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血脉

0新血脉

银白之灾将嬴宁的飞翼直接给扯了下来,鲜血从嬴宁的背后喷涌出来。

“啊!”嬴宁被撕开了飞翼后发出了惨叫,他直击掉向了地面。

“嬴宁!”温德斯在旁边打算拉住嬴宁,可是由于银白之灾在这里的缘故使得他根本就不能过去救援。

可是如果从这个高度掉下去的话那么就算是龙族也会因为掉落时候的冲击而使得内脏破裂并导致死亡的!

温德斯陷入了两难,他要么去救嬴宁但是这样会导致他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银白之灾,但是如果他要挡住银白之灾的话就无法拯救嬴宁了。

嬴宁着么坠落着,他速度越来越快,离地面也越来越近。

就在温德斯还在想着决策的时候,银白之灾的指爪开始发光,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汇聚在它的爪子上。

温德斯在看到那爪子发光的瞬间就感受到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选择权不在我手里吗……

温德斯看着银白之灾想到。

银白之灾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爪,然后照着嬴宁直接划了下去。

冲击波飞向了嬴宁,就算是温德斯尝试用法术将那攻击给挡下来也没有办法。

嬴宁由于银白之灾的攻击所产生的剧痛而休克昏迷,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完全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将这冲击给打散。

冲击迅速飞到了嬴宁的身边然后强大且尖锐的冲击将嬴宁的身体瞬间切碎。

温德斯惊讶地看着被击中的嬴宁,他正在急切地从被切开的断口中寻找心脏的位置。

如果心脏没有损坏的话,嬴宁就还死不了。

温德斯看着嬴宁身体的断口,明明现在的嬴宁下落的速度是那么的快,但是温德斯依旧可以在极快的改变运动中观察到断口的每一处细节。

令温德斯感到庆幸的是他看到了嬴宁胸部断口的完整心脏尖端。

对温德斯来说剩下的就是怎么将嬴宁给救出来了。

温德斯快速看向银白之灾,他发现银白之灾的行动瞬间变得迟钝了不少,就像是打坏了家里重要家具的孩子一样。

就是现在!

温德斯快速飞向嬴宁,他只要保住了嬴宁的心脏那么剩下的都好说。

他飞向嬴宁,可是就在他即将触碰到嬴宁的身体的时候银白之灾从后面一把抓了过来。

银白之灾手部传来的强压感传遍了温德斯的全身,骨骼再被挤压后产生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传入温德斯的脑内,内脏由于错位而产生的不适感让温德斯难受至极,仿佛闸刀一般的切割感透过温德斯的皮肤传了过来并且一股热流从被切割的地方流了出来。而他也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当前的情况——银白之灾抓住了他。

他虽然想要反抗但是他不敢移动,因为银白之灾那如同闸刀一般的指爪随时都可以将他的骨骼给切开。而伴随着银白之灾施加力量的上升,温德斯感受到自己体内有种辣辣的热热的东西开始变得不能束缚,紧接着他就吐出了一些带有铁锈味的热流。

内伤已经非常严重了,温德斯吐出了血液。

嬴……宁……

温德斯被银白之灾给束缚了起来,即便是想要用法术也会被银白之灾体内的力量给强行断开。此时的他已经无计可施了。

嬴宁的身体碎片开始掉落,必死的讯息计划还是被标记在了他的头上。

而此时,嬴宁又会想什么呢?

嬴宁被一拳打倒了,他看向了那个攻击他的人。

“……奎隆……不对,你是谁?”嬴宁看着面前的那个长得跟奎隆很像的家伙。

奎隆微微张开了嘴,然后不同于他的声音响起:“该怎么介绍我自己呢……我已经被封在剑中很多年了。”

“你是……那只蜘蛛?!为什么你会以奎隆的样子出现?”

“因为这是一个可疑与你对话的样子。”那蜘蛛说道。

“你想要的说什么?而且你一开始为什么要攻击我?”嬴宁问道,毕竟它的上一任的使用者是被他给杀死的。

“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蜘蛛说道,“我现在在你的地盘上,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那你为什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蜘蛛看了嬴宁一会儿后说道:“你的意识与你的身体断开了,我必须要想办法将你的意识给唤醒。”

“所以才打了我吗?”嬴宁听后就没有再显现出敌意,毕竟现在他什么也不清楚,必须要有个可以问的对象。

“我现在已经被困在了你的体内了。”蜘蛛说道,“虽然没有经得你的同意,但是现在你就是我的宿主。”

“什么时……是在奎隆濒死的时候你进来的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蜘蛛看着嬴宁,然后它指着嬴宁的身后说道,“我与你的先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我赐予你再生的能力而你成为我的宿主。”

嬴宁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他发现在离着自己几千米外的地方伏着一些庞然大物,那显然是就是日蚀龙族。他们那发着光的眼睛看着这里,像是在守望后代的家长一般,又像是监视着罪犯的狱警一般。

“你的背后站着的是你的民族,而你是这个种族末裔。”蜘蛛说着,然后它的身上燃出了火焰。

它的皮肤开始被火焰给烧尽并脱落,它的身体开始碳化并且慢慢展现出原来蜘蛛的样子。

“不过在此我希望能够跟你签订另一个条约。”

嬴宁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了面前的那个庞大的燃着火焰的蜘蛛。

“什么条约?”

