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你我条约

0你我条约

神域的陆地面积虽然没有凡域和魔域的大,但是有很多的破碎土地在一些没有人管理的地方。

在神域的某个地方有一个浮空的小岛,这个小岛面积也就相当于几个足球场的大小。而在这个四周没有任何与主岛链接的小飞岛上,有一个带有魔域东方建筑风格的阁楼。

夜深了,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梦天明被这月光给照醒了,他从床上半爬起来。

他光着膀子,背上的肌肉隆起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很有线条感,同时也能看出他的强壮。

“如果来了的话就快点现身吧,我不喜欢有别人在我面前玩捉迷藏。”梦天明看着门外的一块阴影区域。

那里看上去并没有人,甚至连微弱光芒所投射出来的影子都看不见。

“哦?鼻子够灵的呢。”雾的声音在角落响起一团血雾凝聚成了一个人型。

“果然是你。”梦天明眯了一下眼睛。

“呵,”雾像是发现自己精密计划被别人猜出来了一般用带有嘲讽的语调说,“原来你只是知道有人而不知道是我啊。”

梦天明不满地瞥了雾一眼。“你来干什么?”

“只是过来看看你而已。”雾坏笑着看着梦天明身边的人。

在梦天明的身边还有个熟睡的女人,不过能够从气息上感觉出来她不是正常生物。那气息与穆勇的气息很像。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梦天明注意到了雾的眼神,然后就用身旁的被单盖了一下身边的女性。

“呀~这么快就有感情了?”雾扭捏着身体很是夸张,但他突然转变态度认真地说,“明明是利用关系。”

“话是这样没错。”女性的声音响起,梦天明身边的女性也醒来了。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性,她是那紫色的眼瞳——魅惑之瞳的眷顾者,这也代表着造世者认可了她的美丽。而她的身材更是惊艳得很,宛若被设计出来的身材仅仅是瞥见了背部就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哼,怎么样?这交易的货物?”雾冷笑一声后问。

女性听后就像是爬墙虎一般贴着梦天明,然后用手抚摸着他的脸说:“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呢,完美的男性。”

“喜欢就好。”雾一甩手看似无奈地说。

“那么你过来干什么?”梦天明无视了一边舔他胸膛一边抚摸他的女性。

雾拿出了一根能量棒叼在嘴里,然后倚着门框说:“只是问问给你们的东西好不好用罢了——神族有没有中招,毕竟那是新品致幻剂,还没有投入到大规模战争中。过来问问效果。”

“随便就能看出来吧?这东西相当好用。”梦天明表现出了“就这?”的懈怠感,“拖你的福,神族一直没能跟外界有联系,就算是眷属也无法感知到宗主的想法。”

“哦~看来很好用嘛。”雾蛮开心地说,“化学部的那些人要是知道自己的药品能够将神族给扳倒的话一定会高兴吧。”

“确实值得骄傲。”梦天明认同地点了一下头,“神族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弄昏的。”

龙族是力量的代表,神族则是智慧的代表。所以想要让他们受到精神上的打击实在是难,神族对精神类的干涉的抗性可是仅次于代表意志的魔族的。

“啊,其实那种东西对我们来说是毒气啊,吸了必死的那种。”雾摆摆手说,“到了这里只能让神族睡觉……真是惭愧啊。”

“已经很不错了,这多少让神族的社会停转了。”梦天明说道。

“嗯……不过对神族来说社会停转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啊……”雾看着窗外,他好现在眺望着未央岛那边。

王种的休眠排名是龙族、魔族、神族。虽然神族最后但是他们在保存体力上还是要远超其他物种的,不吃不喝地进入休眠状态能够存活几年的时间。但是睡眠嘛,也不能忽视了别人的趁火打劫。

“神族不会被妖邪给消灭吗?”雾问道。

“怎么可能~”女性突然回答道,“神族本身就又很强的防御体系,而且他们的自动人偶又不是做着玩的。那些自动人偶有时候比神族军团还要难对付。妖邪再多也进不了神族的势力范围的……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做的自动人偶。”

女性这么气呼呼地说着,然后又自顾自地“忙”了起来。

雾听后撇着嘴点了点头。他知道那些自动人偶是谁做的。三界中能够制作出这么强的自动人偶的人要么已经成灰了,要么就是一个疯子。而巧的是他正好知道一个疯子,还是个人格分裂的家伙。

“那么你们接下来的计划呢?”

“这个就要问白飞羽了。”梦天明轻轻拍了一下趴在自己身上的女性。

“啊,终于到了我的回合了吗?”女性白飞羽反应过来了。

不不不,其实你刚刚才说过话吧?

