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九歌乐谱

0九歌乐谱

珏被突然有力气的白飞羽给搞蒙了,他直接摔倒在地。

“不许……碰我……”白飞羽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说道。

她此时的气氛完全变了,就像是一个发疯了的狮子一般咬牙切齿地说道。

珏看着她,然后想了一下后说:“你……怀孕了?”

白飞羽从刚才开始的行为就很怪异,就在他想要击碎她的内脏的时候。并且从白飞羽的行为上来看她确实是有种怀孕的迹象。

珏躺在地上看着白飞羽,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能力进行反击了。他喘着气躺在地上,并且脸色苍白。先前的流血已经完全流完了,珏的机能已经降至了最低。

珏喘着气,他闭上了眼睛。本身就已经模糊了的眼睛和一直嗡嗡作响的耳朵让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当前的珏跟凡人没有区别。

可是即便这样白飞羽也没有立刻攻击。她在确定了珏不会立刻攻击她之后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她用手撑着身体喘着气,然后捂着肚子回复着体力。

“还不……动手吗?”珏大声说道,以便于让自己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

“我现在可没有心情管这个……”白飞羽同样大声地回复着。然后她就将身旁的岩石拖过来倚在上面。

两人就在这里这么躺在地上恢复着体力。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在此期间用力将身体内的一些不必要的力量给排了出来,然后他就尝试着用自己的力量恢复身体。虽然造血能力已经恢复了,但是他的伤口依旧没有被复原,血液就这么从身体内流了出来。

“那是谁的孩子?”将珏在确定自己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后问道。

“……不用你管。”白飞羽并不想跟珏分享一些事情。

“邪天还会生孩子啊……这么长时间了还真没听说过。”珏微微睁开眼,天空中的太阳让他有些难受。

“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软硬不吃铁石心肠的。”白飞羽说道,“即便堕落了,我们也会追求爱情。”

“爱情啊……”珏闭上了眼睛。他见过太多由爱情所引发的奇迹了,难道这个也是个特别的奇迹吗?

“你呢?你应该也有喜欢的人吧?”白飞羽问道。

珏听后就用了一下力半起身来,他看着坐在地上的白飞羽,然后一脸郑重地说:“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拒绝了我的死亡邀请。你如果没有心上人的话是不会这么做的。你到底在拒绝些什么?”白飞羽说道。

珏看着远处的天空,那里的飞骑们还在对付空中的妖邪。

“是啊,我到底在拒绝着什么?”珏低声说道。

珏变了。这一点珏非常清楚,以前不曾畏惧死亡的他那刚才真的是感受到了足以震碎胆魄的恐惧,现在的他并不再是凭借着自身的本能来反抗死亡,而是心中的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强迫他立刻回避可能到来的死亡。

“你也有喜欢的人了?”

“别乱说。”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现在他已经开始大量造血了,而依旧破碎的伤口让血液大量流出,搞得满地都是血。

“她们一定有一些能够吸引你的地方。”白飞羽倒是像认定了珏就是有喜欢的人一般地说道,“能俘获灾的铁心的女性一定很优秀。”

“别说我,说说你。你的那位又是什么人呢?”珏问道,“邪天之间存在爱情吗?”

“你怎么能够认定他就是邪天呢?”

“正常人是不会接触你们的。”珏这么说道。

“确实……”白飞羽说着,同时她也看着天空中战斗的人。“真是壮观的场景啊……”

“你为什么要进攻精灵族?”珏问道。

“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白飞羽疲惫地一笑,“你能跟我在这里难道没有什么原因吗?”

“……你的目的是让我过来?为什么?还有你为什么确定我会过来?!”珏问道。

“龙族中能够有与我们一战的人吗?”白飞羽哼笑着说到,“就算是先祖级的人也会敬我门五分吧。”

“看来你是知道了穆勇的事情了。”珏说道。

“你在龙族中是什么地位我们都知道,所以龙族为了保全自己一定不会主动出击,龙族需要一个闲人过来处理这个问题,而你将会是最好的人选。”白飞羽说道,“只不过我们没有想到你在龙族中的隐形地位竟然比我们想象的要高一些。那些龙族的高低位人是跟着你来的吧?”

珏没有说话,他不希望将一些不必要的人牵扯到这里面来。

不过白飞羽倒是自顾自地说了句:“这样啊,看来那些人就是你的心上人咯。可以啊灾,想不到你还能钓到这么多的女孩子。”

珏依旧保持沉默,他不想说太多。

“真是些不错的孩子啊……”白飞羽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一边说道,“要是我的孩子也能够像他们一样就好了……”

珏这才开口说:“那孩子也真是命途多舛啊。”

“我的孩子吗?”白飞羽听后问道,“我是第一次当妈妈,还没有经验,而且这孩子现在还小呢。”

“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像你这样的母亲。”珏毫不避讳地说到,“他注定会难逃死亡的命运。”

“这么咒骂未出生的孩子就是你的作风吗?”白飞羽冷眼说道。

“呵呵。”珏干声笑着,然后他说,“你们让我过来是为了什么?杀了我?”

