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岁月守卫

0岁月守卫

珏康复后就回到了军队中。嬴宁见到了珏康复后就寒暄了几句并且半开玩笑般地说“我们已经习惯你突然掉线了”。

确实,珏几乎每年都要突然暴毙一下,虽然已开始大家还很担心,但后来大家也就对珏突然这样有了抗性了,遇到这种情况放着不管过几天就好了。

珏跟嬴宁走在过道中,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嬴宁跟珏确实是一个军团中的人——虽然这个军团只有珏跟嬴宁两个人。

“珏!”

珏在路上走着,而他的身后传来了声音。

“额……洛米?”珏看着身后的洛米。

洛米穿着跟在研究所一样的大白袍,她气喘吁吁地,看上去像是因为刚才的奔跑所致,但这也让人感到她好像不擅长运动。

“祝,祝贺你康复。”洛米气喘吁吁地说着。

“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珏疑惑地问。

洛米在珏昏迷的时候并没有过来看望,因此娜尔说夏尼她们很生气。毕竟珏因为洛米她们的失误而昏迷,过来看一下也是礼仪层面上应该的。但是洛米在珏昏迷后就跟没事人儿一样继续研究着自己的东西,怪让人生气的。

“你,你现在有空吗?我,我想……”洛米说这。

“喂,”一旁的嬴宁突然插入话题,“我跟珏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把你的事情给放一下。”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嬴宁这么说着,他的语气中有种强硬在里面,而且现在嬴宁身上的气氛跟以前的完全不一样,更像是温怒。也是,这种珏刚刚恢复就过来提要求的小人做法真是让人生气。

“啊……这样吗?那……大约什么时候会有空呢?”洛米问。

嬴宁一听就不知道该怎办了。他本来以为洛米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道歉的,但没想到这妮子能这么单纯,还问什么时候有时间。

“喂,你不觉得——”

正当嬴宁打算训教洛米的时候,珏突然拦住了他。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珏虽然用笑脸这么问着,但是他话语中并没有什么证明情绪。

“啊,抱歉一直没说到底是什么东西,”洛米说着就拿出了手机找了找东西,之后她将手机中的一个相片放在了珏面前,“就是这个。”

啥?因为没说什么东西而道歉?

珏挑着眉毛一边想着一边看向手机。他真是被洛米这妮子的脑回路给惊艳到了。

本来珏是打算随便应付一下的,但是当他看到洛米手机里的照片的时候他就改变了主意。

“这……果然是要去一趟啊……”珏看着手机中的照片低声说。

“啥?”一旁的嬴宁听后吃了一惊。

根据嬴宁对珏多年的了解,他这个人是不会随便原谅对他不好的人的,这种情况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他好好嘲讽对方一顿之后再将其如同垃圾一般地扔到一边任其自生自灭。

但是现在珏无视了自己的原则就意味着洛米的要求对他来说是不可无视的。

“嬴宁,你先走吧,我要去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珏对嬴宁说道。

“你是我的上司,我应该跟着你。”嬴宁这么说着。他也有些好奇为什么珏要跟过去,或是说到底是什么吸引着珏。可是嬴宁有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说:“对了,之前冰将军说要进行战斗会议。”

“啊,那我先去准备一下,你们可以晚些过来。”洛米倒是不急地说。

“晚些时候我回去研究所找你的。”珏说道。

洛米点了一下头之后就离开了。

见洛米离开后,嬴宁就凑到了珏的身边。

“珏,那是什么东西?”

“啊,一个比较能让人回想起以前事情的东西而已。”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就走开了。

嬴宁虽然一头雾水但也已经习惯了珏的这种神秘感了。说真的,跟珏这么长时间真是能够看透很多东西,尤其在个人脾气上更是可以起到很好的锻炼效果。

两人来到了从精灵族那里借来的会议室。

此时的人已经齐了,冰千鸟正和火精灵的战士族长进行交谈。她在看到了珏之后就仅仅瞥了一眼。

啊,还在生气啊……

珏这么想。

冰千鸟与火精灵的战术讨论对珏来说可以用无聊来形容。而且珏也大致了解了冰千鸟的战略思路。怎么说呢……有本事倒是有本事,但是缺乏实战训练,有些纸上谈兵的意思。而且对一些突发性的问题虽有解决办法但从珏的角度来看并不是最优解。

在半梦半醒地听了一会后,夏尼过来了。

“珏。”夏尼率先打起了招呼。

“啊,夏尼啊。”珏回应道,“昨天真是抱歉了。我只是觉得煞羽一直不喜欢说话不是个办法。”

“大致的事情我已经从煞羽哪里了解到了。”夏尼说,“我的话倒是理解你,但还是会以为你跟别的女孩儿走太近而感到生气。”

“抱歉啊,让你们误会了。”珏陪着笑脸说。

“啊,我都说了我这边倒没什么,就是有些小不满而已。但是千鸟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原谅你的人哦,你可要费些心思讨好她。”夏尼抱着胳膊说。她的这个宣言仿佛宣示着自己正宫的大度。

