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军队集结

0军队集结

“哈哈哈,想不到珏还真是有本事,他居然真的能让魔王保证不动龙族。”凌云的走廊中,震庭豪爽地笑着。

虽然一开始以为珏说让魔族保证不动龙族是在说大话,但是没想到这边会议结束的第二天,魔族就以保证部队龙族出兵并提供物资援助为保证支持龙族对神域出兵。这种特别麻烦的事情竟然还能够这么快的解决真是让震庭惊讶不已。

珏到底是何人?

震庭不禁这么想。他拍了拍跟自已一同行走的烬锽,问:“喂,烬锽。你说珏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该死的,你拍人很痛啊!”烬锽揉着肩抱怨道。已经震庭是习武之人,力气上自然比烬锽要大,所以在拍人的疼痛度上也是很高的。“珏这家伙说是跟魔王有些交情,所以就通过过他的脸面要过来的这个保证。”

“但是是什么交情啊?能让魔王不动龙族?”震庭问道。

“天知道。”烬锽一耸肩,“不过能让魔王卖给珏面子,而且还是让魔族放弃侵犯凡域的最好时机。这足以证明珏跟魔王的关系不一般。”

听了烬锽的话之后,震庭也赞同地点点头。“那你觉得珏应该是什么等级的家伙?如果换算成爵位的话是什么样的存在才会让魔王给他面子?”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烬锽想了半天没想明白,然后摇着头说,“不知道,出了王以外我想不出什么可以与其平起平坐的存在。”

“低阶种中的君王吗?”

“怎么可能?你见过那个王种王给低阶种王面子过?”烬锽摇摇头,“只有王种的王才能与其平起平坐吧。”

“珏有这么厉害吗?”

“事实摆在这里。要么他就是魔族派到龙族的内奸,是魔王的心腹……不过这也不能让珏牛逼到这种程度吧……”

“总之珏就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是的了?”

烬锽点点。“说不定他的地位不应该是夏洛特跟冰千鸟要和他结婚,而是他要跟夏洛特和冰千鸟结婚。”

“两者有什么区别吗?”震庭听后站在原地捋着里面的的逻辑关系。“都一样吧?”

“主动和被动方不一样啊。”烬锽无语地看着震庭。

“……这样吗?”震庭呆愣愣地说。

“先不管这个。你们军队这次要派出多少人参战?”

“情报上说这次的妖邪多是飞行类的妖邪,所以飞骑部队以及法术部队是要出动的,射骑部队也可以跟上去。”

“看来没你什么事儿啊。”

“虽然我也想去但是多少要留有一些军队在这里吧。千鸟的话就让她跟着珏吧,毕竟现在是个敏感的时候。”

“哼,你也真是个有心的家伙啊。”烬锽哼笑一下。

震庭跟冰千鸟可以说是至亲。他很关心冰千鸟并将其看作是自己的亲妹妹。在过去的两千年中他一直遵守着震边以及他的姑姑震边芳的指令——保护冰千鸟。而随着他的长大他也意识到了冰千鸟所处环境的危险,他甚至看到了来自冰家先祖们的威胁!因此,他保护着冰千鸟,希望冰千鸟能得到她的幸福。

珏是个不错的对象,震庭一开始就很喜欢珏。但是他在得知冰家先祖们将他们的婚事突然搁置的消息后就很震惊,可是在联系了当下的精灵族的事情后震庭就猜测这是不是先祖们给珏的一个升官的机会,毕竟他现在才仅仅是一个锐军罢了想要配上冰千鸟的话还有些差距。

但是现在机会摆在这里,如果珏能够抓住机会的话或许能够让冰家先祖们回心转意,不,他们一定希望珏能够载誉而归!

珏,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震庭在心中想。他很希望珏能够成为冰千鸟所能依靠的人,他能感受到珏是个很强的家伙,他坚信珏能够保护好冰千鸟,甚至在末日来临之时也能够保护好冰千鸟!

“军队呢?”烬锽问。

“已经集结好了。”震庭说到,“一共三万的军团,还有一万以防万一,两万负责在龙城戒备以防神族那边有一些不必要的动静。”

“三万的军团吗……真是可怕……”烬锽这么说着。

龙族的三万军团是什么概念?那可是能够将一个洲级单位给攻下来的水平!而在最近的千年中龙族派出的最多的军队就是营救敖丽那时候所派出的一千士兵。

烬锽推开了阁楼的门来到露台上。在这下面是百兵阵时所使用的战斗会场。而在这会场里面,是已经集结号了的三万龙族士兵。

他们整齐的站着。离露台最近的军团是来自飞骑部队的人,他们身旁都伏着一个小型的飞龙……那些东西与其说是龙倒不如说是会飞的蜥蜴,在龙族的叫法中是飞蜥。它们的身体构造更像是蝙蝠,手部连着膜翼,没有鼻犀角。它们身旁站着的人穿着轻甲,手上拿着的长枪在阳光下闪来闪去。

