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呵呵,那妮子也来了(额……玩忘了)

0呵呵,那妮子也来了

那家伙珏早就很在意了。虽然询问过法术部队里的人关于那家伙的事情,但是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讯息,只知道他平时挺无聊的,一点儿都不跟别人说话。

关于法术部队里的人并不了解彼此珏是有数的,因为平日里这帮人都在处理自己的事情,虽然有些分组可以确保在实战的时候一些法师可以与平日亲近的人相互配合,但也有一些人是喜欢一个人行动的。

那家伙在走廊里鬼鬼祟祟的,他不停地往珏这边看。

但是就在他刚刚结束侦查打算继续看的时候,有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喂!”珏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可让那家伙吓了一跳。“你是谁?”珏说着就控制住了对方并将其按在墙上。

“啊!疼疼疼!”那人用相当熟悉的声音说着。

“这……敖丽?”珏一听声音不对之后就松开了手,但是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惊讶。

珏早就怀疑过那家伙就是敖丽,但是他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毕竟敖丽是龙族王女,如果她真要是跑出来的话那么烬锽不可能不通知。可是既然敖丽都在这里了,那么……

“你跟烬锽说了什么了吗?”珏问道。

“啊,被发现了吗?”敖丽吐了一下舌头,“我把限量版的游戏给他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哈?”珏原本严肃的表情突然松散了下来,他是真心没有想到烬锽竟会被这东西给收买。处于确认他又问了一遍:“事实呢?烬锽不可能会被这么一点儿东西就给收买了吧?”

“啊哈哈,其实还有别的原因,但是我不想跟你说罢了。”敖丽把视线移到一边。

珏看着敖丽,既然敖丽不想说太多的话那么珏也不强求她说下去。

“你进军队的话装备编制什么的你是怎么处理的?”珏问道。现在的军队编制跟以前是真的不一样啊,以前敌人渗透进来都可能不知道,而现在每个士兵的讯息都被登记在了数据网上,造假是不可能的。

“煞羽姐帮我解决了。”敖丽说。

“煞羽?她帮你为什么?这种出力不讨好还有可能惹了整个龙族的事情可不是她能够担待得起的。”

敖丽可是龙族第一顺位的人啊,怎么能让她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啊?先前敖丽遇到妖邪的时候那可是第一时间撤离的。

“因为我抓住了她的把柄。”敖丽捂着嘴坏笑着。

那妮子能有什么把柄啊。

珏这么想着。在他看来煞羽是个十分单纯的家伙,是那种问她三围都能轻松问出来的主儿。

“有就是有啦,这你不用管。”敖丽倒在哪里很嚣张地说着,但是她还是小声说了句“要是你知道了就不好了”。

珏虽然听到了但他并没有理会,在他看来女孩子的小秘密也是需要守护的。

“不过有你在你是不会不管的吧?”敖丽突然抱住了珏的一只胳膊,“毕竟夏尼姐她们都来了,真要是出事了的话多救一个是一个啊,不缺我这一个吧?”

敖丽说着就无邪地笑了一下。

“嚯嚯嚯,你可知道从邪天手中抢人是什么赶脚(不是打错了)吗?”珏用男低音的声音说道。

“哎呀~你都这么厉害了,而且我都已经来了,这要是出事了的话就一下吧。”敖丽用手指戳着珏的脸,然后她又满是阴谋地说,“你不会不救吧?我真要出事了那可是政治问题哦。”

“也不想想为什么你会出事。”珏不甘心地说着,“要不是我现在发现了是你的话你觉得这要是到了危急关头,你跟夏尼她们我会选谁你心里没点儿数吗?”

