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想坦白,但是有些悬

0想坦白,但是有些悬

此时已经入秋了,太阳升起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差不多六点半的时候吧,珏跟阳光同时出现在了她的客房中。

珏悄悄地打开门,他不想吵醒或许在睡觉的欧阳踏雪。他一身酒气,昨天晚上跟飞龙帝的丈夫们聊了很多,而他们的事情也让珏对爱情有了一个新的见解。

长久以来珏对于婚姻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参与的,对于婚姻的真实参与者的情感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是在跟飞龙帝的丈夫们聊过之后就发现所谓的爱情或许真的会让人放弃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珏本身就是很保守的人,所以一些很传统的意识在珏的脑海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了。虽然有些双标但珏打心底里无法接受那些一妻多夫中的男性,认为他们已经抛弃了作为男性该有的尊严。

但是在与飞龙帝丈夫们的聊天中能够看出来,虽然他们对自己与飞龙帝婚姻都有不一样的看法,但是他们的出发点都是来自对飞龙帝的爱。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政客是飞龙帝父亲的眷属,从小跟飞龙帝一同长大,他的位子跟嬴宁一样。而他也为了让飞龙帝这名女性在无依无靠中能够守住飞龙领这龙族要地而选择这样支持她。在他看来,凡是能对飞龙帝未来有好处的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一开始他也不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爱情,但是当飞龙帝半开玩笑提出过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他就进行了认真的考虑。最终在多个不眠之夜后他得出了或许这才是最好办法的结论,因为当时飞龙帝随时都有被其他贵族背刺或是架空孤立的可能,寻找一批能够绝对信任的心腹是必要的,但当时飞龙领的主干大多都跟飞龙帝的哥哥,上一任飞龙皇战死在上都的沙场上,以政客当时的能力根本无法在一时间找到可以信任的人。

外交官本来是来自幻龙皇的领地的代表,在见到了飞龙帝那一刻起就被她的美丽所折服,但是当时的时政环境并不利于飞龙帝的执政,这主要还是她的兄长在上都战斗中战死的而被迫继位的缘故,因此龙族中的其他皇·帝对于这个突然进入贵族核心区域的小姑娘在一开始并不能接受。可是即便在这种逆境中飞龙帝也依旧积极应对,即便政客提出过可以先把贵族位子放一放等到孩子来继承的缓兵之策。不过飞龙帝很干脆的拒绝并尝试积极融入到贵族核心的举动让外交官十分敬佩。这种敬仰更是让他决定向幻龙皇递出辞呈去追随飞龙帝。

商人则是在飞龙帝那般困难的时候帮助她打通关系,并在可能出现让飞龙帝陷入难堪的情况之前通过自己的人脉或是金钱手段来帮助飞龙帝扫清障碍。他知道自己仅仅是有一些钱而已,毕竟他连姓都没有,根本就配不上飞龙帝这样的人。但是他依旧愿意在飞龙帝的身上砸钱,虽然飞龙帝不止一次向他展示过爱意但是他都不为所动,在他看来政客跟将军对飞龙帝的帮助比自己更重要。不过他很佩服外交官,因为他跟自己一样都是没有姓氏的,可是即便这样外交官也有胆量追求自己的爱情,当他自己想要尝试追求爱情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原先的想法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教条,远远的守护或许更能够让他好受。

而将军就非常单纯,他单纯的喜欢飞龙帝,想要为她卖命,仅此而已。

政客的关照之爱,外交官的仰慕之爱,商人的守护之爱甚至是将军单纯的喜爱。这些都是让珏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的东西,他根本没有想到处于这种环境下的爱情竟会以这些情感作为根基!

但可惜的是我跟夏尼她们完全就不在同一立场啊……最终的我会何去何从也不一定,这种没有未来保证的婚姻只会招致痛苦罢了……而且……

珏想到了之前跟那四个人谈到的生育问题。

说起来银白之灾有没有生育能力啊……我倒也没试过……

“主上?”

“嗯!?”珏被突然传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很憔悴,听上去有气无力的。

珏看了过去,发现在窗户边站着欧阳踏雪。虽然周围很暗但珏依旧能够凭借自己的夜视能力看到欧阳踏雪脸上细微的泪痕已经发红的眼睛。

“你醒了?”珏问道。

欧阳踏雪反映了老半天才点了点头。

珏一下子就看出了不对而劲儿,因为欧阳踏雪那神态仔细看的话就像是没有睡一样。

“你该不会在这里等了我一晚上了吧?!”

“……没有,这是应该的……”欧阳踏雪直接否定了刚才的谎言。

“你还真没有睡啊。”珏说着就直接坐到了椅子上,他指了指自己房间的小客房说,“快去睡觉,今天我给你做饭,你要是醒了我就直接给你做,现在让我静一下。”

欧阳踏雪听后没有立刻行动,她依旧站在原地。

“还有什么要报告的吗?”

