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意识断裂

0意识断裂

有谁?!还有谁可以接任接下来的大任……

珏疲惫地想着。他现在的脑子中满是一些陌生但熟悉的画面,这些画面与自己的脑子相互融杂在了一起。

九歌乐谱的力量就是这个吗?!让人的精神涣散?!

珏捂着头,他感觉现在自己好像身处异世一样,自己体内的每个人格都在轮换着登场,整个人在疯狂仇恨愤怒以及欲望之中轮回着。

有谁能帮我?还有谁?!

珏痛苦地捂着头,他已经快要丧失自己的控制能力了。

在他面前的一个景象越来越真实——那是一个液体环境,那是一个像是将自己泡在液体缸中的环境。在那环境中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不曾见到却十分熟悉的世界,一个建立在威权与恐怖政治之上的太平盛世。

刚才的……是什么?

珏的视野再次闪烁,这次他发现他正坐在某个装置中,他的身旁有一群穿着黑色装甲带着战术面具的士兵。那些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枪,所有人都像是蓄势待发了一般地等待这什么。而在他的手边就是这个装置的大门,这门开着,外面那城市上空的风景透过大门一览无余。

“三分钟。”声音响起,而这声音正是珏自己的声音。

周围的士兵们开始检查手中的装备,他自己也开始检查着装备。

我是要干什么来着?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这么想着,他不清楚自己的真正目的。

刚才他好像在干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来着,而现在他一点儿都记不住了。

“长官。”他身旁的士官这么说道,像是在提醒他一样。

而珏自己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地敲了敲自己身后的钢铁墙壁。

另一边的飞行员接到指令后就打开了飞机内的全息影像。

那个全息影像将一个华贵的巨大宅邸投影了出来。

“听好了,这次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将对方的首脑给抓住。不用在意对方是依道尔家的家主第一顺位,他就是一个喂不熟的狗。”珏这么说着,他感觉自己的目的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和敏感。即将出征的激动和兴奋让他开始遗忘刚才自己所想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或许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梦罢了。

“我们一队要从后面进行斩首行动。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不要杀死已经投降了的守军,禁止打砸抢烧以及强奸的恶劣行为,违者一经发现立即枪决。”珏这么说着,他回忆着那个熟悉且模糊的身影所对他说的话,“长官不想让他与太多的人树敌,将对方软禁起来是最好的行为,滥杀无辜损害平民佣人的利益会让我们在舆论上处于被动面,各位都很清楚吧?”

“是!”飞机内的士兵们齐声说道。

“好,”珏高举拳头,“天狼星光照耀前路。”

“天狼星光照耀前路”士兵们这么说道。

而此时飞机内的指示灯亮起,隆知道,他们到目的了。

隆一拉手中的枪,说道:“时候到了,这是一场不可忽视的圣战!这是一场决定长官政权的真理之战!我们上!”

说罢,隆就直接跳下了飞机。他身后的士兵也跟了上来,而隆在空中看到了,看到了宅邸前方。

在那宅邸上方,是负责掩护的第二第四梯队,同时还有接受了来自长官最高命令而过来进行空中支援的第三暂定编队。

隆看着悬浮在上空周边环绕着空中堡垒的飞行母舰。

巨大的母舰遮盖着洒向宅邸的月光,那投下来的庞大阴影仿佛一个正在踩下来的巨人一般让人传不动气——对隆他们来说这如同宣示着至高无上的胜利一般让人兴奋,强大的火力掩护和保障的背后是长官那视死如归的决心和绝对的昭昭天命。

可是,就在隆通过装甲上的重力系统缓降落的时候,他的意识突然断开了。

模糊之中,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光景,那是一个更加复古的,如同幻想小说中的场景一般。

在那里站着的是如此美丽现实中一定不会存在的美女,她张开双手,像是在启动着什么一样地将自己嗓子与手中的书画联系在一起。

这是什么?那个人是……

隆看着站在那女性身旁的穿着西服的男性,那个人跟他所在的时代是如此的相配,而与现在这个如同古代一般的环境一点儿都不相配。

我记得我需要快点将……额!