“额……确实啊,呵呵,与其救一个无名小卒,还不如救自己的未婚妻啊。”敖丽想了一下后说道。

“心里有数就行。”珏将手放在敖丽的头上摸了摸。

“别把我当小孩子啊!”敖丽不满地抗议道。

“知道了知道了。”珏倒不慌不忙地又摸了一会儿后将手拿走。

敖丽又盯着珏看了一会儿后问:“看你这样子你应该没问题了吧?之前听说你被天使给打了之后真是有些意外呢。”

“嗯?”珏不明白为什么敖丽会感到意外。

“啊,本来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你还是有害怕的东西的啊。你不擅长对付天使吗?”

“啊……只是属性上合不来罢了。”珏这么说道。

天使是妖精的高阶体,是凝聚了至高自然之力的存在,而珏本身的力量属于混沌,是无序混乱的存在,两者一个圣洁一个污秽,自然会合不来。说句题外话,之前天使在与珏战斗的时候,尤其是天使还认定珏就是尼格霍德的时候她曾担心自己会被珏的混沌之力给攻击到,因为圣洁之力虽然克制混沌,但混沌同样会对圣洁造成极强的伤害。天使很清楚,以两者之间的能力差距如果自己犯错了的话那么自己就会被尼格霍德的混沌之力给杀得片甲不留。

“吼吼~看来你真的不是无敌的啊。”敖丽坏笑着说,“那么以后你这要是想要仗着自己的力量来欺负夏尼姐她们的话那我们就有对付的办法了。”

“我像是那样的人吗?”珏无语地说道。

敖丽倒是一脸理所当然地说:“诶?你没有意识到吗?你其实挺大男子主义的。”

“真的吗?”

敖丽点点头。“凌云的人都知道啊,在女性圈子里还有不小的讨论呢。你虽然做事雷厉风行的,但是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说是自私也不像,毕竟有时候你的行为是为了龙族,属于完全的利他行为。再加上你对夏尼姐她们的态度有些那啥,所以我们都认为你会有家暴的倾向。”

“你们?”

“啊,就是专门观察你的……诶?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敖丽说到一半是突然发现自己说的内容不对头了。

珏见敖丽这样之后就叹了口气说:“放心,我是不会对你们拔刀相向的——只要你们不背叛我。”

“背叛可是下级对上级哦。”敖丽这么纠正道(看来这妮子还不知道王种中知道珏身份的人跟珏之间的阶级关系)。

“对了,那么素风呢?它怎么办?”珏突然问。平日里都是敖丽照顾素风的,所以敖丽要是跑出来的话就意味着素风没有人照顾了。

“啊,它被我带出来了,就在军帐里。”敖丽无所谓地说,“呀~素风好懂事啊,有些事情说都不用说就明白怎么做了。”

“人家毕竟也是高阶种啊,智商也是有的。”珏说道,“你别动不动地就骑人家,它可是可以幻化成人的。”

“啊……”敖丽听后并没有惊讶,而是略带烦恼地将脸微微撇到一边。看来她好像遇到了什么有关的事情。

珏看着敖丽的表现也差不多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不打算深究,毕竟当前素风的监护人是敖丽,自己也不好多插嘴。

“但是……你好像跟夏尼姐他们闹矛盾了,不去管真的好吗?”敖丽突然问道。

“你都看到了?”

“不,只是进疗养院的时候在走廊里见到了冲出去的千鸟姐和追上去的夏尼姐。之后还见到了娜尔姐一蹦一跳地出来了……是千鸟姐在跟娜尔姐的吵架中输掉了吗?”

“额……你是这么理解的吗?”

“我是第一时间想到这种事情的。啊,那个我个人还是认为两人吵架的原因还是因为你。”

“嗯?为什么会跟我有关?”珏一脸懵逼,毕竟人与人之间吵架的原因千千万,总不会都跟自己有关吧,而且冰千鸟跟娜尔关系不好算是从百兵阵的时候就有了吧。

“额……也是啊,毕竟你出差过一段时间啊。”敖丽想了一下说,“有些讽刺的就是在你在版南国的时候千鸟姐跟娜尔姐是不会吵架的,甚至两人的关系还很好啊。”敖丽说着就指着珏说:“但是你一回来就不一样了,两人立刻又吵了起来。你心里难道没点儿数吗?”

