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摘星阁里面是什么?

0摘星阁里面是什么?

夏尼她们围在魖瞳身边看着她手中的那个令牌。

“那是什么啊?”敖丽挑着眉问道。

“珏给我的,说要我来神族搬救兵,但是这东西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啊。”魖瞳皱着眉,“净给些没用的东西。”

“喂,珏可是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冰千鸟掐着腰说道。

“嗯……一定有什么作用的。”夏尼虽然这么说但也是皱着眉,看来她也有些生气。

魖瞳见自己在她们面前没有理,于是就妥协一般地说:“啊……那要怎么办?”

“先往前走吧。”欧阳踏雪说着就向摘星阁深处走去。

“……她……是龙族的什么?”魖瞳看着欧阳踏雪的背影疑惑地说道。

夏尼尴尬地一笑说:“相较于我们,她对珏的信任要更加深一些……”

一行人走在摘星阁的内部,她们一路上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连神族都中招了吗?”娜尔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她在走着的时候不停地打开门进行着检查。

“如果那些妖邪是为了不让神族干预的话一定会让神族睡着吧?……那些是卫兵吗?”敖丽看着过道里的一个人说道。“要叫醒他们吗?”

“我建议还是叫醒一个认识我们的人吧。”夏尼说道,“以免那些人在见到我们的时候认为我们是入侵者。”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确实。那样就有些麻烦了。”冰千鸟点了点头说道。

“最好找一个我们认识的家伙,而且还是能够在神族有一定话语权的家伙。”娜尔一边开着门一边说道。“哇哦~刚才那个妹子好可爱。”

“如果你说是汉子帅的话到可以帮我们分担一些压力。”冰千鸟这么说道。

娜尔听后晃着身子对冰千鸟说:“诶~珏超帅的,没有必要放弃他啊。而且我为什么要做那种损害自己让你高兴的事情?”

“你身为公爵家的女儿应该很好找夫君吧?干嘛要去当别人的妾啊。”冰千鸟像是在抬杠一样地说道。

“你不也是?明明是一个大将军但还是要过来当一个妾?”娜尔听后就这么问。

“我,我也没说自己要当妾啊。”冰千鸟听后就急了。

而敖丽这时候像是火上浇油一般地说道:“是啊,现在你最大的敌人可是夏尼姐呢。”

夏尼听后就看向了冰千鸟,但是她也没说什么。

冰千鸟可真是被敖丽这一句话给搞蒙了,她根本没想到敖丽会说这句话。

“这……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的任务可是找到神族内我们认识的大官员不是吗?”夏尼微笑着说道。

敖丽看了夏尼一眼。虽然她的眼神中带有那种不爽的感觉,但是她没有说什么。

娜尔看了敖丽一眼并不停地微微点头。她貌似知道了些什么。

“不过珏这家伙还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呢。明明有那么多的女的喜欢他但是他就是不为所动。”娜尔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然后她看了敖丽一眼后说,“那么公主大人是怎么看待珏的呢?”

敖丽听后也看了娜尔一眼,然后她含笑说:“当然是个相当不错的家伙啊,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参加到这场争夺战中呢。”

魖瞳在一旁一边和洛米研究着手中的纹章一边看向了敖丽那边。

“珏那家伙有那么有吸引力吗?”魖瞳嘟着嘴说道,“明明是个贼自大的家伙。你说是吧。”

“嗯?啊,珏吗?……”洛米被魖瞳突然的搭话给吓了一跳,但是她还是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如果是珏的话……我倒是挺希望能够跟他走的近一些。”

“诶?你也觉得他不错嘛?”魖瞳听后很是震惊。

洛米见到魖瞳这么样后就立刻改口说道:“不不不,只是……只是珏懂很多事情,所以我想要从他那里学到一些东西罢了。不过要是说他给我的印象的话……确实是挺帅的,这是第一印象。”

“又是个看脸的?”魖瞳一皱眉,“不过也罢,个人所好罢了。我个人倒是对他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挺自大的家伙的。”

“哦……”洛米像是个憨憨一样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候,娜尔突然变得很兴奋。

“啊,找到了。”娜尔在打开了一扇门之后突然十分兴奋地说道。

“什么什么?!找到了什么?”魖瞳凑了过来,“找到这个令牌有什么用了吗?”

“一个睡着的神族,其他的就没了。”娜尔指着一个倚着墙的人说道。

那家伙一头灰色长发,整个人瘫在墙边上,活像一个被干掉的人倚着墙死掉一般。

“……这家伙……不是神王凯罗门的未婚妻吗?”敖丽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并兴奋地喊到。

阿西亚,神王的未婚妻,在神族中有足够的话语权,并且还认识夏尼她们。

“叫醒她吧。”魖瞳指着沉睡的阿西亚说到,“我真是受够了在这里绕来绕去的感觉了!”