蜘蛛举起了燃着火焰的肢体,然后指着上方说道:“替我复仇,帮助我消灭曾经杀死我的人。”

“……是谁?”嬴宁问道,但是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

“你最亲近的人,那个曾经消灭过我的人。”蜘蛛身上的火焰跳到地上,然后幻化成了珏的样子。

“多少年前我已经忘却,但是我记得清楚的就是有人来到了我的面前。他高举着手中的长刀并将其最准了我。‘为了他的登基他必须要足够的功绩,而你将会是一个不错的功绩’。”蜘蛛回忆道,“我无法对抗那家伙,没有办法,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对手,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对手。”

“你要借我的手来杀死珏?”

“我会赐予你我所拥有的力量。”蜘蛛的肢体开始慢慢变成灰烬,“你的时间有限,你要做出快速的决定。”

“如果我拒绝呢?”

“那我也会将我的力量赐予你,只是你要想杀死他的话要一些时间罢了。龙族不可能不会让你拒绝我所赐予你力量吧。”蜘蛛说道,“我深知你的生存环境。”

“你是在威胁我?”

“那东西根本就不是该存在在世界上的东西!你应该深知这一点!”蜘蛛像是看待不争气的孩子一般,“你如果选择跟他站在一起的话就要面对着与整个世界为敌的准备。难道这世间还没有能够让你牵挂的人吗?”

蜘蛛的话像是一把尖刀一般地刺向了嬴宁的心脏,他一瞬间想到了夏尼以及雷比翁。

“你所关心的人将会因为你的优柔寡断而走向死亡。”蜘蛛缓缓说道,“就算我今天不给你力量,你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求着我赐予你我的力量。”蜘蛛说着就化为了灰烬。

嬴宁一个人呆愣在原地,他不清楚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能够看到那个银白之灾在耀武扬威。

“现在的它不再是他,这一点我们十分清楚。”遥远之处的日蚀龙族们开口说话了,“相较于你的同伴,这个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像是野兽。”

“野兽……吗?”嬴宁看向了那一片虚无的远方,“你们想要我干什么?”

“不必一直听从别人的命令!我们的末裔。”威严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我们所想要看到的是一个有着自我意识能够自己判断是否要执行某个命令的独立个体,而非一个替人办事的傀儡。”

嬴宁陷入了沉默,他发现自己好像一直都是遵从着别人的命令办事的。

“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去干什么了吧?”远方的声音问道。

嬴宁听后直接看向了远方,然后他坚定地说:“将珏带回来!”

“那么就去吧。”

说罢,嬴宁的意识瞬间断开。而与此同时,嬴宁的身体断口上迅速生出了许多的蛛丝,那些蛛丝在空中将嬴宁的身体给联系了起来,然后将其拼接复原。火焰开始在他的身体断口上冒了出来,烈火形成的飞翼像是爆炸一般地从嬴宁的后背喷射了出来并产生强劲的升力。而嬴宁身上的鳞片也变得如同岩浆冷却一般——坚硬的鳞片内部储存着炙热的岩浆。

嬴宁的意识再次连接,他直接看到了正在攻击温德斯的银白之灾。

嬴宁快速抽出了飞羽银华,然后照着银白之灾就砍了过去。虽然不知道施舍呢原理,但是嬴宁深知这是有用的。

只见飞羽银华这次没有打出气刃,而是直接喷射出了蛛丝。

快速飞行的蛛丝直接击穿了银白之灾的鳞片。受到了攻击的银白之灾疼的直接松开了手。

温德斯见到银白之灾被嬴宁攻击并奏效后直接调整身体位置然后将自己脸上的眼罩给扯了下来。

他睁开了眼睛,而从他眼睛内释放出来的如同狂风一般的光芒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给部分石化了。

美杜莎之眼,一种天生的危险的身体特质,其效果显而易见,是能够将目光所及之处的物体石化的力量,“风化”。

银白之灾的整个手被石化了,它用另一只手用力拍打着自己被石化了的那个手。由于银白之灾的蛮力使得上面的石头开始脱落,它手部的肌肉组织直接暴露在了外面,漆黑的血液开始从它的肌肉处渗了出来并且散发着浓重的腥臭味。

