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心灵深处

0心灵深处

当夏尼再次苏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了。

她尝试着向外呼救,或是寻找敖丽她们,但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得到回应。

这是哪里啊……

夏尼看着周围,她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自己好像在接触了某个金属球之后就失去意识了。

这里是金属球的内部吗?

夏尼漫无目的地走着,她要去哪儿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就这么走着,在这个一片虚无的地方走着。这里十分的枯燥,十分的空洞。

而就在这个空虚的地方里,夏尼听到了哭声,隐隐约约并且有些凄惨的哭声。

这声音……是我?!

夏尼听了一下哭声,那熟悉的声调让她立刻反应出来了那是她的声音。

于是夏尼就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随着声音的清晰,周围的黑雾也越来越大,这让夏尼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谁在吗?”夏尼问道,同时她也握紧了拳头。因为这个不明的地方并不允许她召唤紫金开山斧。

哭声的主人没有回应她,但是变化也不是没有——那声音从哭声开始转变为一些语言,一些带有憎恨的语言。大量的负面情绪就像是被强行塞进了这些话语中一样,高浓度、令人害怕。

夏尼颤巍巍地走着,女性的预感告诉她在前面有一些不可以看见的东西。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夏尼一步一步地走着,然后她看到了在黑雾中的一个如同人影一般的东西。

那东西像是一个坐在地上一般,周边的光路描绘着这个东西大概的体型。那是一个人,是名女性,她的身体纤细身材还行。不过就跟先前说的一样,这个人并不是一个正常人,她身上缠绕着跟白飞羽一般的黑气,那些黑气形成了一个如同羽衣一样的东西缠绕在她身上,并且有些黑气还如同礼服一般地套在她身上。如同龙族一般较粗的尾巴在她臀部,但是那尾巴如同骨骼一般嶙峋且有一些锋利的边缘,像是骨骼一般的飞翼被黑气支撑着。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能够看到一根如同巨龙族至龙化一样的角。

她蜷缩着哭泣着,一只手紧紧握着自己的肩膀,那至龙化尖锐且尖端透着血红的指爪让人心里发毛。

“请问……”夏尼小声说,“这里是哪里?”

就在夏尼说的时候,她听到了那些憎恨的话语——“他骗了我”“他抛弃了我”“为什么我是一个人”“我好孤独,好痛苦,好想分享我的痛苦”“得不到他就要毁灭他”……

大量的声音灌输在了她的脑海中,一时间夏尼的脑子中全是这些话。

但是夏尼依旧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扛住了这些险些将她洗脑的话。她调整心态后又从对方身旁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哭泣的女性这才发现了夏尼的存在,她抬起头缓缓地站了起来。

黑色的长发在她站起来的时候展开了,她缓缓地转过身来,而这也让夏尼大吃一惊——那是她自己,一个变得恐怖的她!

那个夏尼脸上有深蓝色的裂痕,眼睛一下有明显的泪痕,而她原本海蓝的眼睛也变得浑浊无比,就像是被污染了一般。脸上的鳞片也有些粗糙并且不自然,看上去就像是生病了一样。

“这……”夏尼往后退了几步,“你……我……这……这到底是……”

夏尼被吓坏了,她不敢相信面前的人竟然是另一个自己,而这个自己是那么的诡异且可怕。

“他骗了我……”那个夏尼像是失了魂一样地低声说道,“他骗了我……假的,那些都是假的……连我也是假的……”

夏尼这么说道,她的身上也有明显的的力量劣化,一些让人心里发毛的力量开始渗透出来,就像是一个浮尸内部的液体从皮肤上渗透出来一般。

“不……这个……你在说什么?”夏尼颤巍巍地说到。面前的自己就跟一个疯子一样,她是那么的病态并且让人畏惧。

“那个他是谁?谁?”夏尼虽然害怕但是心中的声音依旧让她询问一些事情,她需要一些情报。

“他是……他……啊!——”那个夏尼刚想说的时候,她手捂着的肩膀就像是烧着了一般地喷发着阵阵黑气。

而夏尼也突然反应过来了——那是第一次见到珏的时候自己被咬的地方,而那个牙痕至今也在夏尼的肩上没有恢复。伤口一直留在她的肩上,伤口处已经变黑变得像是刺青一般。

“那个是……”夏尼看着那个夏尼身上的伤口,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应该……不应该……错的……所以……你……应该跟我在一起!”那个夏尼看着夏尼,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向她,并且她张开了双臂打算拥抱她。

“不……这……不行!”夏尼说这一下子推开了另一个自己。

那个夏尼身上的黑气直接粘在了她的手上。而这黑气也开始尝试侵蚀夏尼的手。

“这?这是什么?!”夏尼看着正在钻入自己手的黑气。

她的手受到了黑气的影响直接展现出了至龙化时的手臂。而手臂也在黑气的影响下变得和另一个她的手一样——扭曲、诡异、尖锐。

“你做了什么?!”夏尼近乎尖叫着说道。

“你与我的真实,仅此而已……”那个夏尼反倒绝望地说道,“你与我最终的归宿,堕落深渊的底部,最终的结果,永远……”

变异开始顺着夏尼的手臂移动,并向着她的心脏处侵蚀着。

夏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她尝试着将自己的手臂的血管给掐住,但是这样做丝毫不会减缓自己被侵蚀的速度。

那个夏尼就这么看着她,她也不再靠前了。

“这到底是……”夏尼看着自己的手臂。对此她没有任何不适感,但是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自己手部近乎无穷的力量正在涌现。

“来自深渊的力量,这是可以进行报复的力量。这也是……”那个夏尼看着夏尼的手,她在这里顿了一下后说,“弑杀所爱之人的力量……”

所爱之人?珏?

