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破空的女武神(别问,问就是开会)

0破空的女武神

夏尼她们看着整个大厅内的油画,她们永远都不会认不出油画内的人!

那个画中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家伙正是珏!

画中的珏身穿一身白色的西洋军服,腰间配着一把黑色的剑。画中珏的表情跟现在的珏完全不一样!那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抱有鸿鹄之志的青年一般,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希望以及对未来的那种胸有成竹的掌握感。

“这里怎么会有珏的肖像?”夏尼问道。

冰千鸟她们齐刷刷地看着阿西亚。

阿西亚惊慌失措地看着画像,她诚惶诚恐地说道:“我……我只知道将珏是神王的眷属,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他的画像……而且他莫非就是那个跟英卡洛斯同级的大元帅?!”

阿西亚的话让在场的龙族姑娘们瞬间关注了起来。

阿西亚说的话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

敖丽皱着眉对阿西亚说到:“……你……刚才说什么?”

“我没想到珏会是跟英卡洛斯一个级别的元帅……”

“不是这个,是上一句。”

“我只知道珏是凯罗门的眷属……”

敖丽她们听后都一脸疑惑地看着对方,然后她们又看着欧阳踏雪。

“珏是神王凯罗门的眷属?!”冰千鸟瞪大了眼睛看着阿西亚。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你们不知道吗?”阿西亚倒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们,然后她指着欧阳踏雪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人族的,现在已经变成了神族眷属了,你们难道不清楚她是谁的眷属吗?你说这不奇怪吗?”

听了阿西亚的话之后,夏尼她们看着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你到底——”

夏尼打断了冰千鸟那气势汹汹的问话,她柔和地问道:“欧阳踏雪,你到底是谁的眷属?我们不会怪你对我们持有隐瞒的的。”

欧阳踏雪听后就想了一下,然后她低声说:“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谁,主上给了我一根血羽,然后跟我说要我相信他。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谁是我的宗主,我只能隐约判断我的宗主是珏。”

“等等。”阿西亚立刻说道,“你的宗主是不是叫修罗神?”

“啊,是的……修罗神就是主上吗?”

“很有可能……你可以把你衣服给脱了吗?”阿西亚突然对欧阳踏雪说道。

“诶?”欧阳踏雪一懵。

阿西亚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的问题,于是她将自己的衣服直接拉开露出了胸并说道:“我只是想要判断一下一个猜想。”

欧阳踏雪看着阿西亚那从胸口展现延伸出来的血红色裂痕,虽然有内衣的阻隔以及部分遮掩,但是欧阳踏雪还是能够看到那将整个胸廓都给缠绕起来的血红纹理。然后她的眼睛不自觉地瞪大了。

“跟我的一样……”欧阳踏雪也对阿西亚展露出了一部分胸膛。

在欧阳踏雪胸口有一个跟阿西亚一样的纹理,但是不同于阿西亚的是欧阳踏雪身上的纹理要远比阿西亚的尖锐,或是说更像是一些生病的特征。那些纹理要更加的……有规则感,而且相较于阿西亚那种如同枝干伸展一般的纹理欧阳踏雪身上的纹理更像是破碎的玻璃一般。

“跟我的很像,但是并不是我这样的。”阿西亚看着欧阳给踏雪的胸口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变态还要光着膀子多长时间啊?把衣服穿好,不冷啊。”冰千鸟一把推开了在那里相互确认的阿西亚跟欧阳踏雪。

“这么说珏是修罗神?”夏尼说道,“那个曾经神族战场上的魔鬼?”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吧。”阿西亚看着大堂内的画像,“这个画像或许是凯罗门让人帮忙画的。”

“珏……是神族的人?”娜尔小声说,然后她又提出了新的否定,“可是珏不是半龙吗?他那样的体质不能被封神吧?而且就算真的是神族的话那么他身上为什么没有那么强大的神族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当时根本就没有从神族那里查到关于他的讯息。”冰千鸟掐着腰说道。

“当时是谁查的消息?”敖丽听后问道。

“一开始是让古通叔帮忙查的,后来转交到了道龙手里。”

敖丽听后就微微点着头说道:“那他们俩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过就在这些姑娘们还在探讨关于珏与神族之间的故事的时候,魖瞳在一旁看着画像说道:“这家伙是神族?他不是彻头彻尾的魔族吗?”

魖瞳的话彻底点燃了**桶,这更是让本就对珏身世抱有一定怀疑的龙族姑娘们更加的激动了。

“你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夏尼问道。

魖瞳指着画像说道:“当然是姐夫说的啦,而且姐姐她们也说过珏曾经是我们魔族的人。流司听说过吧,他就是当时的流司啊。而且听姐夫说他还是个上位魔族,血统纯的很啊,怎么可能会是神族呢。”

“开什么玩笑,再怎么说……”敖丽本来打算结束魖瞳的话题的,但是她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一件事情。

那是敖丽一开始遇见珏的时候,当时古通的翡翠弓打到珏的身上的时候有好多块玉石从珏的身上掉了下来。魔族的致命点是血液,如果他们的血液流尽了的话他们就会死亡,但是地脉又可以让他们不停地造血。对付这种类似永动机机制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碧玉进行攻击。碧玉可以将魔族的血液同化,让他们的血变成同样的玉石。

因此,珏被玉矢打中后掉下来的玉石很可能就是被同化后的血液!

