别睡着。”嬴宁在珏快要昏迷的时候晃着他。

“我现在身体很冷……头又昏又涨……已经感受不到腿的存在了……”珏这么说着。

“我知道很难受。不过你只是大出血,所以没事儿的。”嬴宁安慰道。

“……不,你不懂,嬴宁……这是死亡的感觉……”珏的声音开始下降,“我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嬴宁在检查完了珏的身体后立刻进行包扎。同时他也交上了一旁的欧阳踏雪。“欧阳踏雪,你会治疗法术吗?”

一旁吓傻了的欧昂踏雪在听到嬴宁叫她后先是像一个傻子一样定着嬴宁看着,在反应过来嬴宁的指令后她就马上来到珏的身边对他使用治疗法术。

但不曾想这治疗法术一用珏就内伤复发,直接咳出了血,而且从他的呼吸声音上来判断应该还是气管突发严重的气管炎一样,比锯树的声音还刺耳。

“等等,先别治疗了。”嬴宁见到珏这样之后就立刻制止了欧阳踏雪的法术。

欧阳踏雪也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地在一旁。她的脸色煞白就像是快要休克了一样。

“珏!你怎么了?!”嬴宁也蒙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珏喘着气,他脸上的血红纹理像是活了一样地不停跳动。他的眼睛也开始慢慢焕发生机,但是嬴宁能够看出,那种情感绝对不是珏所应该有的情感。那种情感更像是……银白之灾的情感!那种包含了后悔、仇恨、自责、愤怒、疯狂等等负面的情感。

“珏!珏!”嬴宁大声呼喊着,但是珏一点反应都没有,反倒是他身上的纹理开始越发的强烈。

现在已经不在是可以挽回的情况了,必须执行“扼杀协议”!

嬴宁想着就站起身来,他将腰间的飞羽银华给抽了出来。

“嬴宁?嬴宁你要干什么?!”欧阳踏雪见到了嬴宁的举动,她立刻拉住了嬴宁的衣服。

“一边待着,你会没事的。”嬴宁这么说道。

“嬴宁?”欧阳踏雪在听到嬴宁那冰冷的语调后整个人瞬间丧失了希望。

抱歉,珏……

嬴宁将飞羽银华立了起来,刀刃反射着光芒。

欧阳踏雪见到这个架势立刻冲过去趴在珏的身上。

“不允许!不允许你伤害主上!”欧阳踏雪留着眼泪坚毅地说,“我不知道你是中了什么邪,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主上!”欧阳踏雪说着就张开了手,而杀死天南的禁断就像是回应主人的要求一般从天南的身上流淌出来,如同黑色的液体一般。

而在远处的夏尼她们也听到了珏这边的争吵看了过去。

“喂!嬴宁是打算干什么!?夏尼姐,你们那里对待伤员要动刀的吗?!”冰千鸟说着。

“没有,嬴宁哥是要干什么?”夏尼也被嬴宁的举动给搞蒙了。

冰千鸟跟夏尼都站不住地想要走向珏那里。结果她们都被敖业给拦住了。

“现在先别过去。”敖业说。

夏尼跟冰千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敖业,其中的愤怒和疑惑之情根本掩盖不住。

你们还真是年轻啊……

敖业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孩子想。

虽然心里面并不爽,但是夏尼跟冰千鸟还是遵从了敖业的指令没有行动。她们也不问为什么,或许在她们看来没有什么好问的。但即便如此冰千鸟在暗地里准备这法术,夏尼也偷偷将自己的耳坠给拿下来(对,夏尼是有带耳坠的。)时刻准备将其弹到嬴宁那里打断他的施法行动。

在说嬴宁那边。

虽然欧阳踏雪趴在的珏的身上,但嬴宁已经是铁了心的要实行“扼杀协议”。他必须在珏完全丧失自我之前将其消灭。

“……抱歉……”嬴宁这么说着,然后他就闭上眼睛将飞羽银华给砍了下去。

“嬴宁!”

“混蛋!”

夏尼跟冰千鸟都对嬴宁的举动做出了反应,但可惜的是在她们身边站着的是比她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敖业。

敖业一下子就控制住了夏尼打出去的耳坠以及冰千鸟暗中释放的法术。不过虽然防住了,但敖业还是被这两人的能力给吓了一跳。

本以为的弱女子竟有这般强悍的战斗力!难以想象……看来龙族的未来一片光明。

夏尼她们的行为被敖业给拦了下来,嬴宁的攻击也打到了超乎欧阳踏雪想象的地方——珏的头颅。

飞羽银华直接砍入了珏的头颅,珏一点反抗都没有。

“主上——!”欧阳踏雪撕心裂肺地喊着。

嬴宁在砍中珏的头之后就张开了眼。他默默承受着来自欧阳踏雪的愤怒。

但是飞羽银华砍入珏的头之后就发生了变化——珏的伤口并没有流血,相反是那些血红的纹理在飞羽银华的震慑下正在退散。

珏的手臂也在这飞羽银华的力量的压制下开始回复到原来的状态。

嬴宁瞪大了眼睛看着珏,而欧阳踏雪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地看着珏。

珏从地上爬起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他又把还在头上的飞羽银华给拿了下来。

“珏,你没事了?”嬴宁见到珏恢复了之后就喜出望外。

欧阳踏雪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抱着珏一个劲儿地哭。

珏也一脸懵逼地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他将目光聚焦在了嬴宁身上。

“嬴宁……我……多少年了?”珏颤抖着嘴唇问道,“我沉睡了多少年?”

嬴宁见珏还记得自己后就放心地笑了一下,他说:“没多少年,你只不过睡了几分钟而已。”

“……几分钟?”珏呆愣愣地说。

“啊,几分钟。”

珏两眼无神地转头看着周围,然后他看着欧阳踏雪。“你,都看到了?”

推荐阅读:

谁给大明续命了? 影视:人在玫瑰,从黄亦玫开始! 举报,这死灵法师的骷髅开挂了 邪王追妻 叶怀诗陆承渊 我,大汉使臣,请万邦赴死 宠兽:我有一个私人副本 夏洛特:宿傩模板,奈绪误我 穿成红楼短命女,我成了林黛玉的堂姐 史上最强中学生李同学 解析万物:从婴儿开始纵横诸天 醉芙蓉 小可怜重生后全员火葬场 白月光竟是斋主大人 七零:炮灰带着显眼包系统开挂了 穿成恶寡妇,别怕!为娘是好人 与君缘[孟丽君] 反派他爹佛系种田 梦幻西游:玄学都是真的! 港片:我师父是火云邪神 假死后的第七年 我的财务自由了 白狐1缘起 废土第一觉醒者 反派:学姐竟是未婚妻 末日来袭,零元购万亿物资躺赢 四合院之张浩然的淡然生活 星际恶狼 重生之我在美利坚跑龙套 天玄宇宙 天命狂医 综武:六扇门武神,一刀镇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