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法器科研所(好吧好吧,又是开会)

0法器科研所

冰千鸟在图书馆里走着,她在寻找着有用的书籍。

这里少说有一万多本图书,上哪里找啊!

冰千鸟看着像是山一样的书架后就在心中抱怨着。

而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正聚在一起的敖丽、夏尼以及欧阳踏雪,她们好像在看什么书。

“你们在……喂?你们怎么了?”冰千鸟在靠近她们的时候突然发现她们好像在哭泣。

“千……千鸟姐……”敖丽一边抽着鼻子一边看着冰千鸟,她的眼睛红红的,看山去哭的很伤心。而她身边的夏尼她们也都在哭。

“你们都怎么了啊。”冰千鸟皱着眉小声说道。

“这个……”敖丽指着手中的一本书说道,“这面的故事实在是太感人了……”

“什么啊?哭成这样?”冰千鸟凑了进来,她从敖丽手中拿过书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描述神王之争时候的爱情故事。故事大致讲了当时的神族神王竞争者凯罗门手下的一员战将和另一个战将之间的爱情故事。女性战将好像是暗恋着对方,但由于女方的含蓄以及对方的迟钝,使得他们一直没能挑明关系。不过时间等不起人,那名女性本身就患有分血症,而她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她也用属于自己风格的特殊方式进行告白,但可惜的是即便这样对方也没能理解她的心意。最终,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之中这段爱情故事就以没有结果为结尾落下了帷幕。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这是什么啊……是真事吗?!”冰千鸟看后也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着,“本以为最后会是战争的残酷将两人分隔开来的,但没想到他们能够对抗战争的残酷但无法对抗命运的约束。太悲惨了!”

“想不到千鸟姐的阅读理解还这么好呢。”敖丽呵呵一笑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抽抽搭搭的样子。

“住嘴啊!”冰千鸟抹着眼泪说道。

欧阳踏雪见到冰千鸟这样后就拿出了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啊啊,谢谢。”冰千鸟接过了欧阳踏雪递过来的手帕。

“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作品呢,真是不错,这本书我真想带回去。”夏尼说道。

“这种书应该买就可以买到吧,也不需要什么多余的东西。”敖丽说道,然后她就走到了别的书架上找起了书。

“还有什么好看的书呢……”敖丽在书架上看着,然后她拿出了一本书。

但是就在她拿出书的时候她看到了书架后面的一个人。

“唔!……什么,魖瞳小姐啊。”敖丽一开始吓了一跳,但还是调整好了心态。

魖瞳冷眼看着敖丽,然后她有些生气地说道:“‘小姐’这样的敬称就算了,但是你们是在认真找书吗?”

“这……凡是书都要翻开看看的嘛。”敖丽呵呵笑着说道。

魖瞳听后就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说:“明明给我纹章的是你们的人啊。”

“……哦,对哦。”敖丽听后像是吃了一惊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额……不是,其实那家伙在能力上要远超我们,如果是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的话我们也很难去处理啊……”

“所以呢?说的跟你们逃出来了一样,”魖瞳掐着腰说道。然后她从书架那里绕了出来面对着敖丽。

魖瞳离敖丽站得很近,她的胸不自觉地贴在了敖丽的胸前。

敖丽瞪了魖瞳一眼,然后就一把推开了她。

“你这家伙!不要靠的这么近啊!”敖丽很不甘心地说道。

“你什么态度啊?”魖瞳不满地说道,“你别以为自己是王女就可以欺负别人啊!”

就在这时候,阿西亚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喂,你们几个在这里干什么啊?你们是在寻找文献代的吗?”

见阿西亚过来后,敖丽她们也就停止了对彼此的指责。

阿西亚拿着手中的书看着她们。

“你们有找到什么吗?”阿西亚问道。

敖丽跟魖瞳相互看了看,然后都要摇摇头。

“不过我倒是好奇了,是谁给你们的这东西?”

“龙族的一个人,男的,挺贱的——喂!你干什么!?”魖瞳说着话呢,敖丽在一旁直接掐了她一下。

“当着我们的面儿说我们的人不好,你什么意思?!”敖丽不满地说道。

阿西亚听后想了一会儿,她也一直没有说话。

“喂,怎么了?”敖丽见到阿西亚走神了之后就问道。

“诶?啊……不……只是刚才想到了一个人罢了……”阿西亚回过神来后说道。

冰千鸟见到阿西亚来了后就走了过来。她有些不满地说道:“这里真的有跟那纹章有关系的书吗?找了半天也没有啊。”

“你们在这种地方里面找当然找不到了啊……”阿西亚无语地说道。

“这种东西难不成真的会在儿童读物中?开什么玩笑?儿童会管这些事情?”冰千鸟挑着眉不敢相信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洛米抱着一本书走了过来。她旁若无人地将魖瞳的手给掰开,然后看着那里的纹章。