夏尼见到敖丽突然不说话了就疑惑地问她怎么了。

敖丽将自己的所见以及猜想告诉了在场的人,而说完后就一片沉寂。

“我感觉……我们还被关在门外啊。”夏尼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冰千鸟也点点头说道。

“等着一切都结束后我们去问问他吧。”敖丽说道。

“……不过……珏的样子本身就不想让我们知道太多,所以如果我们问的太多了的话他会不会选择离开我们?”夏尼不安地说道。

夏尼的话让龙族的姑娘们都沉默了。

她说的对,珏打一开始就不像是想要跟她们分享太多的样子。而且他对很多事情都采取遮遮掩掩的态度。要是珏真的想要保留什么的东西的话那夏尼她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而且按照珏的那种态度也不像是能够忍受别人知道某个他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事情的人,如果他真的火了的话还不知道他能够做出什么事情呢。

或许是实在是受不了了这种死气沉沉的样子了,魖瞳敲着墙说道:“喂喂喂,这种以后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吧。而且我们到也很好奇为什么珏这家伙会放弃神族跟魔族的高地位到你们龙族这里混。”魖瞳说着就突然打住了,她上下打量着夏尼她们,然后一脸坏笑地说:“难不成他是个比较喜欢龙族妹子的人?”

“别开玩笑了,自古到今你听说过几个王种通婚的事例啊。”冰千鸟抱着胸冷眼看着魖瞳说道。

“哦?万一他就是这样的——”

正当魖瞳说着呢,夏尼突然用斧子指着她。

“注意你的言辞,现在珏还是我们的人。”夏尼冷眼说道,她的眼神就像是要杀人一样。

魖瞳看到夏尼是这个架势后就直接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放下你的斧子。”

敖丽看到魖瞳的眼睛放出微微的紫色光芒后就在心中大叫不妙,因为那个可是跟冰千鸟一样的魅惑之瞳!

“夏尼姐——!”

正当敖丽打算警告夏尼的时候夏尼身上突然出现了微弱的光膜,然后破碎的光膜直接将魖瞳的魅惑之瞳的效果给抵消了。

魖瞳见后吃了一惊,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但是她没有就此畏惧,她突然抽出一把青色的长刀直接将夏尼手中的斧子给打开了。

见到魖瞳拔刀后,冰千鸟她们也拿出了武器。

“你们……别以为人多就可以!”魖瞳说着就看向了煞羽跟欧阳踏雪以及娜尔。

她们三人的眼睛突然被紫光给覆盖住了,然后她们就一下子推开夏尼她们并将武器对准了她们。

“切!魅惑之瞳吗?”冰千鸟皱着眉说道。

冰千鸟见后心中不禁一紧,因为她能够看出来魖瞳对魅惑之瞳的使用熟练度要高于她。

“看来现在局势是我这边有优势啊。”魖瞳拿着刀说道,“如果姐夫……不,如果吾王魁魇陛下说的没错的话那么珏就是我们国家的恩人,我们不能就此让其在他国流落。”

就在整个会场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阿西亚在旁边突然笑着说道:“不要闹啊。”

说罢,强大的重力压迫让那些除了敖丽以外的想要闹事儿的姑娘们跪倒在地。

“……这就是……神王未婚妻的力量?!这堪比神王的强大力量……”冰千鸟跪倒在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阿西亚,可以了。”敖丽在一旁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阿西亚说着就收起了自己释放的重力法术。

夏尼她们从地上爬起来,娜尔她们身上的魅惑效果也消失了。

“真是的,没想到夏尼姐还是那种护夫狂魔的类型呢。”敖丽跟个看热闹的人一样轻松地说着。

夏尼听后脸就微微一红,但是她也没有反驳什么。

魖瞳从地上爬起来后活动了一下手腕,她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下手真是狠……”

“真是,跟男人有关的问题就是难对付。”阿西亚摆摆手说道。

魖瞳也不想要再牵扯太多了,她本人对珏并不是很喜欢,毕竟一开始的见面并不是很好。于是她拿出了手中的纹章说:“给我们这个东西总不会是让我们在这里看画的吧。”

“确实,外面还有银白之灾在闹呢。”夏尼说道。

说着,她们就看向了那个在大厅中央一直跪着的那个女性。

她穿着一身女武神铠甲,一头黑色的长发垂了下来。她单膝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如同虔诚的修女正在向自己的信仰所祈祷一般地向画像垂头祈祷。

她的腰间放着六把剑,她铠甲缝隙所暴露出来的皮肤上面带有黑色的纹理。她带着一个面罩遮住了她的眼睛,虽然看不清她的面貌但是仅从她的下半张脸就可以看出她的美丽。

夏尼她们看着那个女武神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们一开始就在注意那张画,就在关心珏的事情,并没有管女武神的事情。

