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秘宝库

0秘宝库

“不是!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儿?!没听说过珏以前还有一个老相好啊。”冰千鸟跟在洛米身后说道,看上去就像是在训斥小三的原配一般。

“别跟我说啊,你们连珏以前的事情都不知道。”洛米这么说着就回头看了眼冰千鸟然后继续走着。

“我还以为我们这一批会是珏的初恋呢。”娜尔背着手嘟着嘴说道,“难怪之前跟珏说我初吻的事情的手他说那不是他的初吻。合着给了别人了。”

“呵呵,真是可惜的事情。”洛米不痛不痒地说。

后面的女神们都有些恍惚,她们就这么机械地跟在洛米身后。就算是欧阳踏雪也没有跟以前一样保持着淡定——他没有看到过珏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

“你现在也不淡定了?”敖丽走到欧阳踏雪身边问道。

欧阳踏雪看了敖丽一眼,然后苦笑着说:“确实有些不能接受啊,毕竟在记忆中我没有被允许进入看那些场景啊。”

敖丽看着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是珏从版南国带来的女奴隶,也可以说是版南国在这个时代最后的一批奴隶。虽然不知道珏对她做了什么,但是欧阳踏雪对珏的信任好像已经达到了无条件信任的地步,貌似她可以执行珏所布置的任何一个任务。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敖丽很好奇,为什么欧阳踏雪会这样,或是说欧阳踏雪到底对珏有什么样的感情。

“欧阳踏雪,你到底是怎么看珏的?”敖丽这么问道。

敖丽的提问让夏尼她们本就不稳定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她们都看着那里的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看了一下那些回头看着她的女生们,然后想了一下后说:“嗯……主上对我来说是救命恩人,同时也是解开我心结的人。我很感谢他,同时也愿意为他付出,毕竟我能够认识主上也是这个原因。”

“你是单纯的敬重珏吗?”敖丽问,“没有其他感情?”

“身份地位的差别是不可逾越的,我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不敢往深处想。”欧阳踏雪就像是早就背过台词一般地说道。

不敢往深处想?这么说还是想过咯。

敖丽这么想到。

虽然欧阳踏雪在转移问题,但是她还是说出了一些心声。

“那么……”敖丽看了眼欧阳踏雪,然后又问,“你有想过以后的事情吗?万事不可能不变的吧。”

欧阳踏雪听后想了一下。她知道敖丽的这句话另有深意,尤其是在这里跟她们提这个事情——无非就是想要接着珏不在并且大家都在的这个机会坦白一下自己到底要怎么处理好珏和他未来的妻子的关系。

虽然欧阳踏雪很好奇为什么敖丽会这么关心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不想在这里惹夏尼她们生气,毕竟这个问题对她们来说很是重要。

“主上对我来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是我想要跟随着他。我不会做逾越一个仆从不该做的事情。”欧阳踏雪说道。

夏尼她们听得出来,这里欧阳踏雪的自我定义是一个仆从,并没有将自己放在奴隶的位子上。也就是说一些事情被欧阳踏雪给直接排除了。

夏尼她们相互看了看,她们都知道欧阳踏雪的这段话意味着自己决定回避可能或是已经进入的“战场”。

走在前面的洛米不清楚整个事情始末,但是她身为一名女性也能够感觉出来欧阳踏雪对珏有意思,毕竟在她看来欧阳踏雪那无理由的信任真的超过了主仆关系。

也正是这样,洛米才在前面无所谓地说了句:“但是你喜欢珏吧?”

欧阳踏雪听后垂下了头。夏尼她们因为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并没有管太多多,而敖丽则看到了欧阳踏雪表情的细微变化。

“……我可以说真话吗?”欧阳踏雪小声说道,刚才的提问好像戳到了她内心中的痛点。

洛米一听就放缓了脚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踩雷了。但是当下的洛米骑虎难下,夏尼她们虽然表现得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能看出她们都在洗耳恭听。

“当然,”洛米稍微增大了声音,她好像在给自己打气一般,“这里没有别人。”

“……是的,我喜欢主上,甚至是说爱主上都不为过。”欧阳踏雪这么说道。

夏尼她们听后都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

“原因呢?”洛米知道,夏尼她们正在等待着她问出一些新的问题。

“主上很强大,他救过我,给了我新生。而且说句低俗的话,主上长得很好看,很喜欢他。”欧阳踏雪小声说道。

夏尼她们听后都同意般地点了点头。

欧阳踏雪能喜欢上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除去珏那没救了的脾气以外,珏本身的优点还是很多的,他有能力,强大,博学,而且还有很多的门路。能对珏上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你不甘心吗?”敖丽继续问。

没有人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的人跟别人在一起,更何况自己必须要一直跟着对方?!

“……当然不甘心。”欧阳踏雪小声说。

“什么?”

