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外面发生什么了?

0外面发生什么了?

“啊……好疼啊……”掉下来的魖瞳扶着腰说道。

但是此时的她可并不安全。她摔在了护盾上,而护盾外面还有一些碎石。

“快进来!”敖丽让煞羽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夏尼一把就把她给拉了进来。

魖瞳被拉进来后又摔了一下,她捂着屁股咬了下牙。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掉到地上了。她看着周围的夏尼她们问:“这里……是哪?我死掉了吗?”

“你死掉了的话就是见到我们啊?”冰千鸟掐着腰说道。

魖瞳懵懵地看着周围的人,然后她一个激灵直接清醒了过来。她立刻站起来说:“快走!这里不安全!快走!快逃!”

看着魖瞳这不正常的行为后,夏尼她们显然是有些懵懵的。

“怎么了?”娜尔问道。

而就在这时候,剧烈的震动从远处传了过来,随后就是一声直插人心的蛇一般的嘶鸣。

这声嘶鸣让夏尼她们心头一紧,因为她们挺过这声音——银白之灾所发出的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就在银白之灾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一旁的尼格霍德的骸骨做出了反应。

它像是被什么感召了一般地开始扭动着身体,整个岩体开始爆裂,更多的碎石开始从周围坠落到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洛米蹲在地上抱着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尼格霍德的尸骸像是疯了一般地妄图从这岩体中挣脱出来,它身上的黑气愈发浓重,尸骸的力量愈发强大。

最终,尸骸挣脱了岩土的束缚,它对着天空张开了嘴,像是嘶鸣一般地长吁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干燥甚至是如同用砂纸拉出来的一般,但是,那声音是如此的恐怖。一种和银白之灾一样震颤灵魂的可怕声音贯穿着在场人的身体。

紧接着,远处传来了银白之灾那如同回应的嘶鸣声。

听到这个声音后,尼格霍德的尸骸就像是完成心愿了一般的直接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没了动静。

夏尼她们在一旁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尼格霍德的尸骸像是腐蚀了的物体一样化为飞灰渐渐消失。

最终留下的是一个如同晶核一样的东西。

夏尼她们解决了上方的碎石后就走向了晶核。

那个晶核是个黑色内包着血红色的晶核,看上去挺诡异的。

夏尼看着那晶核不自觉地走过去拿了起来。

“小心!”洛米见到夏尼的举动后立刻说道。

夏尼听后虽然想要扔掉但还是没有这么做。

“嗯……没事的吧。”夏尼拿着晶核说道,“我现在也好好的啊。”

“倒不是这个……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晶核内部有什么特别的力量,毕竟是尼格霍德尸骸凝结出来的,要真的是太随意的话真的可能会出事……”

洛米说的不无道理,因为记载中尼格霍德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东西,凡是跟它沾边的都是危险的恨得东西,近乎就是碰一下就死的那种。

就在她们还在讨论那晶核的事情的时候,魖瞳着急地说:“还不能出去吗?!我要快点去神族那边啊!”

“去神族那边干什么?”敖丽问道。

魖瞳着急地拿出了自己口袋中的一个如同虎符一样的令牌说:“我要去神族那里搬救兵,我们需要有人能够将银白之灾给压下去啊!”

夏尼她们这才想起来了外面好像出现了银白之灾,于是她们立刻从这里飞了上去。

敖丽快飞到出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红莲座一眼,然后她问:“红莲座,你能上来吗?现在需要人手。”

红莲座听后启动了手中的转轮,然后它将自己直接传送到了上方的出口处。

当夏尼她们出来时她们发现现在她们在离之前进入的入口处差不多有几公里远。

不过这不能让她们忽视一点——在那空中飞行着一个反射着银白色光芒的巨兽。

银白之灾!夏尼她们死都不会忘记那东西的可怕身影。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银白之灾会在这里?!”敖丽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正在与飞骑部队战斗的银白之灾。

“不清楚。”魖瞳摇着头,“我在跑到这里的时候这东西就出现了。”

“什么?”敖丽一震,紧接着她又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地对魖瞳说道,“珏呢?!你看到珏了吗?!”

魖瞳将手中的虎符拿了出来说道:“这个就是他给我的……”

“那他有说什么吗?”