“……主,主上……”欧阳踏雪有些不好意思,或又是自暴自弃地以非常小的声音说,“无论怎样,我绝对不会离开主上的……永远!”说完,欧阳踏雪就离开了。

珏听后静坐在原处。

对啊……欧阳踏雪的婚事也是个问题啊……毕竟不能让她一直在我身边啊,本身就是以适婚女性的年纪变成了眷属,虽然按照龙族的标准来看还是个婴儿,但是按照神族眷属的标准来看应该找个好人家嫁了啊……但是找谁呢?嬴宁?看上去不错,只不过……王种间的通婚吗?好像没什么好结果来着……

这么想着,珏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倒在雪地中的孩子。

珏这么想着,然后他就稍微眯了一会儿。

【“师父!您要的草药我采回来了。”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他身后背着一个大竹筐。

“啊,回来了?让我看看你这次采的是杂草还是药草。”

“师父你还是这么毒舌啊。”

“……额……果然还是又杂草啊,但是多少比之前少多了。”

“我就当是师父你在夸奖我吧。”小男孩儿有些开心地说。

“额……要不是你会飞的话我才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情呢。”

“但是要不是师父你从悬崖上掉下来摔伤了的话我也不会帮你采药啊。”小男孩儿瞪着眼睛说。

“……也是呢。但是你还要继续磨炼呢,这毕竟是救人用的东西,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啊。”

“明白了~”】

“额!”珏被自己梦所惊醒。

珏有着银白之灾的体质,所以平日里消耗的能量非常大,因此他在饮食上倾向于虱子那种吃一顿管十几年的水准,而平日里的能量保存则是通过睡眠,这一点有点类似龙族的嗜睡。但是每次珏睡着时总是会做一些梦,有的梦一般般倒没什么,就是一些琐事或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事情,但有些事情总会让珏背后一凉——即便那不是什么可怕的梦。

醒来后的珏走到欧阳踏雪的房间门前轻轻推开了门看了看,发现欧阳踏雪还在熟睡。

等了一晚上就为了跟我说那么一句话吗?真是,固执的家伙。

珏又悄悄地关上了门。

有一说一,这妮子的睡相有够难看的。

珏一边关门一边想。因为欧阳踏雪那像是小男孩儿一般的随意睡相真心看不出来她有着贵族出身,虽然她并没有接受过贵族教育。

就在这时候,嬴宁突然敲了敲门。

“珏,在吗?有事情找你。”嬴宁在外面说。

“啊,在。”

打开门后嬴宁就被珏身上的酒气给顶住了,然后他说:“快冲一下澡,先祖们想要跟你谈谈。”

“谈谈?是婚事之类的吗?”珏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卫浴间准备冲一下。

“不是。先前信里面不是说了嘛,先祖们都想跟你聊一下不同领域中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嬴家的先祖想跟你打一架,冰家的先祖想要跟你谈论一下兵法。”

“……好像有着么一会儿事儿啊。”珏说着就进入了卫浴间。

嬴宁隔着门说:“对了,昨天你好像跟大小姐闹了而一些矛盾啊。”

“啊,你一直再看啊。”

“说是在看……倒不如说是特意留心吧。”

“哦?~怎么?听上去你好像对夏尼恋恋不舍啊,要我放手吗?”

“你现在说的这句话很欠揍你知道吗?”嬴宁无奈地说着。要是他刚认识珏不久的话他一定会冲进去把珏好好揍一顿。

“呵呵,抱歉抱歉。”珏在里面打着哈哈道着歉。

嬴宁叹了一口气。“那么你到底要怎样?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结婚什么的一定逃不掉了吧。”

里面珏没有说话,只有流水声。

过了好一会儿,珏才说:“敖业还在这里吗?”

“吾王?啊……如果说他在的话好像还在这里。他好像打算在这里见证你们的事情。”

珏听后就郑重地说:“敖业交给你的任务你先别完成了,由我来处理吧。”

嬴宁听后慌了神,他拍着卫浴间的门说:“珏,你,你要干什么!”

“我都说了,敖业要让你做的事情我来做。我去跟那帮老股东们说明情况——我的来历。”

“不!珏!三思啊!”

“你这是什么话?明明都是要说出来的事情你说还能比我说强?!”珏在卫浴间里说道。

“……这……这倒是……但……”

“而且如果我跟夏尼的婚事吹了,你不就可以上位了吗?”

“喂!大小姐如果不喜欢我的话我不强求她跟我成亲。”

“……但你是喜欢夏尼的吧?”

“是归是。”

“而且之前敖业也跟我说了,龙族军界是有一部分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在此基础上他们还想要让我跟她们成亲,以此来培育出强大的后代,你说这是不是很不人道?”

“军界只是部分重要人员知道而已,就像是冰九重大人以及震边大人,就连师父也是属于军界的。”

“谢谢你的科普啊,但是看雷比翁的样子他是不希望夏尼跟我走到一起。”珏说着就换上了衣服从卫浴间里走了出来,“估计冰九重也是同样的心情吧,毕竟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怪物,结合了各个生物的致命点所缝合出来的不明生物。把女儿交给我这种家伙搁谁心里都不好受吧。”

“……至少你不显现出真身的话你还是说得过去的不是吗?”