“喂,你在干什么?”魖瞳见到洛米的举动后就吃了一惊。

洛米看着魖瞳手中的东西,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书本。

“哈,找到了!”洛米高兴地说道。

“嗯?上哪里找到的?”魖瞳听后疑惑地问。

洛米将书本给展示给了她们看,并让她们注意的名字。

“……一千种神族必知的图标含义,括号,包括部分龙族及魔族的图标?”魖瞳看着书的名字缓缓地念着。

“这……”冰千鸟直接被打脸了,她尴尬地看着阿西亚。

阿西亚虽然笑的不是很明显但依旧能够看出来她的幸灾乐祸。

冰千鸟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所以就没有再说下去。然后她转移话题说道:“那么这个是什么东西呢?”

洛米看着书然后说道:“嗯……这个东西好像是曾经的某个大将领的东西,据说是和英卡洛斯平级的?!”

说完,洛米就看着阿西亚。她问道:“真的假的?”

“我怎么知道?”阿西亚一摊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诶?”

“怎么了?”冰千鸟问道。

“好像听说过一个挺厉害的家伙来着……而且还是曾经黑龙剑的持有者来着……不过听凯罗门说那家伙后来去了魔族。”

“神族来魔族?开什么玩笑?”魖瞳听后就不服气地说,“反正我是没有见到过在我们这里工作的神族。”

“那就奇怪了啊……我只知道这么一个人,而且只听说过他很厉害,而且当时别人对他的评价是跟英卡洛斯一个级别的家伙。”阿西亚想着说道。

“可是两边都没有记录啊。”敖丽看着阿西亚说到。

就在两边还在争论这个事情的时候洛米在一旁小声说道。

“那个……既然我们找到了这个东西的话那么应该会有这东西的作用吧?”

阿西亚听后就拿起了洛米手中的书看了一会儿。

“……这东西是个机关开关器,据说是在……军队科研所的隐藏密室中?!”

“隐藏密室为什么会出现在儿童读物中?”敖丽听后在一旁吐槽道。

“反正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个纹章的。”夏尼在一旁说道。

“有道理……”冰千鸟点着头说道。

阿西亚看后就说:“嗯……虽然那里是军工重地,但是现在来看的话也不是什么可以因为程序而不让你们去看的情况啊。我带你们去吧。”

“诶?这么么好吗?”敖丽像是找事儿一样地说道。

“你倒是乖一些啊!”冰千鸟在敖丽身后给了一下,然后她就被夏尼给说教了一会儿。

“嗯嗯,反正凯罗门曾经说过科研那里就算是神族工程学院的人过去了也不能一下子就看出来那是什么东西。”

“这说的跟我们是些弱智一样。”敖丽不满地说道。

而阿西亚听后苦笑了一下说:“凯罗门就是这样的人啊……”

“那你也是够辛苦的啊……”敖丽无语地说道。

“呵呵,一般啦。”阿西亚这么说着。

“那么走……火鸡妹呢?”冰千鸟刚打算说走就意识到了煞羽不见了。

“娜尔也不见了。”夏尼看着周围说道。

“那个……”洛米在一旁小声说,“娜尔跟煞羽在生物学读物那边。”

“啥?”夏尼她们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一脸懵的声音。

敖丽挑着眉问道:“她们去那里干什么?”

“因为娜尔看到煞羽好像之前对门内的事情反映比较小,所以……”

“不好啊!”冰千鸟一听就跑了过去,还顺带拉上了阿西亚,“你快带路!生物书籍在哪里?!”

一行人在图书馆内跑着,好在这里的人都睡着了,没有人会怪她们。

当她们找到煞羽的时候冰千鸟跟夏尼发现为时已晚。

娜尔正着急地环绕在煞羽身边,而煞羽则是一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对,煞羽整个人燃烧了起来,就像是一根会走路的火柴一般。

“这!这是怎么了?!”阿西亚说着就立刻用法术将煞羽跟周围的书给隔离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啊!给她看了一点儿男女之事的书之后她就这样了。”娜尔惊慌失措地说道。

冰千鸟听后就捂着脸无奈地说:“我就知道……”

煞羽在那里站着,她脸红的很厉害,但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看上去就像是某种意义上喝醉了一样。

“煞羽!给我好好冷静一下啊!”冰千鸟说着就在煞羽的身边营造了一层水层,然后直接扣到了煞羽的身上。

水将煞羽给打湿了,也扑灭了她身上的火。

“呼~还好还好,没有闹得太大。”冰千鸟松了口气说道。

娜尔见到煞羽不在燃烧了之后就一下子抱住了她。

“煞羽~你怎么直接着起来了?吓死了。”娜尔一边说着一边用脸蹭着煞羽。

冰千鸟看了看娜尔放在桌子上的书,里面主要是一些生理性的知识,虽然冰千鸟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认为这也不算是太过的内容。

