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在树里面逛逛

0在树里面逛逛

敖业跟长老们聊完后这个会议就算是结束了,剩下要做的就是调整兵力安排准备反攻了。不同于血族的战斗,与妖邪的战斗并不需要太多的战斗理论。想要打败它们只需要足够的暴力即可。就算是有邪天的领导,它一个人的战术能力也无法与训练有素的军团相抗衡。

不过如果真的出现了邪天的话那只能祈祷天选者能够注意到并赶过来。虽然珏有能力打败邪天,但是大多数的士兵是不相信的,所以军团的整体意愿还是希望在邪天出现的时候天选者能够过来。

敖业也有着碾压天邪的能力,但是他本人的高贵使得他难以在战场上一展雄风。

“那么……珏,你待会儿要去哪?”冰千鸟在刚才大厅的门口问。

“跟着她去法器的研究所吧。”珏指了一下身边的洛米。

“其实也不用这么急吧?先跟着我去看看魔族的代表不行吗?毕竟以后就是战友了。”冰千鸟这么说。

其实她的小九九珏看得出来,无非就是不希望他在冰千鸟看不见的地方跟洛米一块。

“啊,这个……”珏瞥了眼一旁的洛米。

洛米并不在意地说:“我平日里都是在研究所里的,所以只要您有空了就可以去找我,我随时都在。但是还请您一定要来。”

“啊……”珏这么说着,然后疑惑地看着走开的洛米。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妮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珏不免产生疑问。他根本就搞不明白为什么洛米要这么热衷于让他到研究所,他跟洛米应该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冰千鸟倒是在一旁冷眼看着,然后说了句:“奇怪的孩子啊。”

“确实。”珏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他也搞不懂为什么洛米会这么急切。

“那么就去找魔族的代表吧。”冰千鸟伸了个懒腰说,“飞了一路了,真是够累了。快点跟魔族的那个交代一下事情然后休息一下得了。”

听着冰千鸟这么说,一旁的夏尼也像是心有灵犀地干笑了一下。

千鸟这身材真心可以啊。

珏看着冰千鸟想。毕竟在伸懒腰的时候整个身体都舒展开了。

由于是出征,所以冰千鸟并没有穿以往的汉服(其实也就是在上朝或是在幕府的时候才会穿汉服),她现在以及夏尼她们都穿着一身很轻便的衣服,上身是夏秋换季衣服,下身则是穿着牛仔裤。这个衣服很容易体现出身材。

就在珏难得欣赏起女性的身姿的时候,一旁的嬴宁小声叫住了他。

“珏,那个魔族的那个代表……”

“啊,就是之前在魔族见到的那个魔族女性,叫魖瞳来着。”珏回想着说道。

“这么巧吗?”嬴宁低声说道。

巧的事情还多了呢。

珏看着嬴宁想到。

“啊,对了,我还要去一趟部队里面去,我先走了。”嬴宁说道。

珏也知道嬴宁的真正意思。他要去敖业身边呆着。此时龙王敖业御驾亲征,不能没有人在他身边。而冰千鸟如果呆在敖业身边的话会难以亲临战场,这对精灵族来说就有些龙族过来展示武力的意思,因此最好的护卫就是身为御史的嬴宁了。

嬴宁说这就离开了,不过珏没有管那么多,他所想的是魖瞳的事情。

魖瞳能来这里对于珏来说既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魖瞳是魖眸的妹妹,其实力自然不用担心,因此魔族会把她给派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魖瞳怎么着也是魁魇他小姨子,让她来这么危险的地方真是有些难以理解。

难不成魔族在计划让魖瞳做什么吗?莫非是想要磨炼她?

