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神域首战……还行?

0神域首战……还行?

珏警惕地看着四周。此时的他已经开启了净化法术将自己周围的空气给进行了净化。在珏身边的嬴宁娜尔以及部分士兵苏醒了。

夏尼她们珏并没有轻易解除她们身上的幻觉。因为珏离她们太远了,真要是被敌人发现珏这边察觉到了法术并且发动进攻的话,那么夏尼她们的处境将会很危险——邪天不可能不认识夏尼她们,至少它一定会认识龙族的金龙将军。

“刚才怎么了?”嬴宁疑惑地问,“我记得我在跟师父学武术来着……”

“刚才的应该是幻术……但是我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法术——根本没有法术的释放痕迹。”珏警惕地说到,“怕这不是法术……”

珏看着四周,他们正处在一片云层中央的空区,四周的云与他们的编队是那么的不协调,这一大队在空中是那么的显眼。

“这是在有意暴露我们的位置吗?”珏心头紧,于是急速飞行开始为周围的人解除幻术。

如果在这里进行伏击的话那我们根本没有能够躲开的余地!但是……这里又有什么可以进行伏击的地方呢?

珏看着四周,因为此时他们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四周没有陆地,下面就是深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神域是由七块浮空的大型岛屿组成的,在这些岛屿的空隙下,就是连通着虚无之境的深渊。虚无之境是造世者诞生的地方,是世界被创造出来的地方,也是容不得任何生命存在的地方。通俗地讲,一旦掉入了深渊之中,那么就必死无疑。

而现在军队所在的地方理论上来讲没有地面防空的威胁,那么这幻术出现的有必要吗?

就在珏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会想起了以前的一种战术。

“所有人!停住!”珏大声喊着,同时加速进行幻术的解除。

被解除了幻术的人立刻停住了。

“靠拢靠拢!”珏在周围绕飞着,就像是牧羊犬驱赶羊群一样。“注意云层!注意云层!”

珏大声喊着,因为他突然发现了军队已经被云团包围了。

士兵们按照珏的指令围成一个圈。

“按照以前的战斗训练那样,准备进行空战。”温德斯在一旁说道,看来他也意识到了当前的情况。

果不其然,就在珏跟温德斯这么下达命令的时候,从周围的云层内冲出来了许多像是蝴蝶一样的妖邪,跟先前珏在飞龙帝那里遇到的妖邪一样。

由于是天空,妖邪从四面八方对军团进行了包围。

“飞行重骑兵在外面进行防御,法师和射骑进行攻击。”温德斯这么说道。

“射骑兵,向中围的敌人发动攻击!”娜尔对自己的士兵下达命令,然后她又对煞羽说,“能麻烦你让你的人将最近的敌人消灭吗?”

煞羽点了一下头,然后她对后面的法师说:“照做。”

法师们立刻准备起了法术。而娜尔的射骑部队也开始对靠近的妖邪发起进攻。

射骑部队的士兵像是经过了排练一般地将弓箭举起来,然后透过前方重骑兵的间隙释放出了箭矢。

带有巨大能量的箭矢如同子弹一般直接笔直地冲了出去。这堪比光矛的箭矢一下子打穿了前方的妖邪并且将中围的妖邪给消灭。箭矢在打到中围的妖邪的时候瞬间炸开,然后散开的碎片向周围的妖邪扩散。中围的妖邪很快就被清除了。

“这……这是法术?”温德斯看着射骑部队的表现感到惊讶。

“啊,主要是我们射骑部队一共才一万人,所以要想做到人族那种万箭齐发的规模还是有些难度。因此我就想能不能让我的士兵们装备一些法器来弥补火力上的不足。”娜尔说道。

“这些都是法器?”温德斯指着射骑部队手上的弓箭问。

娜尔点了一下头。

“但是你哪来这么多的法器?”一旁的冰千鸟也疑惑地问。

要知道法器这东西可是很金贵的,尤其是武器类法器更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像这种大会摸装备的情况是少有的。就算是有一些人族的部队装备着大量法器,那也是些不入流的法器,根本没有到能够与这种等级的法器比的价值。

娜尔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一旁欣赏妖邪被干掉的珏。

“啊,他做的?”