他们身后的军团是射骑部队。他们每个人都被着弓箭穿着轻甲。虽然他们也站成了队列,但是他们看上去站的队列有些乱也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训练游击战的结果。

至于在他们身后的法术部队倒有些神秘。他们都穿着厚重的法袍看不见脸。不过在他们里面有一些人的肩上带有缎带,那是妖龙的特征。而妖龙的力量可以说是法术上的出类拔萃。这也足以见得龙族对此次行动的重视。

“哦~真是壮观呢。”烬锽在露台上看着下面的军队说道。

“嗯,还行吧。”震庭点点头,然后环视着下面的军队。不过就在他环视军队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和谐的东西。“哼,真是哪都有他……”震庭摇着头无奈地说。

“额……至于吗?”珏在角落里看着面前的飞蜥无奈地说。

“这……这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珏身旁的温德斯也很惊讶地说。

珏是此次行动的主力,所以他也许要一个能够载他飞行的东西。因此温德斯就借着这个机会让珏接触一下飞蜥。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些飞蜥在见到了珏之后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样地不安分。迄今为止珏已经见到了五头小便失禁、两头突然昏倒、一头挣脱了链子飞向天空的飞蜥了,而现在他面前的这个飞蜥已经吐了一地了。

“你以前是这东西的猎手吗?怎么这些孩子这么怕你?”温德斯不解地说。以他的知识,这些飞蜥只有在见到了天敌并且无法逃跑的时候才会这样。

“怎么可能?这东西有没什么吃头。”珏哼笑着说。

“那么你该怎么办?”这时候,嬴宁从一旁走来了。“情报上说包围精灵族的都是飞行类的妖邪。你虽然可以使用法术飞行但是没有办法一直保持边飞行边战斗吧?”

虽然有飞行法术,但是由于战斗时候要进行空中躲闪急转这些动作,所以会占用施法者的大量思考空间。因此很少会有法师在空中与对手对战。

“嗯?可以啊。”珏听了嬴宁的话之后就愣了一下说道。“这种程度不应该是战斗标配吗?”

当然了,所谓的法师是指这个时代的法师,并不包含太古时代的法师们。

“额……是,是吗?……”嬴宁被珏给说蒙了。

“以前不都是边飞边打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以前……虽然听说过以前的人这么做,但没想到他们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嬴宁的话让珏愣了一下,毕竟珏没有见到过当代法师的战斗,所以他还以为现在的斗法是边飞边打。

温德斯见到珏这样后就说:“以前的话那些战斗文献都已经失传了,我们并不清楚当时的战斗啊。”

“这样吗?难怪会有太古法术已经现代法术之分啊……”珏听后思考着说。

在他上魔导学园的时候就听教授说过以前的法术被称作太古法术,当时的珏还以为太古法术是说太古时代的法术。但从现在来看所谓的太古法术其实是失传了的法术。

“那么你到底该怎么办?不给你配备飞蜥了?”温德斯问。

珏听后点了点头,他苦笑着说:“本来还打算体验一下乘坐飞蜥的感觉,但还是算了吧。毕竟这些东西都是龙族的财产,要是骑坏了可不好。”

“你还有这种自觉啊……”嬴宁无语地说道。

因为珏这家伙在百兵阵加封结束后就成了魔导学园的特聘教师,专门讲解关于法器一类的事情。不过珏虽然是个优秀的人才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好老师,他上的课充满了致命的危险以及不可预测之事。一开始珏上的课还算是正常的类型,老老实实将理论踏踏实实让学生学习。可直到有一天珏突然对学生们说“啊,你们掌握的知识应该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实践了”,于是珏就将大量自己研制的危险试剂拿到教室里来进行实践课。先前也说过那些法器试剂是很危险的东西,因此给魔导学园的建筑造成了不少的损坏。

“对了,听说你前些日子跟夏洛特还有冰将军的先祖们见面了。情况怎么样?”

温德斯的话让珏跟嬴宁都将视线移到了一边,而且嬴宁脸上那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表情让温德斯看出了事情的结果。

“额……不过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好的结果的,说不定是先祖们想要通过这次事情来试炼你。”温德斯说道。

“哼哼,也是呢。”珏撇着嘴笑着说道。

“不过你真打算边飞边打吗?实在是有些担心你的体力啊。”

珏听后愣了一下。温德斯说得对,现在的珏在体力上就不如以前。要是再从前的话珏可以完成长时间作战。这段时间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自己在变弱,这一点珏十分清楚。

就在珏想事情的时候,有人从另一边过来了。

“啊,大小姐……”嬴宁对过来的人——夏尼说。

“嬴宁哥,温德斯,还有……珏。”夏尼看着在这里的三人。

“夏洛特啊,好久不见了。”

“婉莹还好吗?”