夏尼一听就咯噔一下。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那个自己,她很害怕,害怕面前的人就是为了消灭珏而存在的自己。或是说自己为了弑杀珏而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听不明白……”夏尼摇着头说道。她极力否定着,她虽然知道珏对自己的态度很是飘忽但是她并不希望以一个破裂的结局结束。

“你现在,仅仅是现在,还停留在梦中。”那个夏尼说着就抬起了手。

她通过法术将夏尼的上衣给拨开,直接露出了她的锁骨。

此时她的整个手臂连带着锁骨都已经被侵蚀了,黑气萦绕在她的皮肤上,蓝色的裂纹出现在了她的手臂上,而她的皮肤也开始变得惨白,与另一只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来吧,你终究会变成这样的。”那个夏尼微声说道。

夏尼看着正在变异的身体,她依然无法阻止这样的变化,她只能默默接受。虽然她也在心底中排斥着那所谓“弑杀所爱之人”的力量,但是龙族是向往力量的种族,他们的价值观就是强者为王,强者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而夏尼依旧不成熟,现在的她还在用龙族的价值观审视这个世界,审视着她与珏的关系。在与那个夏尼谈话的某个瞬间,她有了一种“万一这个力量就是可以让珏拜服于我”的力量呢?

“这样会再也回不去哦。”另一个声音响起,那个声音跟夏尼一样。

夏尼寻声看了过去,她发现是另一个自己在那里站着。

那个夏尼跟她长得很像,并没有什么非人的样子。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看上去比夏尼这个大贵族的千金还要奢华,而且其制作工艺要远超当下的服装制作工艺。

虽然这个夏尼看上去挺正常的,但是夏尼却将警惕度给拉满了,其畏惧程度要超与刚才的那个夏尼相见时的警惕度。

原因很见到,自打那个夏尼出场后夏尼就有一种震撼全身的威胁感,那就像是蝼蚁见到巨人一般的畏惧且无助。那个夏尼似乎时刻都在告诉这周围人她可以轻易捏碎任何一个生命,这个可怕的力量甚至超过了身为父亲的雷比翁乃至一些先祖!

更令夏尼警惕的是,那个人身上完全没有龙族的气息。珏身上还有一些不纯的龙族气息,就算是怪物夏尼身上也有纯粹的龙气,而这个夏尼身上一点儿龙族的气息都没有,在她身上的是另一种力量,更加缥缈且容易让人忽视的力量,但是这股力量的纯度和震慑力都是超乎想象的!那力量就像是一层薄薄的但坚不可摧的屏障一般覆盖在她的身上——仿佛碰一下就可以让人死亡。

“你……是谁?”夏尼惊恐地说道。

“当然是我们自己了。”那个夏尼这么说道,她身上的气质要比夏尼成熟的多,更像是飞龙帝那样的成熟女性。她看了眼夏尼的手,然后冷冰冰地说道:“你要被污染了呢。”

“污染?”

“想不到有着高贵血统的我们竟然会有这一天,被人污染,被人敲定命运的一天。”那个夏尼走向了夏尼,她将夏尼另一边的衣服给拨开,让夏尼的双肩都露了出来。她抚摸着夏尼肩膀上的咬痕,然后像是着了迷一般地说:“想不到他依旧那么愿意反抗命运,依旧愿意凭借着自己认为正确的做法来帮助我们。”

“你……什么意思?”

那个夏尼没有回答夏尼的提问,她将脸慢慢靠近咬痕,然后轻轻吻了一下那个咬痕。接着她抬起头来看着夏尼说:“你应该知道,我很嫉妒你。”

夏尼听得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掌控着肉体,可以享受肉体欢愉,而我们只能以一个隐藏之人观察着发生的一切。”那个夏尼抚摸着夏尼的脸颊,她的眼神中真的是充满了嫉妒。

“你想要的什么?”夏尼颤抖地说着。

“没什么,仅仅是嫉妒而已。”那个夏尼微微叹了口气,“物是人非。但是……”

