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妖精使

0妖精使

这是……怎么回事儿?

天使看着到在地上的珏想。

刚才的那股力量不属于这个世界,探知整个三界也无法寻找到与其相类似的力量!那个到底是……

天使不知道接下来要不要对珏下手,因为那个超规格并没有见到过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那种全身各处都在嘶吼着让她逃走的预感实在是让她受不了。

珏这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天使见到后往后退了好大一块距离。

“刚才……”珏捂着后颈说道。他这一次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意识被夺走了,虽然知道相柳出现了但并没有注意到相柳之后的存在,而且尼格霍德夺取他的意识的时候他直接被打回到了央首,相柳也是。可是在相柳的意识占据结束后他并没有从央首里出去直接接管身体,而是赶出了央首到了一个虚无的地方。

“你,到底是何人?”天使问道。

珏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看着天使。说起来他自己也很难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义。

“银白之灾?大概吧。”

“银白之灾……灾啊……原来如此……”

天使看着珏,她身边的灵气再次汇聚。

“造世者之命是正确的,我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就此不管!”

说完,天使就将强大的灵力打到了珏的身上。

“啊!!!”珏被这股灵力给打得近乎失去了意识。妖精所掌控的自然之力以及天使本身的圣洁属性更是让珏这个有着混沌力量的人难以招架。

珏的惨叫声穿过了冰墙传到了研究所中。

“珏!珏你没事吧?!”夏尼她们在听到后就焦急地说着。

可是此时的珏根本没有机会回答她们——圣洁的力量让他难以招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灵魂将要碎裂的感觉。

这小东西也许能杀了我……

珏看着面前释放着自然灵力的天使想。

而此时外面的夏尼她们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认识珏那么长时间,还真么听珏发出过这般痛苦的声音!因此夏尼她们判定一定是出事了。

况且从隔离室内身体透出来的强大的灵力更是让夏尼她们认定元素的失控已经不是珏所能对付的。

就在这时候,敖业赶了过来,而他身后还跟着温德斯。

“听说珏出事了。”敖业过来后直接说道。

夏尼她们都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敖业看了那边的冰墙一眼,他也感受到了来自隔离室内的力量骚动。

“那个东西可以打开吗?”敖业说着就抽出了腰间的爪牙。

“试过了,但是根本就打不碎。”夏尼说道。

在感受到了诡异力量后,夏尼她们就试过击碎冰墙前往助战,但奇怪的是那冰墙完全无法击碎!厚实的冰墙如同钢铁一般奇硬无比。

“那还是你们修行不够。”敖业说着就将长剑“牙”收了起来,他两只手握住长刀“爪”。

夏尼她们一开始以为敖业是打算用蛮力将其劈开,但是很快她们就发现空气中的灵气开始向着敖业汇聚。

在敖业的身边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小东西,如同萤火虫一般地环绕在敖业身边。而爪上面也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光芒。

洛米瞪大了眼看着敖业。

“竟然可以使用妖精的力量……龙王是妖精使吗?!”

还没等洛米得到回答,敖业就一下子会动了“爪”。

只见一道极细的光芒闪过,冰墙上瞬间就被裂开了一道口子。那口子有着如同被激光切割一般的光滑断口。

“这么轻易地就劈开了……”夏尼惊讶地说道。

冰墙被劈开后,天使就看向了敖业,但她也没有停止对珏的进攻。

“……你是……啊,从前那个龙族的小男孩儿啊。”天使看着敖业,“想不到你已经成长到这般强大的地步了。”

“托你的福。”敖业说着就走向了珏。“你能放过他吗?”

“不可能,他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天使坚决地说道。

“我可以确保他不会做出危害你们的事情,可以吗?”

“即便你与我们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也不能轻易相信你。”

“我以我的性命做担保。”敖业说道,“以龙王的身份。”

“龙王?!”天使听后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敖业身上,也根本没有再管珏。

“不错,我正是龙族的最高统领,龙王敖业。”

天使看了会儿敖业,又看了会儿珏,然后她往后飞了一下靠近敖业说:“好吧,这次我就放他一马。”

“多谢。”敖业收起“爪”后一抱拳。

夏尼她们见到敖业跟天使谈妥后就直接跑过去扶起珏。

天使看着夏尼她们,然后她斜眼看了一下敖业小声问:“有多少人知道他?”

