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听听过来人怎么说

0听听过来人怎么说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庭院,聊天用的。

珏坐在石桌前,他看着面前的四个人。

“珏,幸会。”之前向他发出邀请的人伸出手来说道。

“啊,幸会。”珏握了一下手。他看着面前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看上去都很不错啊……而且……

“能让我猜一下你们的身份吗?”珏略带兴趣地说。

那人点点头说:“先让你进行关系探索。这样会让我们有更好的认识不是吗?当然可以,请。”

“那我就先猜你吧,你是负责外交的那个人吗?”

“看得出来吗?”

“自然。”珏点了一下头。这种善于交际说话中规中矩家伙非常适合当外交官或是商人,而且他本身就给人一种很和善的感觉,并且眼神的深处看不见对利益的追求。

然后珏又看向了另一个跟外交官一样看上去很和善的并且高高瘦瘦的人那边说:“你就是商人?”

商人点点头。“判断理由呢?”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跟外交官差不多,只不过一开始并不是你跟我说话,所以我觉得在公关问题上你们四个应该会找更擅长的家伙来跟我说话,因此只要排除了外交官,剩下那个差不多的就是商人。”珏说着就上下大量了一下那人,“并且你在着装上比外交官要等奢华一些,这是为了凸显对自己商业集团实力的表现,因此你更像是商人。”

商人没有说话,仅仅是点了点头。

“剩下的就只有排除法了吧。看上去一身正气人高马大威严十足的应该就是将军阁下了吧,而剩下的这位文面书生从里到外都透发着绝对理性的人就是政客了。我说的对吧。”

将军听后爽朗地笑了几声,说:“果然我才是最显眼的那个啊。”

“理性吗?”文质彬彬的政客小声哼哼了一下说。

“那么,你们找我有什么好聊的?”珏倒没有在乎什么礼仪,他跟个小混混一样地将手搭在椅子靠背上,斜着身子问道。

那俩妮子的事情就够我费心的了,我可不想跟你们这群人有太多的牵扯!

见到珏这样,那四个人到没有感到不爽,而是在完成了每个人的自我介绍后就坐了下来。

“夏尔说你好像遇到了一些情感上的问题,所以让我们过来跟你聊聊。”外交官说。

“夏尔?……飞龙帝吗?她还有闲心观察我?”珏哼笑了一下说道。虽然听上去像是带有不服气或是嘲讽的味道,但是总给人一种嘲讽自己的感觉。

“没错,夏尔她发现你最后好像没能跟你的未婚妻们达成一致,是这样吗?”政客在一旁问。

“说对是对,说不对也不对。她们没有提出什么,但是我也没有回答什么。”珏说。

“你觉得你这么对待你的未婚妻们真的好吗?看样子你们没有个快乐的宴会收场啊。”外交官皱了皱眉说道。

“未婚妻……她们本身都是一厢情愿的。我从来没没有向她们示好过!”珏敲了一下桌子说道。但是这次的珏就像是小狗遇到大狗一样,突然放缓了声调。“……本来,就没有过……”

那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经历过情感伤害吧。”商人在一旁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珏听后一下子僵直了身子。

“果然说对了吗?”商人看珏是这个反应后就用像是“就这”的语气这么说道。

“而且你显然是受害方吧?”政客在一旁小声问。

“……没错……不,我们都是受害方……”珏低着头说。

见珏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样后,外交官就碰了一下商人小声说:“你太直接了。”

“那又怎么了?既然以前就是被毒害过,那么就不应该畏惧啊。”商人直言不讳地说。

珏微微抬起头瞥了眼商人,然后说:“你这种直性子能够建立一个商业帝国也真是个奇迹啊。”

“不,起码我平日里不想带着面具生活。”商人摊开手一幅坦然的不得了的样子。

“这样啊。”珏像是对付无理取闹的人一般没有感情地说。

“关于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那是你个人的隐私我们不打算询问过多。但是你在感情中到底害怕着什么呢?”外交官问。

“分离,没有结果的承诺以及失去一切的痛苦。”

“……你的之前恋情都是战友之情吗?”将军问道。

珏听后身子明显震了一下。此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莲田的身影,但是在那之后还有另外几名女性。

“……是的。算是吧……”

“没有全认可呢,也就是说你的恋情中还有别的身份的人?”

珏听后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名字——桃……

“是的,有一个并不是战友……”

“有一个啊……”将军听后倚着椅子一幅没意思的样子,“这么说冰将军跟嬴小姐连第二段恋情都算不上?”

