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龙王审判

0龙王审判

银白之灾看着满天飘零的羽毛,它也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地眼睛亮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就是愤怒的情绪将它给控制了起来。

银白之灾对着自己的身体就是不断地捶打。

它嘶吼着,像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疯子在狂吼一般,也像是发现事情已经不可挽回时的那种悲痛。

伴随着它愤怒的生长,它身上的纹理也开始变得明显,甚至出现了渗透的情况。紧接着它的身体开始疯狂生长。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啊!”阿西亚看着银白之灾说道。

因为周边的夏尼她们已经完全进入假死状态了。

就在这时候,从后面传来的压迫力让阿西亚不得不引起注意。

那种压迫力比凯罗门发怒时的压迫力还要强大!仿佛山岳崩于面前一般让人不安和畏惧。

“已经来晚了吗?”敖业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阿西亚看了过去。那是敖业,身穿一身黑色铠甲手持爪牙的敖业。

他走向了银白之灾,没有丝毫的畏惧。

敖业看了地上的夏尼她们一眼,然后将爪牙交叉起来直接打出了一道冲击。

冲击打到了银白之灾的身上,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地上的夏尼她们在敖业释放完攻击后就慢慢恢复了血色。

银白之灾发现自己的能量榨取被打断后就看向了敖业。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没想到你已经触及到了那个底线了啊。”敖业用“牙”指着银白之灾。

银白之灾在确定了自己被挑衅后就用拳头猛地锤向了地面。震荡波在整个岛屿上传播着。

“阿克西亚小姐是吧?”敖业转过头来看着阿西亚,“麻烦你将这些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

阿西亚听后就点了点头,然后她立刻用法术将夏尼她们给整合起来说:“麻烦您了。”

“等等……”就在阿西亚打算将所有人撤离的时候,一根如同蛛丝一样的东西直接沾到了银白之灾眉心的飞羽银华上并将其拉了出来。嬴宁从地上爬起来并握紧了飞羽银华:“请让我与您一同战斗!”

“孩子,你回去吧。”敖业说着就猛地展开了飞翼,庞大的压迫力让嬴宁心头一颤,阿西亚也险些跪了下来。

敖业展现着黑色的膜翼,那飞翼的支撑骨骼上覆盖着白色的鳞片。他的脸颊上覆盖着两层鳞片,黑色的鳞片顺着脸颊向下颜色越来越淡,直至完全变成白色。他的尖爪同样是黑白相间的,黑色的鳞片覆盖在他的手上,白色的指爪反射着阳光。

“回去吧,剩下的就是我与他的战斗。”敖业看着银白之灾。

嬴宁见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累赘,于是他点了点头向后走去。

银白之灾自然不会放过夏尼她们,它直接对夏尼她们释放出了法术。

雷电冲向了夏尼她们,而地面上突然升起的铁柱将雷电给直接引了过去。

银白之灾看着敖业。

“哟,大白虫子。”敖业盯着银白之灾,“见到你还是第一次呢。”

银白之灾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冲向了敖业。

但是敖业完全不畏惧,他一个转身就冲进了银白之灾的口中,然后他快速旋转身体直接将银白之灾的下颌给卸了下来。

这一套打得行云流水,跟之前夏尼她们团战银白之灾的那种无解和吃力感完全不一样!

被砍掉下颌的银白之灾像是被盐浇了身体的水蛭一般在地上扭来扭曲。带有腐蚀能力的血液被溅的到处都是。

血液快要溅到敖业身边的时候敖业身上直接被一股力量给屏蔽掉了。

“肮脏。”

“低贱。”

“恶心。”

妖精们的低语在敖业身边响起,这也吸引了银白之灾的注意力。

它的眼睛微微泛着光芒,它发动了精灵眼。

它看到了——成群的妖精环绕在敖业的身边,它们像是在讨论着什么一样聚在一起一小堆一小堆的。

银白之灾发出了吼叫,它的声音像是不顾一切的嘶吼,像是身负重伤的笼中野兽的最后的突围尝试一般——宛若亡命之徒。

它冲向了敖业。这种近乎疯狂的怪物在冲过来的时候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是如此的强大,让所有人都心生畏惧。

但是敖业并不害怕,他也冲向了银白之灾。

两人越来越近,就在快要接触的时候敖业直接用爪牙刺进了银白之灾的头颅内。

敖业用刀剑作为支撑点撑着。他的双脚死死抓住地面,由于银白之灾的冲锋使得他不断地向后退,而在他的面前也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拉痕。

