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空中防卫

0空中防卫

空中,一大群妖邪将这里围了起来。

那是一些昆虫型妖邪,它们震动着翅膀在空中乱窜着,尖锐的手臂可以将龙族的鳞片给切开。

“保持队型,不要让洞口坍塌!”温德斯一边用风之力创造出一个风穹盖住洞口一边说道。

妖邪的形态各种各样,它们有的是纯粹的掠食者,有的是阴险狡诈的远程偷袭型妖邪,还有些更是有着自爆能力的。

在云层的深处,一些妖邪释放着不只是法术还是自身制造出来的东西喷向了挖掘口这里。

“第一任务是守卫这里!冰将军还在下面!”温德斯说着。

他将手中的折扇打开,狂风如同不受遏制一般地从里面喷射出来。

温德斯扇动扇子,将扇子上储存的风之力打了出去。

高速的风如同刀刃一般锋利,由于北大出风的快速使得其周围出现了极低的气压。妖邪被这股气压给直接吸了过去并被风刃给切开。

“将军!小心!”就在温德斯释放完风刃的时候,一旁的士兵发现了温德斯身边的危险。

一直如同蜜蜂一样的妖邪冲向了他。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温德斯收起了扇子并转身对妖邪发动攻击。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妖邪尾部的尖刺。温德斯是斯托木家的人,风暴巨龙的血统让他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并且在确保力量的同时可以用极快的速度进行碾压。

他抓住了尾刺,接着用另一只手直接打到了那妖邪的身上。

这一记重拳直击妖邪的外骨骼并将其如同陶瓷破碎一般地击碎。淡黄色的液体从妖邪的伤口上缓缓渗出,跟拳头一样大小的心脏被暴露了出来并向外挤压着这些液体。被这一拳所击中的心脏已经严重受损,大小的疮孔出现在了上面。

妖邪也在这一拳的攻击下瞬间毙命。

但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依旧是那种如同蜜蜂一样的妖邪从温德斯的身后发动了攻击。不同于刚才的妖邪,这只妖邪长有如同螳螂一般的镰刀爪剩下的腿如同刺剑一般。

温德斯直接拔下了刚才妖邪的尾刺,直接冲过去与新来的妖邪作战。

根据力量上的感知,温德斯知道对方并不是一般的妖邪,而是一直天南。

与刚才妖邪完全不同的战斗速度真的让温德斯难以招架。它的刺剑般的节肢像是纺织机一般地不停地刺向温德斯。温德斯其实在剑术上并没有达到优秀的水准,因此被这妖邪给打伤了。即便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伤,可积少成多,温德斯的衣服上很快就被血给染红了。

不过温德斯还是找准了机会将自己的怒风百羽扇给拿了出来。他猛地一挥,一个风盾将他盖了起来并弹开了天南。

天南虽然被这风盾给弹开了但依旧快速恢复了平衡。它张开自己的尖爪砍向风盾。由于风盾是由高压气体组成的,因此即便天南的螳螂爪再怎么薄,风的阻力依旧可以当其顶开。

温德斯见风盾已经控制住了天南的行踪后就立刻发动反击。

三道风刃从温德斯手中打了出来,在经过了风盾喷气的加速后变得更有杀伤性。

风刃直接打到了天南的身上,并在它的外骨骼上留下了痕迹。

温德斯见后皱了一下眉头。一般来说刚才的攻击足以将真身化的龙族的肢干给切掉,但是现在连天南的外骨骼都无法切开。

天南是不同于妖邪的,它无论是在力量上还是在智力上都要比一般的妖邪强。并且天南是会使用法术的。

这天南见风刃没法给自己造成伤害后就发动了法术。它的镰刀爪被法术进行了加热,炽热的利爪加热了周围的空气,将风盾的气体分布进行了改变。

这高压的气体因为周围的组成发生了改变,因此风盾直接消失了。

温德斯见状自然大惊失色,因为他知道这天南的螳螂抓足以将自己给切开。

果不其然,在风盾消失的时候天南就立刻向温德斯发动了攻击。可是多亏了温德斯眼疾手快,他立刻就用手中的尾刺给挡了下来。

虽然挡下来了第一次的攻击,可是尾刺也被天南给削开了。温德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那天南的另一个螳螂爪已经高高抬起打算给温德斯来个贯穿攻击。

尖锐且锋利的螳螂爪如同断头台的铡刀般向下坠落。而温德斯虽然有解决办法但那是下下签。

时间不允许他犹豫,他只能做出当前唯一的办法。

只见温德斯按着身下飞蜥的头,然后以此为支点将整个身子画了个圈、挪了个位儿。

螳螂爪一下子刺到了飞蜥的背上。这堪比死神之镰的东西将飞蜥的身体贯穿,飞蜥的身体像是漏了的壶一样往外留着血液。

天南虽然看到了自己攻击错了目标,但也为了让这个飞蜥死绝而转动螳螂爪,将飞蜥直接切成了两瓣。

温德斯跟飞蜥一同下落,他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几百年的伙伴因为自己而殒命,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他一震身体,直接从后背张来了一双翅膀。那双翅膀跟夏尼或是嬴宁他们的翅膀不一样,不但在覆盖面积上大不说还有着更多的支撑骨。许多块长长的骨骼就像是折扇的木棍一般将巨大的膜翼给分隔成了许多个小扇形。