“我也没那么小气啊。”就在几人还在说话的时候,冰千鸟过来了。

“哇!你来了!”珏被悄无声息突然靠近的冰千鸟给吓了一跳,但接着他就反应了过来说,“啊,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啊。”

“真是毫无诚意的道歉呢。”冰千鸟刁钻地说,“但是紫毛儿也找过我,说了你可能要做的事情。罢了,我也知道火鸡妹不是那种特别随意的人。”

啊,娜尔又从中调谐啊……

珏在心中想。他本来以为娜尔会是那种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但想不到还是有暗中帮助他的啊。这让娜尔在珏心中的印象变得更好了。

“不过多少也让你生气了啊,真是抱歉啊,改天请你们吃顿饭吧。”珏这么说着、说真的,他真的不会讨好生气中的女孩子。

“啊……等这个事情结束后带我们出去玩就行了。”冰千鸟呵呵地笑着。这看上去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暗含的语言可是包括了吃饭和游玩,直接扩大了珏提出的道歉范围。

“那就等这场战斗结束后——”

“卡!”就在珏说话的时候娜尔突然在一旁大喊道,“珏!不要立必死的flag啊!”

珏听后一脸懵地看着娜尔,然后想了一下当下的文化才反应过来娜尔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不信任我的实力吗?”珏哼笑着问。

“啊!这!这……这倒不是……只不过万事小心为好。”

珏看着一旁不知所措的娜尔后就微微一笑。

珏聊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跟洛米的约定,于是就向夏尼她们说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诶~洛米啊。那孩子有点不懂礼貌啊。”冰千鸟用平静的表情说着相当不满的话,“明明你是因为保护我们才受到了天使的攻击的,但是那孩子一点儿过来看的样子有没有啊。”

“是啊,挺气人的啊。”夏尼也少见地说出了对别人不利的话。

“对我来说倒是没什么,反正都习惯了。”珏一耸肩。接着他说:“不过敖业呢?他还没有从妖精那里回来吗?”

敖业在珏受伤的这段时间中去了妖精族的领地内了,说是拜访大天使们去了。

“吾王啊,他还没有哦。”娜尔摇摇头,“明明现在是要打仗的时候唉。”

敖业能够去妖精的领域内对珏来说是很令人羡慕的一件事情。珏身上的混沌之力是他被妖精们给排斥,要是他去妖精的领域的话很可能会被那里的圣洁自然之力给湮灭掉。虽然这是个处理自己的最好方法但对妖精们来说也有混沌污染自己领地的风险。

真好啊~我也想去妖精领域。

珏这么想着,然后他来到了研究所这里。

“喂……为什么你们也跟着?”珏看着身旁的夏尼她们。

“呀~毕竟洛米是个女孩子啊。”娜尔苦笑着说。

敖丽……你一定在出发前跟这帮人煽风点火了吧!

珏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喷出来。为啥这么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在他们的小圈子里啊。

进入了研究所之后洛米一下子就看到了珏。

“在这里!”洛米一下子跑了过来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拉住了珏的手。

该说是洛米胆子大呢还是单纯呢,后面夏尼她们尖锐的眼神都快把珏打成筛子了而她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一路上有很多研究员在看到了珏之后就向他行礼。

总得来说珏这一路走得很……迷?一方面夏尼她们的眼神一直让珏如坐针毡,另一方面是来自全体研究人员的至高敬意。

虽然从洛米拉珏开始到到达目的地仅仅五十多米的距离,但对珏来说堪称煎熬。

这比掉进妖邪堆里杀出一条血路还难受……

珏这么想着,然后看着一旁特别兴奋的洛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箱倒柜。

“在……在哪里来着……”洛米跟独居男性要出门时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可以穿的衣服一般地来回摸索,就差把自己的办公室给掀翻了。

没有找到就不要这么急着让我过来啊。

珏无语地想。

不过洛米找的是真的随意,有时候连衣服被箱子或是架子给勾住了都不在意。洛米大白褂里面穿着的算是他们的传统服装,下面的裙子是开叉的,所以要是运气不好而被什么东西给勾起来的话是会被直接看光的。

而最无语的就是以上这种情况还不只一次出现过。最开始的那次夏尼她们发现的晚了。嬴宁倒是反应快并且十分绅士地闭上了眼睛,而珏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看着。即便被夏尼盖住了眼睛但从嘴角的表情上看就是满满的“哈?就这?”的表情。

“啊!找到了!”洛米在杂物的深处说道,可是她随后在杂物中扭动了几下后就小声说,“那个……我好像卡住了……你们可以帮我一下吗?”

