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逃避是懦弱的,但不得不认可这懦弱

0逃避是懦弱的,但不得不认可这懦弱

不得不说,飞龙帝就是有一定手段。

短短几分钟,她就稳定住了嬴家跟冰家两边人的心态并如计划地进行宴会。

由于飞龙帝是巨龙,所以这次宴会的形式是按照西洋的那种自助式的宴会。

宴会中不停地有人向珏搭话。不过也有一些人是借着这次宴会的机会跟以前的战友对骂。

“能再说一下在永夜森林的战斗吗?那个卡兰城的战斗。”冰家的那些从动荡年代活下来的人问。“那是一次很难对付的战斗吧。”

“的确,我们的人数仅仅是对方的四分之一,但是地形的优势……”

珏跟冰家的那些人说着,赢家的人也有一些在一旁听着。

“如果当时采取两翼迂回战术呢?卡兰城我不是没去过,其南北的防御能力可是很强的,所以不管南北的防御也是可以的吧。”

“虽然考虑过,但是我们的人数实在是难以支持我们城外作战。”

“确实,人数过少的话就应该进行防御战啊。”

“但是令我欣慰的是当时有嬴宁在场,所以战局没有因为石像鬼的出现而出现崩盘。”

“那是,我们的弟子怎么会败给一个石像鬼?!”一听到嬴宁出现在了珏的描述中后,嬴家那边就非常骄傲。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是的,嬴宁是我见到所有人里面最有潜力的一个,明明是个下位龙族但却有着那么强的力量,真是让人惊讶。他就如同一个刚刚被雨水冲掉覆盖在上面泥土的钻石一样,虽然没有全部开发但却是如此耀眼。”珏这么说道。

或许是听到了珏对自己的赞叹,一旁的嬴宁有些不自在。嬴宁虽然跟珏有几年的时间了,但是听珏夸人真是凤毛麟角。

“那么……这位有是谁?”冰家的先祖看着一直站在讲珏身边的欧阳踏雪问。

珏看了一下欧阳踏雪,然后说:“她是我的侍从。”

“侍从?”询问的那个人看着欧阳踏雪,他那鲜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打量着她。那目光就像是正在瞄准的标枪一样,时刻都可能带着极强的伤害打过来。

“为什么你的侍从会是一个神族眷属?”

果然会这么问吗?

珏虽然再被问的时候心头一紧,但还是暗自开心。

“我跟她的宗主有一些交情,所以就把她要了过来。”珏这么说道。

“要一个女性?”那人眯了眯眼睛。

“如果我说我是看上了她的身子你们会怎么样?”珏说着就十分挑衅地将一旁的欧阳踏雪搂到怀里。

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虽然夏尼她们在跟女性先祖们聊天,但还是注意到了珏那边的动静。嬴宁在发现珏做出这样的宣言后身子一震,显然吓得够呛。至于欧阳踏雪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搞得晕头转向。不过她还是红着脸略带享受地将脸埋在了珏的胸口。

嬴家的先祖们先是摆出了一幅要把珏敲骨吸髓的架势,但是以为男性的开口使得嬴家这边直接消停了。

“珏……是吧,你好,我是嬴家的初代。名字什么的我已经忘了,你可以用赢家的姓氏称呼我。”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性从嬴家那边走了过来,从周围嬴家先祖的态度上看这人应该跟他说的一样,就是赢家的初代。

他看着珏。他的眼神中没有光亮,就像是死了一样,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那么的新鲜。他就像是从棺木中沉睡了上亿年并再次苏醒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他看着欧阳踏雪。

“我说了,她叫欧阳——”

“没问你。”

珏说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初代直接打断了珏的话。

按照觉得性格,他一定会对初代大发雷霆,但是他并没有,而是如同晚辈一样闭上了嘴。

“欧阳……踏雪……”欧阳踏雪也被吓了一跳,因为珏的妥协使得她瞬间没了底气。

现代听后闭上了眼睛,他深吸一口气后说:“你先前……是人族,而且你变为眷属仅仅几个月而已,是吗?”

欧阳踏雪点了点头,但是当她看到珏那一脸如同见到未知生物一样惊讶的表情的时候她直接慌了。

珏很少对某件事情产生发自内心的惊讶,而这种震撼灵魂的惊讶是欧阳踏雪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珏问道。

能看出欧阳踏雪原先是人族这倒没什么,但是能够推断出欧阳踏雪便称眷属的时间这真的是很困难。因为变成神族眷属的时间段只能通过对方的表现做出大致的判断,而且如果对方已经习惯了神族眷属的生活的话那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是先代仅仅通过一句话就判断出来了欧阳踏雪变成眷属的时间真是让珏有种见到新奇事物的感觉。

“经验之谈。”先代用毫无波澜的语气说道。然后他看着欧阳踏雪说:“你,仰慕着你的主人,是吧。”

