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远古意志,上古神兵

0远古意志,上古神兵

夏尼和冰千鸟相互看了看彼此,然后她们就像是统一了什么一样地点了一下头。

下面的敖丽见到夏尼她们不动了之后就疑惑地喊了句:“怎么了?”

夏尼她们听后就都下来了,然后她们整齐地单膝跪在敖丽面前。

这可把敖丽给整蒙了,真不知道她们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才会突然上这个神经。

“喂……我们是朋友吧……不至于现在改什么君臣之礼吧?”敖丽尴尬地说道。

“公主,”在前面的夏尼低着头说道,“上方的神圣之物还请您过目。”

敖丽一听夏尼对她的称呼后就一改先前的和气,她用冰冷的眼神俯视着夏尼她们,然后又用郑重的语气说道:“何事?”

现在的敖丽宛若正在倾听臣子报告的王一般。她挺直着腰板,双手搭在一起,全身的气质与动作都在诠释着女性的形体美和一介王族的威严。

夏尼听后一抬头正视着俯视她的敖丽:“发现,天帝长枪了。”

敖丽听后表情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她显然动摇了一下。然后她缓缓地说:“此话当真?带我去看。”

夏尼她们一点头,然后身后的冰千鸟给敖丽身后的煞羽使了个眼色。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煞羽看到后就慢慢地将洛米交到了欧阳踏雪手中,然后她走到了敖丽面前单膝下跪了一下,接着她又站起来面对着巨大的尼格霍德的骸骨。她一抬手就用冰缔造出了一个完美无瑕的冰铸台阶。

然后煞羽缓缓地退到了冰千鸟的身后又跪了下来。

“请下令。”夏尼说道。

夏尼她们的行动整个都是如此的行云流水,根本不带半点儿拖沓,就像是事先排练过一样。

“带路。”敖丽说道。

夏尼她们听后就点了一下头,然后四人站了起来。

娜尔跟煞羽飞了起来环绕在敖丽左右环绕着,夏尼走在最前面,冰千鸟走在敖丽身后。

五个人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上了阶梯。

当敖丽走到尼格霍德骨架的胸口处的时候她不禁发出了惊呼。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黑色干瘪且跟周围连着一些干腐的肉筋粘在周围。

而在这黑色不明物体的内部插着一个金色扭曲的金属,而在那上面还散发着磅礴的,如同海啸呼啸而来的强大力量。

敖丽见到这个金属枪头后不仅留下了眼泪。她就像是个见到久违的故人一般一直留着眼泪,她的情绪十分激动。

敖丽直接跪在了这个金属枪头前,她直接扣了一下头。

“终于……终于找到了!”敖丽哭着说。“我们的……太祖遗物终于找到了!”

敖丽这么说着,而下面的洛米隐约听到了敖丽的话。她心中不免疑问。

那个应该是……冈格尼尔吧?!

上面的敖丽在扣了三个响头后站了起来。她看了眼煞羽。

煞羽见到敖丽的眼神后立刻用法术为敖丽幻化出了一身华贵的汉服。黄金华冠,真丝面纱,翡翠项链,玛瑙手镯,白蝶红袍、金纱羽衣。

敖丽走向了那个枪头面前,她盯着贯穿着这个黑色物体的枪头。

她双手紧扣在胸前,闭上眼睛,十分虔诚地说道:“我等伟大的太祖神武,铸造我等种族的传颂之物,维护我等种族繁荣昌盛的伟大不可视者。

伟大的太祖,您是如此高贵如此伟大如此耀眼,而身为您直系的后代,身为当前流淌着您最纯正的血液的我,身为您的意志的践行者的我……我在此渴求着,渴求着您的力量,渴求着您的威严,渴求着您的无上荣耀!

在此,我恳求您我的太祖,将您的力量赐予我,让您的神武回归到您的子孙手中,您的后代手中,您的意志传承者手中。”

敖丽说完就将手摊开放在胸前,接着她又低声说道:“如果您不认可我的话就请在此结束我这不肖子孙的性命吧。”

说完,敖丽睁开了眼睛。面纱遮挡着她的脸,让人看不清此时敖丽的表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此时敖丽的眼睛已经变得空洞无神了,她的意识已经与贯穿着黑色物体的枪头融为一体,她的脑海中显现着枪头主人伏羲的征战之旅,而最终的画面停留在了一个巨大白色蟒蛇的面前。

夏尼她们看着插在黑色物体上的枪头。那枪头开始回应敖丽的呼唤,它出现了微微的晃动,而紧接着晃动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

最终,那枪头从黑色物体中一下子就飞了出来,直接悬停在了敖丽的手中。

敖丽看着手中的枪头,那枪头上面的光泽依旧明亮,看不出那是经历了几亿年的打磨而形成的东西,并且上面反射的光是如此的柔和,就像是慈祥的家长在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煞羽发动的幻术消失,伴随着一阵美丽的光火后,敖丽身上的华装消失了。