娜尔点点头。“这么向他提议了,于是就被接受了。”

冰千鸟的脸色稍微一阴,但还是很快就变了回来。她来到珏身边说:“做一万件法器很累吗?”

“我有量产型的机器,在设计出法器之后就会准备专门复制机器,这样一来一万件不成问题。”珏毫不在乎地说道,“毕竟武器不能量产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啊,五级一下的法器都是可以使用复制来量产的,但是五级以上法器是没有办法进行复制的,毕竟那些实在是太复杂了。”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的士兵进行一下装备升级啊?”冰千鸟用很可怕的表情问道,看起来其主旨并不是想要让珏帮忙升级一下她手下的装备。

“嗯?你手下不都是一些军官吗?他们的装备自己买不就行了?”珏愣了一下。

冰千鸟或许没有想到珏会这么认真地回复她,于是她有些一愣一愣地说:“啊……毕竟我是常驻凌云的大统领,还是吾王的最后一枚盾牌,手里的人除了那些军官其实还是有一些禁军的。只不过平日里那些禁军都是由墨田妍进行管理的,我平日里的工作也就是调节军队里的各种物资管控一类的,还有就是协调关系。”

“嗯……禁军啊……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珏就看着战斗的情况说道。

谈话间,法师们已经准备好了法术。雷电一马当先冲向最靠近部队的妖邪。虽然前面的妖邪被射骑部队给损耗了一部分战斗力。但由于部队是围在一起的,所以妖邪的攻击必须使它们聚在一起,这样一来它们就像是活体导线一样直接将雷电给串联了起来。

可是雷电的伤害随着串联的妖邪的增多而变小,但好在其麻痹的效果尚在。因此法师的第二波攻击开始了。

火焰向被麻痹的妖邪那里喷射而去,这种不会因为攻击妖邪数量而减少伤害的进攻让那些被麻痹的妖邪被瞬间消灭。

趁着火焰的余焰没有散去,射骑部队发动了第二轮的进攻,将妄图靠近的妖邪进行了再歼灭。

“真是难以置信,这种战斗的节奏比以前快多了。”冰千鸟看着说道。

“法术是有足够的伤害的,起码就现在而言是这样。法器虽然等级低了一些但是其使用者的技术已经将这法器的低伤害用速度进行了弥补。这样一来对方所面对的就是极具压制性的全火力覆盖。”珏在一旁说,“这就是法器的战斗力理念,亚特兰蒂斯、哈达瓦尔追所以能够统一三界就是因为合理利用了法器对战斗的影响并安排出了合理的战斗理论。”

“战斗理念的不一样吗?”敖业说道。

“这就当做是一个战斗的教材吧。”珏哼笑一下说,“虽然是个一般般的教材罢了,但是对于你们来说还是很有用的。法器是对弱者能力的补充,如果放在以前的话单单使用法器的最终结果无非就是被会高阶法术的人给爆锤罢了,但是现在的人在能力上完全不如当时的战士,因此将法器视为战斗的重点并不是一个坏事。”

“听起来像是魂界的战斗理论。”敖业听后略带佩服地点点头,“魂界的战斗准则是以手中所掌握的武器为战斗核心进行的战术编排,跟你所说的战斗法器核心化很像。”

