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有时候老一辈的人比强大的对手更可怕

0有时候老一辈的人比强大的对手更可怕

【“嗯?是谁?”女性的声音响起,她警惕的看着窗户边。

“……哦,还真是你啊。”珏在窗外拉开了窗,然后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地进来了。

“你是……珏?!真是珏?!哇~你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年了还是原来的样子,完全没有老啊!就算是力量饱和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吧?!”女性很是惊讶地说道。

“是吗?我到没觉得时间过了这么久了。”珏拍拍自己的衣服。他接着就看了那女的一眼,“但是让我惊讶的是传言居然是真的,一开始我虽然从描述上听出了是你但没敢往那个方向想太多。”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女性有些不开心地说。

“傻乎乎的家伙,什么都做不好,唯一的优点就是搞破坏。”珏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看着周围的场景。

“你过来……”女性还没有说完,她怀中的孩子就放声大哭。

“哦?你孩子?”珏这才意识到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不是,是我儿子的孩子。”

“当奶奶了?可喜可贺。”珏说着就不免凑近了一下。他用手戳了戳婴儿的脸说:“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儿,长大后一定不得了。”

“这可是我的孙女啊,以后一定是个大美女。”

“别跟你一样笨就行了。”珏笑嘻嘻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还是这么毒舌啊。你呢,现在你又在干什么?”

“算是在魔族当差吧。”

“魔族?!”女性一吃惊,“听说这几年魔族不是很太平啊。听说到处都是仇杀暗杀,还有明争暗斗。”

面对女性的关心珏只是笑笑。

“莫非你!……果然吗,也是呢,以你的性格确实可能会参与到这些事情里。”女性谈了一口气后还是决定放弃关心。“那么你过来是干什么的?”

“啊,只是这几天总算是把家里的垃圾给打扫干净了。所以希望你们能够来做做客。”珏笑着说道,“同时希望我们的邻里关系可以变的更好一些……虽说有些家伙确实挺难对付的,比如说昨晚的那个家伙实在是……”

女性在听珏说话的时候沉思一会儿后说:“先别说这个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这几天有些事情我们还要处理一下,所以过些日子再去吧。”

“过些日子吗,也行,毕竟不确定家里面会不会有蟑螂没有除干净啊。”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用淡定的表情说出吓人的话呢。”

这么说着呢,刚刚被安抚的哭闹小孩儿又哭起来了。

“啊……这孙女怎么比我孩子还要闹腾啊”女性很头疼,然后她看了眼珏说,“对了,你来抱抱她吧,说不定她跟你特别合得来呢。”

说着,女性就把小孩儿递到珏这边。

“等!等等!我的手!我的手!”

可惜珏的反抗实在是太晚了,他虽然下意识地将手伸出来但还是敌不过刚刚受伤的手臂。剧烈的阵痛让他难以抱住小孩儿,最终……】

“额!”珏冒着冷汗一下子起来了。

“主上?您没事吗?”

珏刚一起来,一旁的欧阳踏雪就立刻过来嘘寒问暖。

“啊……没事,只不过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而已。”珏捂着额头说道。

嬴宁这时候走了过来说:“醒了吗?真是难以相信你竟然会对婴儿有着么强的恐惧心态。”

“婴儿可要好好保护啊,但是我没有能够保护婴儿的能力……”珏说着就从床上下来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问:“这金光闪闪的房间是哪里?”

这个房间真的是金光闪闪,各种精美雕塑和浮雕墙壁让人应接不暇,跟之前在走廊中见到的简约装饰一点儿都不一样。

“这里是客房。多少客房要装饰得好看一些吧,太寒酸了实在是难以维持面子啊。”嬴宁说着就将外套扔到了珏的手上。“飞龙帝已经将她的女儿给关起来了,不会过来骚扰你的,而且飞龙帝上一个孩子已经四五百岁的样子,不算是婴儿了,你大可放心。”

“那可真是万幸了。走吧,是时候该面见一下两位仙女儿的先祖们了。”

由于冰家跟赢家的先祖总人数超过了一百,所以飞龙帝特地将最大的一个会场给了这两家。不过会场大归大,其装潢还是很开放的,像极了古代的露台。当然,找这么空旷的地方进行会面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原因……

珏刚一踏进会场的所在范围,有一个东西就突然贴着珏的脸飞了出去,接着就是一声剧烈的玻璃碎掉的声响。

珏摸了摸自己擦白的脸,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地上的碎玻璃渣滓。

“刚才的东西……是什么?”珏问道,“玻璃杯子……是吗?”

“看起来是的啊。”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但是碎成灰一般的玻璃杯我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珏跟欧阳踏雪都不以为意,但是嬴宁的脸色倒并不是很好。

于是珏他们继续走着,刚一进会场——

“喂!就是你之前的错误指挥才让我们丢掉了仲日洲的要地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当时巨龙族都已经围过来了,你们赢家的人一点兵都不出还敢违逆军令,要不是你们的乱来我们至于打这么久吗?!”