“没什么。”欧阳踏雪低着头小声说。

欧阳踏雪自然不会跟她们说自己很不甘心,要不然自己刚才说的就没有用了。

洛米看了眼欧阳踏雪,身为女性的她能感受出此时欧阳踏雪心中的痛苦。

一行人就这么走着,之后一直没有什么交谈。在经过整个布满骸骨的走廊中一行人没有任何对话。她们就这么走着,同时也静静地搜集着旁边尸骸上的东西。

她们从尸骸中拿到了很多的遗物,那些遗物里面有一些是记录着使用者生前的事迹的,也有些是记录着战斗时的东西的。

不过最让一行人好奇的就是有几个录像中有一些蠕动的画面,就像是有一条巨蟒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移动的感觉。

而这些画面也让本就残败的地方蒙上了一层神秘和恐怖。

“这些到底是什么?”敖丽脸色苍白地问,她打心底里有种不适感。

洛米摇摇头。“不清楚。”

而这时候,一旁的煞羽突然开口说了句:“尼格霍德。”

洛米听后惊讶地看着煞羽,长时间没有听到煞羽的声音使得她甚至出现了“煞羽就是哑巴”的错觉。

“那是尼格霍德吗?”夏尼问道。

“有可能啊,毕竟当时有种说法是尼格霍德是通过亚特兰蒂斯的地下设施从地下突破到了地上的。”洛米点了一下头说。

“听说尼格霍德是跟相柳一样的大家伙啊,而且很难对付。”娜尔在一旁说道。

“是这么记载的,但是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有人知道。”洛米微微摇了一下头,“当时对付尼格霍德是奥丁,而身为第一个超越者的奥丁实力如何有无人知晓。只是能够确定的的就是奥丁当时是有能力跟上位王种进行战斗的,也就是说尼格霍德的力量很可能在王种上位之上的。”

“也就是说尼格霍德来过这里?”敖丽抓着夏尼的一只胳膊问道,看上去这妮子吓得够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里就可能留下尼格霍德的咒毒,这东西可是永远都无法消散的东西,危险的很。

“额……大家……”就在这时候,前面的欧阳踏雪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地叫了一下周围的人。

大家走到欧阳踏雪身边,然后她们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硐室。

这里从入口周边的断口来看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强行突破了一般,而且在入口的边缘还有一些像是腐蚀了一般的发泡铁。硐室的内部非常的破碎,就像是一个精密的仪器从内部被什么东西给毁坏了一样。

“这是那里?”夏尼走到门口看着面前那壮观的景象。

“这……这里应该是仓库的核心位置!”洛米看着周围说道,她是那么的兴奋。“据说这里有许多禁忌的法器并且还有一些重要的法器理念设计图!”

洛米说这就自顾自地跑了下去。

夏尼她们虽然想要拦住洛米让她小心一些,但奈何洛米跑得快,根本就跟不上她。不得已,她们只能选择追上洛米。

洛米一路小跑地冲了下去,那些在地面上让夏尼她们感到麻烦的瓦砾以及不知名的黏液在洛米的眼中都不是什么大事。

洛米一边跑着一边看着周围断壁残垣中的一些东西,她在寻找着着那些那些值得被注意的东西。

在这里到处都是破碎的建筑残骸,跟之前见到的储物罐一样材质的碎屑满地都是。一些制作法器的液体还留在地面上,即便过了一亿年也依旧发着淡淡的光芒,甚至有些还在噼里啪啦地响着。

洛米看着,然后她就被一些被掩藏在碎屑之中的法器所吸引到了。

她走到一处碎屑那里,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半露在地面上的一个弯曲的长剑之上。

那把剑如同荆棘一般被一些不规则的铁所缠绕。同时一些蓝色的光芒顺着被暗藏在里面的光路移动。

“能过来帮个忙吗?”洛米招着手说道。声音在空旷的硐室内回响,这是这里时隔一亿年之后第一次有一个活物。

夏尼她们还在为地上的黏液而发愁,而煞羽直接启动了飞行法术让自己远离地面,欧阳踏雪更是直接用禁断的量让黑气支撑着她的身体跨过这片难以承受的地方。

煞羽来到了洛米的身旁,然后缓缓落地,同时她也紧盯着自己落地的地方的卫生环境。

煞羽一落地后就直接使用法术将覆盖在这东西上面的瓦砾给举了起来。

瓦砾在法术的作用下开始漂浮起来,然后在煞羽的指挥下移动到了别的地方。

瓦砾的移去使这个法器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一个弯曲的长剑,上面的分叉上有一些光路供这些光芒移动。

“这是什么?”赶过来的冰千鸟问。

洛米用双手握住那个剑的剑柄,然后她用力举了起来那个东西。

“‘不可识别者’——一个被禁忌的法器。”洛米看着手中的长剑,“这东西据说是一把十分锋利并且可以自由变化形态的武器。”

