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精灵族的法器研究所

0精灵族的法器研究所

额……该怎么说呢?是洛米这孩子太能让人迷糊还是珏一时犯了糊涂。珏一行人根本就不知道工程部在哪里,不得已只能一路问一路走地找过去。

最终,在浪费了半个小时之后,珏一行人可算是来到了精灵族的法器研究所。

法器研究所的位置是在世界树的树根处,其目的应该也是为了方便保存从世界树下挖掘出来的一些法器。虽然根据珏的说法工程部有一些设施可以保存法器亿年之久,但有一些没有进入到那些设施里的法器依旧承受着来自自然的侵蚀。即便那些法器由于刻上了回路而使其相较于组成其的材料来说要更加坚固,可以在亿年之后依旧能保持原来的形状,但是这跟生锈的铁依旧可以保持原来的形状一样,依旧脆的要命。

珏一行人走到世界树下之后就看到了还在准备临时阵地的龙族士兵们。冰千鸟走了过去像是视察工作一般地看了一下,并借此契机将魖瞳介绍给士兵们。

“魖瞳小姐有些胆怯啊。”夏尼看着那边的魖瞳说。

“不像……她应该只是不喜欢龙族吧。”珏在一旁看着说。

魖瞳那样子并不像是惧怕,倒像是有些排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也难怪,之前龙族跟魔族闹了这么一档子事情。龙族的做法在三界的外交中跟不经同意就进行驻军没有区别。这种蹬鼻子上脸的事情势必会让魔族对龙族的看法抱有敌意。

珏看了一下那些士兵,他依旧发现了法师部队中那个不对劲儿的人。

那家伙……

珏眯了一下眼睛。他仅从身材上看看不出是男是女,说男的吧他没那么壮,说女的吧又看不出什么女性特征。而且珏老是感觉那个人有一些熟悉的气息,别人看不出来是因为他们的感知力没有身为银白之灾的珏那般敏锐。

夏尼在一旁看着说:“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当时的一些遗物?这里多少曾是亚特兰蒂斯的首都啊。”

“怎么可能?有也被精灵族给挖走了。”珏说,“都两亿年了,没什么可以保留下来的了吧。”

“确实呢……”夏尼苦笑了两下,“不过书上说的那个‘水晶剑’在哪里啊?”

水晶剑。从前的神域是一整块的大陆,但由于从前亚特兰蒂斯为了震慑王种,所以必须要将神族跟他们绑在一起。因此亚特兰蒂斯建造了一个庞大的大陆分裂系统——水晶剑。这是一个可以将整个神域大陆给完全分裂的巨大法阵群,可以将神域大陆给完全撕裂。一开始这是一个谈判筹码,但是不知道怎么被人给启动了。

“……珏?”夏尼看着珏,他好像在发呆。

珏呆愣愣地看着远方,他好像在想什么一样。可是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那种灵魂深处的恐惧和悔恨,甚至有浓浓的恨意。

“珏?”夏尼晃了晃珏。

珏在被夏尼碰了之后就像是开机了一样。

“啊……水晶剑啊……”珏很恍惚,就像是上课走神后突然被老师叫到了一样。他指着一边说:“在那边,离这里有些距离,不过从刚才的会议大厅的话应该可以望见。”

“可以望见啊……嗯,如果是谈判的话底牌放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是最好的。”夏尼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冰千鸟带着魖瞳回来了。

“剩下的事情温德斯就解决了。我跟他商量最好是在三个月内结束战斗。既然中秋赶不上了的话只能赶上过年了吧。”冰千鸟这么说。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儿了,而根据情报妖邪那边至少是有十万的数量。所以要想将其威胁消灭的话至少要消减七成才行。

“过年啊……今年过年要来我家吗?”冰千鸟问到。

“要不来我家吧。”娜尔从一旁跳出来,“你们俩的先祖珏都见过了,我这边没有什么动静的话会有些尴尬的。”

夏尼跟冰千鸟与珏的婚事被搁置了这件事情娜尔也知道。虽然很震惊但是她的想法还是跟主流思想一样的——这是为珏准备的一个试炼机会,目的就是为了让珏能够争勋立功,成为在上层社会配夏尼她们的人。因此娜尔将自己的定位也放在了等待珏荣光归来的多情人上。

“紫毛家啊……还真没去过呢。好像是在山顶的城堡里吧?”冰千鸟说,“一直听爷爷说你们家的地理环境易守难攻,是块硬骨头,真想见识一下呢。”

“那就来呗,反正每次过年的时候在家里没有人陪我,哥哥在过年的时候也会出去。”娜尔叹了口气,“经商可真是太忙了。”

“今年能轻快些吗?”冰千鸟看了眼珏。

娜尔家的文枪商会被珏建立的白莲商会给收购了,所以当下的一些公关类问题对于文枪商会来说可以托付给白莲商会了,怎么着对奥兰多都能解压啊。

“着就要怪某人了。”娜尔看着珏。她嘟嘟着嘴,“本来一个家族企业就够受得了,现在白莲商会的一些事情又被分到了哥哥身上。”

冰千鸟一听就也看向了珏。“不是你收购的人家嘛?你还把自己的企业交给别人管理?”

