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战银白之灾

0再战银白之灾

女武神得到任务安排后,她直接举起了手中的光剑。

庞大且复杂的法阵出现在了众人的脚下,而洛米则直接被眼前的一些给吓傻了。

“怎么可能?!自动人偶怎么可能会释放法阵?!”

洛米说的没错,迄今为止她们见到的所有自动人偶都是通过法器来释放法术的,根本就没有那种能够通过自身来进行法术释放的自动人偶的存在。

法阵开始将所有人站的地方都给占据了,紧接着就是强大的光柱从法阵中出现了。

“真是什么?!”敖丽惊慌失措地问道。

“传送阵!”煞羽看着法阵说道。

强光很快就消失了,而被强光所包裹着的所有人都消失了。

嬴宁他们此时正站在银白之灾的脑袋上,他们认为自己刚刚战胜了银白之灾,但事实或许并不是这样。

银白之灾很快就再次获得了行动能力,它的肢体开始撑住地面,它的身体再次得到了大脑的命令并行动了起来。

站在上面的嬴宁跟温德斯不可能感受不到银白之灾的行动,他们立刻从上面飞离了。

“还没有死吗?”温德斯咬着牙说到,“这么快的恢复能力……这到底要怎么杀死?!”

这东西如果这么好杀的话那么也不会让王种们头疼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嬴宁看着慢慢站起来的银白之灾,他甚至现在这家伙将会带着更加难对付的力量过来了。

银白之灾一站起来就猛地张开翅膀释放出了法术。

被压缩得像是液体流一般的空气刃以排为单位飞向了嬴宁跟温德斯。

温德斯见势不妙立刻挥动折扇释放出了一道风墙。这风墙在中央出现了旋转,旋转的风将飞过来的气刃全部扭曲折碎,并且让压缩的空气向着银白之灾的那边炸开。

可是就在温德斯将银白之灾的攻击化解的时候,银白之灾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上哪里了?!”温德斯心中一惊。

那可是银白之灾啊,二十多米的大家伙啊,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这不现实啊。

就在温德斯还在疑惑的时候,嬴宁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句小心。紧接着就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一个巨兽发出的低沉的呼噜声。

温德斯猛地回头一看,那不正是妄图从后面偷袭的银白之灾吗?

嬴宁用飞羽银华抵挡着来自银白之灾的进攻,他咬着牙承受着来自这万恶无敌的巨兽所产生的强大的推力。

“给我滚!”温德斯睁开眼睛看着银白之灾。

石化的效果将银白之灾的正脸给石化并且使其丧失机能。

银白之灾嘶鸣着将身体转向了一边。

“刚才……它是怎么做到的?”温德斯接着这个喘息的机会问道。

嬴宁甩了一下刀然后重新摆好架势说道:“这就是它的能力,它的力量近乎是无限的,它的潜力也近乎是无限的。”

“难缠的家伙……”温德斯说着。

“是啊……”

两人不自觉地背对着背,因为周围的能见度变低了,而且这能见度骤降的不正常。

“你以前和它交过手对吧?”温德斯问道。

“交过手,但是这家伙并没有展现出它的真实实力。”嬴宁架起刀来洞察着周围的一切。

“真是难以置信,世间居然还有这种东西。”温德斯说着,然后他用扇子扇了一下周围,“它是从哪来的?”

“……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嬴宁缓缓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温德斯没有听懂嬴宁的话。

不过嬴宁可没有时间理会温德斯,他架起了刀对着面前的一片浓雾砍了过去。只听刀声响起,只见火光迸溅,一个银白色的巨兽像是受到了重创一般地有一次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真是棘手啊……这东西……”温德斯说道

“这家伙会释放诛灭级的法术,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我们降下攻击算是给我们面子了。”嬴宁小声说道。

“诛灭级?!”

嬴宁对温德斯那惊讶的反应点了点头。

不过在说完之后,嬴宁的表情就变得凝固了。

周围**静了!安静得有些异常!

就在嬴宁还在担忧的时候,他们脚下的浓雾突然开始发光。

“这是!星移级的法术!”温德斯透过雾气看到了隐约的法阵并从中判断出了法术的类型。

“快走!”嬴宁刚想离开这里他就被温德斯一把拉住。

“已经没有时间跑了,跟我站在一起,我开帮你挡住这一下!”

“但……”

嬴宁知道,温德斯跟他一样也是巨龙族,轮法术造诣温德斯比他强不到那里去。但是温德斯说的很对,就算是一开始就逃的话也难以跑出这个攻击范围。而温德斯的这个建议无非隐含了一个条件——将他作为弃子。

温德斯直接张开了他的双翼并用狂风护住了嬴宁。

“虽然我是将军,但是我十分清楚你的实力在我之上。”温德斯以最快的速度将嬴宁保护起来。

嬴宁知道,这种不正常的狂风呼唤速度对于巨龙来说是不肯能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温德斯的本源——飓风。

下方发光的法阵开始运作,而在法阵之下则是一个宛若深渊巨兽一般的影子在下方盘旋着。

就在法术即将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另一股能量直接中和了银白之灾所释放出来的法术。

或许银白之灾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它直接从雾气中探了出来。

就在它探出头的瞬间,巨大的光剑直接贯穿了它的脑袋。随后,狂风将雾气吹散。

嬴宁他们抬头一看,发现上空出现了一个手持光剑的女武神,而她的身边则是夏尼她们。

“大小姐!”