“我不是说了嘛,他让我去神族那边搬救兵,然后我就走了,之后就看到这东西了。”魖瞳指着空中的银白之灾说道。

“不过!”魖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地说,“珏在给我虎符的时候状态很不好,就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有种上课时睡觉的学生在努力让自己清醒一般。”

魖瞳这么说着,但是夏尼她们单单从这一方面上也判断不出来珏的怪异——他昏昏沉沉的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远处的银白之灾突然看向了夏尼她们这边。

即便在几公里外,银白之灾的那双闪着血红光芒的眼睛也是如此的恐怖和令人畏惧,那两个发着光的红点就像是近在眼前释放的飞矢一般——致命且无法躲避。

“咿——!”洛米发出了害怕的声音,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银白之灾,同时也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单单看一看就能够让自己感到死亡威胁的东西。

冰千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她调整着呼吸并试图再次开启自己的至龙化。

就在她这么做着准备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了一旁的煞羽。

煞羽她有些怪怪的,她像是看入迷了一般地看着远处的银白之灾。她的眼角有些湿润,感觉就像是故人重逢一般。

“你……怎么了?”冰千鸟看着煞羽的异常表现后就不自觉地说道。

要知道,煞羽是那种就算是小脚指头磕到门角上都不会流眼泪的千年扑克脸。这种像是要哭了一样的表情可是前所未有的。

正当冰千鸟想要仔细问问的时候,煞羽直接伸展开了自己的羽翼并快速冲向了正在看这里的银白之灾。

“煞羽姐!”敖丽想要拦住煞羽但是失败了。

在夏尼她们看来,煞羽还不知道银白之灾的可怕,她现在过去就是自寻死路。而且她这么过去不就是主动吸引银白之灾的注意力嘛!

果不其然,在看到了飞过来的煞羽之后银白之灾展开了行动。它一震自己的羽翼,然后滑翔着飞向了煞羽。

它的羽翼平展这,在空气的摩擦中发出了如同哨子一般尖锐的声音。来回的声音相互叠加,风暴般的死亡呼啸让人心烦意乱并有种癫狂的感觉。

但是煞羽并没有管太多,她的羽翼燃烧着凤凰的业火,她的身体周围环绕着火焰的屏障。

“她是想要迎击那东西吗?!”冰千鸟说道。“笨孩子!”说着,冰千鸟也启动了飞行法术飞起来。

不过煞羽在快要靠近银白之灾的时候突然停下了,她就像是在展示什么一样地悬停在空中展示着自己。

火鸡妹脑子是有病吗?!

跟在后面的冰千鸟见到煞羽这样后十分不理解。

银白之灾飞到了煞羽的面前,恐怖的力量开始压制着煞羽,但是煞羽却依旧面不改色地停在那里,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银白之灾飞近了,它发出了嘶鸣的声音。它张开了那血盆大口,如同捕猎的鲸鱼一般地想要将煞羽给吃掉。

“你在干什么?!”冰千鸟将煞羽一下子给拉到了一边,这才让她没有被银白之灾给咬到。

煞羽没有回应冰千鸟,她反而用有些生气的眼神看着冰千鸟,就好像是冰千鸟坏了她的好事一样。

你这是什么眼神?

冰千鸟见煞羽这样后就疑惑地问道。她虽然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

银白之灾直接飞了过去,而煞羽则像是想要挽留一般地向银白之灾那里伸出了手。

“你在干什么啊!”冰千鸟一下子抱住了煞羽。

煞羽身上的火焰好像是幻术一类的东西,冰千鸟在接触的时候并没有被烧伤。

煞羽试图挣脱冰千鸟的控制,但是她还是失败了,冰千鸟将她抱得死死的。

“你在干什么啊!”冰千鸟大声吼道,“那是银白之灾!会杀死人的!”

煞羽扭动了一会儿身体,看上去银白之灾身上有什么可以吸引到她的地方。

而之前扑了个空的银白之灾又将头调转了回来。它的眼神锐利且可怕,仿佛一个深渊一般地要将所有东西都吞噬掉一样。银白之灾等着冰千鸟她们,它的眼神中的那个样子就像是再次锁定了猎物的猛兽!

“你要想活下去就奋力反抗!”冰千鸟抓着煞羽的肩膀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在上什么神经但是你必须认识到这里是战场!”

煞羽面无表情地看着冰千鸟,但是冰千鸟能够看出来她现在正在反思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红莲座!帮忙控制住它!”一旁的敖丽指着银白之灾说道。

“指令接收,现在开始进行攻击。”红莲座说着就举起了手中的金圈。

金圈的效果直接将银白之灾给圈在了一个空间中。它猛地撞向了圈的边缘。

就在银白之灾刚刚被控制的时候,来自后面的射骑兵直接打来了成群的箭矢。

“冰千鸟。”温德斯带着人过来了。

“你们都来了。”冰千鸟看着温德斯身后的人。但是冰千鸟还是很现实地问道:“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那是龙族带来的所有士兵以及来自精灵族的士兵,人数得有十几万了。

“差不多有六十人死亡,还有两百多个受伤的。”

“这样吗……”冰千鸟说道。

她看向了在那里疯狂冲击着金圈牢壁的银白之灾。

“煞羽,对你的人下令。让他们将这东西的身体给控制起来。”

煞羽听后看着跟个野兽一般冲撞着看不见的墙壁的银白之灾。她像是整个人断片了一样地恍惚了一会儿。

“煞羽!”冰千鸟用力掐着她的肩膀,“你今天到底是这么了?!我们已经损失六十人了!”