“给我……滚一边去!”敖业猛地扇动飞翼赐予自己一定的加速度,然后他将爪牙在自己面前向两端划开。

本来刺入银白之灾头颅内的武器直接削开了银白之灾的头颅,刀口如同“八”一般。

虽然敖业将银白之灾的头颅给削开了一大截,但是银白之灾依旧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它依旧像是一个疯狂的野兽一般不停地向前冲锋。

“给我,停下来!”敖业大声吼着。如同呼应他的愤怒一般,地面上直接爆发出了尖锐的石笋并将银白之灾的身体直接贯穿。

被贯穿的银白之灾就这么被多方的力量给拦了下来。

银白之灾颤抖着身体看着敖业,它身上的纹理开始变得鲜明,它背上羽翼中的纹理越来越明亮。

“不可能给你机会的。”敖业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爪牙。

“让我们帮你。”

“净化不洁。”

“铲除祸害。”

妖精们环绕在爪牙之上,它们似乎在喂爪牙附魔一般。

就在爪牙刚刚散发出肉眼可见的微光的时候,敖业直接将爪牙插到了银白之灾的身上。

银白之灾身上的血色纹理瞬间失去了光泽变得黯淡,而银白之灾也像是被下了药一般地变得疲软不已。

“是时候到最后了。”敖业说着将手中的爪牙扔到地上。他将手放在面前。

自然的灵气开始在敖业手中汇聚着,而在他的身边也开始显现出了许多的穿着更加华丽的妖精——天使。

他们也跟敖业一样做着同样的动作。

这是被禁忌的法术,跟死灵术一般被禁止着。但是银白之灾的出现让造世者们对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进行了修改。

“只要,只要斩断了你的灵魂,你就彻底完了!”敖业说道,他手中也开始凝结出了一个宛若十字架一般的东西。

银白之灾想要挣脱石笋对自己的束缚,但是它由于力量被爪牙死死封住,完全没有力气挣脱。

最终,十字架完全显现了出来,而敖业也打算抓住十字架并对银白之灾进行最后的进攻。

就在敖业打算高抬十字架并挥向银白之灾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敌意。

他猛地回头用十字架直接挡住了从后面高速袭向他的不明物体。

漆黑的,带有危险气息的长鞭在跟十字架相撞后立刻收了回去。

敖业眯了一下眼睛看了一下黑色物体飞过来的地方。他仿佛看到有人接住了那个黑色物体。

银白之灾还有同党吗?

敖业警惕性被提到了最高。

如果有的话,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这个畜生的主人?亦或是——

就在敖业还在想的时候,那个黑影突然冲向了敖业。那速度是敖业勉强能够跟上的。

敖业见状立刻用十字架格挡对方的攻击。

“锵——!”

碰撞的声音响起,敖业看清了威胁的真身。

一把黑色的镰刀,一个张开着白色且带有血色纹理飞翼的女性。虽然敖业只与她有过寥寥几面相见,但是他能够从着女性身上感受出来自自己最头疼家伙身上的气味。那名女性正是欧阳踏雪!

她展现出了自己身为神族眷属的特征,她背后的飞翼赐予了她不可捕捉的速度,她的机体已经被得到了强化。

“欧阳踏雪?!你想造反吗?!”敖业吼道,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儿。

欧阳踏雪好像还处于一种昏迷的状态,她的身体貌似是处于某种潜意识的控制下的。她闭着眼睛,身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看上去脉络还没有完全恢复。

欧阳踏雪被敖业直接弹开了,但是她很快就稳住了自己并落到了地上。她刚一落地就直接冲向了敖业并再次发动攻击。这完全不是欧阳踏雪现阶段能够做出的动作。

但是敖业并没有因此而乱了阵脚,现在的欧阳踏雪虽然对一些人来说很难对付,但对敖业来说简直就是新手一般的存在。

他一个下蹲躲过了欧阳踏雪的横扫,然后趁着欧阳踏雪的攻击间隙直接照着欧阳踏雪的肚子就是一掌。

欧阳踏雪虽然得到了莫名的增强但是在本质上并没有完全的强化。她被敖业的这一掌直接给打昏了。

敖业将欧阳踏雪放在地上,理论上来说欧阳踏雪的行为被当场斩首也是死有余辜。但是敖业并没有这么做,以为他知道欧阳踏雪这么奇怪的行动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控制。他看向了银白之灾。

“……是你吗?”敖业低声说道。

但是很快他就有了新的疑惑——如果银白之灾想要靠别人的偷袭来将自己的攻击打断的话为什么不用冰千鸟?冰千鸟的实力在龙族是数一数二的,完全有能力跟他站上一阵时间。

再加上欧阳踏雪身为神族眷属的身份以及和失踪的珏的关联,敖业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看来你有一个很忠诚的部下啊。”敖业说着,但是他依旧抬起了手,“可惜的是她没有一个优秀的主人。”

圣灵的力量再次汇聚,十字架再次出现在了敖业的手中。

正当敖业打算释放法术的时候,灼热感出现在了敖业的身后。

下一瞬间,敖业立刻张开法术进行防御,直接将从欧阳踏雪身上爆发出来的火焰给挡住了。

敖业看向了欧阳踏雪的身体,他发现有一个凤凰的印记在欧阳踏雪的后颈上慢慢焚化消失。

凤凰印记?!