“这就不该问我了。”珏一耸肩,“我只是负责收钱罢了。”

“那你还穷的要命。”夏尼在一旁呵呵一笑。

珏虽然掌握着白莲商会的股东,但是他就是个月光族,钱总是莫名其妙的没有了。有时候还要靠嬴宁的钱来救急。当然,嬴宁偶尔会创造契机让夏尼给珏做饭一边拉进感情。在嬴宁看来从夏尼这边已经是完全认可珏了,而珏对于夏尼婚事这件事上还摇摆不定,因此主动拉近感情才是最重要的,必须要让夏尼尝试走进珏的内心。

不过其中的原因也只有嬴宁知道——珏在研究法器,一个很耗钱的工作。

“额……这种事情我会解决的,而且过段时间我就可以摆脱这种穷日字并过上富裕的小康生活了!”珏信心满满地说。

法器的实验已经快要完成了,新一代法器的量产规划已经完成了。只要能够攻克当下的技术难关,那么量产六级法器就不再是梦!而同样的技术稍加改进即可套用在更高级的法器上。

珏这么想着。对他来说能武装更多的人创造更多的敌人是对自己有益的。

“珏,其实可以不用这么急哦。”夏尼在一旁说道。

冰千鸟也附和似的点了点头。

珏知道,这就是男人有钱会变坏的道理嘛。平时珏就对冰千鸟和夏尼她们平平常常的,而且身边还有个欧阳踏雪,这更容易让别人传出一些不得了的谣言。其实珏本人不知道,在版南国里欧阳踏雪的定位已经被评定为了珏的玩具或是性奴。而且还有一种说法是珏跟柯恩通过妓女进行关系维持,毕竟一个外人一个老不死的能这么样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国内的敌人实在是令人费解。

“放心,我是正人君子。”珏这么说道。

一旁的嬴宁听后就露出了短暂的无语的表情。他知道,珏这家伙是个十足的利己主义者,虽然平日里表现还行,但实际上还是很腹黑的。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研究所所在的地方。

研究所是个地下室,这里只有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建筑。

“请出示身份。”在研究所门前,有两个卫兵。一个身穿重甲高高大大;一个身材中等穿着法袍带着兜帽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额……洛哈梅·米米丽·爱尔芙小姐让我过来的。”珏拼命回想着洛米的名字。

“爱尔芙小姐啊。稍等。”身材中等的精灵说着就到一旁通过电话进行确认。

过了片刻,那人回来了,并且允许了珏一行人到研究所里面去。

珏他们通过电梯进入到了研究所。

研究所位于非常深的地方,差不多要有一千米的深度了。

来到了研究所后,珏就被这里的研究设施所吸引住了。

这个研究所的占地应该已经达到了七百平米。墙壁是由坚固的钢材所制成的,其目的应该是为了防止在开挖过程中深层建筑因围岩压力而让整个研究所破坏。在研究所内摆放着各种设施,这些设施珏是知道其用处的,不过透过精灵眼珏看到了这些设施上的一些改进。

研究所内的科研精灵们来回的走着,一种高端先进的感觉扑面而来。

“请问洛米在哪里?”珏找了个研究员问到。

“啊,爱尔芙小姐啊,她在那里。”研究员指了个方向后就离开了。

一行人就顺着方向那么走着。

“哈!这是什么?!”娜尔跑到一边看着被玻璃密封起来的一些法器残骸。那些东西看上去挺漂亮的,还有一些纤维化的宝石。

“啊,一些法器残骸,看上去……应该是一种法师使用的类似法杖一样的东西吧。”珏打眼看了一下后说。

“啊,虽然不知道你是猜的还是看出来的,但是你的想法跟我们是一样的。”在玻璃柜前进行记录的人说,“我们也认为这是某种法师装备。”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呢?”珏问道,“总不能将其放在柜子里就不管了吧?”

“不会,”那人摇摇头,“我们会尝试着将其复原并从以前的文献中寻找相对应的器物。有一些法器在复原的过程中如果看出了其原型以及功能后我们就会顺着这个功能进行复原,将其效果不停地往记录中的效果上靠,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尝试着接近当时的科技。”

“大胆的想法。”珏听后佩服地点了点头。

“只可惜以前的法器回路太过复杂,现在流传下来的理论又如此杂乱。我们一般是难以将法器给完全复原的,毕竟以前的技术断代了。”

亚特兰蒂斯的毁灭近乎是瞬间的,而当时又正值王种争霸之时,人族连生存都很困难哪有时间管那些法器的知识啊。所以当时根本就没有人继承那时候的法器知识以及一些古老的法术。

“真是可惜了。”珏毫无表情地说。

“听说以前的东西很厉害啊,”冰千鸟贴近了玻璃柜,“明明先祖们就掌握着一些强力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说出来呢?”

“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研究法器。”珏在一旁说,然后他就离开了玻璃柜,“当时法器理论尚不成熟,很多效果依旧依旧在试验阶段。明明有地裂天崩级的法术可以使用,为什么还要用还不能打包票的法器?”