珏点点头。

“都吹了这么多次了?难怪你跟那俩位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别这样说。”外交官制止了将军。他继续问:“那么……你们当时是因为不可抗之力分别的吗?不需要详情,只说一下是或否就行了。”

珏思考了好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真是悲惨呢,多段恋情都因为不可抗之力而走向毁灭,搁谁身上都不好受。”政客说。

“但是这一次也不一定会出事儿吧,想想吧,说不定这次就成了呢。”将军安慰道。

珏用无神的眼睛看着这四个人,然后摇摇头。

“额……你那一脸死了的样子真是……”商人见珏这个样子就有些嫌弃地说道。

“这一次……一定还会是这样的……没有结果的……”

“……你父母反对吗?女方这边可是承认了啊。”外交官问。

“……他们……他们不会反对的。就算是真的走到一起了,也不会有结果的。”珏说着,而此时他的大脑已经被过去悲惨的记忆所填满。

那四个人相互看了看,他们的表情都很复杂。不过一段时间后外交官像是得到了不得了的任务一样对珏说:“珏,你该不会……有生育问题吧?”

“诶?”珏听后一下子就把脑海中的悲伤记忆给抛到了一边。“你说啥?”

“啊……那个……就算是走到一起也不会有结果,这样怎么想都会往生育问题上想吧,而且你先前也说你的之前恋情是双方都受伤,以及不可抗之力……怎么看都像是你没有生育能力而被女方家庭所嫌弃的样子……”

“……啊……”珏直接被问傻了,他呆愣愣地看着这四个人好一会儿,然后将头扭到一边捂着嘴,脸微微泛红地说,“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生育能力啊……”

或许是见到珏的反应不对劲儿,所以外交官就马上说:“你能回复回来真是太好了。这才像你刚刚跟我们聊天儿时候的状态啊。”

“是吗?……”珏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的阴沉。

“能不能生育这件事情先放到一边,这件事情你可以先跟你的未婚妻们说一说。那么……现在心情好一些了吗?”外交官问。

珏想了一下然后皱着眉笑着说:“不,多亏了你让我意识到了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啊。”

“呵呵,能不能生育吗?”

“当然。”

“什么嘛,到头来还是个纯情的雏鸟啊。”将军走到珏的身边用胳膊勒这他说。

“喂!你!你这家伙别这么无礼啊!明明才见了半小时而已,靠!松,松开我……”珏一边拍着将军的手臂一边说。

“但是就算是那样的话也不至于分吧,爱情这种事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吗?”政客说道。

政客的话让珏的眼前闪过了一个画面——冰天雪地之中倒着一个小男孩儿,他浑身是伤,皮肤已经被冻得发紫发青。

那是……谁?

珏皱了下眉,然后他对政客说:“一味的追求爱情不会有好结果的。结婚又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这可是两家人的事情。”

“看不出来你还是这么保守的家伙啊。”商人说。

“这不是保守,而是遵从真理。你们所说的爱情自由也就是这千年中兴盛起来的吧,真是,叛逆监视者们就喜欢传播一些奇怪的东西。”珏就像是个在不停批判当今种种怪相的上个时代的老人一般地说。“就算是为了自己的爱情,但是他们有考虑过后代吗?为了爱情而让后代出现在那个不认可他的世界,这本身就是足够的残忍和不负责任。”

“想不到你这人还真是够古董的啊。”政客说道。

“几亿年的传统要是有太大的问题的话早就被淘汰了。门当户对才是最好的。”珏说。

“但你要是门当户对的话就不会在这里了吧。”商人托着腮说。

“啊,多少不至于在这里。”珏终于挣脱了将军的束缚,他揉了揉肩。“或许不会。”

“嗯?”

珏的这句话让四人都瞪大了眼睛。根据现在的情报,珏就是个突然从天上蹦下来的来历不明的人,就算龙族动用了很多关系也查不到一点儿消息,除了一些传闻中跟珏描述上有些相似的人以外。但是传闻是不可靠的,因此龙族至今没有摸清楚珏的底细。

但珏的这句话无非是给了一个情报——就算完全按照门当户对的情况来看的话,珏也有可能跟夏尼她们成亲。而按照夏尼她们的身份进行推算,珏的身份至少是皇·帝级的存在。但问题就是皇·帝这般存在的人大家都有所耳闻,不可能查不出来。除非是向修罗皇这样下落不明的皇·帝。

珏……不会是那个修罗皇吧……毕竟这几天龙城传欧阳踏雪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

四个人都做出了相同的判断。

“先不说我,说说你们吧。你们好像都是飞龙帝的丈夫啊。”珏发现话语权有把握的可能后就立刻抓住并发起了攻势。

四人听后看着珏。

“一妻多夫这种情况我还真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你们是怎么想的啊?”

迟疑了片刻后,政客说:“啊,毕竟你的传统思维比较强,所以有一定的大男子注意吧。”

“我们都把控着这个飞龙领的重要资源,然后有一天飞龙帝过来说‘跟我结婚吧,我需要你的力量’。”商人说道。

“然后你们就答应了?”