啊……这孩子……

在场的人都这么想,于是冰千鸟跟娜尔就担负起了将洛米带出来的任务。

最终,在经过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洛米已经被各种箱子给压住了,所以在拉她出来的时候冰千鸟她们十分小心),洛米终于被拉了出来。

而被拉出来的洛米手里还抱着一个长长的东西。

那是一个木制的长匣子,差不多一米长。上面并没有什么精美的装饰,也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是什么?”冰千鸟一边振着洛米那沾了灰并且变皱了的裙摆一边问。

“这个啊,”洛米高高举起手中的匣子,“这是我们几年前找到的东西,而且根据记载这东西可是魔宫机械师的东西!这也是在学术界掀起波澜的东西哦。”

“魔宫机械师?……”娜尔一头雾水地说,“那是什么啊?”

“那可是亚特兰蒂斯的重要人物!虽然只是个称号。”洛米非常激动地说,“据说就是他完善了法器理论并创造了很多强大的法器来对抗当时的残酷环境。他真实的身份是法器工程部首席工程师!现在的法器鼻祖!法器祖师爷!”

“额……看来挺厉害的……”冰千鸟被洛米的热情给吓了一跳,只好这么附和地说着。

“不过这东西有着么难打开吗?”娜尔看着洛米抱着的东西说。

真的,那个木匣子看上去这没什么防御能力。

“这东西可是打不开的哦。”洛米说着就站了起来,然后高举着这东西并一下子扔到了地上。

就在木匣子落地的瞬间木匣子瞬间碎了。

“哈,碎了!”娜尔说。

但是碎了归碎了,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出来。然后在娜尔打算检查的时候木匣子的碎屑突然移动。整个木匣子就像是时光倒流一般地回溯着刚才的每一个动作并最终拼了起来,然后又缓慢地落回到了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娜尔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这个东西让我们无从下手的原因——上面的法术回路实在是太精密了,就算是法器破碎后也会再次恢复起来。”洛米说着就捡起了地上的木匣子。

法器的运作核心是法术回路,而法术回路的附着物就是法器本身。一旦法器碎裂那么法器就会失去所有的运作能力变成废物。这个法器的运作实在是太奇怪了,即便在碎裂后还能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珏走了过来并拿起了洛米手中的木匣子看了看。

“怎么样?能够……珏?”嬴宁本来打算过来看看的,但是当他看到珏的表情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珏的眼神中是满满的思念,并且有种再见佳人的神情在其中。

珏喀什操作着手中的法器。只见法器透发出淡淡的光芒并悬浮在珏的手中。环形的光在法器上左右移动,同时如同什么东西被打开以及什么东西被锁上一样的声音交替响起。法器的本体开始变形,从没有见到的部件从法器内部抽出。

珏十分认真地启动着法器,一旁的洛米眼睛放光地看着。

夏尼她们也看着,但很快她们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的存在。

“为什么你要找珏打开这个法器啊?或是说你怎么知道珏能够打开这个东西呢?”夏尼问。

这让在那如痴如醉地看着珏操作的洛米回过神儿来。

“啊,你们不知道吗?珏的事情?”洛米疑惑地说,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她说:“啊,不知道也可以理解,毕竟我已开始也很惊讶。”

洛米的话更让这些人不明所以了。什么跟什么啊?说的跟自己早就认识珏了一样,这种看似知根知底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洛米想了一下之后就又从刚才的杂物堆中找东西,但是这一次她的速度要快很多,马上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那是一本书,从封面上看有些年头了。

洛米拿着书翻阅着,同时嘴里还小声念叨着“首席”。

不一会儿她就找到了。

“啊,看!”洛米将手中的书展示在夏尼她们面前。

“咔哒——!”

解锁的声音响起,这让原本想要展示书中内容的洛米一下子转移了注意力。她将书随意地扔到一边然后一蹦一跳地凑了过来。

“打开了吗,打开了吗?”

“啊……”珏深吸一口气。他的脸上并没有像是解决了难题一样的轻松,相反的是被情所困的惆怅。

珏将手放进匣子中,然后抽出了一个如同画卷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洛米好奇地问。

“没什么,一张画而已。”珏熟练地打开了那个画。

推荐阅读:

魂穿诡秘,从一天一个金手指开始 龙珠:当龟仙人获得曹贼系统 我能回到过去怎么办 官嫂 缅北归来,哥哥痛苦流涕求放过 神豪系统:我在抖音搞扶贫 平阳昭公主的文娱 当个闲妃这么难 源苍道 我不可能是女配[丧尸] 大莫帝姬 虐文女主,求生圣体 重生1976 曝光流萤星期日:崩铁原神全麻了 救!珍稀动物把我家当月子中心了 九步天刀一出,谁与争锋 李变变变 让你送快递,你把顾客送进去了? 金龙九脉 人在塔寨当村长,侯亮平来查我? 斯内普爱上的第二个人 命运: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我,玄门姑奶奶,打钱! 逆师:师尊别装了,你就是病娇 马丁哈里斯白色十三号 带着逆水寒手游系统穿到咒回 妖孽出山,九个未婚妻在等我 心动陷落[娱乐圈] 舞台:我将缔造一个话剧世界 小人鱼被暴君喂养以后 一仙独尊 原神: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暗恋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