“喂!你说归说,牵扯到我们嬴家干什么?!别把嬴家的家族荣誉搬上来!”

“你们嬴家不就是一直给我们冰家添乱的吗?!”

“想打架啊!”

“来啊!”

珏看着会场中的两帮人,一群全是和头发,一群全是金头发。他们各自占据着会场的一角隔空喊话,看上去就像是要打架的黑帮一样。

而在会场的更小的角落里,是近乎石化了的冰千鸟跟夏尼。说她们石化了到并不是说她们像先前的银白之灾那样的物理层面的石化,而是被自己先祖们的无理取闹所雷得不行。

“夏尼,千鸟,这是怎么回事儿?”珏走过来问。

“啊……珏啊……抱歉,让你看到了糟糕的一面……”夏尼见珏过来后立刻道歉。

“明明是应该稳重的存在的,但是他们太小家子气了……”冰千鸟也不好意思地说。

珏见这俩货是真的控制不住场景,于是他就问一旁的嬴宁。“喂,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儿?冰家跟嬴家有世仇吗?”

嬴宁听后尬笑了一下说:“冰家跟嬴家可以说是战友的关系。在龙族统一以前嬴家来的征兵因为其极高的战斗素质而被冰家所重视,甚至成为了执行特殊任务的特攻部队。但是正因为两家在军事上的合作太密切了,使得冰家跟嬴家容易在一些小问题上产生分歧。”

“这就是越是亲密就越容易吵架吗?”珏说着就看向了冰千鸟和夏尼。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俩生活在和平年代实在是太好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我可不想跟千鸟闹矛盾。”

“我也不想跟夏尼姐吵架……”

两人虽然这么说,但是看上去都有种“不想招惹对方”的感觉。

嗯?难不成你们俩以前还切磋过?

珏看着这两人的反应想。

就在说话的时候,那帮先祖们发现了珏的存在,然后同时看向了珏这边。

或许是因为光线的原因,每个人的眼睛都反射着光芒。这一边一片黑色反光一边一片红色反光的感觉真的让珏不寒而栗。

“……额……我是珏,没错我是珏。”珏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珏说话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飞来过来将珏的一撮头发给削掉了。

“哎?”

“谁让你跟夏尼站得这么近了?”有人说道。

“这是我姥爷……”夏尼小声说道,“虽然先祖们同意了,但是最终的形式是以多数服从少数来判定的,所以有些人依旧是不同意的……”

“……这是可怕啊……”珏稍微碰了碰自己被削掉的头发。

“喂,别说悄悄话啊。”

“实在抱歉!”珏被夏尼姥爷的压迫力给吓到了。倒不是因为珏在力量方面逊于对方,而是这种亲情方面的关照之情实在是让珏感到自己赢不了。

“喂,小子,这边还有人呢。”

或许是见珏的注意力全在嬴家这边了,所以冰家的人就非常不爽地发出了抗议。

珏看着那一片闪着红光的眼睛。

“攘王者的咒印不是仅存在两代人吗?为什么你们的眼睛都是红色的?”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本来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是红色眼睛啊!臭小子很有能耐啊,竟然能让冰九重的女儿看上。”有人很不爽地说到。

“他是我的太太太太爷。因为我是冰家唯一的女性后代,所以他非常关心我……”冰千鸟也小声地说着。

珏此时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虽然珏是银白之灾,那些惨烈的景象已经见多的快吐了,但是这种见家长一类的场景还真是从未见过,尤其是祖祖辈辈齐聚一堂的场景更是没有见到过。

正当那些先祖们打算过来看珏的时候,一群女性如同潮水一样地从两侧突然涌了过来。

“啊~这就是千鸟的未婚夫?”

“夏尼未来的老公啊,嗯~看上去并不像嬴宁那样雄壮啊。”

“哈哈!有点瘦,看上去真像个小白脸儿一样!啊!跟着千鸟吃软饭?”

“未来武龙帝的丈夫……”

这些女性将珏围得严严实实的,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夏尼跟冰千鸟也被挤到了一边。

“她们是谁?”欧阳踏雪走到夏尼她们身边问。

“祖母奶奶辈们。”冰千鸟无奈地说,“她们都是先祖的妻子。”

“啊?好年轻!”欧阳踏雪听后大吃一惊。因为这里面有些人跟欧阳踏雪差不多,甚至还有一些看上去比敖丽还小。

珏被夏尼跟冰千鸟的女性先祖给围起来之后夏尼她们也被自己的先祖们给围了起来。

不同于珏那边水深火热的情况,夏尼跟冰千鸟的待遇就好多了。先辈们各种嘘寒问暖,不停地向冰千鸟跟夏尼说这几千年的事情。

不过和善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冰家跟赢家的先祖们就因为冰千鸟和夏尼谁更好的问题产生了矛盾。