“不,那个家伙倒是答应的快。”商人指了指政客,“这家伙还跟我们说早晚有一天我们也会加入这个行列的,只要我们还在飞龙领。”

“这是事实,你我都跑不了,除非放弃一切。”政客一摊手说,“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反正我是跑不掉了,夏尔一定会把我抓住的。而且我本身就是岳父的眷属,跑不掉的啊。”

“所以你就把他给带上了?”商人指了一下将军。

“这可算不上是我所能决定的。”政客挥挥手表示这和自己没关系,“本身这个傻大个儿就对夏尔有感情,所以他会加入对我来说并不惊讶。反倒是方式上我会有一些惊讶罢了。”

“什么方式?”珏好奇地问。

“那家伙拿着一个天南的头说:‘无论何时我都会保护你的,就算现在你心有所属也无所谓。’”政客一边模仿者当时的动作一边说。

“听上去你好像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罢了。”

政客听了珏的话之后摇摇头说:“我跟夏尔是青梅竹马,只可惜岳父过世的早罢了。”

“那么然后你就这么同意了?贬低自己的身份作贱自己的尊严?”珏的声音有很强的否定感。

“占有欲谁都有,只不过我对夏尔的态度更像是哥哥一类的吧。如果要说感情的话或许我是这四个人中最没有感情的人。毕竟单单对付那些领地内的人族君王就已经见过够多肮脏的事情了,所以就算是跟别的男性分享女人也不会感到什么。顶多就是隐隐作痛罢了。”政客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地说。

“我不一样,我算是对夏尔不算忠心的人吧,毕竟我跟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实质上没有动她一丝一毫。”商人说道。

“但那样不就没有意义了?”

“贵族的结婚又不是为了繁衍后代。你这个外交官出身的人应该知道政治上的道道吧。”商人说道。

“仅仅是为了让你帮忙控制一下飞龙领的经济吗?”

“没错。当时那夏尔还指着我的鼻子说‘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迷上我的’这样的话。不过最让我惊讶的就是这家伙竟然还过来劝我让我跟夏尔结婚。”商人指指政客,“当时我就想,真是奇怪啊,明明他是夏尔的丈夫,为什么要让我跟他妻子结婚?虽然知道龙族有过一妻多夫的情况下,但是也没有预料到会真正发生在我的面前。”

“那你现在……”珏小声问。

“啊,不打算跟别的女性结婚,就这么着吧,大不了一辈子就这样了。虽然有时候确实会被夏尔的一些举动给迷到,但是我多少有自己的底线。”

珏听后佩服地点点头,然后看向了外交官。

“那你呢?”

“我?我是真心喜欢夏尔的。”外交官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地说,“在我第一次见到夏尔的时候就被迷住了,觉得‘啊,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人啊’,所谓我为了她我愿意倾尽所有,就算是她已经有了三个丈夫也无所谓。而且随着接触的深入我发现夏尔真是特别的慈爱,她那不惧逆境的心态让人敬佩。天呢,我见到过很多人,也曾经参与过干政,但是我从未见到过那种即便周围对自己都不利但依旧能够有胆量和自信面对的人!”

“额……你在认识飞龙帝之前没有姓氏是吧。”珏听了外交官那过激的发言后就无语地说道。

“嗯?对啊。”

“也是呢……”珏疲惫地说到。毕竟有姓氏的人是不会当别人的“舔狗”的。

“那么……你们三个跟飞龙帝发生关系了?”珏看着那三个人问。

他们三个点点头。

珏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闭上眼睛保持表情不变形。对一直保持传统意识的珏来说,这种事情真心让他难以接受。

“但是今天的话题可并不是说这个啊。”政客说道,“我们本身都没有做对不起夏尔的事情,我们选择呆在她身边,支持她。那么处于不同环境但是相同立场的你又会有什么选择呢?……不过关于我们的话题不是要讨论的重点,给你个参照到不错不是吗?”

政客的话让珏陷入了沉思。

推荐阅读:

海洋求生,开局忽悠女明星做女友 女子也要当自强 蚩尤墓都敢挖,阎王看了都摇头 异世粮商空间小农女之盼君归 嫁给妹婿后 武极神帝 帝后记事录 胜天半子祁同伟,人间正义祁书记 重回九零,这个贤妻良母我不当了 御兽在山海 全职法师从私奔宁雪开始氪金封神 大明星女友太多?可我真不是渣男 灵散山河 苏家贵女 我的财务自由了 我要绝世美人,不是要变成美人 十三分时界 美食:我成金手指了 [娱乐圈] 手可摘月亮 山村风流小神医 我不是黄衣之王 惊悚游戏:我真的乐于助人 嗜血冷总,再也爱不起你 一夜惊喜:将军日日想生崽! 在生存游戏无限升级 夜鸦主宰 新婚夜被抄家?医妃搬空全京城 结双修印后,仙君他真香了 手刃仇人后,我被权臣霸宠了 开局签到长生道经,修仙震惊庆帝 团宠学霸小姑姑躺赢日常 小乞丐破天成神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