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日

0新日

嬴宁跟珏找到了敖业,发现敖业正在和精灵族的长老们交谈着什么,洛米也站在一旁。

嬴宁看着这个场景,心中有了一种听难说的情感。他总感觉接下来珏身边的妹子会喜加一。

“敖业,”珏毫不避讳地走过来打起了招呼,“我们要向你请个假。”

“如果你是还有一些礼貌在心中的人的话就请你对我放尊重一些。”敖业瞥了珏一眼说道,“你应该注重一些自己的立场。”

“呀~真是抱歉啊。”珏倒是没有什么反省的意思,他走进了交谈的小圈子边缘。

精灵族的长老们看了看珏,然后他们就向珏同时鞠了一躬。

“诶?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珏被吓了一跳。虽然对方地位不如龙王这类的存在,但是在道义上他们还是很重要的人物的。

“报告上有说过,是珏阁下你击退了来袭的邪天的。想不到这个时代居然能有人在叛逆监视者赶来之前将邪天击败,真是让人对这个时代的活力感到欣慰啊。”

“还请抬起神来。”珏受宠若惊地说到,“但是叛逆监视者为什么没有现身呢?之前在武龙领的时候遇到的邪天那会儿也没有遇到过叛逆监视者,他们怎么了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根据报告这些年邪天的活跃度远比之前的几万年内要多得多。叛逆监视者们或许都已经被派到那里了。而且叛逆监视者们也有说他们击杀过邪天。”

“只是运气不好吗?……”珏小声说道。

“不过我们倒是有另一件事情请珏阁下帮忙。”风精灵的长老说道,紧接着洛米就向前走了一步。

珏看这架势直接猜出来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一旁的嬴宁则像是佩服自己一般地点了点头。

“洛米是我们精灵族中对法器最精通的一个孩子,她一直呆在这里是不会有什么提升的,即便这里的法器要比我们想象的多。所以我们恳求你将她带回龙族并帮助她进修。”

珏看着洛米,他能够从洛米的眼中看出她对法器知识的渴望。

珏想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我让你做一个可以毁灭所有种族的法器但是你会得到相应的知识的话你会怎么选择?”

“如果那样的话就没有必要学了吧,毕竟知识的存在的必要条件是有人可以继承这个知识。”洛米理所当然地说着。

珏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提问的问题,于是他换了一个问法:“那么如果我要你做一个法器但是需要你将我杀死的话你会怎么选择?”

洛米听后显示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联想到了小说里那些在徒弟将所有东西都学完后师傅要求徒弟杀死自己的桥段。因此洛米就像是当做他是开玩笑一般地以玩笑回应道:“当然,但是我会把你教我的东西好好传承下去的。”

洛米说完还笑了一下,但是她没有看到一旁的嬴宁的那个难以言表的表情。

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洛米看着嬴宁想到。

而此时,珏哼哼地笑着。他的笑容是如此的虚假,声音中听不出半点儿真诚和发自真心的开心。他看上去很满意地将手扣在洛米的头上说道:“很好,很好。可以,你对于学习的热情我已经感受到了。我可以教你,完全可以教你!”

洛米听后眼睛就一亮。“真的吗?!”

珏点了点头。

不过珏虽然看上去像是因为遇到了一个好学的孩子而感到开心,但实际上他的眼睛中完全看不出什么高兴,反而就像是一个躲在人类躯壳之中的怪物正在透过眼睛进行观察一般。

敖业显然是注意到了珏的不对劲儿,于是他将珏从洛米的身边叫走了。

“抱歉,失陪一下。”敖业对精灵族的长老们说道,然后他就带着珏他们离开了这里。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三人来到了一处没有人的过道后敖业这么问道。

“我们要回龙城一趟,这个消息是来自烬锽的,其他人没有收到。”珏说。

敖业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他说:“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烬锽向我报告了。好像是朔龙皇那里出了些问题。”

“朔龙皇?我们要去北边吗?”嬴宁听后问道。

朔龙皇,龙族所有龙皇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同时也是掌管着北方永恒冻土以及无限矿藏的龙皇。

敖业摇摇头,他说:“其实,凛魄他——”

“扑通——”

正在敖业说话的时候,素风不知道从哪里冲了过来直接将珏扑倒在地。

“素风?!”珏倒在地上撑着压在身上的素风。

敖业跟嬴宁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搞的不明所以,他们看着地上被扑倒的珏。

就在这在这时候,有人跑过来了。

“素~风~”

敖丽像是完全没有体力了一般地气喘吁吁地跑着。

当她跑到了素风这边的时候,她直接倒了下来并趴在了素风的身上。

“累……累死了……你这家伙怎么跑的这么快……”敖丽无视了一旁站着的敖业跟嬴宁自顾自地说着。

就在敖丽打算完全放松并休息一下的时候,素风身下的珏大声叫道:“快起来啊!很重的!喘不上气了!”

