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找魔族说到说到

0找魔族说到说到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魁魇走在华阳殿的过道中。

这几天让魁魇头痛的就是突然出现的大量妖邪。一般来说魔族的妖邪不会在本土出现,往往都是从四周的沙漠中出现并向本土发起进攻。因此魔族的一些重要的防御工事都在魔域的周边,中央的防御设施是很少的。

但是这一次妖邪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魔域的中央地带,这就让魁魇很头痛。

并且精灵族还被另一批妖邪给围了,神族又联系不上。

这几天的事情真多啊。

魁魇走在过道中这么想着。

就在这时候,他迎面撞上了一名侍女。

“嗯?!”魁魇虽然高居庙堂但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淬炼,因此他的身板很强壮,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撞击而又丝毫的后退一类的动作。

“实,实在抱歉吾王!”侍女一下子低下头。

“啊,该道歉的是我。刚才我在想事情,没有看到你。”魁魇说着就看向了侍女。“嗯?……你有些眼熟啊……”

侍女听后依旧没有抬头,而是软绵绵地说:“吾王平日出入华阳殿,而我又在华阳店内工作多年,多少会有些可有可无的见面吧,因此吾王您认为我有些眼熟不足为奇。”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对,是那种见到久违的熟人的感觉……”魁魇眯了一下眼睛。看着面前的侍女,魁魇总感觉面前有一个一脸势在必得欠欠的家伙。

就在这时候,两人所在过道的上方突然传来了“哗啦”的声响。

“谁?!”魁魇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吾王!?”侍女也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地贴紧了墙壁。“是刺客吗?”

“不能……能进入这里的刺客已经算不上是刺客了……”魁魇说着就从虚空中抽出了一把唐刀,其上面的压迫力直逼当时与珏战斗的冰九重!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魁魇说到。

“可是吾王!”

“实在担心的话就快去报告!”说罢魁魇一下子就消失了。

侍女看着原本魁魇站着的地方。

“……什么嘛,本来以为还挺机灵的。”侍女一砸舌头将自己的假发摘了下来,她捏了捏自己的嗓子。

这侍女是珏假扮的。因为魁魇他晚上经常会跟他的妻子们一起,所以他就想找个机会把魁魇给找出来。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魁魇,而且还被魁魇给缠住了。不得已他只能用法术在顶上制造一些噪音来将魁魇给引开。

“那么……”珏快速地换上了衣服,“是时候该把要给他的消息拿出来了啊……而且这家伙跑哪里了?这么短的时间他能去哪?瞎追啊。”

珏来到了过道的上方看着屋顶。透过猎人眼他看到了魁魇的行动轨迹。

珏顺着轨迹追了过去。

当然,在追的同时他带着头巾。因为珏的头发是那种反光极强的类型,所以被月光一照就会有微微的闪光。

而魁魇也在房顶上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华阳殿的建筑千年内都没有出现过不明的声音,因此魁魇才如此紧张。

找到了!

魁魇敏锐的视觉捕获到了珏特意留下来的破绽,然后他马上跟了过去。

但是魁魇在追逐了一段时间后就有一次失去了目标。

行动好快啊……

魁魇少有的感受到了不爽。因为在魔族中他的实力可是一顶一的,在速度上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偷小摸的家伙给盖过去?!

就在魁魇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到了隐约的音乐声。

琵琶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熟悉的曲子……

魁魇听着音乐声,他想起了千年前跟友人一同出游时听到的曲子。

魁魇顺着声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魁魇的办公室位于华阳殿的最高层,是一个单独的房间。

在窗边,有一个银头发的人正在弹着琵琶。月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魁魇看着面前的人,他的眼眶湿润了。

那是他的友人,千年前帮助他稳定王位的人——珏!

魁魇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听着珏弹琵琶。

悠扬的声音在办公室内环绕,这种久违的曲调让魁魇疲惫的内心得到了放松。

最终,曲子弹完了。

孤独的掌声响起,但那是魁魇对奏曲者最高的敬意。“……想不到你还记得这个曲子。”魁魇说道。

“啊,想不到我还记得。”珏将琵琶放在一边,“本来不打算用这么招摇的方式将你引过来的,但是看到了这个琵琶就有些手痒。”

魁魇微微一笑,他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虽然早就猜出来了,但是……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

珏看着琵琶,他的眼神中出现了少有的温暖。

“啊,我还活着……某些意义上……”

魁魇看着珏说:“你现在在龙族吧?”