“你给火鸡妹看着东西了?”冰千鸟问道。

“啊……是的。”娜尔有些含糊地说道。

“煞羽的羞耻心可是比我们还要低的,记得第一次她自燃还是在烬锽当着她面儿玩游戏的时候。”夏尼说道。

“那时候你们多大啊?”娜尔问道。

“几千岁吧,不算大。”夏尼想了想说道。

娜尔听后就看着被水浇了个透的煞羽,然后缓缓地说:“明明长了一个最色气的身体,但是心里面却纯情到了病态的地步了啊……”

“额……那个……大家?现在可以去科研所了吗?”阿西亚在最后面说道。

阿西亚的的提醒让她们意识到了什么是正事,于是她们立刻前往了科研所。

神族在上都的战斗中从中获得了很多的法器,而且在后来的法器天才的介入更是让神族在法器方面的知识储备更上一层楼。要不是某些原因导致了神族法器的研究滞后,说不定现在在法器方面独占鳌头的应该是神族才对。

而当时研究法器的科研所依旧被保留了下来,并且还在用之前留下来的生产线来继续为神族的眷属们生产着大量的法器。可以说神族当前强大兵源的一个重要支撑就是这个研究所。

夏尼她们来到了这里,她们巡视着周围。不得不说,这里的任何仪器没有一个是她们认识的,而且有些原材料也是她们前所未见的。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昏睡的人呢?”夏尼向阿西亚提问到。

“嗯……法术我也会一些,而且我是凯罗门的眷属,力量上可以从凯罗门身上均摊一些,所以单单从法术力度上应该不输你们吧。我到时候自己解决就行了。”阿西亚说着,然后她在手中汇聚了一些灵气。她看着身后的煞羽说道:“真是多谢你的方案了。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我想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而不是用书面的形式来交流。”

后面冒着蒸汽弄干衣服的煞羽点了点头,而她身边的人则是用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周围。

一行人走到了一个被封住的大门前。那个大门是纯石质的,上面的锁链也是石质的。

“这个?”敖丽疑惑地问道,“就把这东西放在这里?直接说了这个东西就是了。”

“这东西跟装饰一样也没人会管啊。”冰千鸟说道。

“那么……”魖瞳走上前去,拿出了手中的纹章。

纹章在魖瞳的手中震动了一下,然后就飞向了石质大门的锁上。

纹章扣到了锁心上,纹章的边缘图案开始渗透进锁内。

石锁上面的沟痕开始被渗透,然后巨大的石锁直接就消失了。

门上的锁链开始慢慢像化为灰烬一般地消失了。

“打……开了?”敖丽瞪着眼睛问道。

“哪有这么麻烦啊。”娜尔说着就将手伸进了石门内。

娜尔的手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地就伸了进去。

“那刚才的那一些都是干什么啊……”冰千鸟无语地说道。

“仪式原因。”阿西亚说着就打头走了进去。

夏尼她们跟着阿西亚走了进去,然后她们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如同教堂一般的哥特式建筑装修风格,三面的玻璃壁画让四周的光芒投了进来。而在正对大门的那个玻璃壁画上放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像,油画上画着一个穿着西洋军服的如同大将军一般的人。

而在这个门的内部,有一个像是人一样的家伙在这中央跪着。如同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

“这……这是什么?”虽然周围的景象都很有欣赏的价值,但是夏尼她们还是将视线聚焦在了那副油画上。

推荐阅读:

农村女 海贼之风风果实 转世为魔龙,与美女领主立约 谁用流年乱了浮生 武侠,开局杨过,我百倍悟性! 灵散山河 原神:被迫成为七神眷属 守护归来的纪元 一人之下:三一门老祖归来 渡春宵 这个学神只想咸鱼 寡妇搅动风云[年代] 丑妃的诱惑 签到修仙从厉鬼开始 舌尖上的迷宫 我被做成人皮鼓后,爹后悔晚了 御兽从成为德鲁伊开始 邪神系制卡:开局制卡美杜莎 斗罗,瑞兽,但是星斗狂徒 [崩铁]刃叔别再送了! 这辈子不当人了 神诡复苏:我从诡村开始进化 重生之我娶了老妈闺蜜 原神:八重神子,你放开我女儿! 为了养储备粮我统一了修真界 带着网文界书库一起重生 捷克崛起,从造枪到军工巨头 少女少女万万年 诸神香火庙,俗世捉刀人 七零二婚美好生活 影视大庆:开局召唤剑圣盖聂! 我一个弱女子说话亿点用怎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