煞羽这才反应过来,她向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

后面的法师们开始准备着法术。

但是他们低估了银白之灾的能力。凭借着强大的蛮力,银白之灾直接将束缚着自己的屏障给击碎了。

“全体,立刻反击!压制它!”冰千鸟大喊道。

弓兵们立刻拉动弓弦对着它发动攻击。

弓箭打到银白之灾的鳞片上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啧,跟之前一样吗?”温德斯砸了下舌头。

银白之灾扇动着羽翼,它看向了下面的红莲座。

红莲座挥动着毛笔在自己与银白之灾只见织了一个空间断裂网。银白之灾在飞过来的瞬间脸就被切开了。

黑色的血液喷射了出来,浓烈的腥臭味瞬间弥漫开来,周围的树木也被这浓烈恶心的气味给侵染并枯萎。

血液喷溅到了红莲座身上,它的袈裟直接被腐蚀出来了一个洞。

红莲座被银白之灾直接扑到了,它被银白之灾不停地啃咬着。

红莲座用诛魔杵不停地轰击着银白之灾的心脏,它利用转轮将冲击转移向银白之灾的心脏内部。银白之灾的心脏可能是被击碎了,它口中渗着血地撕咬着红莲座。并且红莲座身上的太阳铠甲根本就扛不住银白之灾的血液侵蚀以及巨大的咬合力。

红莲座不停地移动着手中的照妖镜,经过几次的调整后红莲座将手中的照妖镜对准了银白之灾。

照妖镜映射着强烈的光芒,然后高能的激光打了出来并轰击着银白之灾的脸。

银白之灾被这光芒给轰击地不停后退。它身上的鳞片被烧灼并开始脱落,鳞片下的肉体也在这能量的宣泄下走向消亡。

银白之灾在这能量的轰击下不停后退,但是它那尖锐的指爪却在太阳铠甲上留下了不可复原的抓痕。

红莲座也借此再次站了起来。它用手中的照妖镜不停地轰击着银白之灾,同时又用毛笔将银白之灾的四肢给切开。

失去支撑能力的银白之灾倒在地上,它的身体在毁灭与复生只见不停循环着。

可是,照妖镜的能量并不是无限的,它最终会走向力量的消散。

照妖镜的力量消散了,而银白之灾直接顶着半张只剩下骸骨的脸看向了红莲座。

“危险意识,战术补正,战术库对比,匹配对象——尼格霍德。”红莲座说着就将所有的法器都对准了银白之灾。“胜率——万分之一。”

刚一说完,银白之灾就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击碎了红莲座的铠甲,然后它一口咬到了红莲座的手臂上,然后银白之灾扭着头将红莲座的手臂给扭了下来。整个速度之快让红莲座完全没有机会反击。

“胜率——二十万分之一。”红莲座看着被咬掉的拿着诛魔杵的手臂。

可紧接着银白之灾又抓住了它的一个手臂并将其扯了下来。

“胜率——百万分之一。”

“胜率——亿分之一。”

红莲座的破碎程度不断加剧。银白之灾与红莲座的战斗就像是红莲座与夏尼她们的战斗一样——一边倒的碾压。

魖瞳看着银白之灾,她不敢相信地说到:“世间居然还有这种怪物!”接着她又看了眼手中的虎符。

必须要去神族那里找救兵。

推荐阅读:

今晚月色很美 暴君和我互穿后,四个前任红了眼 寰宇三国 明朝大贪官 狼寻归途 病美人的大院首长,超会疼人 万古丹道 黑道学生6:王者重临 都重生了谁还贷款买房结婚啊 领主:十金矿开局,兵种无限召唤 我刷的短视频通古代,古人破大防 重生之后 摄政王的小萌妃 神剑在宇 万族争霸 万神独尊 逍遥郡马爷 女神法则 诸圣之上 杀道无疆 异世界大军阀 多面谍王 镇守边关被诬陷,开局陆地神仙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重生之轧钢厂风云 从斩妖司地牢杀成仙王 霹雳江湖录 神国统领 四合院:人在保卫科,暴揍傻柱 从斗气大陆开始的旅程 穿成少年君王的人鱼后 从猴子开始吞噬进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