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愤怒,无尽愤怒(看下点……算了)

0愤怒,无尽愤怒

“啊!”被控制住的白飞羽发出了尖叫,她的声音尖锐恐怖,就像是一个疯子所发出的声音一样。“你以为!你以为你是什么啊?!”

白飞羽说着,然后珏的手就被白飞羽身上透出来的黑气所侵染。

这些黑气并没有让珏感到不适,反而让他的手部充斥着力量。那是与他力量源泉相近的东西。

但是随着这股力量的不停灌输,珏的手臂也出现了变化。他的手开始灰烬化,肉体变得瘫软。不一会儿,珏的手臂就消失了。

“这是!”珏看着消失的手臂,他原本手臂上的血液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包裹住自己的断臂伤口了。

“果然,你的身体并不是无限的。”白飞羽说道,“你现在的肉体并不是灾的肉体,你的身体不能承受住这般恐怖的力量!”

珏看着面前的白飞羽,他心中其实慌得很,因为他并不知道白飞羽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你知道吗?只要杀了你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无论那个愿望多么的离奇。”白飞羽说着,同时她身上也透发着一些如同烟雾一般的东西。“这是造世者对我们的承诺,这是我们最后的救赎。”

“造世者,”珏哼笑一下,“那些混蛋还能够跟你们达成协议?啊,也难怪,一些我的破事儿也不算少了,看来都是跟他们有关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确实。但……没人会管那么多!”白飞羽说就展开了翅膀将那些气体吹到了珏这里。

气体被吹到了珏的面前并且将珏包裹了起来。

珏的视野被这团黑气所遮盖。

“呵呵呵呵呵,灾,来试试这个吧。”白飞羽的声音在黑暗的深处响起。

珏听后眯了一下眼睛。而这时候周围的暗影开始包围他。

暗影如同有生命一般地靠近珏,并且不断地向珏的身体内渗透。

珏试图用法术将那些暗影给打开,但是失败了。这些东西就像是空气一般无处不在。

珏的皮肤开始受到侵蚀,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骨骼正慢慢软化。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珏在这一片黑暗中,他感觉自已已经快要不行了,大量的能量灌输虽然让他感到精力旺盛。

“给我散开!”珏积聚着力量,然后直接释放了出来。力量组成的冲击波一下子打到了周围的黑暗中,但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效果。

“灾,你还没有突破吗?”白飞羽的声音再次响起。

“就这些?仅仅是将我困在这里?”珏不屑地说道。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珏并没有什么办法处理当前的情况。

“如果你还要的话……”

话音刚落,一个如同镰刀一般的攻击将珏的一条腿给砍了下来。

珏虽然尝试进行躲避但还是被攻击到了。

“啧,空间法术吗?”珏皱了下眉说道。“你是胆小鬼吗?”

“真正的战士是不可能在你面前战斗的。”白飞羽说道。紧接着,她又一次释放了法术。

空间的断裂瞬间打了出来,珏虽然尝试躲避但依旧被划破了后背。

“该死的混蛋。”珏咬着牙说到。

但是生气归生气,珏自然不能让自己进入无能狂怒的情况。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珏感到心头一紧,因为他遇到很多的空间法术的使用者,但是这种敌人很诡异——没有任何的施术环境,就连这个战场的环境中都是没有见到过的。更重要的是精灵眼根本就看不出这一领域内的情况。

这就是这些年法术的进步吗?

珏看着周围想。

不过虽然珏看不出这个法术的精奥之处,但他依旧可以感觉出那里可能会对自己进行攻击。

就在珏想着对策的时候,对方的攻击再次袭来。珏立刻躲开了这个攻击但是他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撞倒了什么东西上。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珏在心中想,因为那东西并没有进行攻击,而且有些软绵绵的。

不过在珏打算进行勘察的时候他被对方的攻击直接打中了。

这次的攻击在珏的背上直接裂开了道口子,而且由于长时间的力量侵蚀,珏的肌肤已经开始出现了不能恢复的情况。

血液开始从珏的背上流出来,他的皮肤下的血管内已经有明显的黑线了,这种类似严重中毒一般的现象正警告着珏现在的他已经很危险了。

肉体已经不能再撑太多时间了……

珏感到自己胃部酸痛,身体乏力,而且头部十分疼痛。

“你的肉体撑不住了?”阴影中,白飞羽笑呵呵地说着。

“不关你的事。”珏捂着额头咬牙说着。

白飞羽说得对,现在的珏就是有些撑不住了。

“喂,听说以前灾的肉体曾经消失过呢。”白飞羽说道,“那是什么时候来着?啊,对了,是两亿年前啊。”