“血族事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吧。”珏问道。毕竟当时那事情闹得挺大的,魔族或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真是谢谢你没有让那些士兵们硬将我们带回来。”

“本来是这么想的。”魁魇指了一下椅子示意珏坐下,“但是在下达命令后我就想,是什么让你没有选择向我们说明你还活着的事情。你做事情总是有一定理由,即便行为上会伤到某些人,但是结果是对所有人的利益最大化。”

“不,这一次其实是真的没有什么理由。”

“什么?”魁魇的表情凝固了。

“只是单纯的不想见你们而已……”

“理由呢?”

“……很愧疚。要不是我没有能力,莲田跟绝地……”珏说着就垂下了眼。

“别这样,莲田跟绝地都是被银白之灾所害,所以你要恨就恨银白之灾吧。”

“……是啊……”珏听后自嘲地笑了笑。

魁魇见珏的情绪有些低落,就立刻转移话题问:“那么你过来是有什么原因吗?你在龙族那里遇到麻烦了?需要政治避难吗?我们可是随时欢迎你的。”

“啊,那倒不至于。”珏摆摆手,“只不过我确实是需要你们魔族的帮助。”

魁魇想了一下,然后说:“是精灵族的事情吗?”

“你还是这样,够敏锐的啊。”珏咧嘴笑了一下,“龙族打算出兵帮助精灵族。”

“士兵的话我们这边派不出太多……”

“我知道你们的难处,所以并不想要士兵。”珏摆摆手表示自己的目的不是这个,“我是希望你们能够给出一个保证——保证在龙族出兵后你们不会对龙族出兵。”

魁魇听后哼笑了一下。“珏,你这么说话我很伤心啊,一看到你现在为龙族做这么多,而且还到我面前为龙族提要求……这就有种妻子当面劈腿的感觉啊。”

“你妻子们有没有出轨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珏皱着眉说。

“男人的本性啦。”魁魇依旧面无表情地说,“我本以为这个玩笑会让你开心一下的。”

“你的笑点是以出卖你的尊严为基础吗?”

魁魇听后觉得有道理,于是就看了一下远方,之后他说:“行,可以。但是你要记住,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龙族一旦出兵我们就会跨过界点直接攻入凡域,毕竟当下神族无法取得联系,龙族一旦没人那就会是我们出兵的好机会。血族的事情让我们颜面大丢,这口气我们不可能咽下去的。”

“那么真要是打过来的话你们有打算怎么收场?”珏问道。

“那么我们会将你作为停战的筹码,让你回到魔族。”魁魇说。

珏听后笑了笑。“这样的玩笑到挺有意思的。”

“这可不是玩笑。”魁魇倒一脸认真,“你对我们来说绝对有战略价值。”

“哼,那可真是荣幸啊。”珏这么说。

“对了珏,你是不是在龙族有未婚妻了?”魁魇突然问。

这一问到让珏有些不知所措,他过了一会儿后说:“啊,算是吧。但那是龙族那边自己定的,我本人还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你还在在意莲田的事情吗?”

珏看着魁魇,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知道莲田已经死了。但是……心中就是放不下啊……”

“你怕辜负了她们?”

珏没有回复。

魁魇叹了口气说:“你也是个被情所困的人啊。”

“那你能给我一些开后宫的建议吗?”珏呵呵一笑。

“如果你想要的话。”魁魇也难得地笑了一下。“要来魔族工作吗?我们随时欢迎你。”

“可以考虑,但是现在我还是有点抵触,因为有些事情我没有说明白。”珏这么说。

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房间外传来了脚步声。

“看来能听出这曲子的不止你一个啊。”珏哼笑了一声。然后他站起来走到窗边。

就在珏刚刚站上窗沿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魁魇?!”魅水月她们冲了进来,“我们刚才听到……唉?!”

魅水月她们看着站在窗边的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魁魇!我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了,因为这实在是太帅了!”珏说着就重心后移一下子从窗口掉了下去。

“珏!”魅水月她们见到珏掉下去后直接冲了过去。她们想要抓住珏但是失败了。

“魁魇,珏他……”魖眸看着魁魇。

魁魇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那确实是珏,而且他现在就是在龙族工作这一点现在千真万确。”

“那么他过来是为了什么?”魉姝文问。

“一些琐事罢了。但是多少现在我们可以知道那家伙过得还不错。”魁魇看着窗外的天空。“可以安心一下了。至于凯罗门嘛……先不管他了。”

魁魇的妻子们扶着窗沿看着他。对她们来说珏同样是重要的友人。是珏帮助她们的丈夫巩固了统治,也是他造就了她们与魁魇认识的机遇。

“魁魇,”魅水月问道,“珏,还会回来吧?”