“那是我的目的。”白飞羽说道,“别人想的是别的事情。”

珏一听就蜷缩了一下身子,他在调动自身的力气来让自己站起来。

白飞羽的话基本是再告诉珏还有别人在暗处肆意窥探着。

珏用一只手撑着身子,他的伤口在自己行动的时候流出了很多的血液,腿部断口处还流出了非常浓的脓水。

“你的身体不行了吧?”白飞羽看着珏站起来。她的体力并没有珏高到这么恐怖,所以她只能静静地看着。

“但是现在消灭你倒是可以……”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所以不可能就此放过你。”

说罢,珏就单腿站了起来,同时他的手部也开始凝聚力量,并将一把光枪给直接凝聚了出来。

“所以为了将来不被你给捅刀子,我必须要在这里将你消灭。”珏保持着平衡冷眼说道。此时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你的孩子在你的腹中生长真是一个可悲的事情。”

珏这么说着,他背对着阳光,但是一旁的白飞羽却总是感觉珏的眼睛在发着蛋蛋的光芒。那光芒有些怪异,有些恐怖。

“你这家伙还真是有着万年不变的坏脾气呢。”白飞羽这么笑了笑。

“没办法,我已经存在于世间太长的时间了。”珏说道。

接着,珏启动了飞行法术让自己飘在天空,他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并对准了白飞羽的心脏。

“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珏这么说着。

他身后的战斗还在进行,但是他也知道,只要杀了白飞羽那么那些妖邪就会像是无头苍蝇一般被经过了严谨战术编排的龙族士兵给进行蹂躏。

白飞羽这么低了一下头,然后又说:“只可惜,你总是一个人……”

“什么?”珏听后皱了一下眉,但是紧接着一把长枪直接贯穿了他的胸口。

长枪将珏的心脏直接给带了出来,并将其钉在了珏面前的树上。

被强行剥离了本体的心脏依旧跳动,而珏则用颤抖的手抚摸着胸口的那个洞。

“在我们那里,就算是怀孕的女死刑犯都会被赦免,为什么这里的人就这么不人道呢?”雾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果然是你吗?”珏冷眼看着身后,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伙。

“当然是我,你最信任的人。”雾笑呵呵地说着。但是他并没有这么一直站在原地,而是跟个没事人一般地从珏身旁走了过去。

他看着被钉在树上的心脏,然后吹了个口哨。

“想不到这个弓弩的劲儿这么大啊。”雾拍了拍手中的弓弩。那个弓弩在保留了原有弓弩的形态的同时还加装了电磁弹射轨道,以确保钢矢有足够的力量击穿一切。这让本就一米长的弓弩具有更强的杀伤性。

“不过你这家伙的生存能力倒是够强的啊。”雾用手碰了碰被钉在树上的心脏,“想不到这都能继续跳动。”

“我建议你别动着东西。”珏说道。由于他的气管被直接带碎了,所以他的声音有些空空的感觉。

“哦呦!忘了。这东西确实挺危险的。”雾说着就将手缩了回去。

珏眯着眼睛看着雾,他现在状态很不好,而且又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所以珏很担心自己会受到一些不必要的痛苦。

“哎呀~怎么能这样呢。”雾从怀中拿出了一根急救药剂,然后打在了白飞羽身上,“对女性要温柔一些,对孕妇更应该呵护一些啊。”

“你会怜悯敌人吗?”

“啊,那倒不会。”雾听后如同茅塞顿开了一般地说,“老大倒是挺狠的,有时候对一些雌性的敌人的手段连我都看不下去……不过一个人一个标准吧,要是我的话倒是会给一个必死攻击。”

被打了一针的白飞羽慢慢恢复了血色,她也有些就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变化。

“你过来是为了什么?”珏问道。

“啊,对对对,想起来了。”雾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被包起来的东西。

打开后就是一个一个如同画布一样的东西,从上面泛黄的痕迹看来应该是个挺古老的东西了。

雾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白飞羽的手中。

白飞羽瞪着眼睛看着雾递过来的东西,她打开了那个画卷一样的布。

“这是……”白飞羽看着手中的东西问道。

“九歌乐谱。”雾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珏说道,“你一定很熟悉吧。”