珏这么想着,然后下意识地跟在冰千鸟身后。

冰千鸟跟夏尼聊着天,从冰千鸟那略带厌恶和夏尼那苦口婆心的表情上看应该是夏尼在跟冰千鸟说关于煞羽的事情。

煞羽并没有跟过来,她本人好像挺内向的。听冰千鸟说煞羽儿时刚来的时候还算是比较活泼。可是因为她是凤凰并且来了之后一直念叨着“小白去哪了”这几件事情,导致周围的孩子就开始排挤她,从此煞羽就很少说话,说话也是用最小的声音说最简单的几个字。这应该就是致使煞羽变成今天这样的原因。

不过煞羽挺好学的,经常一个人在那里不停的学习法术知识。学了之后干什么也不说,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像是一些邪教徒妄图进行一些不得了的仪式一样。但是经过排查后也没人敢打包票地说出煞羽要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也算是多亏了煞羽的好学,才让她在龙族的法术部队中有了一席之地,并最终凭借势力成为了火龙将军——虽说这个头衔在今天也有一些争议,毕竟煞羽是凤凰又不是龙,将兵权交给一个不属于自己种族的人手里面让人多少有些担心。

但怎么着煞羽也有道龙打包票,能够确保其对龙族的忠心,因此虽然有人议论但还是没有反对成功。

“煞羽现在在干什么呢?”珏突然意识到了煞羽没有见她过来。

“啊?火鸡妹啊?叫她干什么?”冰千鸟一听到煞羽的名字后就转过头来一脸不屑地说。

“火鸡妹……只是有些关心罢了。”珏有些不爽地说。

煞羽他多少带过一段时间,就算不是真正的父女那也有一些感情。所以在听到冰千鸟那带有歧视色彩的称呼后珏有些生气。

“哦~关心啊。”冰千鸟眯着眼睛轻蔑地说,“你还真是有够关心的呢。”

“别无他意。”珏微微颔首说道。他可不想跟女人有什么过深的情感纠葛,他最不擅长的就是亲自介入情感问题。

冰千鸟哼哼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继续走着。

珏对冰千鸟的态度有些疑惑,因为这家伙自打从飞龙领回来后就变得有些强势。

接着珏又看了眼夏尼。

夏尼也是,她在回来后也变得有一些寡言。以前经常喜欢跟珏主动搭话,而现在她很少这么做。

虽然珏大致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并不想继续纠缠下去——红颜祸水,这一点珏还是知道的。

在行走过程中,珏就被当前精灵族的内部设施所折服。无论是传送通道还是三维向导,这些都是强大的法师才能做到的事情,而当下的精灵族已经能够通过法器完成了。在这里就像是进入了未来的科技城邦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是珏以前敢想而不敢做的事情。

难以置信,精灵族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吗?

珏在心中暗自佩服。就像是他这种精通法器的人也没有预想到在当下的某个地方有一个能够通过法器来进行城市运行的地方的存在。

“嗯……根据刚才问的那个士官,魔族的代表应该就在这里。”冰千鸟看着四周说道。

当前他们已经位于世界树的顶部了,外面就是精灵族对付妖邪的防线。

冰千鸟打开门,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只见在一个巨大的平台上,有多门像是机炮一样的东西,而那个东西的炮口喷射着火焰且发出巨大的声音。这如同一连串烟花声音模拟器的东西将远处的妖邪给打穿并消灭。

“那是什么?”嬴宁问。

“看上去像是魂界的防空炮一类的东西啊……”夏尼看着面前的那些防御设施说道。

平台上有很多人正在忙碌,他们将一箱又一箱的东西搬进那些机炮内并不停地重复着。

就在这群人还没有搞明白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时候,有人从机炮内出来了。

“唔~这种法器真是少见啊,而且好爽啊。”一个女性从机炮内出来并甩了一下头发并伸展了一下身子。

“主上……”欧阳踏雪小声叫了珏一声。

冰千鸟看着那名女性。身为王种冰千鸟能够感知出来她是魔族的人,于是她走上前去打起了招呼。

“你就是魔族派来的代表吗?或是说魔族派来象征性支援的人?”

