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遗迹深处

0遗迹深处

“咳咳,大家?大家都没事吗?”夏尼从周围的碎屑中爬了起来。

“没事。”冰千鸟也爬了起来,而她身边的就是娜尔。看来她在掉下来的时候护住了娜尔。

“千鸟你没事啊,那就好。”夏尼见到冰千鸟后就松了口气。

而这时候,不远处的石头堆开始发热发红,紧接着就是被融化了的岩石以一个球形的轨迹流了下去。

煞羽抱着洛米从岩浆堆中走了出来。

“看来火鸡妹也没事。”冰千鸟说道,她的语气中是放心,不含有一点儿虚假的情感。

而说话的时候欧阳踏雪也从瓦砾中爬了出来。虽然她受到了一些伤并流出了血,但看上去并不严重。她用法术治疗着自己的伤口。多亏了她现在是神族的眷属,在法术的适应性上比一般人要强,所以她的伤治疗的很快。

“大家都安全了是吧。”夏尼看着在场的人松口气地说。

不过煞羽倒是在一旁找来找去的像是个丢了孩子的母亲一般。

“煞羽,怎么了?”夏尼走过去问。

“对了!还有个妖龙也跟我们在一块儿!”冰千鸟突然反应过来了。

在场的人一听就都加入到了寻找妖龙的行列中。虽然地位上那只是个在法术上有一定造诣的士兵不如夏尼她们出身高贵,但是那也是个人命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一行人翻着瓦砾,寻找着被压倒的妖龙。

“……儿……在这儿……”终于,夏尼那边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在这里!”夏尼呼喊着同伴。

冰千鸟一行人赶了过来,然后开始帮忙翻着瓦砾。

终于,最后一块盖在妖龙身上的石块被移开了。

“好了,现在……敖丽?”夏尼本来打算拉妖龙站起来的,但是当她看到妖龙的真面目的时候就愣住了。

“额……嘻,嘻嘻,夏尼姐……”敖丽眨巴着眼睛看着夏尼说道。

一旁的冰千鸟一看到那妖龙是敖丽后就看着煞羽。

“所以呢?说说吧。”冰千鸟掐着腰看着煞羽说道、她脸上是绝对的生气,这多少是敖丽啊,让她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这是玩啥呢。

煞羽将脸转到一边什么都没有说。

“喂。”冰千鸟眯了下眼睛,她好像快要发飙了。

“等!等等千鸟姐!”敖丽冲过来拦住了冰千鸟,“是我一定要跟过来的,不怪煞羽姐。”

“但是这也不对啊。明明她应该直接拒绝的。”冰千鸟斜眼看着煞羽,“她这是在创造危险!”

煞羽听后依旧不说话。她抱着一只胳膊将视线看向一边。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能看出她的伤心和自责。的确,敖丽要不是命大的话在刚才的坍塌中很可能就受到重伤了。

“行了千鸟姐,别再说了。”敖丽拉着冰千鸟的手说道,“都是我的不对,能不能别怪煞羽姐了,她也很难办的。”

“不行!这是——”

“冰千鸟,”敖丽突然打断了冰千鸟的话并直呼着她的名字,“如果你真的要惩罚煞羽的话,你要干什么?或是说你要因为煞羽为了我而受到惩罚吗?!”

冰千鸟见到敖丽这样后立刻闭上了嘴,然后默默地走到了一边。

夏尼在敖丽发飙前还想过来劝架来着,但是在看到敖丽已经成功让冰千鸟闭上嘴了之后就什么也没再说了。

而一旁的欧阳踏雪并不在乎这些人的争吵,她走到在那里不停尝试着联系外界的洛米那边。

“你在做什么?”欧阳踏雪问。

“试着确定我们的位置,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出不去了。”洛米指了指上方。

上面的裂口已经被落下来的石板给挡住了,根本出不去。

“珏那家伙跑了吗?”娜尔看着上面说到。

“外面没有主上的气息。”欧阳踏雪抬头看着上面说到。

她的话让夏尼跟冰千鸟看着她好一会儿,而敖丽则是在一旁故作生气地跺了跺脚。

“就算是珏大人在外面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洛米很冷静地说,“当前这里的结构很不稳定,时刻都有可能坍塌。真要是因为珏大人动了一些不该动的地方而导致整体受力失衡的话可是会死人的。”

“真亏你现在还能这么冷静啊。”冰千鸟看着洛米说。

如果是军人的话她也就认了,但是洛米可是个科研人员啊,这种没见过什么大事的人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冷静呢?不过转念一想,洛米平日里也是跟不稳定的致命法器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理解了。

“而且。”洛米说这就使用法术召唤出来了一个光球照亮了四周。

四周虽然有一些残垣但是要比想象中的整洁得多,破损程度也比上层的小。

“这是那里啊?”敖丽看着周围说道。

“如果知道的话也不至于问别人了吧。”洛米毫不隐晦地说,看来她并没有什么身份意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应该是为了藏什么东西而准备的另一个房间。这里都是同上同下的,而且刚才并没有看到什么可以通向这里的通道,因此这里面可能藏着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是想说不想错过这次的勘探机会吗?”冰千鸟问。

