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精灵族出事了?

0精灵族出事了?

在飞龙帝主城的城堡中,珏一行人在一个会议室内。会议室的前方有一个水晶屏。

“事情就是这样了。既然吾王也在的话那么这次就请您下令吧。”水晶屏的另一边是在凌云会议室内的冰九重和烬锽,他们的身旁还有温德斯和震庭这些军官。

“看来情报确定了呢。”敖业皱着眉说道。

会议室内的气氛很紧张,大家都低头不语。

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位于神域世界树所在浮空岛的精灵族遭受了大批妖邪的进攻,并且面临着奔溃的危险。

理论上来说位于神域的精灵族要是被攻击了的话,那么应当让控制着神域的神族来处理这种问题的,毕竟神族控制着神域。但是根据刚刚得到的情报凡是想要向神族通报的各种讯息通道全部被拦截了,整个浮空岛已经被完全包围了。不得已精灵族只能通过自己所在岛屿的界点向龙族求救。虽然考虑过从凡域借道前往摘星阁所在的岛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界点失去了工作能力。

最终,精灵族只能向龙族提出求救申请。

虽然看上去像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但是根据精灵族的情报,包围精灵族的妖邪数量极多,可能是需要龙族抽调三成的兵力才可以镇压的程度。如果放在去年的话龙族到可以考虑一下向精灵族派兵。但是现在魔族跟龙族的关系出现裂痕,龙族不敢排除魔族会老老实实按兵不动的可能。而魔族现在也在对付自家出现的妖邪群,根本抽调不出来足够的士兵来进行协助,仅仅是象征性地让魖瞳过去帮个忙。

“吾王,您看呢?您觉得我们应该出兵吗?”烬锽在凌云问。

“当前我们的外交局势并不好啊,魔族那边到底是什么动向也不清楚。不敢轻举妄动……”

“我们现在与神族也无法取得联系,魔族虽然也报告了同样的事情但是他们好像并不关心这个,所以当前的神族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冰九重在一旁说,“如果我们不帮精灵族的话他们很可能被灭族。我怀疑这件事情的背后有邪天的操控。”

“嗯,确实无法排除邪天的存在。”敖业点点头。

冰千鸟跟夏尼在听到了邪天后表情都有些阴暗。她们跟邪天打过,那根本就不是她们所能为敌的存在,无论是力量还是法术上她们都是被碾压的。

“如果真的是邪天的话那我们就要投入更多的兵力。”震庭说,“那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存在。”

“叛逆监视者呢?他们没有什么反应吗?”敖业问。

烬锽听后摇摇头说:“一如既往地无法联系。联系不上他们就无法判断这里面是否有邪天。”

“如果真的有邪天的话就需要有能够与其抗衡的人跟着才行。”冰九重一脸愁容地说,“没有能够与那东西抗衡的人跟着的话投入再多的兵力也是白费。”

冰九重的话让夏尼和冰千鸟一下子看向了那个曾经消灭过邪天的人的身上。

“嗯?”珏在察觉到了视线后就愣了一下。

“珏,你不能帮一下精灵族吗?”夏尼问。

“这……邪天可是很难对付的。”珏表现出了很难办的表情。虽然对他来说邪天是那种勉强能够与他对抗的存在,但是他个人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冰九重听了珏的话并没有劝他。“既然没有办法的话那我们也不能以牺牲我们的士兵为代价而出兵啊。”

“……想办法跟魔族进行一下谈判,看看他们能不能暂时接受一部分精灵族难民。等能够与神族联系上之后再跟神族谈一下关于精灵族的安置问题。”敖业说道。

“……不能帮忙啊……”烬锽倒是很失落,“精灵族可是守护着世界树的种族啊,世界树啊。那可是亚特兰蒂斯都城的所在地,据说下面藏着不少宝藏和遗珍啊。”

“哎?”珏听后惊讶了一下,“那里还没有被开发完吗?”

“没有啊,据说世界树盘根错节很难开挖,再加上树木本身的坚硬更是让开挖的行动难以快速进行。只有精灵族这种有心情进行长时间探索的种族才会耐下心来开挖吧。”烬锽说道。

“……那么……没有从里面挖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有倒是有一些法器,现在有一部分珍贵的五级以上的法器倒是从里面开采出来的。还有就是据说在这里面有一个设计室,而设计室里面的看门人好像很难对付的样子,貌似是个自动傀儡。”烬锽回忆道。毕竟以前的事情实在是太模糊了,上一次人们接触到世界树下的设计室还是几十万年前。

烬锽见珏对世界树下面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就说:“如果我们不帮忙的话,那里可能会被妖邪所破坏,到时候就是整个三界的损失了。世界树可是历史遗迹啊。”

珏听后思索了一会儿。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能够去帮忙。”珏说。

烬锽听后眼睛一亮。毕竟在他看来这可是个帮珏提升地位的好机会,如果能将他真正提拔到可以与夏尼她们成亲的地位的话,那么以后就算是结婚了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但是魔族那边怎么办?”冰九重的话就像是冷水一样直接浇灭了烬锽的幻想。