“嬴宁哥,太好了,看来你没事。”夏尼看到嬴宁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后就松了口气。

“哇~那是个什么东西啊?好恶心啊……”魖瞳看着被击落的银白之灾说道。

由于两次的爆头,使得银白之灾的脑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液,而且血液腐蚀了它的鳞片使得现在它的脸出现了一些皮肤的脱落。

“而且味道也好难闻……”阿西亚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到。

“这个就是银白之灾……”夏尼看着下面的巨兽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这东西的存在吧。”

“三界的禁忌。”魖瞳听后说,“我听姐夫跟姐姐说过,这东西不是什么善茬。”

姑娘们在那里讨论着银白之灾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煞羽那不高兴的眼神。

谈话间,银白之灾再次颤抖着起来了。原本被打碎的眼睛再次复原,被打得畸形的头部开始凭借着周围残留的肌肉被强行拼接在了一起。

银白之灾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战斗能力。

“温德斯,你去指挥我们的人去消灭过来的妖邪。洛米,你回到世界树避难吧,精灵族的军队现在应该跟我们的人在一块儿,我们要想保护你的话可能会有些难以入手。”冰千鸟说道。“敖丽,带着洛米离开这里。”

“知道了。”洛米说道,而温德斯也点了一下头立刻投入到了指挥自己的部队的行列中去了。敖丽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并带着洛米离开了这里。

“娜尔,你跟煞羽在后面掩护;夏尼姐,欧阳踏雪,你们跟我充当前锋。”冰千鸟说着,然后她又看向了阿西亚跟魖瞳,“二位身份显赫,显然不能出什么事情,所以我建议你们根敖丽一样躲在后面。”

“如果我要一直在后面的话也就没有必要过来了。”魖瞳说着就抽出了自己的青钢刀。

而阿西亚也拿着黑龙剑说道:“现在跑了的话一定会被凯罗门嘲笑的。”

“那么就拜托阿西亚在后面施放法术,魖瞳跟我们一起当前锋。”冰千鸟调整战术后说道,“各位没有异议吧?”

“没有!”娜尔说着就直接一箭打了过去。

光矢击中了银白之灾的眼睛,强有力的贯穿冲击将银白之灾的头给打得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夏尼她们见状立刻冲了上去,而女武神也跟了上去。

夏尼一马当先直接用开山斧将银白之灾刚刚复原的头给辟出了一道裂痕。但是这一击也让夏尼感到惊喜和害怕。惊喜是因为她她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对银白之灾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可比之前强多了;害怕则是她明显感受到银白之灾体质的变化,相较于之前的交手,现在的银白之灾的皮肤要更加坚硬!

就在夏尼刚刚攻击完打算撤离的时候,银白之灾突然一爪伸向了夏尼并将其抓住了。

“夏尼姐!”冰千鸟见夏尼被抓住后立刻用手中的鞭子刺穿了银白之灾的手臂然后将其拉住。

由于冰千鸟成功地用龙骨鞭将银白之灾手上的肌腱给刺穿了,这使得银白之灾的手臂完全使不上劲儿,夏尼也因此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

“把手给张开!”欧阳踏雪看着面前的巨兽直接用禁断给刺穿了银白之灾的手指,然后将其像是控制人偶一般地强行拉开。

夏尼刚一出来就照着银白之灾的手就是一斧子。

“欧阳踏雪,把它的手指藏起来!”夏尼在砍掉了银白之灾的手指后对欧阳踏雪说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踏雪却站在原地发着呆。

“欧阳踏雪!”冰千鸟大声叫道,这才让欧阳踏雪回过神儿来。

她立刻挥动了禁断想要将银白之灾的手指藏起来,但是为时已晚。

“你怎么了?”冰千鸟立刻到欧阳踏雪面前帮助她挡住了银白之灾用另只手扔过来的岩石。

刚才……那种感觉是什么?