“哎~真是神奇呢。”敖丽看着剑毫无惊讶地说。

的确,这东西对敖丽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甚至是对夏尼她们来说都么有什么吸引力。这就好比你跟自己的女朋友兴冲冲地说什么高达模型一样。

“这东西可是很厉害的哦,应该是……”洛米说这就捏了一下剑柄。

剑柄再被洛米捏的瞬间就开始液化,然后直接包裹住了洛米的手。

“呀!洛米!”娜尔见状立马打算将洛米的手从这液态物中拿出来。

“不用担心。”洛米微微一笑,然后甩了甩手中的法器,“这东西的启动方法就是这样。”

说着,洛米就闭上了眼,而伴随着洛米行为的开始,她手中的法器也产生着不同的变化。

原本还是长剑的法器立马变成了一把斧钺。

“哦~跟我的千机一样呢。”冰千鸟说着就将自己腰间的龙骨鞭给拿了出来。

洛米透过精灵眼看了一下,然后震惊地说:“你手中的这个东西很高级啊!是最高级的法器呢。”

“是吗?虽然听老不死的说过,但是还真没有在意呢。”冰千鸟这么说。

洛米听后就略带疑惑地小声问夏尼:“请问那个‘老不死’的是谁?”

“哈,她说的是道龙,由于年龄很长所以被我们私下里称作老不死的。当然了,我们本人都没有蔑视他的意思。”夏尼苦笑着说道。

“不过不愧是龙族大将军啊,竟然能得到这么好的法器。”洛米敬佩地说。

毕竟在三界高级法器是很珍贵的东西,有些人甚至穷其一生连个实物都看不见。

“啊,这倒没什么。”冰千鸟一耸肩。

“但是这个法器到底是源自哪里呢?是谁的骨骼呢?”洛米看着龙骨鞭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冰千鸟歪了一下头。

“你应该知道吧?你手中的法器的原材料是龙骨哦。”洛米指着冰千鸟手中的龙骨鞭说道,“而且还是个有着强大力量的龙族的骨骼。”

“你的意思是……这是个生物法器?!”冰千鸟听后问道。

“是啊,龙骨虽然可以制成法器但是一般不会有人用呢,毕竟是你们的东西。”洛米说道。

王种可以说是浑身都是宝,他们身上的任何一个东西都可能用于制作法器,总是是很重要的原材料。顺带一提,龙鳞也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由于存在自然褪鳞,夏尼她们经常将自己的鳞片卖出去赚零花钱。

冰千鸟这么发着呆,而同时一旁的敖丽正在这里探险。

由于这里是法器仓库,所以敖丽很快就有了发现。

“这是什么东西?”敖丽将一个铁球从瓦砾中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怀抱那么大的铁球,看敖丽的样子好像不是很沉。整个球显着金属光泽,看上去很是漂亮。

“这个东西……还这么没有见到过呢。”洛米走到了铁球的旁边看了看。

她知道那是一个法器,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东西的实际作用。

“有些东西试试不就知道了?”敖丽说着就鼓捣起来了那个球。

但是不得不说,敖丽的人品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她并没有启动那个球,同时也没有将球的一些危险的地方给触发。要知道,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中那些法器都是些危险的东西。

夏尼见到敖丽在鼓捣这个球之后就有了一些兴致,毕竟能来这里真的可以说是三生有幸不是吗。

于是夏尼就接过了敖丽怀中的铁球摸了起来。

不过夏尼好像触发了一些东西。铁球发生了变化。

这个铁球出现了裂痕一般的光芒,紧接着就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夏尼的意识被这铁球给直接吸走了,而当她的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推荐阅读: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海贼之风风果实 御厨的小饭馆[美食] 我死后,渣男抱着我的尸体哭红了眼 教皇请登基 死遁后嫁人生子,侯爷找上门 豪横大宋武植潘金莲 救世狂魔 陪你到人声鼎沸处 狱锁强龙 影视:诸天从截胡范若若开始! 穿书成太监,皇帝竟能读心 穿成五岁团宠,干翻反派金手指 炮灰如何跟主角攻顺遂离婚? 开局养娃:淡定,咱家有田 杨一笑江南山水 没想到吧,我真是魔王 狐妖小红娘:我在涂山做幕后大佬 顾总别追了,夫人已经和您离婚了 混沌吞天功 重生年代:我只想发家致富 我在妖魔乱世肝人生成就 三国开局抽到一颗恶魔果实 综漫:人在狐妖,悟性逆天 系统盯上龙椅后,公主天天作死 吞噬星空之地球四兄弟 比月色更美的段小姐 带着空间回村养老 洪荒:开局净世白莲,欲五莲证道 造化武神 咸鱼师妹,白日飞升 我不信我比不上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