魖瞳一边伸展着一边看了冰千鸟一眼。

“……龙族?啊……龙族啊。”

从魖瞳的态度上来看她好像并不尊重龙族。说来也是,先前都敢在魔族的地盘上派御史,派出的人还跟血族的暴乱有关系,怎么看都像是一群喜欢渗透的家伙。

冰千鸟看的出来魖瞳的不屑,但她依旧忍耐着。

“嗯……你应该接到了来自魔王魁魇的消息了吧?这段时间还愿我们能够合作愉快。”冰千鸟说着就伸出了手。

魖瞳看了一下,然后她握住了冰千鸟的手。

“自然如此,毕竟在这里只有我一个魔族的人,这里什么情况也仅仅是我才能够进行报告的,如果我不跟大家好好合作的话怎么能向吾王提供一个优秀的报告呢?呵呵,顺带一提,我叫魖瞳。”

魖瞳这么说着,但是两人间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依旧不减。

其实魖瞳刚才的话翻译过来就是“我是魔族的全权代表,如果你惹了我不高兴的话你不会有好果子吃”。

“唉,明白了魖瞳小姐,我是冰千鸟,龙族的金龙将军。”冰千鸟也阴着脸笑着说道,看上去很吓人。

魖瞳在听到冰千鸟的话自报家门后态度稍微放缓了一些,但是其强硬的本质没有消失。多少金龙将军在王种中的地位相当于同等政体中的大将军或是元帅一类掌握兵权的大官。

“我是嬴·夏洛特·奥尼尔。”夏尼在一旁这么说道,她伸出手来说,“是武龙皇的女儿。”

“你好。”魖瞳握住了夏尼的手,“我是魖瞳,魔族影魔皇的二女儿。”

“嗯?魖家什么时候成皇·帝了?”珏在一旁听到后就不经意地发出了声音。

魖瞳立刻就注意到了珏。

“啊!是你!”

“先别我不我的,你说说你们家为什么成了大贵族了啊?”

“……银白之灾你知道吧?就是先前在神域我的父亲将银白之灾给打到了凡域,稳定了联军在神域的根据地安全并且为后来的凡域战斗的胜利做铺垫。所以他就因为这次立功而被奉为了影魔皇。”魖瞳虽然想跟珏说说话的,但还是将珏问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这样啊……”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就像是在考虑事情一样没有说话。

“不过……”魖瞳瞥了眼珏说,“血族时候说的那个渗透的人就是你吧?”

“诶?啊啊……知道了啊。”珏反应过来后说。

“是啊,据说在后面追捕你们的人也看到了你的存在。那些老兵们好像挺开心的。”魖瞳有些不高兴地说,“就跟见了阔别已久的男朋友一样。你以前在魔族工作过为什么不早说?而且姐姐她们好像还都认识你。”

“一些有的没的罢了,我在魔族那会儿你还小呢。”珏说着就拍了拍魖瞳的头。

一旁的冰千鸟她们都看呆了。没有人能想到这个魔族派过来的人居然认识珏。更令夏尼和娜尔她们感到不安的是魖瞳的那一双紫色的眼瞳——魅惑之瞳。

不过冰千鸟倒是知道魅惑之瞳对珏好像没有用的样子,毕竟以前试过。只不过这件事情冰千鸟并没有跟夏尼她们说,她也怕坏了跟夏尼的关系。

“珏,你认识?”夏尼走过来问。

“啊,她是我在去魔族的时候认识的,半道认识的吧。”珏说着又拍了拍魖瞳的头。

“喂!别动啊!”魖瞳一下子打开了珏的手,“别以为跟姐姐认识就可以个我这么亲近。”

看着珏这样,夏尼就问:“珏,她说的你以前在魔族工作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听说过珏以前在魔族待过一点时间,但是还真么想到珏在魔族还接触过王室的人。

“啊,就是以前在魔族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要恰饭的嘛,所以为五斗米折腰了。”珏这么不好意思地说着。

魖瞳听后有些疑惑,然后就说:“不应该是——啊痛!”

