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邪天突显

0邪天突显

“前方,窥探到邪天的存在。”归来的斥候极力压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

“来的太快了。”珏看着一边说道。

“确实,太快了。”温德握紧了扇子,他看着远方发黑的天空。

那不是因为乌云所致的黑暗,而是被密密麻麻妖邪所遮盖的黑暗。

“刚刚出来就又要处理这种破事了吗?”珏长叹一口气,但是他的脸上仅仅是那种处理脏活累活的厌烦感。

珏说罢就拿出了先前的飞行器背在背上,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丽萨给的匕首。

“等等,”温德斯叫住了想要冲上去的珏,“你打算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妖邪吗?而且里面还有个邪天?”

“现在要做的是快点将外面的妖邪给清除,然后帮助下面的妮子们出来。”珏看了一下遗迹,他小声说,“她们可能在遗迹下层,里面的东西可不是她们该动的东西,如果她们动了一些不该动的东西的话估计会死吧。”

后半句话嬴宁他们并没有听到,而珏也没打算将话题继续下去于是就启动了飞行器一飞冲天。

“所有士兵立刻起飞。”温德斯说道,“就算珏再怎么强也不能让他冒这个险。”

士兵们再次跨上飞蜥然后一飞冲天,紧紧跟随着珏的轨迹。

与此同时,温德斯也让一名速度比较快的士兵回到世界树并然他将主力给叫过来。

珏一马当先,直接冲入妖邪堆中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妖邪给一刀斩断。

“弱不禁风。”珏嘲讽地说道。

而就在这时候,复数个天南挡在了珏的面前。

珏催动法术,在身边燃起了许多个类似鬼火一般的东西。接着他直接将这些火焰给打了出去。火球快速地飞到了天南的身边并剧烈爆炸。

烈火将天南的翅膀给焚烬,并且严重损坏了它们身上的外骨骼。虽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也将天南给打了个够呛。

珏抓准时机一下子将尖刀刺入了天南身上的破口处。

锋利的刀刃将天南的内脏给裂碎。这一切战斗的速度之快让它们完全没有反应时间,生死仅在一瞬之间。

温德斯看着前面活跃的珏不免心中赞叹。就连天南都可以轻松干掉,如同玩闹一般。

珏看着陨落的天南,他好像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双刃。

天南的死让四周的妖邪都注意到了珏的存在,它们像是疯了一样地冲向珏,密密麻麻的妖邪仿佛在这一刻有了统一的意识一般地向珏发起集中性的攻击。

妖邪组成的虫群冲向珏,从地面上看就像是一把由妖邪组成的尖刀正刺向他一般。

“保护珏!”温德斯说道。

周围的飞骑们直接扩散开来,然后像是一张网一样地从妖邪群的侧翼包了过去。没有进入到遗迹中的法师们乘坐着跟在珏身后的飞蜥上,他们也催动了法术在珏的面前展开了一层如同护盾一般发红且着火。

珏张开双臂,然后催动法术,向盾中注入了能量。

护盾一下子变得炙热且不稳定,多余的能量一直环绕在护盾上,大量的光粒像是溢出了一样地向外面扩散。

珏紧接着向护盾中打出一个法术,法术在碰到护盾的瞬间就开始爆发并喷吐出大量的能量射线。

珏身后跟着的法师都惊呆了,他本来是打算用一个带有接触伤害的护盾进行辅助的,没想到会被珏直接拿来当武器使用并在不知道法术细节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改造!

冲向珏的妖邪被这股能量宣泄给化为飞灰,侧翼的妖邪也受到了来自飞骑的攻击。

如果按照一般情况,被打成这样的话妖邪早就该被打散了,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些妖邪依旧抓着珏不放,即便是排队送死也依旧有妖邪前方赴后继。

“那些家伙是怎么回事?!”飞骑说道。

“不清楚,但是它们是真的够疯狂的。”

“是因为珏大人的缘故吗?”

飞骑们看着在妖邪群前的珏。

珏虽然消灭了很多的妖邪但是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在妖邪群中的一个强大的力量源。

温德斯在后面也紧盯着妖邪群的深处,他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妖邪虽然遭受了严重的攻击,但其数量不减反增。

飞骑们见妖邪数量增多也就加快了攻击的速度,他们开始与复数个的敌人进行作战。

妖邪群被分割并逐个消灭,由于它们已经陷入疯狂的情况使得它们的战斗力急转直下,它们的弱点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暴露在飞骑的面前。

“这么一直派妖邪过来,邪天到底有什么打算?”嬴宁眯了一下眼睛。

跟妖邪战斗过的他知道一般情况下有强大的个体领导的妖邪群是一定会形成有组织的进攻的。

珏冲在前面,大量的妖邪被他消灭并坠落到深渊之中。

太奇怪了,这种无意义的消耗根本没有什么战略价值。

珏一边快速地击砍着一边想。

突然,珏感受到身体受到了强大的阻力,自己的动作有明显的变慢。

这!这是什么?!