珏仅仅是点了点头没有回复。

埋伏的妖邪被龙族合理的战术给击垮,它们的突袭很快就以失败告终。

妖邪的尸体如同下雨一般地掉入了深渊之中就此消失了身影。

在确定妖邪被消灭后,温德斯拿出了手中的折扇。

那是一把铁扇。扇子的本体是由带有淡青色的钢制成的,上面还有一些如同风一般的图画。在扇子上还有一些和钢铁一个颜色的羽毛。

温德斯展开扇子并对周围的云层一扇。一阵就算是自然界中的台风也为之逊色的狂风被创造了出来并将周围的云给吹散。

这难以置信的狂风制造出了巨大的风压,残缺的云被这风压所玩弄在空中来回翻腾着。

“看来已经没有敌人了啊。”温德斯说道,然后他就将自己的扇子给收了起来。

珏看着那把扇子,他很秦楚那东西是一个能够与冰千鸟手中的金锁龙骨鞭同一等级的法器。

“这是什么?”珏看着挂在温德斯腰间的扇子问道,“不是个简单的东西啊。”

温德斯见珏对自己的扇子感兴趣就说:“怒风百羽扇,这是先祖流传了下来的东西,我父亲后来交给了我,据说里面封存了可以掌控风的力量。”

“何止是掌握了风的力量,这明明就是夺取了风的力量。”珏在一旁说道。

温德斯听后不明所以地看着珏。

珏指了指扇子说:“那些羽毛,拿扇子上的羽毛是神族风伯的羽毛。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那股力量如此熟悉。先前听说他被人杀了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是败在了你先祖的手中。看来是被做成了法器了啊。”

“喂喂喂,别这么说,这可是我们的传家宝啊,你说的这么血腥,让人难以接受啊。”温德斯说。

“没啥。”珏呵呵一笑,“有些高级法器经常那一些东西作活祭,你习惯就好。”

“那你给我禁军的法器可别是一些活祭产物。”冰千鸟在一旁说道。

“怎么可能。”珏一耸肩。

初战告捷的一行人都像是借着这个话题一样放松着自己,他们都轻声地笑着。

珏也很享受这种空气中弥漫着妖邪血液的感觉。

可就在这时候,珏看到了在法师部队中的一个人。

那家伙身上带有缎带,属于妖龙这种法师中的高级存在。虽然妖龙这一点倒是没什么,但是他那遮遮掩掩以及熟悉的气息让珏十分在意。

那家伙是……

珏看着那个法师,而法师也注意到了珏在看他,于是他就拉了一下自己的兜帽。

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让珏一下子就怀疑起了那家伙的身份以及是否有一些不正当的动机。

“哈!到了!”就在珏在想到底要不要查一下那个人的底细的时候,娜尔突然指着前面兴奋地喊。

珏顺着娜尔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树木正伫立在远方。

世界树。

这个巨大的白蜡树是按照千米级为单位进行计量的,其巨大的躯体能够保证其在千米以外都可以被观测到。这个巨大的树木如同神族的信标一般让整个神域的人都能够膜拜到。没有人知道世界树的来历,也没有人研究过其年龄如何。就算是在记载了世界秘密的《无名法书》中,也仅仅是通过草草的几句“展示着造世者无上威严的信标”而已。

而两亿年前,那颗世界树曾是人族的庇护所,保障着人族能够在那个王种争霸的恐怖世界中存过下来的最后依靠。第一位天选者奥丁带领着人民在世界树上建立了辉煌的文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统一了三界的政权。

但可惜的是没有长久的帝国,就算是人族信仰的奥丁所建立的那个布威三界的亚特兰蒂斯也没能逃过毁灭的命运。而与其一同沉沦的还有那些令人族有资格和王种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的强大科技。

在亚特兰蒂斯毁灭后的几年内,一直有人试图将掩埋在亚特兰蒂斯下面的秘密给挖掘出来,但是他们都失败了。无数的人,无数的种族都曾踌躇满志地来到这里,但最终都抑郁离去。只有精灵族,这个曾经居住在世界树树冠之上,居高而下地见证着人族崛起的种族没有离开。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不打算立刻,同时也相信着世界树下那无穷的知识。