“为我吵架?”

“也不算是,顶多就是娜尔姐喜欢那你的事情来刺激千鸟姐,她本人好像挺喜欢调戏千鸟姐的。不过有时候倒是会翻车,娜尔姐被千鸟姐给逼哭或是千鸟姐被娜尔姐给逼哭都是有的。”

啊,她们俩还会哭啊……

珏这么想着。

“说说吧,你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敖丽一脸八卦地看着珏。

“这……”珏想了一下,然后就跟敖丽说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多少在他看来敖丽是个值得倾诉的对象。

差不多过了好几分钟吧,珏讲完了发生的所有事情。当然,像是后来娜尔强吻自己的那一段珏并没有说出来。

“这!”敖丽十分惊讶地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明明都有夏尼姐她们了你还要勾搭别的女人?!渣男!”

珏默默承受着敖丽的训斥。敖丽说的既对也错,珏确实看上去像是在勾搭其他的女性,但是珏对煞羽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的眼中煞羽仅仅是长大后的小煞羽,还会是哪个会在自己羽翼上睡觉在地上蹦跶的小女孩儿。

不过也不能摊牌啊,说自己曾经收养过煞羽谁信啊?怎么看都像是脑子不好了才会这么说。

“那么你打算怎么向千鸟姐跟夏尼姐道歉?”敖丽抱着胳膊问。

“这个……”珏犯了难。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生气中的女生。

敖丽见珏这样子之后就叹了口气,说:“夏尼姐他们也真是想多了,明明你就不是那种像花心的男性啊,这么笨。”

“虽然你能理解我我会很开心,但是能不能下次改成夸我的话啊?”珏干笑着说道。

“啊,你除了能力强长得帅身形可以以外还真没什么优点了。”敖丽无所谓地说到,“你的脾气足以给你扣七成的分。”

不过在珏看来自己的脾气并不算是太坏(至少他还没有因为自己的性格吃亏——目前为止)。

敖丽这么说着,然后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

“哇~斥候发来消息说有大量的妖邪正在集结,而且里面有多个天南。不排除有邪天的可能啊。”敖丽皱着眉说着,她瞥了一下珏,“这要是有邪天的话你会赢吧?”

过年时遇到的穆勇真的是给敖丽留下心理阴影了,那种通过绝对暴力就可以将法术效果给打散的可怕能力真的是前所未见的。

“绝对的。”珏哼笑一下说着。

不过虽然这么说,珏心里并没有底儿。这些日子里他的力量正在明显的变弱这一点毋庸置疑,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一夜间开始衰老一样,这种无力感时时刻刻都充斥着身体。珏的力量即便在强大也难以抗住这种断崖式的力量衰减,他知道,假以时日自己将会跟平常人无异。

可是珏并不在意自己变弱的事实。变弱了就意味着自己能力的下降,到时候要是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一个强大到可以将自己灵魂撕碎的家伙的话就可以了结他求死的心愿。

银白之灾的躯体是个强大的躯体,但也是一个会让人发狂的躯体。这就好比一个人身穿强大的战甲但是这个战甲的动力来源是使用者的血液一般,越是使用战甲的力量自己就透支得越厉害。

“不过精灵族那边还希望能够加速探索一下遗迹啊。”敖丽一脸愁容地看着下面的通知,“有一个离这里比较远的遗迹会在妖邪的进攻中首当其冲,这样可能会让遗迹的开发受到影响啊。”

“所以精灵族新网能够快点开发是吗?”

“啊,起码先将上层正在开发的地方给开发起来,这样就能够在进攻的时候不会损失太多东西。”

“时间呢?”

“虽然长老院说希望可以跟我们商量一下让我们在一旁守着,但是有个叫米米丽的家伙说希望明天就立刻开始。”敖丽看着通知,“米米丽谁啊?听上去像个小孩儿的名字。”

“啊哈~洛米啊。说来你还没有见到过。”珏说,“是个风精灵,个子高高的,看上去挺文静的……吧?”