“哈!珏在下面?!”敖丽被珏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她急忙站起来,然后还将素风给拉到一边。

珏从地上拍起来。

“你倒是看住素风啊。”珏一边搓着素风的脑袋一边说道。

敖丽听后眨巴着眼睛,然后她做出一副秀肌肉的样子说道:“你看我这么瘦弱,怎么可能把这家伙给拦住啊。我也是很辛苦的好吧,跟素风一块儿住的时候除了冬天睡觉的时候可以抱着它寻求暖和以外就没有别的了,还要小心它吃我点心!”敖丽点了点素风的鼻子说道。

“那你可真是不容易。”珏说道。

“当然了,”敖丽说着就坐到了素风的背上,“虽然道龙说我对于素风来说就是个姐姐,但是我怎么觉得我跟它的妈一样啊。”

“虽然它看上去从小时候变大没有几年,但实际上按照年纪换算的话它应该是跟你差不多大的,只不过没有幻化为人形看不出来罢了。”珏蹲下来看着素风说道,“趁着自己还是老虎的形态肆意妄为一定很爽吧”

素风听后发出了呼噜声,看起来挺开心的。

“嗯……不要一直跟素风玩啊!你一醒来就犯神经我这边也是很迷的啊!”敖丽在素风身上闹着小脾气。

珏看着敖丽好不容易挤出了一点儿笑容说到:“抱歉啊,我有些起床气。”

“咳咳。”站在一旁的敖业实在是看不下去珏跟敖丽走的这么近(敖业特供版滤镜),他在一旁展现着自己的存在。

敖丽显然是有些有意地无视敖业,她假装很惊讶地看着敖业。

“叔叔?你在啊?!”敖丽说道。

“不然呢。”敖业阴着脸说道,同时他走过来将敖丽带到了自己身边。

敖丽显然有些不想让敖业将自己拉走,但是没有办法,她不希望将某些事情给暴露出来。

但是在一旁的嬴宁眼中,敖丽的表现跟被父亲阻止见男友的女孩一样。

敖业将敖丽从珏身边拉开了,而素风则抓紧机会凑近了珏。

敖丽很不爽地看着素风,她嘟嘟着嘴。

至于吗?为了一只老虎?

嬴宁看着这样的敖丽想到,因为他觉得敖丽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那么,”敖丽一甩手将握着她胳膊的敖业给甩开,“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待会儿要回一趟龙城。”珏说道。

“回龙城?这么着急吗?”敖丽不解地说道。

“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啊,而且我好像在年后就没怎么在龙城待过呢。”珏说道。

敖丽听后歪了一下头,然后说:“不能等一会儿嘛?洛米说她还想让我们一块儿去看日出呢。”

“日出有什么好看的?”珏听后说道。

“嘿嘿,你这家伙还真是没什么浪漫气息啊,你说你以后要是有了妻子后要怎么维持夫妻间的热情啊。”敖丽跟看一个不成器的家伙一般地晃了晃手指。

“所以……这和日出有什么关系吗?”珏愣了一下后说道。

敖丽见珏这么不上套之后就说:“这可是世界树上的日出啊!很难得的!世界树树冠的日出全三界有几个人能够欣赏的?就算是精灵族也很少又能够进入到世界树树冠的机会啊!”

此时的珏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难为情。当然,他倒不是因为敖丽在这里说话,而是因为他内心中的负面情感正在以难以言表的情况开始疯狂聚集,他甚至如果要不是有人在旁边的话此时的敖丽不可能完完整整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一旁的嬴宁一直观察着珏,他见到珏的样子后就立刻跟敖丽说:“殿下,我们——”

正当嬴宁想要拒绝敖丽的时候,他看了眼旁边的敖业。

当着吾王的面儿拒绝敖丽不太好吧……会不会惹到吾王……

嬴宁这么想着,他不得已只能对珏说:“这多少是公主殿下的邀请,你还是接受了吧。”

“那你们不急着回去也行吧?”敖丽说着就看向了敖业。看来她十分清楚谁是管事儿的。

“好……吧……”敖业像是很艰难地作出了决定。

敖丽嘿嘿一笑,然后她就走了回去。

珏用手拍着身旁的素风,然后他长抒一口气说:“可算是回去了。”

敖业他没有在意珏的话,他看着远去的敖丽,然后他回过头来说道:“你们看着办吧,但是你,”敖业指着珏说道,“不要跟敖丽走得太近,我不希望她跟你有太多的交集。”

珏就这么呆木木地看着前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怎么了?”敖业问道。

嬴宁见到觉得这个样子后就说到:“他身上的精神法术并没有消散,这是剩余的效果。”

“……他中了什么精神法术?”敖业听后皱着眉说道,“我感受不到他身上的灵魂,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具活尸体一般。”

嬴宁听后问道:“您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变化吗?”