“看来他们的处境还有些困难啊。”珏看到在哪里奋战的精灵族们。

虽然相距还有一些距离,但是珏已经看到了从世界树上发出的箭矢。不过相较于龙族刚才的那一场战斗,精灵族的战斗就显得疲软了许多。

“一马当先!”娜尔见到世界树上方的妖邪后就驾驭着飞蜥一下子冲了出去,并且拿出了珏给她的弓。

“喂!紫毛儿!……真是个急性子!”冰千鸟想要叫住娜尔,但是娜尔已经跑出去了。

冰千鸟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然后又看向了珏。

她的目光中满是“好想让你闪亮登场啊”的意思。

估计是想让我当着敖业的面儿来个闪亮登场以此留下个好印象吧。难不成敖业跟过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好给我上军功的?……不过真是抱歉啊,我现在还不想动弹。

珏歪了一下头,微笑着耸了一下肩。

夏尼应该是跟冰千鸟有同样的意思,她过来说:“娜尔一个人冲过去很危险的,你也跟过去吧,毕竟她是公爵的女儿。”

珏见这一圈人里面好像没有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人,于是就只能听她们的话跟了过去。

不得不说,娜尔的性子就是急,当珏赶到的时候,娜尔已经成功过吸引了妖邪的注意力。

妖邪飞向了娜尔,并且对她展开了包围。

没有了大量弓箭手和法师的掩护,娜尔根本就敌不过这么多的妖邪。妖邪那如同尖针一般的节肢刺向娜尔。虽然娜尔有过躲闪但还是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这么大了还是个小孩儿吗?”珏说着就施放法术,将在娜尔身边的妖邪给直接冰冻了起来。被冰冻的妖邪瞬间失去了动力并掉到了下面。

“珏……唔,谢谢你。”娜尔松了口气。

珏皱着眉说:“明明还想夸夸你说一下那个战术编排的,但没想到你这么不顶夸。”

“呀~没想到你一开始还想夸我啊。”娜尔不好意思地说。

你这一点倒挺好的。

珏看着在那里自满的娜尔想。

不过娜尔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成功地将妖邪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了。

“你来把那些妖邪给干掉吧,我掩护你。”珏说道。

娜尔听后就拿起了弓箭。

“看我万箭齐发!”娜尔这么说着,然后就放开了手。

密密麻麻的雷矢冲向袭来的妖邪,如同电飞蚊一眼的声音穿了过来,许多妖邪都被这高能的雷矢给干掉了。

而那些幸存下来的妖邪则没有逃过珏的法术。

在珏面前,那些妖邪的存在就如同蝼蚁一般,只需要用一些“简单”的法术就可以让它们命丧黄泉。

最终,妖邪在娜尔和珏的合力攻击下被消灭殆尽。

冰千鸟看着两人的配合,她不禁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娜尔,你这家伙……

推荐阅读:

美漫世界里的黑巫师 禁咒仙缘翻天覆地 封灵少年 大阿神王 四合院:我在火红年代求生存 让你一科又何妨[校园] 青云之路 重回九零,这个贤妻良母我不当了 春物我在侍奉部当副部长 女主她好可爱,每次快穿火速躺平 我在霸总文里整顿反派逆子 陈平沈秀茹白雪 我是谁?郭其麟他师爷! 全师门在无限游戏证道飞升 从黑云洞开始娶妻长生 一人之下:别人练炁我修仙 一个人的灵气复苏 寡妇搅动风云[年代] 何以归 虐完我,前妻后悔了,求我回头 龙珠开局,寻爱超神,漫游诸天! 从火影开始的成神之路 从药铺瞎子开始的长生路 退婚后,前任小叔缠上我 末日穿六零的快乐生活 官道之如鱼得水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机甲] 重生,该抢发论文了 人在聊斋,我成了五通邪神 三国曹操的打手 虚道异界 离婚后,她惊艳了全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