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家里事

1家里事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星域·银河系·太阳系·地球

空间时代·1432年5月31日8:21(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咻~原来这种东西是这么交配的啊。”

“真是对您的兴趣感到奇怪。”

在一个豪华建筑的顶层,亨瑞正和元贺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元贺成叼着烟整个人很放松地躺在沙发上,一旁的亨瑞则那这一罐儿啤酒。

他们在看的是一类纪录片,不过上面的内容则是一种外星动物的交配镜头。

“呵呵,这才有意思嘛。”亨瑞喝了口酒,“当别人在干一些羞羞的事情的时候你在一旁看着,这就有种你比对方高等的感觉不是吗?”

“是~是~”元贺成抽了口烟并吐了几个烟圈儿。

“哎,要不放一下你跟你媳妇儿上床时候的视频吧,那个我倒是——”

“你找死啊?”元贺成笑着打断了亨瑞的话。他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代表着他已经生气了。

可是元贺成知道亨瑞就这德行,他曾经就在酒店中安插摄像头并拿雾跟他老婆上床的视频看。可是从亨瑞的表现来看他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性欲而观看的,他的这种行为更像是一种置身事外的观察。

“雾的孩子们呢?”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涅羽带着他们,而且涅羽跟你媳妇儿在一块。”亨瑞喝完了自己手中的啤酒后从沙发内部的小冰箱中拿出了一罐儿可乐。“是时候该让她学一下作为一个女生该会的一些技能了,整天跟着我们打打杀杀出生入死的不好。”

“怎么?你想要的让涅羽去一般女性的生活中吗?你们想要个孩子吗?”

“不是不可以考虑,但问题是该怎么解释我跟涅羽的关系。”亨瑞哼笑了一下。

元贺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地拿出了一瓶酒,然后说:“赞美这跨越了百年的爱情。”

“呵,赞美这错误的相遇。”亨瑞也像是认输了一样地跟元贺成碰了杯。

而就在这时候,门那边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先是三个小孩儿跑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个女性那感到无语的抱怨。

“果然在这里吗?你们还没有将这个酒店的租金给退掉啊。”

“坏了!”元贺成一听就用手直接将嘴上叼着的烟给捏灭了。

“元贺成?!你又在抽烟?!……啊,亨瑞你也在啊。”

从门口那里过来了一名女性。看上去很平常,没什么能然人眼前一亮的地方,顶多就是身高层面能有些说得过去的地方。

“哟。”亨瑞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看向了正在爬上沙发想要跟珏汇合的小孩儿们。有一个是长得跟元贺成比较像的小男孩儿。不用多说,他就是元贺成的儿子。

“叔公叔公。”小女孩儿爬上亨瑞的腿并坐了上去,“叔公抱。”

“哼,小妮子。”亨瑞哼笑一下后就用手搂住了小女孩儿的腰。“莫妮卡你有些瘦啊,感觉腰上没有什么肉啊。”

“叔公?”莫妮卡回头望着亨瑞,那软绵绵的声音真是让人感觉心里酥酥的。

“别这样,小可爱,这么小就会讨男人喜欢可不是好事。”亨瑞摸了摸莫妮卡的头。

“叔公叔公,我也要。”小男孩儿在亨瑞旁边跳了跳。

“诺晓依的小崽子啊,”亨瑞粗暴地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说,“好好长大,要有能力保护你姐姐啊,武朝阳。”

“知道了叔公!”

“叔叔。”或许是在一旁受不了了吧,元贺成的儿子也向亨瑞展示着自己的存在。

亨瑞看了眼正在被他妻子教训的元贺成,然后苦笑着用手抚摸了他的脸一圈。

就在亨瑞还在跟小孩子们玩耍的时候涅羽已经站到了沙发后面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莫妮卡,她一下子抱住了亨瑞的脖子并像是提防一般地看着涅羽。

亨瑞虽然没有看到涅羽的脸但依旧感受到了从后面传来的那种负面的情绪。

他仰头看向了身后。

“……您在看什么?”涅羽见亨瑞好长时间没有反应后就问道。

“我在想……怎么前几天晚上没有意识到你发育的这么好呢?”亨瑞毫不遮掩地进行着性骚扰。

涅羽脸微微泛红,然后很自然地往后微微退了一步。

她看了眼莫妮卡,然后有些僵硬地说:“真是个有想法的孩子呢。”

“呵呵,没办法,依道尔家的人都很喜欢我。”亨瑞听出了涅羽的生气但他没有安慰她,而是选择了挑衅。

“是,要不是依道尔家的人喜欢您的话也您或许会有另一个命运。”涅羽气呼呼地说。

“啊,你也一样。”珏拿出手里看了一下时间。他的手在相册上停留了一下下但最终没有点下去。

“实在抱歉。”涅羽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发言的失礼后就立刻道歉。

“没什么……”亨瑞看着手机,那上面好像有什么新的消息。

而此时元贺成依旧被他的妻子给训斥着。

“喂,弟妹啊,你就别再说小元了,他多少是我手下的元帅,联合帝国的最高指挥官,你这么样要是被别人看到了的话那么他的威严就全扫地了。”