敖业心中一惊,他深知在当前的环境下能够释放出这种寄生法术并且还是以凤凰印记为载体的人只有一个——煞羽!

但是为什么煞羽会帮助欧阳踏雪来攻击我?欧阳踏雪到可以理解,但是煞羽没有攻击我的理由啊……难不成煞羽有叛变之心?

敖业这么想着。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银白之灾突然发出了一声仿佛气管断裂一般的声响。

它的眼睛瞬间变得无神,紧接着它的身体强行复原并将石笋给用肉体挤碎了。

敖业立刻准备好与银白之灾的作战,但是他很快发现银白之灾正慢慢恢复为了原先的珏。

珏直接从石笋废墟中掉了下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敖业看了珏一眼,此时的他衣不遮体,原先银白之灾身上的鳞片都已经被毁坏的很厉害了。但是让敖业在意的是掉落在珏身边的那快玉佩,那玉佩一半血红一半洁白,这让敖业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曾经听到过报告,说珏身上的玉佩是他理智的一种度量器,如果他的玉佩被血红所支配的话就会有很大的几率变成银白之灾。但是在从银白之灾恢复回来之后玉佩上的血色将会有大幅的的衰减。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很是反常。

正当敖业疑惑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有人正在靠近。于是他将珏从石堆上移动下来并安放在一处。

阿西亚跟嬴宁赶了过来。

“龙王敖业陛下。”阿西亚见到敖业后说道,“请问您见到过欧阳踏雪吗?她在撤离的时候突然冲了出去……”

“啊,她在这里。”敖业指了指在身后的欧阳踏雪,“或许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危险了吧。”这么说着,敖业又指了指躺在欧阳踏雪身边的珏。

“珏?!他!”嬴宁见到后大吃一惊,但是介于阿西亚也在这里他就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激动。

“把他们俩带回去吧,”敖业说道,“要不是珏中途过来的打乱了银白之灾的攻击的话我这边就真是危险了。”

“银白之灾呢?”阿西亚问道。

“跑了,”敖业抬头看看天,“直接开启传送法术离开了这里。真是个命硬的家伙。”

“我这就带——”

“等等。”敖业直接打断了想要带着珏离开的嬴宁,“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你。”

阿西亚也看出了问题的不对,于是她说:“那我带着珏他们离开吧。”

敖业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那真是麻烦了。”

阿西亚微微一笑,然后就催动法术带着珏离开了。

嬴宁见到阿西亚走远后就直接将飞羽银华放在地上,然后单膝跪在敖业面前。“御史嬴宁在此恭候吾王调遣。”

敖业用法术将银白之灾在回复时候挤出来的爪牙给收了起来,然后对嬴宁说道:“给我查一下煞羽的思想和行动,我怀疑她有叛变之心。”

推荐阅读:

灭族倒计时 什么,梦中的娘子都是真的 惊!农门小锦鲤,早死的夫君他活了! 嫡女重生后,她抢走了庶妹的亲事 娇妾无情 丧尸末劫:生存者的征途 家父天可汗 海贼:从超人系开始打造最强团 乡村神医村长 尸香美人 成为救世仙尊之前 道诡:异仙竟是我自己 我真没想重生啊:憨憨鱼 超神:缔造归零者文明,凯莎破防 四合院:岳父镇国大将,全院破防 骑士:开局成神,打造至高世界 约战:光是纽带 救赎男主后死在他面前[快穿] 选秀综艺,玄学爆红 股票,从入坑到入土 你这标签它保真么? 天机怎么能不泄露 红楼:悟性逆天,带金钗们建天朝 系统怎么又抽疯了[直播] 无限疯批反派像我恋爱脑前男友 千年老树之我的三国梦 从程序员到阵道仙师 半岛:我真的是咖啡店社长 菩提武道 开局签到长生道经,修仙震惊庆帝 原崩铁神剧情播放:开局匹诺康尼 仙武:财富越多实力越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