珏突然想起了自己被九歌乐谱给打中了,他头部的昏沉感瞬间到来,就像是有人从后面给了一记重击一般。

珏捂着头痛苦不堪,他的眼前的画面再次像是信号不好地电视一样出现了数据溢出一般的画面。

而就在这时候,有人踩着他的脖子从后面直接跳了出来。

“愣着干什么?!”声音响起,珏不自觉地抬起头来。

在他的上空,魖瞳跨过了他的身体直接跳到了白飞羽的面前,然后用手中的长刀照着白飞羽就砍了过去。

白飞羽或许也没有想到还会有个魔族突然杀出来,她为了保护自己,同时为了保护自己腹中的孩子,她直接向后拉了一步。

九歌乐谱的施法被打断了,但是珏的不适感依旧没有消失。

“你身上……你是邪天?!”魖瞳用刀指着白飞羽。

白飞羽张开嘴上下合了几下,但是她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

“这是九歌乐谱的副作用……但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呢,什么都已经晚了呢。”雾在一旁说道。

“你又是谁?”魖瞳冷眼看着雾。

“咻~真是个暴脾气的小姑娘呢,但是你不看看你后面的那个家伙的状态吗?真是的,明明龙族的那帮女孩们都会将隆放在第一位的,怎么你就不这样呢?”雾像是见到了一个不争气的学生一般地说道。

魖瞳看了过去,发现珏已经由于刚才自己的踩踏而失去了平衡并跪倒在地。他捂着自己的额头表现得十分痛苦。

而雾则在此时拍了一下白飞羽的后背说:“趁现在,快逃啊。”

白飞羽也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地直接飞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雾见白飞羽走后就也化为雾气消失了。

但是在雾离开之前他低声说了句:“就差一点啊,隆,就差一点儿你就回来了。”

说完,雾带着遗憾回去了。

魖瞳见自己放跑了白飞羽之后就咬紧牙关十分痛恨自己刚才的不成熟。但是人都走了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因此她只能想办法救治受伤的珏。

“喂,你没事吗?”魖瞳询问着珏。

但是珏一直捂着头支支吾吾的,他说的话像是疯子的低语也像是法师的咒文。

魖瞳见珏这样就怀疑他脑子是不是坏了,于是她照着珏的脸就是一巴掌。

这一响亮的巴掌直接把珏给拍蒙了。本来珏的脑子就已经够乱的了,但是这一巴掌更把他给打得不知所措。

先前珏的恍惚在这一巴掌的支配下直接消散了,而珏也从刚才的混乱中反应了过来。

“魖瞳……”珏看着魖瞳。

“你到底是怎……你眼睛怎么雾蒙蒙的?”魖瞳看着珏的眼睛说道。

此时的珏的眼睛就像是眼睛外的晶体受到污染了一般地浑浊不堪。本来的血红色变得有些发粉,但是看上去却又如此诡异。

珏看着魖瞳,然后他用自己可以支配的最后的一丝力量从虚空之中拿出了一个令牌。

“拿着这个……去神族那里……”珏像是将死之人一样地说着,“这东西,会指引你到你该去的地方……”

“这……这是什么?”

“快走!快走!”珏用听上去像是大喊的声音小声说道。

魖瞳也像是看出了珏的着急一样直接往后走了几步,然后她就立刻逃跑了。

她抱着手中的令牌,虽然不知道珏让她去神族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的本能告诉她此时的她必须要听珏的命令。

快走,快走!快走!

魖瞳心中一直呼喊着,她总感觉接下来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她忘不了,永远都不忘不了小时候的那次抄家。

一一群当时反对她们家族的可怕家伙的手下,她们带着许多强大的武器杀进了她们家。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她跟她的姐姐躲在床下不断地发抖,她忘不了她姐姐将脸贴在自己的耳边不停地说着“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而她也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直接冲进来时看着她们的样子。

那沙哑的声音所带着的是如此坚定和令人安稳的力量。

“照我说的做。”——这是那人在找到她们的时候所说的话。

跟之前一样,我也是一点儿都没有用!只有能够逃走的机会!

魖瞳这么跑着,她一直以为现在自己已经变强了,但是刚刚自己对珏的无力以及珏那单纯吼了一下就让她直接屈服下来的整个过程真是让她后悔不已。

可是,现在她要去执行珏的命令,无论如何她都要完成那个任务——向神族求救。

而珏给她的到底是什么呢?自己刚才被吓坏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魖瞳看了眼自己怀中的令牌,她仔细审视着那个东西。

上面是两朵花的上面放了一把剑。

这花好熟悉……

魖瞳看着花,她不自觉地陷入了回忆。她总记得自己以前在哪里见到过这朵花。

啊,想起来了!

魖瞳想起了自己之前的一个场景。

那是她小时候喜欢问的问题,她经常问自己的姐姐。

为什么庭院中会有这种小白花?