温德斯拍了拍一旁的珏说:“多亏了珏,现在婉莹蹦蹦跳跳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夏尼瞥了珏一眼,然后又看着那些飞蜥说:“这是在选坐骑吗?”

温德斯点点头。“不过可惜的是这帮小家伙挺怕珏的。”

既然珏一直不跟夏尼搭话的话那么温德斯就把话题引导珏的身上。

“诶~珏你有这么可怕吗……”夏尼看了珏一眼说。

如果我真的变弱了的话就要想办法将失去的那些力量给补回来啊,要是被妖邪给算账了的话就不好了……用法器进行弥补吗?要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想要有足够的震慑力的话还是要高等级的法器,八级?九级?还是一直处于理论中的真正的十级法器?十级法器的话我需要足够的设备才行,这样的话我就必须要进入工程部一趟啊……

“珏?珏!”嬴宁在一旁晃了晃正在上神的珏,因为他一直没有搭理夏尼这使得夏尼整个人都失落了。

“嗯嗯啊?”珏被晃得从自己的思绪中回来了。“怎么了?”

“问你话呢。”

珏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将目光停在了夏尼的身上:“啊,夏尼你来了。”

“你一开始都没有看到夏洛特过来吗?”温德斯惊讶地说。这么个大活人过来但没有发现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要是遇到心思细密的女性的话早就生气了。

“刚才在想事情……”珏这么说着,然后他看向了夏尼问,“夏尼,你有什么事吗?”

“……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夏尼说着就将视线移到了一边。

莫名其妙的家伙……

珏看着夏尼想。

夏尼时不时地瞥珏几眼,好像想要说什么。

不过旁边的骚动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远处,那些已经站好了的士兵突然下跪,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一样。而夏尼他们这些龙族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从头到脚打了个冷战,然后一下子跪倒在地。

珏不解地看了过去,发现原来是敖业来了。

不过珏有些疑惑,为什么此时夏尼的表现跟之前在森林中见到敖业时候的表现完全不一样?

“你们聚在一起真是好办啊。”敖业走过来说,而他身后跟着“卑躬屈膝”的冰千鸟。

“有什么事吗?……嗯?”珏刚跟敖业说了没几个字,他就发现了嬴宁在拽着自己的衣服,像是提醒他要跪下一样。

珏不知所以然地皱了一下眉,然后他看着敖业说:“为什么周围的人见了你跟见到了天敌一样?之前你跟他们见面的时候不是挺正常的吗?”

“或许是因为这个吧。”敖业说着就将自己的左手给举了起来。

敖业的左手上带着一个由骨骼拼接而成的笼手。虽然看上去这东西并没有什么很强的保护能力,但是珏能够感受到自己因为那个笼手而腿软。

“这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御龙手爪’吗?”珏惊讶地说道。

龙族的御龙手爪、魔族的深渊面具、神族的极智之冠,这三样都是王种王的象征,是只有王才可以驾驭的东西!

这可是国宝级的东西。

“带这个干什么?”珏挑着眉问道。

“出征了,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次出征,我过来进行一下誓师会。”敖业解释道,“顺带我要跟着你们一块儿去。”

“啥?!这!太危险了!”夏尼听后立刻说道,完全忘记了所谓的礼节。

敖业倒是伸出手来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敖业解释道:“这次拍这么多的士兵进入神域,如果神族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出现不安的情绪,到时候以受到威胁为借口向我们宣战都不为过,所以我过去坐镇,以免在必要的时候没人给你们撑面子。”

“……既然吾王都这么说了……”夏尼最终选择了妥协,而她也看到了敖业身后的冰千鸟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冰千鸟早就知道了敖业的打算。

“我必将将吾王保护好!刀山火海在所不辞!”夏尼又补充了一句。

敖业深吸一口气后看着珏,并用眼神示意他表示一下。

珏一噘嘴然后对夏尼说:“这不用担心,你们所有人我都会保护好的,相信我。”

推荐阅读:

神厨小农民 拥有科加斯法身,进化恒星巨兽 什么叫Carry型上单啊 我在妖魔世界拾取技能碎片 放开那个导演 我在SCP当仓管 三界灵妖传 超能觉醒,妖魔鬼怪真香 综漫收藏家:开局伏魔御厨子 一把大狙闯大明 软诱入婚 我,养尸人,开局契约暴君棺灵眠了个眠 从被魔法少女打击退役开始上岸 盛世嫡女谋天下 开学了,才发现世界没有那么简单 吴北良 猎人:从拥有招魂幡开始 大明边军 报恩小人鱼软又娇,秦爷为她破戒 穿书之被偏执狂盯上后 神诡世界:我能净化万物 轻烟绕玉珩 [韩娱/财阀]蛇性本淫 妖孽出山,九个未婚妻在等我 杨叶赵雅之 书记官他不想工作 网球:我动漫宅,你说我网球天才 都重生了,谁还追你啊! 坡今天也不想社交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蜗蜗飞飞 重生之血色浪漫 盗墓:开创长生世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