“这个……就是珏让我们找的东西?”敖丽小声说道。

“这也是个自动人偶吗?”冰千鸟看着洛米说道。

洛米一开始没有理会冰千鸟,因为刚才她们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使得她感到了彻骨的恐惧。那种王种震怒并且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的感觉真是糟透了!种族间的差距使得她无法承受住这种可怕的压迫力。

洛米有些慌地说道:“啊啊啊这……这个东西皮肤上的黑色纹理就是法术回路,但是她的身体内部的东西我看不出来。这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东西。”

夏尼她们听后就看着那个女武神。她们并不敢轻易靠近,毕竟这里可能是珏以前的办公室,谁能确定这里不会有什么幺蛾子。

夏尼她们观察着那个女武神,同时也有些人在看着四周。

比如说洛米、魖瞳以及阿西亚这些对珏了解不深的家伙,她们的关注点并不在女武神身上,而是在周围的那两面玻璃画上。

一幅玻璃画是描绘了一个像是小驿站一样的地方,这里景色优美看上去十分清闲。但是在这个小驿站后面的山那里有阵阵烽烟冒出,看得出来一种必将到来的灾难正在向这里赶来;另一幅则是一片白色的花海,这些花是那种很常见的平常的小白花,在武龙领内的夏尼房间外面的花坛中也有这样的花。在这花海的上方是一轮明月。玻璃画外面的阳光洒下透过花朵,显得亮晶晶的,就像是画上的月光洒下的月光照耀着花朵一般。

那三个非龙族的妹子们看得入迷,即便是经常在摘星阁内出入的阿西亚也会被着精致的玻璃画所震惊到。

不过时间不等人,魖瞳突然想起珏那不舒服的样子,夏尼也想起了那个将红莲座瞬间消灭的银白之灾。

她们立刻停止了欣赏画作和警惕,并且聚到女武神身边。

“快点快点!你要是能够帮忙的话倒是快给个反应啊!”魖瞳拿着手中的纹章对着女武神焦急地说道。

阿西亚看着那个女武神,她记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东西,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但是魖瞳那个拿着纹章站在女武神面前,女武神跪地祈祷的动作正好组成了一个像是君王向效忠的骑士奖赏一般的画面。

阿西亚猛然间想起了在哪里见到过这种画面,而且她也一下子想起了那个女武神的名字。

“等等,这个女武神莫非是——”

就在阿西亚打算说出女武神的身份的时候,女武神突然抬起头看着魖瞳。这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女武神像是接受国王授予的剑的骑士一般地将魖瞳手中的纹章拿了起来,她将纹章捂在胸口,像是一个得到了爱人所给的信物一般。

紧接着,强大的力量波动开始从女武神身上扩散出来,她将纹章扣在了胸甲上,然后双手摊开。只见一把光做成的长剑在空中慢慢显现了出来。

女武神将光剑握住了,她慢慢升上了天空并且俯视着夏尼她们。

极为罕见的,极为罕见的可怕地迫感从上面压了下来。虽然这种压迫感还远不及王的水准,但是对付夏尼她们这种上位王种绰绰有余。

“这是什么啊?!”敖丽问道。

阿西亚看着空中的女武神缓缓地说道:“……破空的女武神……这应该是被神族给封禁起来的自动人偶才对!其可怕的力量足以让任何王种感到畏惧!这是目前为止已知的自动人偶的杰作,最强大的自动人偶!”

夏尼她们看着空中的自动人偶,她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激活了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候,自动人偶看着夏尼她们开口了。

“说明你们的来意,遥远的陌生人。”女武神用**但又不失优雅的声音说道。

夏尼她们相互看了看,然后夏尼走出一步说道:“请帮助我们,讨伐银白之灾!”

推荐阅读:

夫人离婚后一胎三宝,总裁前夫他慌了! 爱上寂寞 无限流:我的卡牌能召唤异种 一品毒医王妃 界游旅者木坠云散 短视频通漫威,英雄们都社死了! 校草竟是我直播间粉丝 黑箓 炽冬 让你重生,没让你成人工智能 抗战:真不是军阀,就发了点小财 我刷二创短视频,古人全麻了! 当乌鸦咬碎月亮 四合院:许大茂傻柱你们要老婆不 我靠龙鳞加点种田封神 惊!便宜夫君他竟然会读心术 卢米安莉雅的小说免费阅读 帝权天下主 伴星引力 短文大集合 让你种田,你成帝国皇帝了? 无限偏执 混球星九脉 外室进府?重生三媒六聘改嫁首辅 网球:我动漫宅,你说我网球天才 南小姐要起诉离婚,向爷他不淡定了 [足球]歪芮古德 心尖宠归来,圣子总裁日日求复合 娱乐:有行政夹克谁还穿礼服呀! 四合院:开局五二,禽满世界 独家偏爱 吞噬星空之天赋提升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