“感谢太祖。”敖丽低声说道。

夏尼她们这些龙族姑娘们也低声说了句感谢太祖。

郑重的仪式结束了,敖丽她们松了口气。

“唔~想不到天地长枪真的能够回应我的呼唤啊……”敖丽看着手中的枪头说道。

“但是国宝终于回来了不是吗?多好的事情啊。”夏尼说道,“真是让人感到兴奋,想不到我们竟然是帮助龙族找回国宝的人。”

“不知道会有什么奖励啊。”娜尔兴奋地说道。

“封爵加官吗?……看来对我没有什么用啊。”冰千鸟想了一下说道。没办法,毕竟冰千鸟的身份地位很特殊。

“那就让叔叔答应我一件事情,嘿嘿……”敖丽说着,然后她就不自觉地笑了一下,看上去挺花痴的。

夏尼她们自然看出了敖丽的不正常,而且通过研究敖丽的表情她们能够看出敖丽所谓的“事情”应该是跟珏有关的。并且夏尼她们也大致猜出来敖丽的目的是什么了。

但是她们不打算说出来,因为如果挑破了这件事情的话敖丽跟她们的关系很可能从密友变为敌对关系。

于是夏尼她们在保持沉默的同时将话题引到了别的地方。一行人在闲谈之中从上面走了下来。

“各位完成想要干的事清了吗?”洛米问到。

“啊,可算是完成了。”敖丽说着就将自己手中的枪头给展示了出来。

那扭曲的,如同两条蛇交错盘旋并汇聚成一个尖端,那枪头看上去是如此的尖锐,周边的刀片又是如此的锋利。黄金色的枪身反射着神圣的光芒,一种海啸般的如同风暴一般的可怕力量似乎被藏在了那把枪头中。

“这个……是冈格尼尔吗?”洛米仔细审视着那把枪头,她十分确信那就是自己从儿时就从童话书中看到并且在几百年中不断听到其传说的奥丁的长枪——冈格尼尔!

但是当洛米说出冈格尼尔的时候,敖丽的表情显然是有了一些不满或是生气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要过去要死她一样。

“……我认错了吗?”洛米小声说道。

敖丽的愤怒表情只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她就微微一笑说:“不,你没有认错,但是你没有看到这个的深处问题。”

“深处的问题?……”

“奥丁,是个小偷!”敖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说道,她的心中好像已经被愤怒和仇恨渗透了。

“冈格尼尔,本该是我族太祖伏羲所用武器,其名为天帝长枪,但不曾想在遥远之时就以莫名失踪,我族已经为其寻找了千年万年上亿年,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消息。这把长枪已经失踪两亿年了。”敖丽说着就看向了洛米,“你能够想象国宝失踪两亿年的痛苦吗?!你能够想象如同你父母尸骸失踪两亿年的痛苦吗?!”

敖丽这么说着,她的眼中近乎是燃烧着怒火。

“这……”洛米被敖丽突然爆发出来的怒气给吓到了,但是身为科研工作者的她还是要将严谨贯彻到底。她说:“但是……奥丁并不是小偷啊。”

“什么?你是在为他开脱吗?”敖丽听后眯细了眼睛,她好像随时都可能爆发她那不可控制的怒气。

“奥丁他是从别人手中接受到了冈格尼……啊,是天帝长枪的,他本人并没有偷天帝长枪。”洛米这么说着,她挺慌张的。

“什么?”敖丽听后愣了一下。她们的历史中是说的奥丁的冈格尼尔就是天帝长枪,但是她们的历史中并没有说奥丁是怎么得到冈格尼尔的。

“根据记载,奥丁本身是一介人族,他受到一位不知名的人的指引而去寻找能够唤醒人族真正智慧和一致性的神泉。他再得到那个人的指引的同时也接受了那个人的馈赠——一个仅剩枪头的枪。那人告诉他只有住在世界树下方的矮人族才可以帮助他将这把枪的真正力量给发挥出来。”洛米说着她所听到的故事。

“交给矮人?!为什么我们神圣的国宝要交给低阶种进行改造?!”敖丽倒是很生气地说着。

“不,记载中那不是一般的矮人。”洛米立刻说道,因为她看到敖丽的情绪真的是不稳定到了极点,近乎是那种搞不好就直接放技能灭掉你的那种情绪。

“什么意思?”

“那个矮人据说是有种很虚幻的感觉,而且他能够将世界树的树枝折下来当原料。”洛米立刻解释道,“世界树的树枝是不可能被低阶种给掰下来的,而且世界树是不会枯萎并产生落枝的。”

“你的意思是那个矮人是另有其他身份是的了?”