“嬴宁!”温德斯回头看了一眼嬴宁,然后立刻在他身边进行了狂风加护。

狂风环绕在嬴宁身边并且形成一个通道。

嬴宁身后的火翼在他的控制下瞬间爆发,强大的推力加上狂风通道所形成的极快的加速使得他的速度快得惊人,蛛丝的牵扯让他的速度再添一节。

嬴宁在飞到风口的尽头的时候就挣脱了蛛丝,然后以及快的速度飞到了银白之灾的胸口处,然后照着它的心脏那里就是一刀。

新的蛛丝在飞羽银华上生产了出来,烈火顺着蛛丝的轨迹直接燃了起来。蛛丝在烈火的炙烤下立刻就融化了,这如同蜡一样的东西就这么粘在飞羽银华上。

“醒过来!”嬴宁大喊着一刀砍向了银白之灾的胸口。

就在嬴宁打中银白之灾胸口的时候他直接被惊住了。

银白之灾的胸口空得很,一点儿打中心脏的感觉都没有。

嬴宁凭借着飞羽银华上的火光看着银白之灾胸口上伤口的内部,他惊讶地发现那里面什么都没有。

心脏……不见了?!

嬴宁被吓了一跳,他立刻用飞羽银华打出蛛丝粘到银白之灾的脖子上,然后凭借着自己飞翼的推进而荡过去。

在嬴宁荡到银白之灾头上时候他还顺带将银白之灾的那个手给砍了下来。

温德斯见嬴宁移动到了银白之灾头顶后就用风直接将银白之灾的行动给封住了。

“在它头上开个洞!”温德斯说道。

说完,温德斯直接召唤了旋风在银白之灾的头上钻了起来。

高速旋转的狂风像是钻头一般的风将银白之灾的额头给钻出了血,紧接着就是连风声都不能掩盖住的头骨碎裂的声音。

嬴宁见势直接用蛛丝将自己跟它的额头那一块给链接了起来,然后他拉动了蛛丝。

嬴宁直接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银白之灾,然后他将手中的飞羽银华直接刺进了银白之灾额头的那一个缺口内。

飞羽银华上面的蛛丝在与银白之灾**接触的瞬间就发出了腐蚀的声音。嬴宁虽然一开始担心过飞羽银华是否会被银白之灾的**给腐蚀但是在看到接触处一点儿都没有事之后也就放心了。

紧接着,嬴宁将自己的力量灌输在了飞羽银华之中。

飞羽银华的刀刃上开始变得炙热,强大的能量被飞羽银华所吸纳着。

嬴宁转动了飞羽银华,强大的力量直接喷射了出来并且像是在银白之灾的脑子中引爆了一颗**一般地爆发出了大量的火焰。

银白之灾的大脑受到了瞬间的损害,它像是一个瞬间断片了的巨兽一般倒在了地上,身体一动也不动。

嬴宁将手中的飞羽银华从银白之灾的脑袋中拔了出来,他用手点了一下自己的脸。由于刚才的爆炸使得银白之灾的**溅到了他的脸上,与此同时腐蚀的剧痛也传了过来。不过好在嬴宁现在的脸上还有鳞片,多上起到了一些防护的作用。

“嬴宁。”温德斯缓缓地飘了下来,他的面前有一对用狂风托起来的飞翼。

“啊,谢谢。”嬴宁接过了被银白之灾扯下的飞翼然后接在了自己的身上。火焰在他背上的伤口上冒了出来,他的飞翼被连接在了一起。

温德斯看着空中正在与妖邪群战斗的士兵们,然后缓缓地说了一句:“我们……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嬴宁看着地上的银白之灾,然后又看向了银白之灾出现的那个地方。他缓缓地说了句:“是啊,是为了什么呢……”

温德斯再次展开飞翼,然后说:“我要去帮我的士兵。虽然你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下,你来不来?”

“我……”就在嬴宁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脚下的震动。

银白之灾再次睁开了眼睛,它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它的头顶开始快速恢复,它的力量再次汇聚,它的仇恨再次燃起……

推荐阅读:

春日离情 女主ooc不关我事 重生2010,我成了国医大师 大荒神剑诀小云云 一剑霜岚 一人之下:三一门老祖归来 我怎么会是恶毒炮灰 穿越兽世:她生了一个新部落! 迷情燃陷  [恶女x疯狗] 梦幻西游:我的仙灵店铺变异啦 天机系统:你的秘密我全知道 不想努力了可是师姐不让啊 人在综武,当中间商赚疯了 天地逆旅 当守寡失败以后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都市:我修仙,嚣张一点怎么了 精神体是幻想系如何贴贴 合租兵王 戮天截道 重回后妈骗婚前 怀孕不让生,离婚你后悔了? 风花雪月边关情 夺宋:水浒也称王 极武校霸 变身齐天大圣,觉醒七十二变 山野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错向男主他哥告白了 连生三女,被重男轻女婆母赶出门 全球冰封:囤货就算了你还修仙 乱世小郎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