“可是她认识你吗?”娜尔在一旁说道。

“这个……不认识……”魖瞳想了一下后说道,“但是神王也不认识我啊,我只是魖眸的妹妹罢了。”

“魔王的小姨子也很厉害好吧……”敖丽小声说道。

冰千鸟看着在这里挺难受的魖瞳后就对煞羽说道:“可以叫她起来吗?多少她跟我们也有聊过。”

煞羽听后点了点头,然后用法术对倒在地上的阿西亚进行唤醒尝试。

灵气被注入到了阿西亚的体内,她被灵气所影响开始苏醒。

“啊哈,醒了。”敖丽见到阿西亚开始苏醒后就兴奋地说道。

阿西亚在微微睁开看后看了看四周。当她看到夏尼她们的身影的时候先是颤了一下身子,然后像是下意识一样地马上说道:“实在抱歉!我睡着了!我有添麻……诶?”

阿西亚呆愣愣地看着周围的人,她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又找到了什么法器可以让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变成别的物种吗?”阿西亚有些懵地说道。

“不是哦,我们是龙族。”敖丽摇摇头然后指着自己说道。

“什么‘我们’啊,我是魔族的人。”魖瞳倒是有些反感敖丽将她化为龙族,然后她马上凑到阿西亚的面前说道:“快快快,快说这东西怎么用啊!”

魖瞳用手抓着阿西亚的衣服,看上去十分着急,同时她还用另一只手不断展示着手中的纹章。

“诶?……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阿西亚朦朦胧胧地说着,“这里不是神族的首都吗?”

“是神族的首都,但是对你们来说有些难受啊。”敖丽说着就伸出了手打算将阿西亚给拉起来。

阿西亚呆愣愣地将手放在了敖丽的手上。

敖丽将阿西亚拉起来后就上下打量了她,之后就问道:“你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吗?”

“……大家呢?”阿西亚看了看四周,“周围好安静。而且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们神族全部都沉睡了好吧。”冰千鸟在一旁说道,“要出去看看吗?”

阿西亚听后就走了出去看了看周围。

“这是怎么回事?……”阿西亚惊讶地看着周围,她完全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有人用毒气让你们失去了意识,而在此期间精灵族受到了来自妖邪的进攻。”洛米说到。

“这样吗?那精灵族现在还很危险吗?”

“不,我们的人已经到那里了。”敖丽说道,“但是我并不清楚为什么通往我们这里的界点会出现问题。”

“界点也出现问题了?”

“没错,而且问题还很奇怪。”冰千鸟说道,“凡是跟未央岛有关联的界点都无法正常使用。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妖邪没有这智商吧?”阿西亚疑惑地说道。

“是邪天。”冰千鸟抱着胳膊冷冷地说。

“邪天?!那东西出现了吗?……叛逆监视者呢?他们不应该是对付邪天的吗?”

“没有联系上。”冰千鸟说着就阴沉了脸,“该死!每次到重要的时候就出这档子事!前年也是这样!”

魖瞳在一旁有些焦急地小跳着,然后她走了过来说:“快快快!告诉我这东西怎么用?”

阿西亚看着魖瞳手中的纹章,然后犯着难说:“我也不清楚这东西是干什么的,不过从样子上看应该是虎符一类的东西……或是说某个机关的开启钥匙。要不我们先把凯罗门给唤醒了吧。”

面对阿西亚的建议,敖丽进行了制止。“不行啊,凯罗门陛下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很冲的,要是看到我们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生气的!”

“啊啊……确实会这样……”阿西亚小声说道。

“可是没有神王的帮助我们要怎么打开这东西呢?你不是也不清楚吗?”敖丽无奈地说到,“难不成最后我们要靠自己的能力吗?”

“我觉得英卡洛斯应该知道这东西的作用。”阿西亚想了一下后说道。

“英凯洛斯?就是那个神族的元帅?”冰千鸟问道。

“啊……但是凯罗门说不要去找他,原因他也没有告诉我。”阿西亚说到,然后她就打开门走到了走廊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从这里走的。”

阿西亚走在前面,她凭借着隐约的记忆寻找着神族元帅英卡洛斯的房间。

“不过真不知道英卡洛斯看到你们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阿西亚一边带路一边说道,“他估计会因为自己的失职而感到痛恨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你们整个神族都中招了。”冰千鸟在一旁说道,“现在整个神族都死气沉沉,在其他领域内的眷属们都无法联系上他们的宗主。”

“我……我并不知道如果是凯罗门的话他会做什么,但是我个人还是很感谢你们能够过来做我们没有办法做的事情。”

“啊,这倒没什么,毕竟精灵族也帮了三界不少的事情。”魖瞳摆着手说道。

阿西亚看着魖瞳一眼然后礼貌而不是尴尬地笑了笑。

就神族而言她本身是对魔族有一种出于本能的厌恶的。再加上之前魖瞳使用了神魔化的状态更是让她身上的魔族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重了。

阿西亚这么走着,她带着一行人走向了摘星阁的上层。

“那些高层人都在上面吗?”夏尼问到。

“啊,一般都会是这样吧。”

“那你为什么会在下层呢?而且一开始叫醒你的时候你还很慌的样子。”

阿西亚一听就怔住了,然后她尴尬地笑着说:“其实我是逃课出来的。”

“逃课?”