白飞羽的话让珏的记忆瞬间回到了那个痛苦的时代。那个意识消散精神碎裂的时代。

“那么,你的肉体再次准备好了又花了多少时间呢?”白飞羽这么问道。

珏的记忆瞬间断开了,他直接回到了那个混乱恍惚的时代。从两亿年前的肉体幻灭再到一亿年前的肉体再生,孤独的灵魂飘荡了一亿年。漫长的一亿年让那灵魂开始怀疑自我,开始变得焦躁冷酷。

知道最后,肉体的再次恢复让他有了难得的宁静。

“相较于肉体的破碎你更加喜欢被封印吧。”白飞羽又说道,“再让你沉睡个一千年如何?”

白飞羽的话让珏的战斗意志开始下降,因为现在真的还不如被封印呢。

“哼,那你们为什么不在我被封印的时候向我打动进攻?”珏问道,同时他也在寻找着现在这个处境的突破口。

“被封印的你硬度上远超我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物体,而且天之锁也能够将你保护起来。并且我们也都知道,谁先攻击的话就会被其他的家伙给顶上。与其动大家的蛋糕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呆着呢。”白飞羽说道,然后她又问,“那你为什么要为龙族卖力?明明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控制一方过上独来独往的日子。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呢?龙族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白飞羽的话让珏寻找破绽的步伐下降了。

的确,如果不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的话自己真的有必要呆在龙族吗?为了龙族的繁荣而将自己置于这个地方真的有必要吗?

珏的信念出现了动摇。

虽然曾经有人问过珏真的有必要呆在龙族的问题,而当时珏并没有动摇过。只不过这一次珏真的动摇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必要继续下去。自己的肉体已经开始遭受难以承受的伤害。

珏现在已经动摇了。

而在这时候,珏有一次受到了攻击,他的手臂直接被砍了下来。

“咕!”珏立刻尝试封住伤口,但可惜的是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已经消失了。现在他手中仅剩一把匕首了,拿一把匕首已经伴随着他的断臂坠入了深渊之中。

“喂喂喂,别在谈话的时候进行攻击啊。”珏由于先前的大失血而疲惫不堪。

“但是你现在也不行了吧。”白飞羽呵呵地笑着,“你身体不能使用法术进行自我治疗哦。”

珏喘着气,他感觉自己是真的不行了,被这一套打下来后真的是有些受不了。而且这个法术现在对珏来说是真的无解。

“看来你的肉体也已经撑不住了啊。虽然很希望能直接杀了你,但是还是想要完成之前的承诺啊。那么……你就把你的身体留下来吧。”

白飞羽说着就准备向珏发动最后的进攻。

珏虽然感受到了来自身体周围各处传来的危险警告,但是珏并不打算管了。

是啊,我变弱了,我已经没有什么想要战斗下去的理由了啊……

珏这么想着,然后他松开了手中的匕首。

“谢谢你的配合。”白飞羽说道。她的声音有些兴奋,听上去就像是在见证历史一般。

黑暗开始渗透进珏的身体,这些东西仿佛尖刀一般地刺穿了珏的身体。

我……受够了……

就在珏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夏尼她们的面容。

珏心中突然一紧。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想起夏尼她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自己真的对夏尼她们动了感情?

珏这么想着,正在他心中充满疑惑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了反击。

他一下子抓住了向他攻击的暗影,然后直接突破了它的攻击并进行了反击。

这是怎么回事儿?!

珏心中一紧,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明明自己已经打算放弃了,已经打算接受死亡了。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

珏不知道自己是上哪门子神经,但是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好像打到了对方了。

刚才那感觉……莫非……

珏闭上眼睛静静感受,他仿佛看到了周围的异常变动,他仿佛感受到了来自空气的讯息传递。

在这里!

珏的汗毛捕捉到了空气中的微小振动,并且越过了感知透过理智告诉了珏危险的靠近。

珏一下子抓住了来自后面的攻击,真实的触感让他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

“什么?!”白飞羽惊呼道,而此时她的声音离珏是那么的近。

“果不其然!这就不是什么空间法术!”珏说道。

而此时,笼罩在珏眼睛上的阴翳退散,他的眼睛再次恢复了原先的光泽——起码比刚才的眼神要有些光泽。

珏冷眼看着用利爪试图攻击他的白飞羽。

“心理战和幻术战?真是个疯狂的孩子。”珏哼笑一声,“你比以前还要狡诈啊。”

“你这家伙!明明只差一点!明明只差一点!”白飞羽怒视着珏,她因为刚才没能够将珏的性命给夺走而懊悔。

“你的高傲让我感到愤怒,你的自大要为其付出代价!”