“对,他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他还在别的地方有其他的记载,总之很矛盾。”

“那那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娜尔问道,“你说了半天只说了他很怪而已,没有什么别的特征啊。”

“不不不,那个在记载中就是说很怪,无论哪个文献中都是以‘很怪’为描述的。”洛米摇着手说道,“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怪了,反正这里就是怪的很。”

“算了,”夏尼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个剑拔弩张的气氛了,所以她立刻过来介入。“反正那个矮人也是个小人物,没人记载也是无所谓了,没有必要管这件事情。”

敖丽见到夏尼过来说话后就点了一下头往后退了一步,而夏尼则抓准时机一步上前挡在了敖丽跟洛米的中间。

“总之,这个神圣的神武是我们的国宝,我们必须要将这个回收。无论你们是什么意见。”夏尼说道。

洛米听后点了点头,她说:“啊,冈格尼尔本身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这个法器本身的使用就有很多的条件,所以我们并没有必要对其进行研究。没有什么可以用于实用的技术,而且既然这是龙族的神圣法器的话,那我们自然没有必要与各位叫板,我们也是要生存的不是吗?”洛米说完顿了一下,“我谨代表精灵族向各位重获国宝的龙族表示由衷的祝贺。”

“算你识相。”敖丽在后面小声说着。

娜尔也看出了敖丽的极端思维,于是就过来说:“但是我们要怎么出去呢?”

“这里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出口啊。”敖丽看着周围,然后她看向了红莲座问,“你知道什么出口吗?”

“否决,本设施的最后命令就是守住这个密室。在此再无其他命令。”红莲座说道。

“着就难办了啊……”敖丽皱着眉。

而就在这时候,强烈的心跳声响起,巨大的声音在整个密室中回荡着。

“什么?!”在场的女孩们都吓坏了,她们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洛米睁开精灵眼看后就吓到了。

尼格霍德的心脏处聚集着不正常的黑气!极浓的邪气在心脏处不停地灌输着,而一些有了聚型的黑气开始像是心脏一般地跳动着。

“心脏?!”洛米大声地说道。

此时,心跳声加上刚才洛米喊的心脏让夏尼她们意识到了那个黑色不明物体的真实身份——尼格霍德干腐的心脏!

伴随着心脏的重新跳动,尼格霍德的尸骸再次运动了起来。周围的岩体开始碎裂,尼格霍德的骨架开始移动。

它张大着嘴像是咆哮一般地向前伸着脖子,同时它又是如此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而密室并没有敖丽的加固,周围的墙壁和岩体受力被尼格霍德的运动给瞬间破坏。

裂纹快速布满了整个墙壁,密室的上方开始震动并落下滚石。

“红莲座!”敖丽大喊着,而红莲座也立刻做出反应用金圈将敖丽她们上方的滚石给控制了起来。

“煞羽姐,拜托了!”

煞羽听到了敖丽的指令后立刻释放了法术将上空的碎石给轰击成粉末。

“等待这里的移动结束吗?”娜尔说道,“不知道上方是什么地方啊。”

“娜尔姐!不要立flag啊!”敖丽大喊道。

就在这时候,尼格霍德的尾巴从岩体中出来了。它挥动着尾巴直接将红莲座给打翻了。

被攻击的红莲座直接失去了对上方岩体的控制,接下来落下来的碎石成片地砸了下来。

“救命!”敖丽大喊道。

煞羽跟冰千鸟立刻释放屏障展开在了大家的上方。

屏障扛住了一些碎石,但是伴随着碎石的增多煞羽她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多。

不过好在夏尼跟欧阳踏雪并没有闲着。夏尼利用自己的开山斧直接将碎石给击碎了,欧阳踏雪也用禁断渗透着碎石的缝隙将其捏成粉末。

“快快快!”敖丽说着,同时她也抱紧了自己胸前的天帝长枪枪头。

对她来说,天帝长枪的枪头比什么都重要。

敖丽跟洛米都相互看着,她们彼此在这一刻才有了一种认同感——现在的她们俩都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这里喊加油。

最终,上方的石头终于快被清完了,与此同时的是微弱的光芒从碎石的缝隙中透露了出来。

夏尼她们意识到了一点——这上面就是外面!

但是就在遮盖着她们视线的碎石被打碎的时候,有一个人直接掉到了护盾上。

“啊!”那个人在摔倒护盾上的时候叫了一声,而夏尼她们也立刻听出了那人的声音并且判断出了她的身份。

魔族派来的特使——魖瞳。

推荐阅读:

天纵奇才 全职战师:开局觉醒SSS级天赋 [全职高手+龙族]本职电竞,兼职屠龙 残唐五代第一部:王风委蔓草 入职当天,抓个人贩子当礼物! 龙银的穿越 神明绝迹,我且御兽取而代之 嫁给真太监后她怀孕了 灾后餐馆经营日志 斗罗:双星之神明降临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横滨 反派出现,纯爱登场[快穿] 综武:开局被邀月骗色 御主候补48号 成为大佬从作死开始[怪谈] 从黑云洞开始娶妻长生 他性格好,能容人 沉世录[废土] 咸鱼女配被大佬饲养后 混球星九脉 人在星际,我种土豆种出梦幻星球 假白富美有暴富系统[穿书] 改造反派计划失败后死遁了 异界山海记 柯南山田夫人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 全员读心:娘快开门!我来冷宫给你送剧本啦 孤剑夜冥萧 超神辅助,我的老婆是女帝 人在航海,船员皆是极恶暴徒! 封神:通天教主是我师祖 君逍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