敖业听明白了天使的意思是“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没几个,知道的也全是上层。”

“原来如此。”天使点了点头,然后她看了一下夏尼她们。“你应该将一些隐患给铲除掉,以免因为感情账而使该问题难以处理。”

敖业听后叹了口气。“难办啊……”

珏在夏尼她们的呼唤中慢慢苏醒。

“……谁啊……”珏的视野很模糊,被震荡的灵魂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珏此时的感知非常弱,根本就感觉不出什么东西。

大量奇怪的东西开始涌入珏的大脑,一些似真似假的记忆让他的思绪很乱。那些记忆中有以前的痛苦回忆,有更古老的悲惨记忆,有不知何时的辉煌记忆,有难得一时的温馨时刻,也有不明所以的未来战争记忆。

那是什么?那……都是我经历过的吗?

珏在内心询问着自己,他确信这些自己没有经历过,但是他也确信这些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我……到底是什么?

珏不禁回想起了天使的询问,他好像知道天使为什么这么问他了。

(本尊之力何在?!本尊之志在与强盛!本尊欲得碾压万物之力!本尊必让世人因恐惧而肝胆具裂!本尊!尚且饥饿……)

(还有……还有……还有人没有承认我……那些否定我的人,那些嘲讽我的人,那些妄图伤害我的人……我要给予他们永世无法解除的诅咒!我,要让所有伤害过我的人生活在无尽的痛苦由于悔恨之中!)

(不……我还没有满足……还有吗?可以让我感到快乐的东西?还有什么?可以发泄我无尽的欲望?还有谁?可以承受住我那如同溃堤一般无法遏制的龌龊思想?有谁在吗?有谁可以为我献身?)

(错误,错误,错误!那些人都是错误!我……你……我!我啊!醒醒啊!你!你不该在这里的!你!你应该带着最后的意思理智离开这里!)

(我将会为你守住最后的一丝底线,即便在你发狂的那一刻我也会紧紧控制住你!哪怕我因此遍体鳞伤。)

(我……还有要守护的人……我……还有我的子民以及我的理想要守护……)

许许多多的声音传入珏的脑海之中,珏感觉自己央首之中的每个人都在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欲望。

“饶了我吧!”珏捂着头痛苦地说道。

夏尼她们虽然尝试用治疗法术帮助珏减轻痛苦但是看上去治疗法术并没有用,反而让珏身上的伤口更加严重。

天使看到之后就直接愣住了。

“这种情况……”

敖业见天使的反应后就有些好奇,于是就透过心灵问:“你知道真是什么情况吗?”

“啊……治疗法术是为生者准备的法术,是延长生命修复即将离开肉体的灵魂。”天使说道,“但是如果将治疗法术释放在死者身上的话……尸体上的污浊之气将会被倒逼至尸体内部并加速尸体的腐烂,尸体上的伤口就会立刻加重。”

“尸体?你的意思是说珏已经死了?他是不死族?”

“不,我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天使摇摇头,“不死者身上的污浊之气是那种如同排泄物一般的气息,而他身上的气息却像是雨后被扒开的土壤一般,有一种新鲜但是闷臭的气息。”

“他是银白之灾。”

“他跟我说了。”天使看着在哪里抽搐的珏,“我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总觉得他身上重叠着很多不可解释的力量。”

“我也是,总感觉更加可怕的东西藏在他的体内。”

“果然,这家伙就是个危险的存在。”

谈话的时候珏这边的情况就稳定了,而夏尼她们也有时间来仔细审视飘在敖业身边的天使。

“吾王,这位是……”夏尼看着天使问道。

“啊,她是天使,妖精族的高阶存在。”敖业说道,“至于名字的话妖精族是没有名字这一说的。”

“各位好。”天使微微点了一下头。

夏尼她们一听就都惊讶地捂住了嘴。那声音直接传进了她们的心中真是令人惊讶。

“吾王,您为什么能跟妖精这么亲近?”冰千鸟好奇地问。

妖精是一种很灵性的生物,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随便接触别的智慧生物。而且妖精还很喜欢贬低别的智慧生命,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妖精的存在比任何智慧生命都要长。早在造世之血创造出王种之前,空气中挥发的血液就已经幻化成了妖精了。

“龙王陛下应该是妖精使吧?”洛米说。

“妖精使?!”夏尼听后瞪大了眼。

妖精使是三界中罕见的存在,他们天生就能够跟妖精进行有效的交流,并且能够从妖精手中借到力量。先前也说过,妖精的力量是一种很原始的并且很强的力量,他们可以承受住很强的法术反噬,也可以随便使用远古自然的力量。因此妖精使是一种很可怕的存在,他们既可以借用妖精的力量释放强大的法术,也可以用妖精动用自然之力消灭敌人。