珏说着,然后他用蛮力一下子拧断了白飞羽的胳膊。

白飞羽被珏的反击给打疼了,她立刻乱窜着向后离去。

“别想跑。”珏说着就直接跟了上去。

虽然珏现在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但是白飞羽深知失去了原先精神优势的自己是无法打败现在极度愤怒的珏的。

珏的视野因为失血而模糊,但是他的眼睛依旧紧紧盯着前面的白飞羽。他现在只想将白飞羽挫骨扬灰。没有任何清楚的原因,就算是自己的不甘也好,对邪天的愤怒也好,甚至是自己因为可能要与夏尼她们阴阳两隔也罢,他一定要将白飞羽给彻底消灭。

珏直接抛掉了身上的飞行法器,然后使用法术在手中直接凝聚出了一把巨大的光枪。

这光枪上缠绕着光微粒,并且透发着强大的威慑力。

这是由珏身上的最后一点体力所凝聚出的法术光枪,这是足以将邪天给彻底消灭的高阶法术。

珏干呕了一下,因为没有血液可以让他吐出来了。

我一定要将这家伙给消灭!

珏咬牙切齿地想着,他此时的愤怒值已经打到了顶峰,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环绕着。他现在已经精神崩溃了,他现在心中只有对对方的仇恨和让对方后悔的强烈欲望。

珏一飞冲天,然后停止了飞行法术。

白飞羽凭借自己的感觉知道在劫难逃,她直接看上了天空中的珏。

此时的珏与天空中的太阳所重合,由于周围黑雾的影响使得现在的太阳看上去如同墨水一般。而珏就像是残败的天使一般在太阳的映照下高举着光枪。

光枪的光芒透过了黑雾,那是那么的耀眼甚至代替了空中的太阳。

啊,好美丽……

白飞羽看着那个珏,银白的头发反射着仅有的光,即便珏是混沌的实体,也依旧让人误以为他是那么的圣洁。

珏猛地举起光枪,然后一下子扔了过去。

但是在珏扔的时候有什么人用远程法术打到了珏的身上。

巨大的光柱将珏贯穿,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打穿身体但是珏依旧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珏的光枪投掷出现了问题,他没能将光枪扔到对方的要害上。光枪贴着白飞羽的左手飞了过去,但是依旧将她的翅膀给打碎了。

失去动力的白飞羽开始下落,而珏抓紧就会直接跟了上去。

珏并不关心刚才到底是谁打了他,现在的他只在意怎么将白飞羽给杀个片甲不留。

白飞羽开始下落,她知道刚才的攻击是梦天明的支援,同时她也知道梦天明是不会在此刻现身于珏进行战斗的。

珏从上方冲向白飞羽,他一把抓住了她的领子并用头不停地撞击着白飞羽的额头。珏失去了另一个手臂,但是他依旧不会放弃对对方的攻击,他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对方给彻底消灭。

“轰——”

白飞羽从高空坠落,而她此时的头已经被珏给撞碎了。

血液从她的头上流了下来,然后顺着她的脸的轮廓滑了下来。

珏用另一条腿压在白飞羽身上,同时用拳头不停地击打着白飞羽。

白飞羽看着那全身没有血色苍白的珏,感受着珏那没有任何温度的拳头。

此时的珏已经完全压制了白飞羽,剩下的就是将她彻底消灭就行了。

但是就在珏打算重伤白飞羽的内脏并从她的腹部攻击的时候,白飞羽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地直接跳了起来并推开了珏。

推荐阅读:

在精灵世界狩猎 寒门崛起从最穷县太爷到富可敌国张羽杨欣小说完整版 姜绾宋九渊宋九驰 我!从仙武归来的长生者! 官场:从拯救美女市长开始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启禀摄政王,王妃又见鬼了 火影的春野桃 建安幻 从凡人开始垂钓万古 法玛斯史莱姆 农家女考公上岸啦 不许觊觎漂亮老婆! 来到异世界的东方武者无敌了 国土交换:开局华夏降临北美洲! 成为人皇,我反身打碎人皇系统! 闯入半岛的玄术师 大雕刻家 被姐姐虐死后,我重生大杀四方 弑神:我可以不成神吗! 幼崽错把反派太子拐做夫君 满级大佬她真的只想度个假 宫墙之内有恶犬 婚姻,心怀诡胎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天涯月照今 神话:天帝今天不上班 我居然是终极大佬! 社恐小侍妾 神女入凡,日日索吻高冷总裁 人在剑来,拿下阮秀李柳当老六 原来我是超级富二代 氪金养到真权臣后,她被反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