是啊,魔族那边的动向也是一个要考虑的问题,如果他们背后捅刀子的话就可能让龙族一蹶不振。

“啊,这一点可以放心,魔族绝对不会动龙族的。”珏这时候举了一下手说道,“我可以保证魔族绝对不会动龙族的。”

众人听后都疑惑地看着珏。虽然珏是一个优秀的外交官,但也不至于厉害到左右像魔族这样统领魔域的巨大政体的地步。

敖业看着珏,他想听听珏的解释。

珏也察觉出了敖业的意思,于是解释道:“我以前游历三界的时候与魔王魁魇有一点交情,我想他那种一板一眼的人是不会无视我们之间的约定的。”

“有交情?什么样的交情能够让他不惜放弃魔族的利益?”敖业疑惑地问。

珏跟魔王有交情这算不上是什么,毕竟这家伙还在龙王敖业面前蹦跶。但是敖业所关心的是珏跟魁魇到底是什么程度的交情才能够让他左右魁魇的想法。

“哈哈,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珏干笑着将这个提问给糊弄了过去,“不过如果魔族真的发难的话你们可以把我交出去,保证魔族老老实实的。”

虽然听上去像是珏在说大话一样,但是烬锽跟敖业都不这么认为。因为之前魔族的那个事件上魔族对珏的执着是他们有目共睹的。为什么魔族这么想要将珏控制在魔域,或许珏对魔族来说真的是个重要的存在。

“这几天我就会跟魔族说明情况的,所以如果你们打算插手精灵族的事情的话就放手去做吧。”珏说道。

烬锽听后说:“你到时候不会被魔族给控制住吧?”

要是魔族把人给软禁起来的话那么整个战斗的基本保障就消失了。

“你们能把我控制起来吗?”珏看着周围问。

珏的这句话让烬锽直接闭上了嘴。说的也是,就连王种中最暴力的龙族都没有办法将珏控制住,更何况魔族呢?

“所以别担心啦。”珏摆摆手。然后他的脸一沉说:“但是想要我出发还要有个条件,那就是如果发现了遗迹的话我要第一个进入并且将我的发现归在我的手里。”

“啥?!”烬锽听后脸色大变。

这算是什么事啊?!精灵族请你过来打妖邪想不到你还是个强盗外加盗墓贼?!那些遗迹里面的东西可是对三界有着重大意义的东西啊!

“珏!你这要求有些过分了!”烬锽板着脸说道,“你应该知道那些遗珍对我们的重要性,如果你因为个人的收藏癖而想要将那些东西收为己有的话那我实在是无法接受。”

“你不答应我就不去。”珏没有一点给面子的意思,他毫不退让。“哪怕精灵族因此灭族我也不会有一点愧疚。”

烬锽听后整个人都快气炸了。虽然他想要让珏在合适的位子,两者理论上讲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但是这种蹬鼻子上脸的态度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

“珏……你不要太过分……”烬锽阴着脸说道。

会场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夏尼跟冰千鸟在一旁看着不敢说话,飞龙帝则面带微笑不做任何劝架的行为。其他的文武官员都默不作声,就连震庭这样的将军级人物也是闭上眼睛不说话。

在场的人都知道,珏是金龙将军认和精钢派掌门千金可的人,其战斗力一定是可以打包票的。即便当前地位上珏不如烬锽,可他此时的重要性要远高烬锽。

不过就在双方都剑拔弩张的时候,敖业出面调停了。

“你先等一下,烬锽。”敖业说道,然后他看着珏问,“珏,给出你提出这个要求的理由。”

珏听后就毫不避讳地说:“闲杂人等不可听。”

珏的这句话让会场中出现了骚动。

“那你点名吧。”

大家一看到敖业妥协了,就都对珏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因为没人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敖业,烬锽,道龙,冰九重。”珏这么说道,然后他看了眼嬴宁但不再说话。

“没有被点名的人都出去吧,”敖业听后说道,然后他又对烬锽说,“把道龙叫过来。”

既然龙王敖业都吓令了,那么大家也就没有再继续呆在这里的理由了,于是他们就依次离开。飞龙帝虽然对珏所要说的话挺感兴趣的,但是她的名字并没有被点到,因此只能不甘心地离开。

会场内的人仅剩下了珏所点的那些人,而道龙也被叫了过来。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吧,传闻中亚特兰蒂斯的工程部真实存在。”珏说道,“而且我知道哪里的大体方位。虽然经历了近两亿年的变迁,但是我想里面的东西和一些器具应该是可以使用的,毕竟当初的工程部的房间是经过法术加固的。加固的法术是经过了多层考量后施加上去的,挺个几亿年不成问题。”

“世界树没有地震的记载,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这两亿年间不会有任何地址上的变动。”烬锽说道。

“但是工程部里面应该还有一些机关和自动人偶。那些绝对不是一般王种所能对付的存在。”

“也就是说你要先进去清扫一下潜在的敌人吗?”烬锽问。

“不算是,因为那些机关以及自动人偶是很难对付的,尤其是在地下那么狭小的空间中更是会让战斗的难度系数直线上升,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将那些东西关闭。”珏自信满满地说,“至于妖邪那些东西随便打打就是了。”