说话间,黑气已经扩散到了夏尼的心脏附近,并且尝试向她的心脏进行渗透。但是就在那黑气准备渗透进心脏时,夏尼肩上的咬痕一下子爆发出了与那黑气完全不同的力量。

那力量像是猛兽一般凶残地向黑气进行攻击。

咬痕渗透出来的力量如同潮水般扑向黑气,然后如同有了牙齿一般地撕咬着黑气。

被撕咬的黑气完全扛不住那咬痕的力量,它们节节败退,很快就离开了胸口。

但咬痕的力量虽然能够有效克制黑气,可是这也对夏尼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夏尼痛苦地跪在地上,她感到自己胸口就像是要被人给撕碎了一般地疼。心脏那里有如同被多根钢矛刺穿了一般的感觉。她的胸口那里的支气管就像是被人给撕扯一般的干疼,她的胸骨更像是被人给捣了一拳一样疼。

夏尼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她现在疼得全身是汗,眼泪都出来了。

怪物和非龙在一旁看着,她们就像是两个观察着或是赌徒一般地看着在那里挣扎的夏尼。

“你为什么要介入这里?”怪物问。

“你又为什么要蛊惑呢?”非龙问。

“……与其在知道了真相时受到伤害,不如趁早接受。”怪物说道,她也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那你呢?”

“我坚信着未完的缘分。”非龙说道,“我相信我们能再次相见是有原因的。我,深信不疑。”

“愚蠢,怪物否定到,“造世者早已看穿一切,我的出现也是命运之中之事。我们无法逃过这既定的命运。”

“不,”非龙倒是微微一笑,“他向来否定着命运,他向来都会用自己的力量否定一切。我坚信着这次的命运依旧会被改变,我坚信着这次我们会得到最终的结果。”

“但是他最后依旧失败了,他是不会成功的。世道伦常,天命难违。”

“不,最终的结果是最终的毁灭,没有人得到了真正的好处。我不畏惧,无非是拉上整个世界作为陪葬。”非龙坚定地说着自己的观点,她好像早就得到了答案一般。“即便被人骂作是自私之人也无所谓。我就是自私的。”

“可悲之人。”怪物说道,“我又何曾不是希望我所看到的都是虚假的呢?但是没有办法,我最终只能掉进造世者的全套堕落下去,我最终只能主动跳进深渊之中与其融为一体。”

“那你已经没有所谓的救赎了。”飞龙说道。

夏尼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胸口,她虽然听得见那俩人说的话但是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情进行分析了,现在的她只能默默承受着来自这两股力量的相互博弈所带来的痛苦。

“你与我完全不对付。”怪物说着,同时她也摆出了一幅要打架的姿势。

“要打架?你还不配。”非龙说道,然后她往后退了一步。

就在她退后的同时,一个身着如同影舞者一样的暗影出现在了非龙的面前。那个暗影看上去跟之前对付穆勇带来的妖邪潮时来支援的暗影一样,从体型上看向是名女性。

那个暗影跪伏在非龙的面前,像是等待这什么命令一般。

“去,好好收拾一下那家伙。”非龙指着怪物说道。

“就凭这个?”怪物说着就准备冲上去攻击。

但是暗影的速度远超想象,她一下子就冲到了怪物的面前然后一拳捣在了她的腹部上。

被击中的怪物显然十分难受,但是她依旧凭借着蛮力用利爪刺穿了暗影的身体,然后将其扔到了一边。

暗影显然是受到了重伤并倒在地上不再起来。

非龙看了眼,然后又一抬手,多名暗影直接出来了。

“二十八宿,朱雀,鬼宿。”非龙说道,“这是他给我的军团,仅只有我才能使用和调配的军团——虽然我常用来监视他的感情生活罢了。”

“不愧是‘鬼后’嬴夏。”怪物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说道。

就在她们打算进行第二回合的战斗的时候,夏尼终于站了起来。

最终的结果显然意见,咬痕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将夏尼手上的黑气给击退了。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夏尼十分虚弱地说道,她刚才就像是从鬼门关里走过一趟一样。

非龙看了看怪物,然后微微一笑说:“看来是我赢了。”

怪物看着夏尼一时间没有说话,但是最终她还是开口了:“这只是暂时而已。最终她依旧难逃堕落的命运。”

夏尼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两个人。

“既然你见到了我,那么你就有了跟我一样的权利。”非龙看着夏尼说,“你可以回去了。”

推荐阅读:

奸臣当道 日暮倚修竹 战立天下 弃妇逃婚:撒旦请自爱 至强帝尊 谁动了本王的悍妃 重生之香途 绝色男修皆炉鼎 血染天下:几度回眸红妆醉 仙医王者 见鬼现场回头看身后 魂出窍 妈咪有孕:讨债首席 与狼共舞:天价老公求上位 网游之超级红名 吞天神帝 大明海寇 魔帝 血色豪门:休掉恶老公 山海经密码2 四世情劫之浮生尽 原神短视频:开局曝光渣男旅行者 强袭装甲 全球通缉:追捕出逃少夫人 弃坑作者穿书成女配 教主如此多娇 一孕成婚 都市绝品医仙 刺客信条:文艺复兴 你如美酒,我饮醉一生 尸语者 腹黑老公,别傲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