珏心中一惊,同时他也注意到了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眼前闪过。

那东西!速度太快了!

珏警惕地看着四周,他尝试着对面前的妖邪进行攻击,但同时他也无法阻止自己身体速度的急剧下降。

而就在此时,珏听到了一声惨叫。

“怎么了!?”后面的温德斯听后警惕地说。

妖邪群像是接到命令了一般地散开,然后一名女性出现在了珏的面前。

她身上有着跟珏狂化时一样地血色纹理。她身材极好,背上有着跟妖精一般地透明蝉翼。虽然看上去她是如此的美丽,但是她那双像是被邪气所侵染的双手证明她并不是一般的那女性。

她的一只手爪入了一名飞骑的胸口,尖锐的手直接刺破了飞骑的胸甲并击穿胸骨。

“竟然能在这里见到灾的人型状态,真是令人兴奋啊。”女性眯了下眼睛说道,同时她也一用力将飞骑的心脏给捏碎了。

被破坏了心脏的飞骑瞬间毙命,然后他就被扔到了神域的深渊之下。

珏看着面前的女性,然后用低吼般的声音说道:“帝蜂蝶,没想到你还没死。”

“你以为魁昭有能力将我杀死吗?”帝蜂蝶白飞羽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放个假身他就信了,真是个单纯的家伙。”

白飞羽说着就又看着珏,然后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在她的每根手指上都套着一些环装物体。

珏知道,那是心脏的动脉血管,既然这么多的话就证明着在刚才的那么短的时间内有不少的飞骑已经遇害了。

珏听后攥紧了手里的双刃。

“兵贵于速!”珏说罢就提着双刃冲了过去,他这次使用的是自己催动的法术,他打算绕到白飞羽的身后进行一次致命攻击。

“你很慢啊。”白飞羽说着就将手上的黑气给化成鞭子一下抽中了冲过来的珏。

珏的脸颊被这一鞭子直接抽得皮开肉绽,他用手触动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在碰到伤口的时候他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这里是领域吗?”珏说道,然后立刻释放了一个法术将他所判定的位置跟外界隔离了。

温德斯跟嬴宁看着释放隔离法术的珏,他们只能在外面清理着那些被放出来的妖邪。

“想不到这次的骚乱居然是你引起的。”珏看着白飞羽说道。

“是又怎样?你奈我何?”白飞羽高傲地说着,她好像并不将珏放在眼里。

“喂……你可要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珏见白飞羽是这个态度后就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是过来挑战我的底线的吗?”

白飞羽听后微微一笑,然后她的身影突然消失。

“别忘了神族为什么没有发现我。”白飞羽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已经在珏的身后了。

什么?!这!这么快的速度是……

珏被白飞羽的速度所惊讶到了,他不敢相信以自己对速度的把握竟然没有办法捕捉到白飞羽!

珏一下子挥动手中的匕首,打算刺死在身后的白飞羽。

“啊呀,你还真是固执呢。”白飞羽在珏进行刺的时候已经飞到了别处。

行动真的变慢了。

珏确定了自己的假设,他已经看出了现在自己并不在速度上保持优势了。

“神族的失联也跟你有关系吗?”珏看着一边的白飞羽说道。

“以你的能力应该猜得出来吧,事件的卡点岂不是很怪异?”白飞羽哼哼一笑说道。

“你做了什么吗?”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白飞羽歪嘴一笑,“有谁会把——”

就在白飞羽说话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寒意,当她回头看去的时候珏已经拿着双刃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这!那另一个是!

白飞羽用余光看着刚才与自己谈话的珏,然后她发现那个珏如同一个烟尘一般地消失了。

幻术?!那是个假的!?

白飞羽心中一紧,然后她立刻伸出手来将珏的攻击给弹开了。

“切,还是没能伤到要要害?”珏将刀收了回来。

白飞羽看着自己被砍得只连着筋的手。“想不到灾的力量竟是这般的强大。还以为不会被打到呢。”

“你对我做了什么?”珏冷眼问道,“为什么我的速度会变慢?”

“战场上问敌人问题你以为别人会回答你吗?”白飞羽邪魅地笑着说,“但是……声东击西可不仅仅是你会用的哦。”

“什么?!”珏听后就猛地意识到了自己身后传过来的极强的危机感。

他立刻飞离这个地方,可是他依旧被猛地突显出出来的黑色荆棘给刺穿了锁骨那里。

“嗯!”珏咬着牙将那黑色的荆棘给捏碎。

“哈哈,果然,你确实是变弱了。”白飞羽见到珏被自己攻击到了之后就这么说道。“以前的你是不可直视的存在,你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梦魇,你是我们每个人灵魂深处的恐惧。但是现在……你是如此的孱弱,你的力量顶多就是一个上位初出茅庐的龙族。难不成你再过几年就会变成一介人族?”