“对……因为凯罗门要我成为神族的王妃,所以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学。但是那些礼仪什么的……是吧,很困难的。因此我就不想呆在那里继续学习这些东西了。”

“哇!”敖丽一听就握住了阿西亚的手,“你也是这么想的啊!我也觉得那些课**是没有意思!一点儿都不想学呢!我跟你讲啊,之前我去上课的时候通过——啊!”

正当敖丽打算跟阿西亚说一些逃课的技巧的时候后面的冰千鸟用手刃直接打向了敖丽的头。

“阿克西亚小姐,还请你不要在意这家伙说的一些事情。”娜尔在旁边说道。

“喂!不至于吧!你们上课上的很开心吗?!明明那么无聊!”

夏尼见到敖丽这样后就柔和地说:“我们可是要学会提升我们的价值的哦,可不能因为太难而放弃啊。”

“所以说你们一开始就想让自己有能够被嫁出去的资本是吗?”

“喂……”冰千鸟一听就阴着脸说道,“敖丽同学,我们还没有低贱到这种地步吧。”

阿西亚见到这两边快要打起来后就立刻制止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已经学完了,没有必要再说这些事情了。”

阿西亚说着就看向了面前的门。

“哈,这里就是英卡洛斯的房间了。”阿西亚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不过这几天他好像一直把自己关在门里面啊,除了看到他出来练武以外就没别的了。”

阿西亚说着就把门给打开了,但是当门内的景象出现在阿西亚她们面前的时候阿西亚立刻就将门给关上了。

“……各位……这个……”阿西亚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姑娘们。

魖瞳、敖丽、冰千鸟这些长期以来接受东方式教育的女孩们都用手捂着眼睛并且全身通红,煞羽虽然没有表情变化但是她那白皙的皮肤也红的很厉害。夏尼她们这些接受西式教育的人到没有太惊讶的表情,但是她们的脸也红的很厉害。

“咳咳,各位……刚才我们见到的所有景象都不要说出去可以吗?”

在场的姑娘们都点了点头。

“很好……很好……”

真是不敢相信……这都几个月了,凯罗门说的关于英卡洛斯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阿西亚阴沉着脸这么想到。

“不过我们可以去图书馆,那里面应该会有一些关于这个纹章的介绍。”阿西亚想了一下后说道。

“诶?图书馆不是很重要的地方吗?”夏尼听后问道。

太古时代是一个英才辈出的时代,那时候也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献。因此对于所有势力来说图书馆中的书籍是很重要的东西,是不可能随便给别人看的。

“这种东西在那些大官员的育婴类的儿童读物中会有的,实在不行我再自己一个人去天书殿中看一看。”

“儿童读物……算了,要是能找到那最好。”娜尔听后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她才接受了。

阿西亚所说的那个放书的地方就在摘星阁旁边的一个如同教堂一般的建筑中,估计是连平民都面向开放的那种。

一路上阿西亚对在踏云内的那些被毒气给毒晕的人表现得十分震惊。或许她本人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有能力让整个踏云内的人都陷入沉睡吧。

“这里就是大致的地方了。”阿西亚在图书馆的一个地方内站着,“这里是教那些贵族孩子认东西的地方,应该会有这种书的。”

推荐阅读:

年夫人,你的马甲被少爷扒了 成人武侠,从金刚不坏开始变强 秘制甜妻:柏少,要抱抱! 斗罗之我有个大金钟 大宋第一侯 继承者的大牌秘妻 重生的相好说我负了他 修仙:从插秧开始证道成仙 侯亮平你老婆出轨,关我屁事 霍格沃茨:我的选择逐渐变态 顶级奸商:无敌从贩卖军火开始 身穿六零,我嫁人后被婆家团宠了爱吃大樱桃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高达之超级G宇宙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増幅挂 闪婚老婆,竟是冰山美女总裁 从王大锤开始逆袭华娱 绝户?我在八零当顶梁柱带飞全家 开局玩炸地球?诸天请勿颤抖!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当咒灵操使的父亲是十代目 穿越我是孝康章皇后 模拟器:我的群星之旅 当我摆烂后游戏通关了 重生者太密集?我带国家队下场边鹿 dnf:我真的只充了亿点点 引长夏 四合院:开局被迫和秦淮茹换房 斗破之我真是魂殿中人 开局三千白马义从,从大庆开始 塔寨村长卖冰糖,关你侯亮平屁事 四合院:开局48,只做三件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