说着呢珏就给了魖瞳一记手刃。

“你那时候还小,懂什么。”珏这么说着。

魖瞳含着泪,眼中满满的不满和愤怒。虽然想要向珏发火,但是当她想到魖眸对珏的态度以及魔王和他的其他妻子们对珏的态度。她还是忍下了。

欧阳踏雪一直在珏的身边,这也使得她被魖瞳给发现了。

“你是……之前跟他一起的那个人啊,你也在啊。”魖瞳对欧阳踏雪说。

“啊……魖瞳大人?您好……”欧阳踏雪用带有疑惑的语气说着。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魖瞳还是有着这么强背景的人,所以之前她对魖瞳的那些话在现在看有些不妥。

“光叫我名就行了,不用在后面加敬称。”魖瞳到不在意地说,“本来我们家也是从一个伯爵变成了皇的,这些就不用这么样了。”

欧阳踏雪听后点了点头。她本来的家族是侯爵,要是论出身的话是她的地位要高一些——即便是人族。但是她就没有经历过所谓的贵族教育,因此也算不上是什么贵族正统。

“那么那个大个儿呢?”魖瞳看着珏身边。既然欧阳踏雪都跟过来了那么嬴宁应该也过来了吧。

“他去部队了,虽然来了但是你见不到他。”

“哎~你们还真在一块儿呢。”魖瞳说,“他是你属下吗?”

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之前那么危险的地方嬴宁都跟珏在一起,而现在也是,这多上会让人觉得嬴宁是珏的属下。

而这一点珏点了点头。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嬴宁跟他在龙族编制中的关系。虽然在军队中嬴宁是属于珏的树下的,可是按照御史在龙族中的地位的话是相当于一般的将军(除金龙将军之外的将军)或是九卿这类的官衔。而珏的地位仅相当于龙族核心编制中的末尾而已。

“不过既然都打完招呼了,我可以去研究所了吧?”珏看着冰千鸟问。他本人是很希望能够去研究所看看的,他很好奇在这千年中研究法器研究最详尽的种族的法器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啊,当然可以。”冰千鸟听后如同即将战斗的士兵一般挺起胸来。

啊不不不,你完全不需要将洛米看做是情敌。

珏看着这样的冰千鸟想。洛米的行为动机虽然可疑但是珏并不认为她对自己有什么儿女情长。再者就是目前除了夏尼以外,珏还没有碰到过看上别人如此迅速的女性。

“要出去吗?我也来。”魖瞳举起手说道,“反正都是闲的,而且在这里我就认识你一个人,我要跟着你。”

推荐阅读:

白切黑徒弟他总想以下犯上 假皇子?朕乃天命! 重生后,淑妃只想荣华富贵 三国迎娶蔡夫人,荆州入我手 你说得对,但现在是回合制的时间 吞噬星空之无限分身 综武:开局被邀月骗色 我在妖武乱世,武道成神 书籍1388813 辞职后我成了首富真千金 女主给反派姐姐剧透全书后 笑我华夏无神?我开局觉醒亿万神 签到从四合院开始 跌入旷野 加钱哥的港综之旅 重生的我选择了死遁 让你当赘婿,你点满魅力值干什么 高手下山:七个未婚妻太粘人! 死遁后嫁人生子,侯爷找上门 闪婚后,豪门老公追妻日常 书记官他不想工作 狩猎荒野巨兽 掌权保卫处 全职法师:常识崩坏,但不影响我 重生1980:从打猎开始逆袭 赤帝传奇 娱乐:我和大蜜蜜互换身体 综武:从范家商行开始 娱乐:败光白露小金库,她急麻了 人在洪荒,黄龙又尊师重道了 绝色女配又被关小黑屋了[快穿] 天仙金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