雾在心中这么想着,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魔族会跟龙族达成协议,但是龙族支援精灵族的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而且……”白飞羽看了一下世界树的方向,“灾……也过来了呢。”

“那么你会重蹈穆勇的覆辙吗?”雾眯了一下眼睛。

在他面前那尽显妖娆的女性白飞羽正是和穆勇一个级别的邪天——帝蜂蝶。那些飞虫妖邪全是她的手下。而她攻击精灵族也是出于某个协议。

“啊,说来穆勇被灾杀死了啊……”帝蜂蝶像是意识到了一样的说道,“他那个隐世主义者居然会去攻击灾,这是罕见呢……”

梦天明将头转到一边没有说话。

雾看着梦天明,而他也注意到了梦天明胸口上的一道非常长的疤痕。

身为最强邪天暴龙神的梦天明怎么可能会被打出这么大的疤来?三界中唯一可以给他造成重伤并且使其伤口无法复合的生物只有银白之灾。

“你跟隆……银白之灾打过吗?”雾看着梦天明的胸口问。

梦天明也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伤,于是毫不掩饰地说:“啊,在前年的时候跟它打过。难以相信沉寂千年的它居然依旧如此恐怖,其力量依旧难以招架。”

“那我岂不是会被杀死?”白飞羽将脸贴在梦天明的胸口上说。

“这一点你倒不用担心。”雾说,“银白之灾这段时间有明显的力量削弱,有人可以作证的。”

“是谁?有谁从灾的手里逃出来了吗?”白飞羽听后问。

梦天明摸了摸白飞羽的头,然后说:“他说的是那个从灾手里捡回一命的老血族。真是难以相信,胆小鬼的话都敢信。”

“哼,这叫兵不厌诈。”雾倒有不同的看法。

“管你怎么看,在我看来躲在后面挑衅别人这就是胆小鬼的行为。”梦天明一甩手,然后轻蔑地问,“那么那个胆小鬼上哪了?”

“她自有用处,这你不用管。多少让她再快活几年。”雾哼笑一下。

“但愿她能听到。”

“她本身就知道自己的用处。”雾嘲讽般地一笑,“她是那种哪怕自己被自己所引发的灾难所消灭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家伙。”

“真是个疯狂的家伙。”梦天明不痛不痒地说道。“与其被消灭,更应该看着毁灭的结果才行啊。”

雾又找了根能量棒叼在嘴里,然后叹口气说:“我这一辈子怎么老是跟脑子不好的人打交道……”

“嗯?”

“不,没什么。”雾拨了一下手腕上的衣服然后看了下手表,“啊……都这个点了啊……”

梦天明看着雾的手,他的手套与手腕处的皮肤有明显的变化。手部的皮肤更像是受到了腐蚀一般干燥溃烂。

“你的手怎么了?”梦天明见到后问。

“嗯?啊,这个啊。”雾稍微提了一下手套并将那些变化的地方盖住了,“为了救某人而弄成这样的。”

“救人?”白飞羽凭借女人的感知察觉到了什么,“是所爱之人吗?”

“敏感的家伙。”雾哼笑一下后点了一下头,“我的爱人。为了救她换双手,不错的交易。”

“但是凭借你的力量应该可以将其恢复吧?”

“啊,是倒是,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荣誉奖章,也是包含了回忆的事情。虽然很痛苦。”雾说着摸了摸手,同时他那闭着的眼睛也微微张开。金色的瞳孔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琥珀色的光芒。

梦天明没有打扰雾,他看着窗外回想着以前的事情。

师父又和我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呢?好像没有什么信物啊……真是可惜……

“啊,那我走了。”雾说着身体就渐渐淡化然后消失了。

梦天明没有管太多,而是继续看着窗外。

“你在想什么呢?”白飞羽见梦天明在想事情后就凑过来问。

“以前的一些琐事而已。”梦天明看着天空中的月亮,“时间久了,都快忘了当初是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了……”

“是因为谁吗?”