与其说是文静倒不如说是有些神经兮兮的,腼腆之下的那种对法器的狂热真是让人难以招架。

“嗯嗯……该不会又是个出手的对象吧?”敖丽歪着嘴笑着说,“下面是敖丽小姐小八卦时间,你可知道在凌云内部还有关于你跟爱维的传闻?”

“那又是啥?”

“啊,其实每次你出去都会带回来一个妹子,所以现在凌云比较流行传你的流言。啊,顺带一提这次出来的时候我还和烬锽打赌看你能不能在领回来个妹子。我赌你能领回来,可别让我输了哦。”敖丽用手指戳着珏的胸膛。

“喂,把我当拐卖的啊。”珏有些生气。他本人是不喜欢除了“杀死”以外的毁坏别人命运的事情的——除了对待自己的敌人以外。

“要听你跟爱维的八卦吗?”敖丽跟个小狗儿一样地说。

“这种事情你不应该帮忙处理一下吗?明明都是传言,而且对方还是血族的使节,这么放任不管不好吧?”

“诶?明明大家都不在意的。”敖丽倒像是被扫兴了一般地说,“夏尼姐、千鸟姐这是一开始的,后来还加上了娜尔姐,再后来煞羽姐也被说进来了,最后就是爱维了。啊,还有一些腐女比较喜欢你跟嬴宁的。”

真庆幸欧阳踏雪没有被弄进这些流言蜚语。

“欧阳踏雪的话是默认她每天晚上都给你侍寝的。”敖丽像是看出了珏的想法一般地说道。

“喂!这已经很严重了吧?!”珏直接沉不住气了。

“诶?明明大家都不在意的。煞羽姐不说也就算了,但是她本人没有因此生气哦。爱维倒是有些乐在其中,所以我才想问你到底有没有对她出手。至于欧阳踏雪嘛……娜尔姐说你是个正常的男性,只要不把事情搞得太糟像是先有了孩子之类的倒也没什么,夏尼姐也默认了,而也就是千鸟姐一直没承认罢了。”

难怪她一直对欧阳踏雪气势汹汹的。

“没有你的吗?”珏好奇地问。

“我可是王女啊。”敖丽一脸疑惑地说。

王女要是传出来什么不好的言论的话那不是件可以忽视的事情。所以这种传言是不会落到敖丽身上的。也正因如此敖丽才疑惑——珏这么聪明的家伙怎么会问这么笨的问题。

“啊,欧阳踏雪那边的流言我尽可能地解决了吧。多少她的留言实在是难听。”珏这么说着。他本人是希望欧阳踏雪能找个好人家嫁了的。

“嘻嘻,那我先回去了,快开饭了。”敖丽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呵呵,吃军队的饭都这么开心吗?

珏看着小跑的敖丽想。

推荐阅读:

穿越后我只想回地球 1510我的环球航行 hagi与组织的适配性 顾南烟陆北城 四合院:逼我放飞自我是吧 神秘复苏之奈何桥 拯救炮灰女配后,她被迫穿书 五旬老太守国门?我要洋人死 虐文女主BE攻略 修仙:从插秧开始证道成仙 凌云雨桐光芒万丈深渊 影视知否农家子 侯府嫡女谢君婉摆烂了 霉运缠身,我献祭气运练成超凡 莺莺燕燕 野路子大师在星际封神 抗战:我屡献毒计,委座劝我冷静 重生九零,带着空间逆袭暴富 我把玄幻世界当游戏玩 海贼:三大将之上的后勤部长 当咒灵操使的父亲是十代目 斗罗,登神档案 水门传 我家高冷御姐超会宠人 娶妻周晓白,她做梦喊钟跃民 万人嫌她自杀了 虫族之重新崛起 怎么一不小心就成了大佬? 十八岁证道至尊,退婚的你哭什么 我真的不想再有反转了!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穿到虐文噶腰时刻,我当场发癫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