敖业没有立刻回答嬴宁的疑问,他转身离开了:“只有能够影响到灵魂的人才有能力感受到它的存在。我也是刚刚掌握了这种能力。”

说完,敖业就离开了。

嬴宁看着离开的敖业。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一种被杀手给施以仁慈的感觉。

敖业刚一走没几分钟后,珏突然抖动了一下身体,他伸出手来像是要抓什么东西一样,亦或是对于自己掉队了时候的那种挽留的动作。

“……啊!快——”珏突然喊道。

“珏,你怎么了?”嬴宁看着珏问道。

珏无神的眼睛开始慢慢恢复光芒,然后他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里……我……任务呢?”

“任务?什么任务?”

“任务……联合国的后面的人……”

“什么是……联合国?”

珏的意识开始恢复,然后他就像是跳了闸一般地恢复了回来。

“啊,没事……看来有一次进入到了那种精神情况中。”珏说道。

“对了,我们已经答应敖丽说的去看日出的邀请。”嬴宁说道,“到时候冰将军她们都会去吧,你压制着点儿,别到时候把她们给伤害了。”

“明白了……”

第二天珏他们来到了世界树上。

“好冷啊……”珏紧了紧衣服说道。

“我们倒没说啊,你真是抢我们台词啊。”娜尔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

在跟敖丽说完后的那天晚上,珏就去给娜尔道歉了。虽然娜尔确实有些失落,但是还没有严重到跟冰千鸟说的那这种情况。

此时他们正在世界树的树冠上,由于是解决了种族危机的缘故所以精灵族很多人都在这里。当然,身为神族代表的阿西亚也出席了此次活动,而精灵族也对神族的诡异遭遇表示理解并且希望能够参与到对神族沉睡事件的破解行列中。

魆瞳则像是个过冬的北方人一样穿着厚厚的衣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听说除了刚来的那一段时间以外魆瞳都忙得很,又是帮忙处理文书活动又是解决妖邪入侵的。

“嘻嘻,这里要是一般的龙族男性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把这里认作是天堂吧。”敖丽笑嘻嘻地说着,同时她看向了珏他们。

“又怎么了啊?”珏倒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因为敖丽实在是贴的有些近。

“这里都是龙族的优秀女性啊。”冰千鸟走了过来。夏尼也在冰千鸟的身后。

“是你们啊。”珏打了声招呼。然后他看向了夏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夏尼好像自打版南国事件后就跟他说话说得很少。不过珏自然不能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女性身上,于是他问:“温德斯呢?”

“他伤的可比你们重,别看着他撤离的时候还好好的,但实际上他身上的伤也挺严重的。”冰千鸟说道。

“至少他现在是不能来参加——”就在娜尔过来说话的时候,她身边的煞羽突然冲出来一下子抱住了珏的胳膊。

“喂!你在干什么?!”冰千鸟跟娜尔一看就赶忙过去将煞羽给拉开。

冰千鸟跟娜尔就这么跟煞羽闹着,但是珏身旁的嬴宁却微微皱着眉。毕竟煞羽现在并不能被当成一个安全人物。

就在她们闹着的时候,一缕光芒刺破了深紫的天空,东方的新日冲出了远处足以将光芒覆盖住的密云展露出来。

珏看着那阳光,他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难以言表的感觉。他不自觉地走上前去站在最前面,他感到自己以前好像掌握过这种居高临下君临天下的感觉。这种感觉远超他的经历。

而一旁闹着的冰千鸟也被这一场景给惊艳到了。她倒不是惊叹日出有多好看,而是一个从未见到过的画面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宫殿之上,她和一名男性站在一起欣赏着那新的时代所有的日出,而在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

冰千鸟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谁给占据了一般地走向了珏,然后她贴到珏的身边并用手将他的脸转了过来。紧接着,在太阳完全出现在空中的那一刹那,冰千鸟深情地吻了珏。然后,她用自己从来没有学过的语言说出了那句话——我,深爱着你。

推荐阅读:

为妃作歹:一不小心成宠后 穿越反派,从照顾主角姨娘开始 太古雷龙诀 九州衍神诀 疯批神尊护驾,女帝凤傲天下 丞相的病弱娇妻 改造修真世界 无限散财系统 太子殿下总想嫁给我 末世大佬穿书后,专治霸总的病 诸天答题:只有我知道正确答案 你不要搞事 弹指遮天路 我来自玛法大陆 初唐:砥砺前行无言不信 日久情深:季少,夫人有请 全球英灵:开局秒杀火云邪神 天才阵术师 穿越也串烧 女神,你过来 我被养成了 大乾长凤 通天小路 芙殇 权杖 飘渺宇宙弑天之路 全球黑科技基地 大枭雄之全球争霸 巫师禁忌 航海:人间之神,开局圣斗士形态 异界散仙 穿越大明当捕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