魁魇看着都在看他的妻子们,他嘴角勾起微微一笑地说:“那是必然。”

就在一行人即将离开的时候,魁魇看到了被珏放在一处的琵琶。那是魁魇放在自己办公室里做装饰用的,也是千年前珏所喜欢用的一个乐器。千年来魁魇一直认真保养着那个琵琶,这东西可以说是魁魇最开心时候的记忆缩影。

什么甚至莲田已经去世?你刚才弹的曲子不还是莲田写的?

魁魇这么想着就将门给关上了。

同一时间,飞龙帝宫殿的过道里,夏尼跟冰千鸟都很恍惚地走着。

因为她们刚刚被自己的先祖们给叫过去谈话了,而谈话的内容也是关于珏和她们婚事的事情。

暂且搁置。

先祖们是这么说的,而且还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虽然听上去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毕竟暂且搁置就是先不提嘛,但是从先祖们的态度上看就像是本身对婚事有了一些反悔。虽然先祖们的妻子用“等珏获得功勋了就能够有资格娶你们”的理由让这暂且搁置变得委婉一些,但是她们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功勋不功勋的事。

尤其是在之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强烈的力量波动,这使得夏尼她们越来越坚信是珏惹了先祖们所导致今天的这个局面的。

而且再过几天珏就要去神域帮助精灵族了。虽然冰千鸟会跟过去,而且夏尼也打算一块儿,但是那可是可能会遇到邪天的啊!邪天可是很强的啊!如果真要是出事了的话那么这就成了永久搁置了。

而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根本没时间反应。你说前脚高高兴兴地见先祖们混个脸熟,为了以后的成亲做准备,而后脚又闹婚事搁置这一出,真是让人不舒服。

就在两人浑浑噩噩地走着的时候,有人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哼,这就是我的子孙以及赢家的子孙吗?真是有够丢人的。”冰家先代看到冰千鸟和夏尼这样后就气不打一处来地说,“就这点儿破事儿就不行了?”

“先代大人……”冰千鸟看着对方,她现在就像是突然得知自己考炸了的学生一样六神无主。

“你们没有参加过会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确实在会议中我们有些人出现过了动摇,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忍下来了。”先代摆摆手如同演讲家一样地说,“不过珏确实有些不得了的问题,所以对于你们的婚事我们还是要再斟酌一下。”

“先前明明在信里都那么说了。”冰千鸟不满地说道。

冰家先代一甩手说:“想象和现实总归有些差距啊。而且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血统吧。珏那家伙血统相当不纯正,甚至说是杂种都不为过,因此……”

“那样的话我也不介意!”夏尼她根本不管长幼之分直接朝着冰家先代吼道。

冰家先代瞪大了眼睛看着情绪突然失控的夏尼。“本以为赢家的子孙会是个端庄的人,没想到也这么不稳重。”

夏尼再被这么说后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于是她立刻低下了头。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可悲的孩子。”先代叹了口气,接着他又严厉的地说,“你们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婚姻都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你们结婚要考虑很多东西,家世、人脉、财产甚至是血统。而最后一条是人们不愿意随便提及的,但也是最重要的。你们就算是为了一时的爽快而与人结婚,那也要考虑查一下后代的问题。如果你们和珏随意地结婚了,那么身为高贵血统的你们与杂种珏产下的后代要怎么在社会上被人接受你们有想过吗?”

先代的话让两人哑口无言。没办法,存在了几亿年的世俗婚姻就是这样,必须注重家庭的重要。

先代叹口气说:“这样的悲剧不是没有发生过。问问幻龙皇吧。”说罢,他里离开了。

推荐阅读:

快穿宿主不想走剧情 离婚后,前妻全家悔不当初 封天剑帝 一胎三宝:神医娘亲,太腹黑 萌物打工日常 甜妻撩人:老公大人,吻不停! 冰海求生,我跟万物唠嗑搞情报 步步逼婚,老婆别想溜 综视:正妻钟小艾,打造郭氏王朝 杜格冯九 哎,人王 LOL之召唤万岁 灵气复苏:开局强吻裂口女 玄幻之万界兑换系统 清扬的幸福空间 我在天元星开酒吧 全球御兽 诸天末日劫 我做NPC的那些年 我有一卷降妖谱 王爷深藏,妃不露 霍格沃茨疾风传 超神命令 超幻想派生 娱乐复印机 万能场景转换器 倒悬的地平线 四合院:人在保卫科,暴揍傻柱 今世缘记 我的海贼王狂想曲 电影大玩家 满级考古大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