“诶?”欧阳踏雪听后一怔,然后她看了眼珏。此时珏的注意力全在先代身上。欧阳踏雪又看向了先代说:“是的,主上是非常优秀的人,能够侍奉他是我的荣幸。”

“这样吗?……”先代这么说着,然后他就转身走进了人群的深处。

看着嬴家先代的行为让周围的人一头雾水。不过最终还是有人说话了。只不过他谈话的对象并不是珏跟先祖们。

“千鸟,看来你的未婚夫是个重情义的人啊。”干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听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寻声而望,发现一个十分年轻的金发男性正将手搭在冰千鸟的肩上喝着酒。

“先,先代大人?!”冰千鸟也没意识到自己身旁的人,在发现后就表现得十分惊讶。

“哟~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是条幼龙。当初你从震家女儿的身上掉下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定了呢。”冰家的先代像是一个潮男一样地说。

“您……”冰千鸟站着一动不动不知所措。毕竟在她身边的可是冰家的先代!第一任金龙将军!他可是有着一亿岁的可怕年龄!

“我说了啊,你的未婚夫是个重情义的人。”冰家先代在冰千鸟还在疑惑的时候指了指珏,“他这么做无非是将最坏的话撂在这里,然后看看你们能不能接受他身边的妮子吧。哼,真是个为了自己侍从而什么都干干的家伙。”冰家先代说着就喝了口酒。“不过也没啥,男人嘛,有个三妻四妾也没什么,你要是没能争夺到正妻的位子的话你跟那个妮子一个水平。”冰家先代拍了拍冰千鸟的肩。

“喂,小子。”冰家先代叫了一下珏,“你准备让千鸟当正妻吗?”

“这一点不是你该关心的的吧?”珏看着他说道。

冰家先代听后点着头喝了口酒,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跟当初我见我妻子们家长的时候一样。”

“诶?先代大人有很多妻子吗?啊疼——!”

冰千鸟刚一问先代就用酒杯打了一下她的头。

“当龙王走狗当习惯了?!以前冰家可没有让攘王者的标记!哼,当年老子可是相当自在快活的,每天晚上都有两个以上的妞陪着我,什么叫大军阀啊。”冰家先代毫不忌讳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只可惜了,没用的后人被敖家给端了,最后还打上了攘王者的印记。真他娘的该死!”

冰家先代说着就用手指头直接戳着冰千鸟的胸口。“我美丽的后代你要记住,在这深处的东西并不是来自敖家的恩惠,而是对我等冰家优秀子弟的否定!这是枷锁!烙印!不可磨灭的耻辱!”

冰家的先代越说越激动,他用手指头向冰千鸟心脏处扭转着,甚至让冰千鸟的胸部变形饼干收到了疼痛。

“先,先代大人!好,好痛!”

“不!这样的痛完全赶不上我等的耻辱!你!——”

“为了千鸟的健康你还是收手吧,攘王者的印记会在千鸟出现反叛之心的时候将她的性命夺走。”珏在一旁试图制止冰家先代。

冰家先代听后就收了手,但是他还是瞥了眼冰千鸟的胸说:“发育的不错,要是你在我那个年代的话我绝对不对放过你。”

冰千鸟听后红着脸并不安地说:“这……这算是褒奖吗?”

冰家先代并没有理冰千鸟,或许他刚才说的只是玩笑话。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了珏的脸上。

“嗯……银发血眸……小子,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冰家先代眯了眯眼睛问。

“不太可能吧。”珏先是愣了一下,但过了片刻后就提出了否定。

“不不不,我们绝对在哪里见过。跟那个姓嬴的家伙不一样,我还是能记住一些事情的。”

“前辈存活亿年之久,我个小辈怎么能跟前辈有一面之缘呢?”珏这么说道。

冰家先代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珏,然后噘着嘴说了句“无趣”之后就离开了。

不得不说,冰家先代跟嬴家现代就是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自从离开后就连人影儿都看不见。

宴会继续进行,但是这一次或许是两家先代们的介入吧,尤其是冰家先代的那个关于谁是正妻的质问,使得先祖们让珏跟冰千鸟和夏尼好好谈谈。

不过这个话题实在是太重了,重到让着三人都没了宴会一开始时的那种轻松。

“终于得到休息了……”珏伸了一下懒腰说。

“辛苦了。”夏尼在珏身边一边吃着盘子中的东西一边说。

“是啊,可是辛苦了。”冰千鸟倒喝着杯中的果汁。不是没要过酒,只不过被飞龙帝以醉相太难看为理由而驳回了。

三人这么并排倚着墙,没有说什么,而欧阳踏雪则在冰千鸟的身边,像是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孩子一样垂着头一点动静儿都没有。

“……那个……”珏开口了,“你们真的想要嫁给我吗?即便你们可能不会是正妻……”