见到亨瑞这么说之后元贺成的妻子也就停止了刁难。

“再说了,他抽的烟又不是对身体有害的东西。相反,这东西还能够清理肺部活化血液。又不碍着你们生二胎。”亨瑞说着就拿起了茶几上的烟盒并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烟。

“是啊,前提是这东西在别的星域不是毒品或毒药。”元贺成的妻子抱着胳膊不屑地说。

空间时代的好处是人们可以接触到很多新的事物,来自各个星际空间的新鲜玩意儿。但坏处是有些东西对某个星域的人并不是很友好。就像亨瑞手中的烟一样,那东西在其原产地是一种很危险的毒品,再起周边星域内更是一种危险的毒药。因此这东西在星际货物清单中被列为违禁品,虽然对人类所在的星域内的生物没有害处反而有保健的作用,但是星盟的最终决定依旧是将其封禁。因此当下地球上的这种香烟全部都是走私出来的相当昂贵的东西。

“喂,弟妹啊,你可知道这东西花了我们多少钱吗?这种东西的价格可不低啊。”亨瑞晃了晃手中的烟。然后他将烟放下说:“先不说这个,听说你打算跟小元生二胎?要基因抑制剂吗?”

“啊,确实我们家想要让我跟他生二胎,但是这次我不想要基因抑制剂。”

“为啥啊?”

“因为总感觉这不像和元贺成的真实孩子。”元贺成的妻子说,“啊,这倒不是说我不喜欢这个孩子,只是有种丈夫不完整的感觉。”

“你的这种想法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亨瑞像是对待不开窍的女儿一样说,“人类是极端排外的生物,他们可不希望在自己的族群中出现异类。”

“可是不是有你们吗?你们的话一定可以理解——”

“我们是被世界抛弃的人。”亨瑞说着就将莫妮卡放在一边并站了起来,“我们是杂种人,是公元年代卡罗星人入侵地球时基因武器的受害者的后代。卡罗星人将我们视为地球人,人类并不希望我们融入这个世界。”

“但历史书上不是说过吗?你们是当时病毒战时被从卡罗星人身上出来的二代病毒所感染的人类的后代啊,你们是为了地球而牺牲自身利益的人的后代啊。”

“事实就是这样,但是我们依旧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亨瑞说道,“只有帝国才能够接纳我们。但是我们对帝国的唯一用处就是帮助帝国扩充外星殖民地。”

人类的身体不适合开拓外星殖民地,外星的辐射、有毒的大气以及致命的生物都使得人类不适合在外星球开拓殖民地甚至是展开战争。

“如果你们生出来个混血儿的话,那么不禁人类会歧视你们,你们的孩子也要走上一条坎坷的道路。”

听着亨瑞的话,元贺成的妻子没有回应。

“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办法,我们只是在尽可能地保护他人,借此来保护我们。”亨瑞说。

元贺成的妻子语塞了。

“不能光为了你的所谓的爱情,你应该考虑的是你的孩子会在这社会上接受怎样的对待。爱情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半家庭的事情。”亨瑞说着就看了下手机。

手机上的内容让亨瑞皱了下眉。

“走了。”亨瑞拍了拍涅羽的肩说到。

“啊……等一下我。”元贺成也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跟亨瑞一块儿。

“你不用了。有时间陪陪老婆孩子吧。”亨瑞伸出手来表示让他停下,“我跟涅羽一块儿就行了。情报部门已经将那家伙的记忆给翻出来了,是时候看看这幕后的家伙到底是谁了。”

说着,亨瑞就走到了门口,而涅羽也领着孩子们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亨瑞突然说:“顺带你趁这个时候把你媳妇儿的思想摆正了,别想一些不负责任的事情,就这还当老师呢。”

当亨瑞从这个酒店中走出来的时候,他按了一下手中的车钥匙。

“你怎么来的?”亨瑞一边找着车一边问涅羽。

“跟姐一块儿来的,她开着车。”

“这样啊。”亨瑞说着的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车。

那是一辆家用轿车,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你开我开?”亨瑞问。

涅羽看了一下旁边的小孩儿后说:“我开吧,您开的话我不放心。”

“哼,也是呢。”亨瑞说着就将手中的车钥匙扔到了涅羽的手中。

四人上了车。

“去大厦,叶少英在等我们。”

涅羽点了一下头后就发动了车子。不同于以往人们对女性的开车认识,涅羽的车技挺好的,起码开起来非常稳,在路上遇到一些加塞之类的事情的话也不会慌张——起码比在一旁想要拿着枪崩死对面的亨瑞要心平气和的多。

路上,涅羽一直通过后视镜看在那里跟孩子玩的亨瑞,她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些羡慕。

巧合的是亨瑞的余光已经注意到了涅羽在看这里。于是他说:“怎么?想要孩子了?”