“你在说什么?”珏听后咬紧了牙。

“这就生气了吗?小心激将法啊。”白飞羽坏笑着说。

珏听后就表情凝重地看着她。

白飞羽说的没错,他现在就是没有以前的那般强大。身体的弱化是他每天都可以注意到的事情。而且他也搞不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尤其是在解决了琼的事情后这种乏力感尤为明显。

“不过激将法也不是不能不信啊。”白飞羽说罢直接启动了法术。

法阵突然出现在了珏的身旁,四周围的法阵中直接伸出了如同镰刀一般的暗影。那些暗影对着珏就是一顿乱砍。

“真是血腥呢。”白飞羽看着被攻击地珏,不过虽然她说的轻巧但她依旧用难以置信地语气说,“但……你还真是顽强呢。”

法阵被珏从内部直接破碎了,他全是是血地在那里,衣服已经被砍破了。

“只是你的法术实在是太拉胯了。”珏说着,他的口中喊着血,真是有种“血口喷人”的感觉。

“虽然这么说,”白飞羽抬起手来,黑气缠绕在她的手上,那股让人背后发毛的力量是目前为止从没有出现过的。“我知道你的秘密哦,灾。”白飞羽眯了下眼睛看着珏,“你的肉体并不是不灭的,如果超出了你的极限的话你依旧会走向消亡,这我是知道的。”

“你想要说什么?”珏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你说……你的肉体还能够抗住多少攻击呢?无法接受治疗法术,虽然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但这也是有极限的啊。”白飞羽看着珏那紧张的表情后就高傲地上扬了一下嘴角,“你说,你要是肉体尽灭的话你还能够保留灵魂,但是没有肉体的灵魂是什么感觉呢?一两天的话还可以,那么时间久了会怎么样?”

珏听后虽然表情没有变,但是他已经留下冷汗了。

“我听说好像会生不如死啊。”

珏叹了口气,然后说:“看来你我之间已经没有可以再谈下去的理由了。”

“尽管来。”白飞羽说道。

珏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然后冲了上去。他在冲上去的同时将雷电的法术附在了匕首上。同时他也展开了法术,让一团火焰罩在自己身上。

“这么简单的攻击吗?”白飞羽哼哼一笑,然后打算进行反击。

她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开了一个很小的法阵。紧接着她将法阵的力量一下子灌输到了一点,之后打出了一个很细很细的光线。

光线一闪而过,直接破了珏的火焰护盾。

紧接着,白飞羽在自己与珏的这段通路上布满了陷阱。那是一种空间法术,一旦接近的话就会被砍伤。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肉体到底能撑到何种的地步。

白飞羽看着靠近的珏,她越发的兴奋。因为如此孱弱的灾绝无仅有。她或许正在改变历史。

珏靠近陷阱了,被发动的陷阱将珏的身体砍伤,直接撕裂的空间让珏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果然,力量变弱了脑子也不行了吗?”白飞羽这么说道。但是下一刻她就被珏的手给抓住了脸。

“怎么可能?!”白飞羽立刻用手抓着在自己脸上的手。那是珏的断手,而珏正通过与那只手仅有的血液进行遥控。

“趁我现在还没有想出什么厉害的战术,你就先这样吧!”珏说着发动了法术。

推荐阅读:

乡村爱情,我爹是刘能 打赢复活赛后被遣返龙族 夫人离婚后一胎三宝,总裁前夫他慌了! 六零五好家庭 权游:恶龙咆哮 家道中落,我重生狂赚千亿 大国科技:开局军工厂资料员干起 国医:从乡镇医院到京都三甲 开在名侦探世界的事务所 四合院里的道士 崩铁:女友爱莉希雅登上列车 [崩铁]众神的新娘 我欲乘风踏苍穹 GGAD双向宠爱 新文创从1982开始 成为大佬从作死开始[怪谈]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 械瞳 满级道医在现代最强打脸 我用金手指带夫郎发家致富 官途:权力巅峰任风萧 我的美食直播通古代 同时被乙骨伏黑虎杖喜欢怎么办? 修炼?不存在,开局无敌横推诸天 从虚空领主开始无敌 综漫之二次元虚拟之神 我靠抽卡运营工作室 红楼:战场封侯,赐婚贾元春 三国曹操的打手 超级惩恶系统 反派:开局帝子,母上她是天道 [综武侠]天下有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