洛米听后就笑嘻嘻地点了点头。

冰千鸟见后就叹了口气。“但是现在看起来下面要比上面安全啊,上面好像出现妖邪了。”

“那样岂不是上面的人正陷入战斗?!”敖丽听后说道。

“这倒不用担心,主上应该上去了。”欧阳踏雪在一旁说道。

“你倒是对珏有着绝对的信任啊。”冰千鸟说道。

欧阳踏雪没有说话,而是单纯地点了点头。

而此时洛米已经开始走了。

“额……这里到底是哪里?”娜尔一边走着一边厌恶地说。

这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战斗的痕迹,而且也有很多尸骸倒在地上。

“这里的骨骼都已经粉末化了啊,风化很严重啊。”洛米走到一个尸骸旁边捏了一下上面的牙齿,结果一碰就碎。

“喂!别这么对待死者啊!”夏尼叫住了洛米。

“啊,对不起……啊!这是神装吗?!”洛米刚刚道歉然后就又被尸骸上穿着的铠甲所吸引。

神装是亚特兰蒂斯时的产物,是一种穿着在身上的法器,具有很强的防御能力或是有着特别的效果,是可以让人族以肉体凡胎的躯体与王种对抗的基本保证。同时这些东西也因为其复杂的制作方法而在亚特兰蒂斯的覆灭中失传了,现在虽然有一些出土的装备但是在数量上完全不能当做量产型的法器投入使用。

“这里有着么多啊!”洛米看着那些积满灰尘的铠甲说道。

“那这些丝绸布衣也是吗?”冰千鸟看着另一处的一个尸骸。

那尸骸穿着一身如同天仙一般的衣服,上面仅有很少的铠甲保护要害。虽然尸体已经风化严重,但是在它的头上还别者一个如同耳羽一样的东西,就像是珏手中画里的女性那般的装饰。

“这是具女性的尸骸啊。”夏尼蹲下来说道。

“那这死法也太震撼了吧?!”冰千鸟走过来说道。

这尸体的胸腔已经被长矛所刺穿,多根长矛直插心脏的位置,每一杆枪都是那么的精准。

“看来这里以前被人侵入了呢,应该是亚特兰蒂斯覆灭的时候吧,尸体都来不及处理。”夏尼说道。

“这是女武神吧。”娜尔凑了过来,“奥丁所组建的女性部队,主要的领将是他的女儿们。”

“你还真是知道些奇怪的事情呢。”冰千鸟说道。

“啊,老头子喜欢当时的故事,小时候也听说过。毕竟当时全民皆兵,就算是女性也要服役的。”

夏尼这些龙族姑娘们在这里说着,洛米倒是在一旁一板一眼地检查着尸体上穿着的衣服。

“嗯,这身衣服就是神装。”洛米点点头,“只不过这身神装已经被贯穿了啊,已经没有价值了。”

“你真是一板一眼。”冰千鸟这么说着。

“但是这里确实是发生过什么啊。”欧阳踏雪看着周围。

在她的记忆深处,有这方面的痕迹。

那是一个视野泛红的人所记录下来的一段记忆。周围到处都是入侵的妖邪以及冲进来的叛军。妖邪的目的是为了毁灭,而叛军的目的是为了寻求装备以获得更好的生存能力。

记忆的主人像是受到了重伤,他一颤一颤地走着,最终他摔倒在地并尝试爬着。虽然有些人踩了他或是用武器伤害了他,但是他依旧尝试着行动。渐渐地,血液开始占据上风跟上甚至是超越了他的速度。

虽然这些记忆是珏给她的,但是欧阳踏雪十分确定这个记忆的主人并不是珏。

不过欧阳踏雪的话并没有被夏尼她们理会太多。毕竟他们并不知道欧阳踏雪继承了来自珏的记忆。

洛米看着面前的遗骸,然后她又看了看远处的走廊。

“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这些人一定是为了保护这些东西而与什么东西进行着厮杀的。”

因为这些尸骸身上除了兵器的攻击以外还有一些开放性伤口,像是妖邪打出来的伤口。

但是令人在意的是这里只有人的尸体,并没有妖邪的尸体。

而就在说话的时候,从这遗迹的深处传来了像是锈上了的大门被打开时才会发出的“嘎吱”声。

“那是……什么?!”欧阳踏雪看着遗迹的深处说道,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害怕。

欧阳踏雪稍微靠近了一个人,然后也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夏尼看了过去。

“没事。”回答的是煞羽,而她身边是被吓得跪倒在地的欧阳踏雪。

煞羽面无表情,而且五官鲜明,从暗处看(因为洛米操纵着光法术在前面,所以光打到后面的煞羽的时候会显得比较暗)就像是个“鬼观音”一样。尤其是她那翠绿的眼瞳在光的反射下更像是个野兽的眼睛(毕竟是鸟)。