“那也只是不显现出真身而已。”珏整理一下衣服,“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早晚会暴露。呀~还要帮欧阳踏雪准备吃的啊,没办法了。”珏说着就用炼金术制作出了一些即食食品,“虽然口感上会有一点……但是欧阳踏雪又不是专业大厨,吃不出来的。”说完珏就推门离开。

“真够方便的啊,这饭做的。”

“军队里学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做应急餐。”

嬴宁也跟着珏准备离开房间。“你已经醒了的话就该干嘛干嘛吧。虽然作为一个旁观者很可怜你,但是这场游戏里面真的没有你的位子。”

说完,嬴宁就离开了。

嬴宁离开后,欧阳踏雪的房门慢慢打开了。

欧阳踏雪像是失了神一样地从房间里出来,她缓缓地走到桌子边。

珏准备的食物也就是一些面包和香肠。

从宴会回来后欧阳踏雪就一直在房间里想着将来的事情。

她是被珏给救下来的,就算是珏在一开始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那也跟不被珏救下来的结局差不多,无非就是被那个有钱的人买下来当玩具罢了。尤其是在版南国那个重男轻女的社会中,欧阳踏雪最后的结局会更惨。

可是珏改变了她的命运,虽然一开始就珏对她并不算是很好,但总比一些极端强多了。而且珏竟然还将她变成了眷属。虽然不清楚珏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既然自己已经变成了珏的眷属,那么追随珏就是必须的事情。

但是这样一来就会有明确的主仆之分,而跨越主仆阶级的爱情在版南国是违背道德的。从小就受到版南国的教育的欧阳踏雪从内心深处是无法违抗这一思想,并且珏身边都有夏尼冰千鸟这些倾国倾城的美女了,如果自己在跟珏示爱的话就有种非常不般配的感觉。以版南国的价值观来看,珏是救了欧阳踏雪的人,欧阳踏雪要做的是勤勤恳恳工作,用自身创造的价值来填补珏为了救她而浪费的资源。如果自己想要用以身相许的办法来报恩的话对版南国的人看来就像是“我把你当佣人,你却想上我”的意思,是非常道德的。

本能来是想要在一旁祝福主上的,毕竟夏尼大人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女性……

欧阳踏雪坐在桌子前撕着面包想。

但是……但是为什么?!好不甘心!

欧阳踏雪想着就留下了不争气的眼泪。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泪水滴到了桌子上,欧阳踏雪知道自己只是在这里无能狂怒,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单凭她的条件现在也就只能有永远当珏侍从的资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在一起真的很难受,更重要的是如果一直当侍从的话那要一直看着那份自己渴望但又得不到的恩爱。

这简直就是酷刑……

欧阳踏雪一边嚼着食物一边泪流满面。

珏救了她很多次。是珏让她面对自己不敢面对的东西,战胜了对弟弟的恐惧,对自己出身的自卑;也是珏让她有一个弱小无助的家伙学会了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将自己原本没有威胁的牙齿变得锋利。可以说珏给了欧阳踏雪一次重生的机会。

我该怎么办?……

欧阳踏雪心如刀绞,此时的她没有食欲,但是她不能辜负了珏的好意。

这时候,诺晓依的面孔闪过。

她想起了诺晓依曾经跟她进行的对话。

当时诺晓依小姐是不是跟我一样会感到痛苦和迷惘呢?

欧阳踏雪看着窗外,回忆着已经模糊了的诺晓依的面孔。

不过诺晓依小姐最后能跟自己的挚爱走到一起……真好……

推荐阅读:

惊!星系最弱的她又徒手接战舰了 把细狗前男友写进毕设致谢后 继承者的大牌秘妻 侯亮平仗势欺人,牛爷爷教你做人 重回1978:致富从挖宝开始 痴愚赘婿?朕是皇帝来着! 新婚夜被抄家?医妃搬空全京城 疯批世子总想娇养我 满级奶包穿八零:种田宠爆全家 原神: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暗恋我 至尊医仙 沈月终极小村医之龙小山沈月蓉 分手之后,我开启了神豪游戏人生 魔尊无象 重生之国民元帅 上任国企董事长三个月赚一万亿 娇娇小祖宗,被京圈大佬诱婚了 妖女逆袭,清冷男主又被她欺负哭 魔尊的大鹅只想作死 我养的鹦鹉竟然是陛下 带着网文界书库一起重生 影视穿越诸天我盘点所有名场面 领主:荣耀之路 穿书七零,替嫁后我成为硬汉心尖宠 帝王战争:开局无限逆贼模版 仙道大世,我以武道问长生 紫微星被读心后[娱乐圈] 超神对比:这个葛小伦竟天灾飞升 全球冰封:囤货就算了你还修仙 女配在贵族学院卷录取 围棋:战AI我胜天半子 闪婚后疯批少爷被救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