“这个原因吗?”

珏说的有道理。法器再厉害也终归是器具,出问题的话使用者就会抓瞎。虽然法器也是高级其能力就越强,但是越精密的法器其协调性的要求就越强,一旦有一个回路出了问题就会让整个法器崩溃。而这也是长久以来没有人去研究法器的原因——与其靠那些随时都可能罢工的法器倒不如靠自己。

最终,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像是隔离室一样的地方。这里只有个金属门,门旁边的玻璃墙展示着房间内的情况。而在里面洛米正在跟她的同事研究着一些法器。

那些法器单单从看向上就能感觉出一些不祥的气息,而且它们被一些严密的设施给牢牢控制住。

“那是在干什么?”夏尼透过玻璃看着说道。

“这应该是在对付一些不稳定的法器。”珏也详细的观察着。虽然他试图通过精灵眼看清楚那个法器里的回路,但是他发现那玻璃墙上有一些能够阻隔精灵眼的咒文。

是为了进行机密保存吗?真是个谨慎的种族。

珏在心中对精灵族的谨慎表示满意。

在隔离室中的洛米看到了珏,然后挥了挥手但没有出来。

她好像在研究一个刻满了奇怪花纹的盒子。盒子不算大,也就三十公分边长的正方体。在每个面的中央都镶嵌着一个不同的宝石。虽然是遗物,但是仅从肉眼上就可以从宝石上扩展出来并发着光的纹理看出来这些宝石正在为盒子供能。

“那是什么啊?看上去好危险的样子。”冰千鸟用扇子遮住了自己厌恶的脸,她好像每次要在外人面前露出烟无表情的时候都会用扇子遮住脸。由于这时候她正面对着隔离室的透明玻璃墙,所以她怕叫洛米谁的看见。

珏看着那个盒子皱了一下眉。

“主上……您认识拿东西吗?”珏身旁的欧阳踏雪见到珏这样后就问。珏一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她就立刻察觉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二十四小时都在看珏。

“啊……不……那东西……”珏歪着头皱着眉,他记得自己以前见到过这东西,但是他又没有什么印象。

洛米在里面带着人对那个法器进行着研究,他们好像打算将其拆解。

固定着那个法器的设备开始运转,法器被设备所释放出来的力量给悬浮了起来。

洛米身旁的人手中拿着一个像是胶枪一样的东西并顺着法器的纹理进行涂抹。

“那是在干什么?”娜尔问。

“算是比较高级的失活剂吧,这东西可以让法器内部组成回路的浆液失活,从而让法器无法使用,当然也可以让人在拆解法器的时候不会因为不稳定的浆液而陷入危险。”

珏在一旁看似有心实则无疑地解释着,他本人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回想那东西到底在哪里见到过上。

“你懂的真多啊。”夏尼在一旁说。

珏擅长法器这件事情在龙族内部也算是比较有名的事情了,毕竟几千年了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熟知法器的人真心不容易。但与此同时人们也很好奇为什么珏会对法器有这么深入的了解,明明他本人挺强的,根本不需要法器来做陪衬。

“啊,对法器有一些研究而已。”珏说道。

“那你为什么对法器那么感兴趣啊?”冰千鸟问。她其实在珏还是少芸的时候就对少芸为什么这么熟悉法器而感兴趣了,她也想趁这个机会问出来。

“额……啊,你们想想看,毕竟我是个半龙嘛,在那一千多年间有没有什么人喜欢和我接触,所以只能一个人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情了。”

“于是你就研究起了法器?”夏尼问。

珏点了点头。“是啊,这东西水比较深,所以能够投入进去的时间也挺多的。当然了,有一些遗失的资料我也是去找过的。研究到了一半突然发现没有资料了的这种感觉可比拉屎拉到一半就要起来还难受。”

珏的比喻虽然恰当但是真叫人有点……

而就在这时候,珏突然想到了以前看到的一个法器图鉴上有记载过隔离室里的那个法器。

珏立刻看向了隔离室。

不好!那东西是不可以打开的!

可是珏想起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洛米他们已经将法器上的一块宝石给拿了下来。而就在宝石被拿掉的一瞬间,那法器突然打开,一个旋风组成的人型物体直接冲了出来。

推荐阅读:

毒后重生计 为妃作歹:一不小心成宠后 修真末世,苟在坊市当卦师 沈青瑚 半步长生 阴阳羽翼 诱妻入怀:腹黑帝少,超给力! 绝地求生之最强主播 皇后只想混吃等死 点墨成仙 无火世界 劫持全人类 末世垃圾分类系统 无冕剑士英雄王 我才是首富 玄幻:符文发明家一点清土 诸天世界里的美食家 剑心证道 叶枫一支香烟 活宝农家 武战乾坤 枕上春色 诡秘:最后的神之途径 荣耀可汗纵横侏罗 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 猛龙过江黑岩 我有一座万兽园 万能场景转换器 星海古武师 银河攻略 许你再见倾心 运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