这个问题打她进入华阳殿起她就一直抱有疑问。

“因为她喜欢这朵花。而他也喜欢这朵花。”魖眸这么说道。她像是在回忆故人一般地说道,“我们只能这么缅怀他们,仅此而已。”

这样吗?……

小魖瞳看着眼前的一片白色的花海,她就这么懵懵懂懂地看着那里,也就这么渐渐地习惯了。

魖瞳看着手中的令牌,他不知为为什么会有人将这么低等的植物作为纹章的背景花纹的,这跟王种尤其是神族那喜好高贵和完美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就在她还在看着手中的令牌的时候,她脚下的地面突然碎裂,而她也就这么见到了被困在下面的夏尼她们。

但是她并不知道,在自己掉到下面的时候珏那里所发生的事情。

珏的意识始终没有遏制住九歌乐谱的力量。虽然九歌乐谱并没有释放出全部的力量但是其本身的力量尚在,珏的精神依旧受到了很强的轰击。

珏的意识开始破散,现在与不知名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来回地转换着,最终,他的意识被九歌乐谱给吞噬了。

珏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开始快速复原,原本被切开的伤口开始坏死并变白,最终如同羊膜一般地鼓起然后碎裂。新的四肢开始生长,珏的身体再次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可是在这快速复原的背后是珏已经变了的可怕事实。

他的身体开始长出大量的鳞片,他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这种完全不带掩饰的变异如果让人目击了的话一定会被吓到的。

珏的身体开始快速地银白之灾化,原始的本能快速支配他的身体。

没有多久的时间,珏,不对,银白之灾爬了起来。

它那双血红的眼睛在身上的裂纹的呼应下一闪一闪的,它张开了自己的羽翼并且将羽翼上那如同眼睛一般地发光图案展现了出来。

银白之灾伸长了脖子,然后对着天空发出了嘶鸣。

尖锐的声音直接吸引了还在空中战斗的嬴宁他们。

“那是……什么?!”温德斯看着地面上的银白之灾说道。

那声音震撼他的心灵,激发着他本能的恐惧,那种如同恐怖巨兽直接压下来的可怕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

而她看到了身旁的嬴宁,那种如同见到鬼了的表情让他惊讶不已。他从嬴宁身上感受出来的不是和他一样的恐惧,而是如同朋友背叛时的那种震惊感。

嬴宁看着地面上的银白之灾。

他看到了珏被打下去时的情景,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珏竟然变成了银白之灾!

珏!你!你到底是怎么了?!

嬴宁看着银白之灾,而银白之灾也敏锐地感受到了嬴宁的凝视。

银白之灾看向了嬴宁,它的眼睛发着恐怖的光芒,那种被银白之灾凝视的感觉就像是被对方直接看出了自己是在说谎,甚至是一根急速且致命的箭矢打过来一样。

嬴宁突然反应过来了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他立刻驾驶着飞骑冲向了银白之灾。

珏!你!我会将你就出来的!无论多少次!

嬴宁飞向了变为银白之灾的珏,而银白之灾也像是在回应嬴宁一般地张开双翼一飞冲天。

银白之灾扇动着背上的羽翼,它的身后跟着一道飘散的粒子。

嬴宁在快靠近银白之灾的时候直接抽出了身上的飞羽银华。

他一刀砍了上去。

“什么?!”嬴宁瞪大了眼睛,他发现自己的攻击对银白之灾来说简直是没有太大的效果!

先前还能够将其鳞片轻松切断的飞羽银华现在的攻击疲弱无比!虽然切开了银白之灾的鳞片但是这消耗了了嬴宁很多的力量。

银白之灾见到嬴宁攻击后一爪子就将嬴宁给打到了一边。

这次银白之灾的攻击毫不给面子,直接就是照着杀戮来的。

嬴宁勉强躲了过去,他瞬间感到一股寒意——自己并不是在跟变成银白之灾的珏进行战斗,而是在跟绝对的怪物进行战斗!

推荐阅读:

前方高能:大BOSS,小甜妻 窗外有个小树人 错爱:豪门失婚妻 兽宠 爹地们,太腹黑 最强男神打造系统 睡你麻痹起来嗨星际 全民领主:开局抽到葫芦娃落叶凋谢 斗罗:绝世之霍雨浩的重启人生 呆萌日志:我的老婆是兔妖 写文娱被女反派原型找上门 悍妃佳色 瞳神裂天 来自山炮屯的你 冷王盛宠魔眼毒妃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 法师奥义 多暖 大明:我,最强皇孙,请老朱退位朱炫 休掉妖孽夫君:女人,你敢不要我 重生之财女 小家丁的幸福生活林羽孙碧莲 总裁boss,放过我 空间之农女的锦绣庄园 冠军原来不软萌 林风六月起飞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大哈奇遇记 血脉皇者 茶花女·世界文学名着典藏(精装) 天道殊途 心理罪之第七个读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