珏听后脸色变得铁青。

九歌乐谱,那是在僭越者法器中排行倒数的东西。但是这个法器在珏心中完全没有底!因为连珏都不知道这东西的效果到底是什么。

九歌乐谱是珏记忆断代时产生的东西,他后来也仅仅是听说了有这个法器的存在。

“这个东西你就自己去启动吧。”雾对白飞羽说道,“只可惜这东西是残卷,我并没有找到完整的东西。但是效果嘛,差不到哪去。”雾说着就睁开眼看着珏,“这个可是一个精神法器哦。”

珏一听瞳孔就缩了一下。他深知即便是无敌的银白之灾也有无法对抗的东西,而他也知道那是什么——精神法术!银白之灾有着能够将法术给消散的力量,可即便拥有无法被穿透的躯体自己但没有一个可疑抵抗精神法术的心智。如果用精神法术进行攻击的话他就会走向精神的崩溃。

“所以说,今天会发生一个大事儿哦。”雾咧着嘴笑着说道。

“精神法术杀不死我,反而会让我走向疯狂的深渊。”珏说道,“你这是在玩火。”

雾听后就哼哼地笑了笑,然后十分悠哉地说道:“知道啊,但是你怎么能证明我的目的不是这个呢?”

“你想干什么?!”珏听后低吼着说道。

“把你叫过来一定是有一定理由的,”雾说着就将树上的钢矢给拔了下来。他用手擦了擦上面的血,然后就将穿在上面的心脏给排了下来。

“这是个危险的东西。”雾看着手中冒着的青烟。

然后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把枪直接照着那个心脏开了一枪。

被击碎的心脏喷射着黑色的液体,而身为它的主人的珏也像是胸口中了一拳一般地颤了一下身子。

“这都不会死是吗?何等顽强的存在。”白飞羽看着珏说道。

珏捂着胸口冒着冷汗。他知道自己现在大势已去,当下的自己必输无疑。

“不过隆,你知道吗?”雾说着走到了珏的面前,“妖精族有一种秘法,专门用来消灭灵魂的。”

“你什么意思?!”

“妖精族十分畏惧你,而与自然相通的它们也深知你的灵魂是不灭的。因此,它们花了一亿年的时间研究出了专门对付你的法术——灵魂的破灭法术。”雾笑嘻嘻地说着,然后他用手指扣了一下珏胸口上的伤口,“你应该知道现在的你所追求的是什么了吧。”

白飞羽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将法力注入到了九歌乐谱中。

一些声音隐约约地灌输到了珏的脑海中,一种从未听过的,空灵的并且带有微微笑声让人神魂颠倒的歌声灌输到了珏的脑子中。那如同歌唱中的煞羽一般的美妙声音让珏真心扛不住。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一些从未见过但是有如此熟悉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烁着。由于精神的分散他现在根本就撑不住继续使用浮空法术,他直接掉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刚刚得到消息赶了过来的魖瞳赶了过来。

“珏……这是怎么回事儿?!”魖瞳见到这个情况后就呆住了。

“快……那家伙……”珏用仅剩的手捂着额头,然后他立刻指着在那里启动九歌乐谱的白飞羽。“杀了她!”

魖瞳看着白飞羽,她张开双臂,面前浮现着一个乐谱,而一些白色的雾气从她的嗓子那里透过皮肤直接透了出来灌输到乐谱中。

魖瞳见状立刻用法术凝聚出了一杆钢枪,然后直接投向了白飞羽那里。

钢枪虽快但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拦了下来。

“什么?!”魖瞳一惊。

“这可不是个好事情哦。”雾手臂上透发着碧蓝的光芒,看上去他用什么东西拦住了钢枪。

珏跪在地上,他的大脑快速运作,寻找着有能力承担住接下来灾难的人。

推荐阅读:

天下昭昭 斗罗:开局99级,我直娶千仞雪 说我作弊?不好意思我命多吃软饭 忤逆之神 斗罗:转生超兽龙戬,截胡朱竹清 八岁的我,被请回火凤凰主持战事覆手为雨 械瞳 九叔:从第一只僵尸开始做野道士 皇后她没有心 团宠小娇妻:裴总今天又吃醋了吗? 泼刀行 隋唐:以一己之力护大隋万世昌隆 彻夜尽情 聊天群:咕哒别惦记你那破人理了 陛下重生后亲自教娘娘虐渣 穿成万人嫌后,被大佬们追着宠 开局玩炸地球?诸天请勿颤抖! 穿成明星后,因为吃瓜变身锦鲤 佣兵女王带空间穿越古代只想种田 穿书后我带孩子找到他们早死的爹 故事大杂烩, 斗罗:看病变强,比比东天天有病 梦幻西游:我靠签到成了蝗上蝗 今日大吉 山野 苏清妤沈之修香蕉披萨 末日爆兵万亿,部队要比丧尸多! 都不宠女儿是吧?我宠! 我最喜欢诡异了 投喂病弱世子,我在流放地搞基建 长公主重生后开始装了 咸鱼师妹,白日飞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