而那些骨骼上也带有若隐若现的电弧。

温德斯此时的额头上出现了然若雷电一般的角。灰色的鳞片附着在他的脸上和手臂上,同时还有很多带电的微粒附着在上面。

“去死吧!畜生!”温德斯张开了利爪说道。

紧接着,他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向了天南。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一条由电微粒组成的发着微光的痕迹。

天南见温德斯冲上来后就迎面而上。或许它知道如果拼近战的话温德斯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天南张来了自己的螳螂爪,像是死神拥抱一般地扑向温德斯。

温德斯也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巨龙如果至龙化的话那么他们的手部就会发生变形,锥形的爪子会给他们极强的战斗力。

天南与温德斯的距离越来越近,由于天南的螳螂爪使得它在战斗力方面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且在战斗距离上也是天南占据优势。可以说此时温德斯的硬钢策略是自寻死路。

但是天南的脑子虽然在妖邪中算是好的,但相较于智慧生物来说还是笨得很。

天南在温德斯快要接近它的时候立刻挥动了螳螂爪。

但是就在它挥动爪子的瞬间,温德斯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看哪儿呢!”温德斯突然出现在了天南的身后并高抬利爪直接打在了天南的背后上。

这一击直接击碎了天南的防御,同时也让天南意识到了温德斯的位置。

就在它要转过身来进行攻击的时候,温德斯的身影再次消失,取而代之的仅仅是一阵呼啸而过的狂风和残留的电子微粒。

这时天南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速度。温德斯的速度是难以捕捉的,他的飞行速度如同风一般难以观察。

就在天南反应过来的时候,温德斯已经发动了下一次的攻击。

“接受吧!”温德斯说着就张开双手并摆出了一个合十的手势。

雷电开始在他的手上流动着,周围的空气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紧接着,温德斯将自己的翅膀一下子张开了。

雷电顺着他的膜翼上的骨骼向外喷涌。密集的电网很快就就形成了,四面八方的雷电向着天南就攻击了过去。

被雷击了的天南一下子失去了动力向下坠落。

温德斯在天南即将落下的瞬间猛地一甩尾巴,一下子将天南的头颅拍碎。

虽然解决了天南,但是当温德斯看着周围与妖邪们进行战斗的士兵们时他知道,此时并不是可以与敌人战斗的时候。

精灵族在对付妖邪方面显然没有龙族那般轻松。他们的火精灵和水精灵虽然奋力战斗但也就是几个人围攻一两个妖邪的架势而已。

温德斯看着被风穹给封起来的洞口,他现在只期盼着冰千鸟她们能够快点出来,然后他们马上离开这里。

战斗越来越激烈,风穹开始撑不出来自云层内的妖邪的投弹攻击。而温德斯也让飞骑兵将防守圈进行缩短,以便于进行彼此的支援。

“将军!我们现在无法对藏于云层内部的妖邪展开攻击。”温德斯的牙将提醒道,“这样就算是我们可以撤退也必将会受到一定的损失。”

“这我知道。”温德斯说,“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带射骑部队过来,根本没有办法对云层内的妖邪展开反击。”

“法师部队不行吗?”

虽然有些法师进去了,但也有些法师留在了上面,只不过数量上实在是少得可怜。

“抱歉,我们的法术无法有效攻击到对方,它们离得太远了。”在询问过了法师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为了防止风穹毁坏,法师们使用法术做了一个屏障来帮助风穹分摊一下伤害。

“如果冲进去将对方杀死就可以了吧。”嬴宁看着手中的飞羽银华说道。

“你想要的干什么?”温德斯见装后就问。

“当然是杀过去能灭几个再回来啊。”嬴宁说着就抽出了飞羽银华。

嬴宁在温德斯与天南的战斗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很难看出他不是个上位龙族。那如同鬼神一般的战斗力真是令人胆寒,虽然他也遇到了天南但是在嬴宁那恐怖的战斗力下天南的毙命速度要比与温德斯战斗的天南的毙命速度要快得多。这甚至让温德斯这个身为将军的人感到羞愧。

嬴宁说罢就一下子展开了自己的翅膀,一股热浪从他的膜翼上喷发了出来。

这股热浪是温德斯他们从没有遇到过的。那单单从一面接触就能有整个人身处炼狱的感觉是所有人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遇到过的。而这也是嬴宁在觉醒了日蚀龙族后的力量展现——此时的他已经将近脱胎换骨了。