自然,能够有立场作出评价的珏没能幸免。在勉勉强强扛住了来自女性先祖们的询问后男性先祖们的质问更像是送命题。

“这个……关于千鸟和夏尼谁更好吗?”珏苦笑着说。

“既然你跟她们都已经发展到要谈婚论嫁的程度了那么一定对我们的孙女有一定的了解吧。”冰家的人说。

“没错,那么两者间的差距也看得出来吧。”赢家的人也不甘示弱地说。

“这个……各有各的好吧……”珏非常难为情。相较于闯入敌营七进七出,这中情感类的询问要更加致命。

珏这么说着,他寻找着敖业的身影,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只有敖业能够帮他开脱了。

夏尼跟千鸟这俩妮子都在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真难受啊……

“哎呀,各位都是从情窦初开的那个年纪过来的,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当初自己的缩影呢?”就在这时候,飞龙帝走了过来。

只不过这一次飞龙帝的身后还跟着四名男性。

珏虽然不知道那四个人是什么身份,但是从夏尼那如同吃了屎一样地表情上可以猜出来一些猫腻。

“飞龙帝夏奈尔,有些日子不见也长大了啊。”冰家那边先做出了反应。

不过相较于冰家,嬴家对飞龙帝的认识就很少。甚至有像是“夏奈尔,谁啊?她就是飞龙帝吗?”的声音。

不过最终还是有赢家的人做出了反应。

“夏奈尔?!真是不敢想象曾经被人打了一棍子就会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儿居然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夏尼的姥爷见到夏奈尔后就走了过来。

“啊,师父!”飞龙帝见状很是开心,“看到您还健康真是太开心了!”

“飞龙帝一开始在我姥爷门下修炼过,不过……”夏尼小声说着。

“臭丫头!你是我带过最笨的一个徒弟!夸你两句你还上天了!?”面对想要过来拥抱的飞龙帝,夏尼的姥爷一个手刀就劈在了飞龙帝的头上。

“好痛!”

夏尼轻声笑了两下说:“不过如你所见,飞龙帝并不是最优秀的徒弟。”

“那么……”珏看了眼夏尼,“飞龙帝后面的四个家伙是谁?哇喔~全是帅哥啊。”

“他们四个据说是飞龙领的政官武官商人外交官。”夏尼面无表情地说道,“而且他们四个是飞龙帝的丈夫。”

“啥?四个丈夫……”珏听后瞪大了眼,但是他的语调中总有种“好有趣”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口气啊……”夏尼少见的用非常厌恶的表情看着珏,“虽然不知道你小时候受过什么教育,但是我妈妈可是很讨厌飞龙帝的。”

珏看了眼夏尼身旁的冰千鸟,发现她那厌恶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你小时候的启蒙教育都是你母亲给你施行的吗?”珏将冰家和嬴家扔给飞龙帝,趁她跟着两家打招呼的时候跟夏尼她们聊了起来。

夏尼点点头说:“在妈妈过世前都是她教我东西的。但是在过世之后就是父亲教我东西了。”

珏听后就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问:“姑且问一下,你的两性知识你母亲没给你说吗?”

“她不可能跟我说这个事情吧。毕竟跟千鸟和敖丽一样,都是神龙族,思想上比较保守。”

“千鸟她看上去也不是很保守的样子啊。”

“喂!别以为我听不到啊!”冰千鸟在一旁发出了抗议。

“啊啊,抱歉抱歉。但是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你以前那样呢?婊里婊气的。”珏说道。

虽然听别人说过原因,但是里外都有一定差别,所以珏认为其中可能混进去了一些谣言一类的事情。

“……算是叛逆吧,而且当初……”冰千鸟说着就看了眼冰家的人,“当初先祖们并不认可我成为金龙将军,所以……算是一种报复心态吧,其实我本人回想的时候也会觉得挺恶心的。”

推荐阅读:

诸天称皇,从降服李云睿开始 网王不打网球有罪吗? 牧野铁血 嫁给死对头后,他天天想公开 手握剧本的我拐跑了男主的贵人 无敌纨绔,归来祸乱天下! 枪箭武圣,从镖局记名弟子开始 完蛋!陛下这是要白嫖我! 全职打假:我也不想五百强倒闭啊 乡村神医村长 不疼[娱乐圈] 惹了年上斯文败类后 御主候补48号 姑爷好凶猛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不是专科看不起,急诊更有性价比 蜕变成蝶 纯阳神体:仙魔双修 我的极品岳母 全职法师:开局召唤雷电将军 侯亮平查我,整个汉东变天了 主角叫萧战苏沐秋的 秦皇汉武:我长生的身份藏不住了 是中医,不是神棍 仿生白月光会照亮赛博城市吗? 末世:我,灭世者,绝不会拯救世界 我有一个秀才网友 我爸不能享受?侯亮平你查什么 赐名瑞金!你候亮平敢抓我? 开局黄巢模版,请天下皇朝赴死 豪门假少爷装乖指南 咸鱼的自我进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