涅羽听后嘴一张一合和一会儿,她好像也在犹豫要不要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事情我不是没考虑过。”亨瑞说道。

一听亨瑞的话之后涅羽的表情黯淡了不少。

“嗯?怎么?不乐意我考虑这件事情?”亨瑞见后问。

“……如果您考虑过有关我们的事情的但没有跟我说的话就意味着您否定了这个提案了。”涅羽说道。

“那么你的想法呢?是想要个孩子吗?”

涅羽没有立刻回答,在她看来亨瑞的想法要更加重要。

“我想过,这不是不可行,而且你我的本能或许都在呼唤着我们要个孩子。但是我在想到底该怎么解释你与我的关系?”亨瑞透过后视镜看着涅羽,“你是我二十年前在卡罗星的废墟中找到的。而我们,曾经的九军毁灭卡罗星的也是百年前的事情了。你与我差了近一百一十多岁,而且我对于你来说就是毁灭你家园的人,是你的家乡毁灭者。你的爷爷奶奶甚至都是我间接杀死的。你说说,你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车子依旧平稳地在路上开着,但是涅羽的思绪却有了些不安和混乱。

亨瑞也没急,只是静静地跟孩子们玩着。

“如果可以的话……”差不多过了得有十分钟吧,涅羽开口了,“我希望能够成为您的妻子。”

亨瑞听后就像是给被惊醒的猫一般看向了涅羽。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亨瑞笑了一下,“一开始你在尝试对我表达心意的时候我就想你是不是有些找不到别的男人了?我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一直都是以一个女儿的心态来看待我的。我当时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你脑子突然缺根筋打算向我示爱。”

“那么您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吗?”

“啊,要不是伊丽莎白跟我说的话我还真难以明白其中的缘由。”

“那可真是要感谢她。”

亨瑞看着窗外,此时那个巨大宏伟的大厦已经能够被看到了。“哎,本来不希望你涉足于这里的。”亨瑞看了眼外面的大厦,然后又看着后视镜,“你可知道当你以国际刑警的身份站在我的对立面的时候我有多伤心吗?这倒不是你跟我成为敌人的事情,而是要怎么向你隐瞒你与我是敌人的事情。”

“额……”涅羽一听亨瑞的后半段话之后就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

“呵,想起小黑屋了?”

“那真是……太变态了……”

“放心,真正的酷刑还没有对你用。只是想让你放弃当国际刑警罢了。”亨瑞发现他们已经到站了,“不过当时魔术师还说让我把你给上了,这样给你留下永生的心理阴影。”

“多谢您当时没有这么做,要不然我会立刻自杀的。”涅羽顺着广场上的标识将车开进指定的停车位中。

车停住了,涅羽从后视镜中看着亨瑞的眼睛。

亨瑞也从后视镜中看着涅羽。他说:“当然可以,如果你能够成为我的妻子的话我会很乐意的。”他一耸肩,好像这个答案他早就确定了一般,“我不相信别人,如果说要我选一个妻子候选的话你会是最好的人选……这种养父与养女之间的爱情只有小说和刑法中才会出现。”

亨瑞说着就打开了车门。

莫妮卡和武朝阳从车上跑了下来,但是亨瑞和涅羽并没有下车。

“您说的……是真的?!”涅羽颤抖地说。

“啊,是时候该把你从女朋友上升为妻子行列了。”亨瑞一撇嘴笑着说。

那笑容是他的标准笑容,是那种每次胸有成竹高高在上时候才会有的特别自信和高傲的笑容,而一旦出现这种笑容就意味着他觉得某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父亲……”

“额……看来改口还有些难啊。算了,这种play也不错。”亨瑞说着就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叔父!叔父在干什么?”莫妮卡一蹦一跳地问。

“跟你们涅羽姐姐谈一些事情。”亨瑞将莫妮卡抱了起来。“以后你们涅羽姐姐就真的是我的人了。”

涅羽也从车上下来了,她红着脸微微低头跟在亨瑞的身后。

亨瑞微笑着看了涅羽一眼,然后他又用严峻的表情看着前方。

剩下的,就是正事了……

推荐阅读:

农家后裔 足坛怪咖 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 神秘复苏之森罗万象 夏洛特:宿傩模板,奈绪误我 斗罗:绝世之龙震寰宇 穿成早死白月光,我修仙有提示 洪荒:从后土是我道侣开始 婢女娇媚 鬼域神主 修炼?不存在,开局无敌横推诸天 综影视带着换装系统装神女 NBA:融合盘古,馋哭科比! 末世重生,靠十亿物资带闺蜜躺平 白月光她不干了! 易飞赵丽丽 小乞丐破天成神记 红尘拾梦录 我被皇马挖掘了 海贼:我,洛克斯船上最强战力 [崩铁]被上司读心后 漂亮知青分手后赢麻了[七零] 半岛:邻居女友是大势艺人! 离谱!我养成的病弱太子黑化了 演唱会坐我旁边那个男生 全民穿越只有我可以使用指令 全民修仙:重生后又一个神级天赋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禁欲残王沦陷了 谁说被寄生才能修仙? 一人之下,全性真人 花都大仙医 斗罗:我真的只想修仙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