“先喜欢上对方的人可没有谈判的权利。”夏尼看着外面星空说,“你很强,很厉害。妈妈曾说她是因为被父亲救了才喜欢上他的,所以我也很憧憬妈妈的当初的心情。小时候的我经常会想未来的丈夫会不会是能够将我从危难之中救出来的人。但是在妈妈过世后我就放弃了幻想,我知道我最终的丈夫毕竟是从父亲那里选出来的。但是我遇见了你。”夏尼看着珏,“你当初从狂化了的妖邪手中帮我抵挡住攻击真的是让我心动,当时我就对你萌生了爱慕之情。”

珏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夏尼,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跟夏尼姐不一样。”冰千鸟说,“我知道我最后会被我爹嫁给一个很强的陌生人,所以我并不认可这样的命运。尤其是当别人议论我未来的丈夫的时候总是会将我放在天平的另一端,用对方能不能配得上我来进行衡量。因为在他们眼中我是完美的,我作为一个女人是非常优秀的。少年时的我还认为我的优秀是我的优势,我要老老实实地听父母的话。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我在军界无非是一个中间过渡品罢了……”

冰千鸟说着就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我当时很生气,认为自己的价值一点儿都没有。但是少芸出现了,一个不会用有色眼镜看我,甚至不将我看作是一个女性的家伙。同时也是唯一一个能够跟小孩儿一样和我肆意玩耍的家伙。你不一样,即便我将你认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亦或是只作为一个临时工而不重视我的地位,甚至是我对你感到新鲜。但……当少芸消失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心里空落落的。”

珏听完了两人的告白,但是他仅仅是闭上了眼睛,他不做任何反应。夏尼跟冰千鸟也都没有强求珏回复,而是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夏尼吃着自己盘子中的东西,冰千鸟喝着酒杯中的果汁。但是她们都做的小心翼翼,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或是喝着。

时间慢慢地流逝,珏突然小声说:“你们可能都无法获得正妻的位子,这样你们也能够接受吗?”

夏尼跟冰千鸟听后停下了手中做的事情,她们看着珏。

“……你是打算让别人成为正妻吗?”冰千鸟问。

珏摇摇头。“或许有一个正妻会更加麻烦吧……”

“你打算……只娶一个吗?”夏尼又问。

珏没有动作,只是说了句:“那我怕是会被赶出龙族吧……你们先去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

夏尼跟冰千鸟相互看了看,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珏突然叫住了两人,“如果我最后没能跟你们走到一起,你们会怨恨吗?”

夏尼跟冰千鸟相互看了看,然后她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地离开了。

珏闭着眼睛继续倚着墙不说话。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吧,而此时冰家跟嬴家的先祖们也都去休息了。虽然他们注意到了珏这边的情况,但最后还是没有过来询问任何事情。在他们看来,那是年轻人的事情。

会场变得冷清了,月光打在珏的脸上,像是在照射着一尊雕塑一样。

“你也去休息吧,欧阳踏雪。”珏开口说道。

“不,我是您的奴隶,主人不休息我怎么能够休息呢。”欧阳踏雪小声说。

“你早就不是奴隶了,在你变成我的眷属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低贱的奴隶了,而是一个高贵的眷属,修罗神唯一的眷属。”

“那么就请我呆在您的身边吧……永远……”欧阳踏雪后面的几个字说的声音很小。

珏或许是没有听到欧阳踏雪后面说的几个字,他叹了口气说:“这是命令,你回去吧。”

“……是,主上……”欧阳踏雪咬了咬嘴唇,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离开了。

珏一个人享受着结束宴会的冷清。这就好像是他所经历过的一样——一切美丽和繁华都在轰轰烈烈中走向沉寂,最终一切都烟消云散,只留下一片残局。

真是太贪心了,我啊……

珏在心中责骂着自己,因为他发现现在的他与原先的目的已经出现了分歧,甚至是背道而驰!

这样的我,还会迎来最终的惩戒吧……

珏这么想着,他的心中如同缠着密密麻麻地丝线一般,让人不爽。

“啊,找到了,还真在这里啊。”

一道声音冷不丁地传了过来,打断了珏的思路。

珏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对方是几名男性——好像是飞龙帝的丈夫!

“看来你有些苦恼啊。夏尔说希望我们能跟你聊聊,所以……能借一步说话吗?”

推荐阅读:

我在古代开学校 斗罗之杀戮龙凤 重启人生 综武:无敌从福威镖局开始 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似水留年 重生后,我假装太子那些年 格物 我,修行界第一大编辑! 医毒双绝:魔帝的音驭兽妃 风月情浓 锦绣毒妃 穿进古早霸总文后我咸鱼了 我的最强女友 骑士大时代 公主有毒要休夫 越狱吧,大熊猫 一觉醒来:朕回到了地球 位面商人守则 不花魔术师 阴灵魔身 有一种爱情叫兄弟 报告老公,申请离婚 玩游戏玩成大佬 快穿之男主只爱女配 心剑屠神 综武:武功过于歹毒,被当大反派 综武:从少林寺开始,破戒就变强 这个系统有点扯 都市无敌修真高手 热血飞扬 亲密恋人:神秘少爷 万界最强暴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