“啊……我的师父。”

“能当你这种怪物的师父也真是有有能耐的人啊。”

梦天明一听就看了白飞羽一眼,他的眼神中带有些许愤怒,但白飞羽并没有注意到。然后他平和地说:“啊,是师父接纳了我并将我培养起来的。我跟师父呆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但是现在想想真是短暂啊。”

白飞羽听后无言地看向了外面。“一亿年了啊……说起来还真不怎么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去的。”

“啊……已经麻木了啊,要不是灾的出现还真的难以意识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啊。”梦天明说。

白飞羽过了一会儿后又问:“能说说你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挺怪的家伙吧。”梦天明想了一下后就忍不住“噗呲”一声地笑了出来。

白飞羽从没有见到过这种展露童心的梦天明,她很好奇地看着梦天明并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他是个很矛盾的家伙。就比如说以前跟他去庆典玩的时候买一些东西吃,他总是会跟我说‘哎呀,这种东西就是小孩吃的,你都这么大了还感兴趣吗?’这种话,但是每当我将吃的分享给他的时候他就会很自然地接过然后一边说着好吃一边寻找相似的店面并继续购买。”

“很温馨啊。”

“是啊,”梦天明并没有打算结束话题,他继续说到,“而且师父每次跟我说不许买这个不许买那个的时候总是会在隔几天后偷偷买给我。虽然有时候我已经对想要的东西丧失了兴趣,但是不能让他感到自己的心意白费了啊,所以每次我都会看似开心地接受。啊,有时候是真的很开心,比如收到想要的玩具的时候……”

白飞羽看着一直说以前事情根本停不下来的梦天明,她不禁笑了一下。

“嗯?你在笑什么?”

“啊,只是想自打我认识你这千万年间还真么看到过你这般兴奋。”白飞羽一笑,“你这样看起来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啊。”

她趴在梦天明的身上深情地说:“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说不定我们两人的命运都会被改变。”

“那是不可能的。”梦天明却冷冰冰地说,“师父死了,被人害死了,被自私之人害死了。而他曾经所帮助的人,所守护的国家却在庆祝着他的死亡。人们都说他死有余辜,人们都在因为他的毁灭而感到安心……没人可以解开我的这个心结,我是亲眼看着师父被处刑的。”

“真是悲惨呢……”白飞羽低声说道,“但是比起被当成玩具任人摆布要好一些吧……”

梦天明没有在意白飞羽的话,他长叹一口气。“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通过灾那不死不灭的力量掌握死灵术,将师父复活。”

“死灵术吗……”白飞羽自然知道那是不可以涉足的东西,所以没有深入这个话题。相反,另一个事情倒是挺让她在意的。

“你师父是男的女的啊?”

“男的啊。”

“额……”白飞羽像是被震惊了一般地小声说,“男的还这么激动吗……”

“你呢?你如果消灭灾的话又有什么诉求吗?”

听了梦天明的话之后,白飞羽抱紧了梦天明。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倒是希望可以将时间退回到我出生前,让我没有这魅惑之眼的灾厄。但是现在的话我只希望能够跟一个人永远走在一起,老老实实地度过一生……这样是那样的话你可以陪我吗?”

“算了吧。”梦天明摇摇头,“我不该出现在世上。”

“那可不一定哦。”白飞羽将梦天明按在床上,“你是个不错的家伙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梦天明看着白飞羽。以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很多东西。

“又是要履行所谓的条约了吗?”梦天明面无表情地说。

“是这样吗?”白飞羽说着,而她的眼睛也透发出淡淡的紫色的光芒。

梦天明用手轻轻打了一下白飞羽的脸颊,然后说:“别对我用魅惑之瞳,我会履行我的义务的。”

“呵呵呵呵,那是最好的。”白飞羽说道,接着她贴着梦天明的耳朵说,“那再让我享受一会儿,三个月的时间真是转瞬即逝啊,这么快我就要去迎战灾了。啊~你属于我的时间可真是短呢,相较于我们度过的亿年岁月。”

梦天明没有说话,他深知此次事件的结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白飞羽会被灾给杀死,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无论如何白飞羽都履行着她的义务。她将雾带来的化学药品作用在神族上并让其无法行动;让妖邪封住精灵族的退路使其无法与神族联系并不能探知神族的状态;控制住界点断绝了一切可能与未央岛有联系的界点。

你做的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梦天明想着,同时他也履行着他与白飞羽之间的条约内容。

推荐阅读:

重生后她A爆娱乐圈 女鬼合租记 改造修真世界 谢谢你夸我十恶不赦 狐妖:从一人开始开宝箱 七十年代病美人甜宠日常 皇神纪 我在末世做个好人 超神提取 都市修真 潜伏在总裁身边 调教武侠 浮云凤梨不好养 摄政王的小萌妃 绑定国运:开局扮演诗人剑豪 我叫波风鸣人 元府女姝 黄金秩序 女神法则 无限求生直播 长生65000000年 光之国:我外挂奸商!搞啥科研? 说好的末世呢,怎么是四合院 重生九八做大亨 杨磊江湖老六 修仙模拟器从低武开始 金手指俱乐部 洪荒:我为天帝,镇压世间一切敌 甩开老婆去泡妞 九页书 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人 我在木叶的躺平模拟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