“吾王,您这次来神域并不是单单为了帮助龙族进行政治协调吧?”冰千鸟问。

“不错,我此次来还希望能够向天使长叙叙旧。”敖业说。

天使长是所有天使中最强大的几个个体。虽然天使存在于三界的各个地方,但他们的主要聚集地还是在神域。传说最开始妖精就躲在世界树中繁衍生息,躲避着自太古时期就肆意横行的上古巨兽。

“您真的是妖精使?”夏尼继续问。

敖业点点头。“不错,我是妖精使。我可以使用妖精的力量。不过一般情况下我并不想麻烦妖精们。”

“好,好厉害!”夏尼十分敬佩地说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敖业倒是笑了笑摆摆手。接着他转过头来看着天使问:“可以带我见一下天使长们吗?”

天使听后说了句稍等后就消失了。

就在夏尼她们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的时候,一道妖精们环绕着的发光带出现了。那发光带好像通往地上并向别的地方延伸。

“看来天使长同意我的请求了。我先走了,珏以及妖邪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如果神族突然过来的话我会立刻回来的。”说着敖业就离开了。

夏尼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珏该怎么办?”娜尔问。

“看上去像是睡着了。”夏尼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熟睡的珏。

“精灵族有能够进行疗养的地方,可以将他带到那里。”洛米说道。然后她看了一下隔离室小声说:“这里好像用不了了呢……而且自动人偶都已经被毁坏了。”

“好吧,我们把珏带到那里吧,多少可以从医学层面治疗一下他。反证法术只会帮倒忙。”冰千鸟说着就站了起来与其他相应的女生们一起搬起了珏。

不得不说失去意识的珏是真的沉。一开始欧阳踏雪极力要求自己来帮忙搬运珏,但是在尝试了一下后就直接进入了尴尬的境地。冰千鸟见欧阳踏雪这种独占失败的狼狈样有些沾沾自喜,但是她也被珏那无法解释的重量给搞得不再说话了。

最终女生们经过商量决定一起搬运珏。来自龙族的四个姑娘(包括欧阳踏雪)负责搬运珏的四肢,洛米扶着珏的头并带路。

魖瞳虽然想要帮忙但是在看到龙族的姑娘们跟珏这么紧密后就没有提出这种请求。在她看来还是少接触龙族比较好。

因此魖瞳跟嬴宁就负责和赶过来帮忙的医疗人员一起救助受伤的精灵族。

精灵族的疗养中心大概在树干处。在哪里有一个圆柱形的大厅,疗养的房间就在大厅的外围。

“嗯……应该是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后身体选择了关闭大部分机能来优先治疗身体的受伤处吧。”负责珏的医生说道。不过在检查了珏的身体后医生就发出了惊叹。

“难以置信,身体明明外部没有什么太大的伤但是内部的器官却出现了纤维化的情况,而且这都能存活吗?”

“很严重吗?”夏尼问。

“一般生物的话早就死了,但是他不一样……难说,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对他的身体造成致命性的打击,或是说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真正威胁到他的东西的存在。这种病人我真是第一次见到。”

“也就是说主上不会被杀死吗?”欧阳踏雪小声问,她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不,是生物就会死,除非是不朽者。”医生否定了欧阳踏雪的猜测,“但是他的情况更像是一种介于生死之间的存在。他的一些器官好像早就不工作了……”

推荐阅读:

横推武道从斩妖除魔开始 六零五好家庭 想见你之芝兰叙 诸天交易所 双生空间之邪王休想上位 病弱公主惊坐起,权贵宿敌变忠犬 听说我们结婚了 地球意志附体,我执掌天灾 娇养[叔侄] 女儿骨 我在霸总文里当医生[搞笑] 逃不掉!清冷宿主又被病娇强制爱 特种兵之女主的军旅生涯 足球:系统调试了两年半 功夫熊猫:我为残豹,悟性逆天 程总的闪婚新妻,真闪了 重生何雨柱远离是非 原界代行 龙神噬天 成蝶 珍珑道 她司黎明 替身男友黑化以后 多元丧尸入侵:我肉身锤爆一切 今夕何夕 原子战神 赶海美食博主在七零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蜗蜗飞飞 让你写创业,你却歌颂暴秦 欺负清冷仙尊 重生太子爷的末世小宫女 霍格沃茨:从零开始当学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