“等等,空中战斗变化多端,我跟你一起去。”温德斯说道。

“将军!”温德斯的卫将试图劝阻,“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属下即可。”

“你们中有谁的能力在我之上?”温德斯问道。

这句话让在场的士兵们都闭上了嘴。

上位龙族的血统是至高的,强大的个体有着难以抵挡的力量,他们打一开始就高人一等。力量的遗传让他们必须服从于上位,力量的遗传让他们在后天近乎不能自比上位。

“有您在的话就放心了。”嬴宁说道。

两人同时张开了翅膀,然后都凭借着自己飞翼所扇动的狂风一飞冲天。

嬴宁提着飞羽银华,他手中的刀直指天空。尖刀刺碎了空气,利刃穿过了云层。

“看到了!”温德斯指着那边的云说道。

嬴宁听后疑惑地回了下头。因为温德斯平日里都蒙着眼罩,能看清出东西的原理嬴宁听珏说过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视力会弱于对方。

“你是怎么看到的?”嬴宁问道。

“当然是凭借着自己的手段了。”温德斯说罢就扇动了手中的扇子。

狂风将面前的云层给掀开,里面的妖邪一览无余。

“多谢!”嬴宁说着就加了速。

飞羽银华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从地面上看就像是一个流行划过天空一般。

妖邪见到嬴宁冲了过来赶忙发动进攻,但是它们的进攻都被温德斯用雷电给打了下来。

“冲得够快的啊。”温德斯跟上了嬴宁的行动说道。

“兵贵于速。”嬴宁说罢就直接挥动了飞羽银华。

锋利的飞羽银华直接将嬴宁面前的妖邪的身体给切开,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好刀法!”温德斯说罢就释放风刃,同时用风盾将嬴宁包裹了起来以防刚刚妖邪的攻击伤到他。

飞出去的风刃虽然没有将妖邪给消灭,但还是打破了那些妖邪的平衡。它们在空中抵抗着风所带来的不便,同时也在调整着身体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别想!”嬴宁说着就拿着刀冲了过去。他身体内的日蚀之力直接侵染了整个飞羽银华。

飞羽银华瞬间被烧得发白,但是它并没有因此而变形,反而冒着一些红莲般的热气。

嬴宁快速靠近,而此时的妖邪们已经无处可逃。

一阵刀光剑影之后天空中的妖邪就都被消灭了。

“厉害,”温德斯拍手叫好,“难怪你能成为百兵阵第二位。想必吾王将你跟珏分在一起一定位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构建战斗力吧?”

“或许吧。”嬴宁无声一笑。毕竟珏的事情不能多说,而且在之前的救治婉莹之后温德斯对珏的评价就很好,所以嬴宁不想让珏在温德斯心中的形象下降。

“不过你眼睛为什么一直蒙着呢?”嬴宁在回去的途中问。

“啊,这眼睛有些问题,不能见人。”温德斯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两人回到了地面上,士兵们在看到后都进行着欢呼。但是他们还是要坚守这里等待着之后的人回来。

时间慢慢过去,探险的小队在接到通知后就陆续从遗迹中出来了。

但是温德斯一直没有看到夏尼她们从遗迹中出来。

“怎么了?”温德斯看着遗迹的入口说道。

“不知道,但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嬴宁皱着眉。

此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什么东西直接击碎了遗迹之前的入口,这吓得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戒。

“这是……珏?!”嬴宁在看到出来的是珏之后就直接下去迎接。

“珏,大小姐们呢?”嬴宁到了珏身边一看他身后,发现夏尼她们并没有在。

珏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说:“之前的爆炸让她们掉到了下层遗迹中了。真是该死!”

“下层遗迹……”

“啊,我们到了仓库……”珏就这么一五一十地向在场的人说着发生的事情。“不过她们手里面有门禁卡,而且还有洛米带路我想不会出太大的事情。现在应该带更多的人去找她们才行。”

“怎么会这样?!”嬴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就在这时候,侦察兵惊慌失措地回来了。

推荐阅读:

透视民工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联盟:重铸国产中单荣光!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四合院:放开那个禽兽 说好的男保姆,孩子竟是我亲生的 向我臣服的男人[gb] 从宇智波开始献祭成神 仙堂 谍战:从上海滩小乞丐到特工之王 九天秘境 霹雳异世:我能召唤苦境 穿成年代文恋爱脑女配 影视:从庆国开始长生 系统炸了,我成了系统 掌心欢 四合院:何雨柱重生,我逆天改命 那年的大学青春 你看我像人吗 相亲失败,我觉醒了财富游戏 一人之下:夺舍陈朵开始乱世蛊仙 重生都市美食系统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冰嬉未名,绯闻先行 尸城 我在原始有系统 莲花楼:我来自末世 末世:外星飞船撞向地球灭绝人类 让你做神豪,没让你当舔狗! 港片:万倍返还,老大我绝不藏私 从斗罗开始当女皇 仙子且慢,我非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