“与其危及人命的妖邪你更关心工程部啊。”烬锽苦笑着说。

珏到没有将其看作是玩笑,他认真地说:“因为在工程部里面还有一些不可以被披露出来的可怕存在。没有记错的话里面应该有一些半成品法器,而且全都是九级的可怕法器。”

一听九级法器,烬锽的脸色直接变了,就连敖业也表现出了惊讶。毕竟在法器制造出现断代的这个时代中九级法器可是可以非常罕见的。更何况在以前的记载中高级法器的存在就是为了与王种的上位进行对抗的利器。

“半成品的法器是非常不稳定的,如果由于长时间没有人维护而导致了法器的不稳定的话那就不好了。”珏这么说着,他想起了在第一次见到嬴宁时的那次法器制作失误。因为法器的制作还需要一些不稳定的调剂,并且越是精密的法器需要的不稳定制品就越多,其危险程度也越大。

“明白了,如果你是打算先进去试试水的话我们到不会说什么。只不过那些发现可以交到我们手里吗?”烬锽表示理解但依旧不愿意放弃为龙族争取利益。

“不行。有一些科技的危险程度连我都要抱有敬畏之心,因此那些东西绝对不能给你们。”珏斩钉截铁地说。

烬锽见珏如此坚决就不再强求珏将法器给交出来。但是他还是要提一个条件:“珏,我可以让你将法器保留,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将那些法器的构造原理给说出来。法器你留下,知识传授给我们。这样可以吗?”

这已经是最低线的东西了,如果珏对此依旧不满的话那么烬锽只能放弃。

“……可以,但是就当前魔导学园里的人的知识储备来说他们还有一段路要走。我可以将其保留或是修复然后再将那些法器的制作方法教给龙族。”珏在考虑了一会儿后点了一下头。

“那么对于世界树下的开发工作在消灭妖邪后进行可以吗?”烬锽问到。

“当然可以,不过我要求在此期间精灵族不能对世界树进行开发。”

“这一点我会跟精灵族交涉的。”烬锽点了一下头,然后他又看向敖业。“吾王,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请您下令。”

“如果两边都没有问题的话我并不介意出兵。”敖业说道,“而且珏的做法或许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不毕竟精灵族近水楼台都没得月,如果我们能有效利用的话或许是个不错的结果。”

珏一听就露出了像是有阴谋的反派一样才会露出来的笑容。

而这时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道龙突然开口了。

“珏,有个问题我很好奇——你究竟存活了多长时间?历史中的魔宫机械师说的到底是不是你?”

道龙的话让人们的目光再次集结在了珏的身上。

两亿年,亚特兰蒂斯最后一次活跃在历史的长河中已经是两亿年前的事情了,而亚特兰蒂斯也在它最辉煌的时候因为天灾、妖邪的出现以及尼格霍德所没落。与亚特兰蒂斯一同走向沉寂的还有那精密的法器制造的方法。

而珏,这个在龙族历史甚至是三界历史中突然出现,掌握着高级法器的制作方法并且熟知亚特兰蒂斯工程部内部细节的人到底是有着怎样的背景?他是否是亚特兰蒂斯两亿年前的遗民?

人们看着珏,他们深知或许珏那迷雾重重的身世会在这一刻被打开。

珏严肃地看着周围的人,然后他哼笑了一下说:“果然让在场的人只剩下你们几个是正确的选择。好吧,既然你们想要知道一些事情那我就说出来吧,毕竟你们几个是我在龙族仅有的几个被添加到了信任名单里的人。……”

珏说出了自己被雪藏的一些记忆。那是一段模糊并且被珏当做是违禁的记忆。而当前参加会议的这一批人也有幸成为了三界内少有的几个知道珏那段故事的人。

差不多过了两三个小时,珏将目前可以说出来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这就是我最原始的一些记忆了。”珏这么说到。在他的面前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的人们。

推荐阅读:

签到万年:修仙女配她被迫万人迷 惊悚:玩家把BOSS撩成恋爱脑了 残唐五代第一部:王风委蔓草 KPL:小孩才做选择! 四合院:放开那个禽兽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穿越之我在综影当特工 火影:鸣人异世界重生 开局一把斩魄刀,打造最强雾隐村 封神劫起 反派他爹佛系种田 某星露谷的农耕大师 舔了女帝九世后,重生捏爆系统跑 崩塌世界 重生兽世,力挽狂澜 荒野大镖客:西部大善人 傻子怪才传奇人生 东北冻梨穿六零,上山进厂一把抓 农家女逆袭首富,满城权贵求娶 玄妙大唐 是中医,不是神棍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作为系统,必须敬业[GB] 带着房子穿古代发家日常 茫城 闪婚后,豪门老公追妻日常 大力神女和她的病弱夫君 吸血鬼伪装下弦的那些年 斗破之我即正道小虎崽子不会飞 乌野 快穿:病娇反派又被宿主撩迷糊了 独家偏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