欧阳踏雪呆愣愣地看着银白之灾。就在她刚才攻击银白之灾的时候自己的心脏感到了一种撕裂般的痛苦。

正在欧阳踏雪还在发呆的时候,银白之灾直接朝着她们打出了一个冰枪。

“快走!”冰千鸟带着欧阳踏雪直接离开了这里。

冰枪打到了地上,上面的寒冷气息在不停地渗透着周围,其可怕的渗透能量一直延续着。

“很危险的法术啊……”冰千鸟皱着眉说道,而此时她周围的所有空间都已经被冰封上了,周围的寒气也像是有意识一般地向冰千鸟那里侵袭。

“煞羽!救我们!”冰千鸟回过头来看着煞羽。

而煞羽也跟欧阳踏雪一样在原地发呆。

“你在干涉么啊!”冰千鸟看着煞羽大声喊道。

煞羽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用烈火将冰千鸟身边的寒气给打散了。

冰千鸟带着欧阳踏雪回到了地上,而与此同时阿西亚抓住了机会照着银白之灾就释放了法术。

雷电编织而成的锁链将银白之灾的肢体给死死绑住并且不断对其输出着庞大的能量。

银白之灾发出了疯狂的咆哮。

这震耳欲聋的声音让第一次接触银白之灾的阿西亚、魖瞳以及欧阳踏雪都吓了个半死。

在有人因为银白之灾的咆哮而丧失战斗力的时候,女武神直接飞了过来。她张开着背上的三对羽翼,手中不停切换着腰间的六把剑并且让其在自己的身边旋转着。

她直接冲过了银白之灾的咽喉并且将它的喉咙给剜了出来。

银白之灾的血液沾满了她的身体,腐蚀的效果不断侵蚀着她的躯体。但是即便这样女武神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迟钝,这完全不符合自动人偶的运作机理,尤其是这个将法术回路暴露在外面的自动人偶。

银白之灾见到自己没有办法咆哮后它就张大了嘴。

黑白的粒子开始在他的口中汇聚着,危险的气息让在场的人都打了个寒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银白之灾将要释放的龙息,是一种致命的具有将事物从世界抹除的力量。

就在这时候,嬴宁从空中直接跳了下来用飞羽银华直接将银白之灾的上颚给贯穿了。然后飞羽银华喷发出了蛛丝并将它的嘴给封住了。

被强行中断的龙息从银白之灾的嘴缝处喷涌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银白之灾自己所打出的龙息却将它的嘴唇给破灭掉了。整个嘴唇就像是从原子层面被抹除了一般,异常诡异,唯有牙齿没有被磨灭。

银白之灾见到这种情况后它立刻展开了羽翼。

羽翼上展现出来的纹理代表着它所要施放法术。

“煞羽!”冰千鸟用龙骨鞭直接击穿了银白之灾的头颅后立刻对身后的煞羽下达着命令。

煞羽先是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她立刻反应过来了并对银白之灾释放了法术。

火焰喷射到了银白之灾的身上并爆发出了可怕的威力。但是即便这样银白之灾也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

“你在干什么啊?!对它打内伤啊!”冰千鸟说道。

煞羽听后迟疑了一秒,然后直接准备起了庞大的法术。

但是为时已晚,银白之灾已经有了挣脱禁锢的能力。

不过好在在后面的法师中不只有煞羽一人。

阿西亚开始释放法术,巨大的光枪直接被推向了银白之灾的身上。

光枪瞬间贯穿了银白之灾的身体并且在它的心脏处发生了强烈的爆炸。

银白之灾的身体直接被炸得上下错位,不过它本身并没有第一次被攻击到了心脏时的那种挫伤的样子。

冰千鸟见到银白之灾身体上下两边失去有效连接后就猛地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龙骨鞭。

银白之灾的上半身直接被拉扯了下来。

欧阳踏雪跟夏尼见状后直接冲向了银白之灾的上半身。

欧阳踏雪的禁断如同尖爪一般刺进了银白之灾的伤口内,然后拉扯着那本就破败不堪的身体。夏尼更是用斧子将银白之灾的脖子给砍了一半。

“欧阳踏雪,你没事吧?”夏尼见到欧阳踏雪的表情有些痛苦后就关心地问到。

“啊……没事……就是心情突然变得很难受……”欧阳踏雪说到。

夏尼点点头,然后准备对银白之灾进行下一次的攻击。可是就在她将要再次冲过去的时候,强大的重力突然将在场的所有人按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

武道人仙从斩妖开始 宠兽:我有一个私人副本 这深情男配我不干了 你说的对,但我是圣武士 云飞扬林雨初 蓬雀 绑定系统,除了打卡还有拯救世界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致命黛丽 坂口警视他不想内卷 末世降临:开局怀中抱妹杀 玄门小祖宗:她又在兴风作浪 人在黑糖当Ko1,三万战力出狱 重生不做舔狗后,校花前女友疯了 全体NPC向我看齐 校草的黑莲花亲妈十八岁 绝户?我在八零当顶梁柱带飞全家 海贼:三大将之上的后勤部长 从斗罗开始荣耀无敌 当咒灵操使的父亲是十代目 中女选秀直播指南 全球灾变:我能无限造塔 炼梦成真:我的梦境能具现 太子败于清冷月光 杀了系统后,又和崽的爹绑定了千小界 暗黑武道:我吞金成圣 被迫交换人生 东京斩妖:我会随机附体王者英雄 天下第一但是睡美人版 反派之家,但咸鱼 维克托·戴蒙 拉神至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