“欧阳踏雪,你可以跟在煞羽身旁,她会保护你。”夏尼说道。

欧阳踏雪点点头,同时也通过雾化的形式将禁断给召唤了出来缠绕在身上。

嘎吱声依旧时不时地传过来,这种情况在遗弃一亿年的建筑中是不应该出现的。

“啊!这时候珏在就好了!”敖丽抱着头大声说道。回音在狭小的走廊中回荡着,而嘎吱声也像是接收到了讯号一般突然停下了。

“停下了呢……”敖丽看着遗迹深处说道。

“确实停下了呢。”洛米说,然后她有些失落地说:“要是珏大人在就好了。”

夏尼她们看着洛米。她们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就像是在好奇一般。最终,夏尼开口问:“洛米,你为什么像是学生一样一直信赖着珏啊?”

“是啊,而且你为什么知道珏会打开那个匣子?”冰千鸟也问道。

洛米一听就看着她们。

“诶?你们不知道吗?关于魔宫机械师的事情?”洛米瞪大了眼睛问,“我还以为你们回去会查呢。”

“谁会查啊,”冰千鸟不耐烦地皱了下眉,“我们都不大懂太古文。”

洛米见龙族的姑娘们这样后就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古代文献的照片。

“古代文献对魔宫机械师的描述就是‘银发血眸,身材高挑,抑郁寡欢’的男性。”

夏尼她们一听就相互看了看。她们心中都有一个假设但是她们都不敢说。

“你的意思是说主上就是魔宫机械师吗?”欧阳踏雪直接问道。

“是的,我是这么觉着的,而且那个匣子是只有魔宫机械师才能打开的——那东西在文献中记载就是魔宫机械师自己做的,用来存放重要物品的。”洛米点了点头。

这么说,如果珏打开了匣子那么他就是魔宫机械师了。

“不对!等,等等!”冰千鸟大声说道,“魔,魔宫机械师可是亚特兰蒂斯时候的人啊!”

“对啊。”洛米点了点头。

“那,那可是一亿年前的人啊!”冰千鸟瞪大了眼睛,“你,你的意思是……珏是……一亿年前的人?!”

一亿年,那就算是对王种来说也是难以忽略的时间。而且在三界中能够活过千万年的人就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寿命达到一亿年的人都是怪物。

“虽然很难相信但是事实就可能是这样。”洛米点了一下头,“珏大人跟古书中所描述的魔宫机械师非常像,而且还能够打开那个匣子。”

“不是啊,珏说过自己是受到了腐蚀龙血的浸染才变成这样的,他说自己变成半龙才过了一千五百多年啊。”敖丽说道。

本人说的话总该有可信度了吧。

洛米像是思索什么一样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说:“其实……在亚特兰蒂斯时代曾有过‘人族飞升’计划,其目的就是通过用王种的血侵染人的身体来寻找能够继承王种力量的人。如果珏大人说自己是半龙的话,他很可能就是当时实验中存活下来的人。”

“不!这!真不对吧!”夏尼实在是扛不住了,“珏,珏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亿年前的人啊!他身上的气息根本就没有那么厚重啊……”

“但是现在很多线索都指向珏大人就是一亿年前的人啊。”洛米说道。

“一亿年……一亿年……”娜尔碎碎念着。

一亿年,这整个把珏从近似同龄人提升到了祖宗的程度。

“难怪……”冰千鸟恍惚地说,“难怪先代说自己像是在哪里见到过珏……先代曾经参加过攻打神界的战斗……”

看着这些被事实所惊呆的女生们,洛米叹了口气说:“看来珏大人瞒了你们不少事情呢。”

“你一开始就知道吗?”欧阳踏雪问。

“仅仅是猜的。因为当时的战斗很惨烈,很多人都死在了战斗中。而且魔宫机械师多少就是一个人族,寿命不可能到这般地步,因此在第一次见到珏大人的时候仅仅是吃了一惊而已,但是我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让他帮了一下忙。在听到他对法器有了解后我就越发断定他就是魔宫机械师。”洛米看着遗迹深处,“或许这里面也藏着一些东西。”

推荐阅读:

枕边敌人 我泱泱华夏纵横多元宇宙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论雷文成神的可行性 至尊剑神 遇见幸福时光 三国:我拿剑逼着水镜为我打广告独孤言 殇曼雅学院的甜蜜小恋曲 叶尘苏如雪 桃运按摩师 市长,我爱你 金玉良缘,绝世寒王妃 总裁的天国爱恋 冰山师傅有点暖 田园果香 大人物的小萌妻 农家绝色贤妻 药香天下:嫡女传奇 圣人吟 穿入宁采臣 武道狂神 极品护花杀手 亿万首席冷情妻 天脉至尊 带前夫上娃综,豪门后妈她爽翻啦 胭脂斩:奴妃很倾城 特种军官的腻宠 当不成儒圣我就掀起变革 当路人甲变成太子妃 心理罪之教化场 宝窑 创业时代系列(全两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