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后记

0后记

珏他们离开了,他们走的很安静也很着急,刚刚看完日出之后他们就立刻准备并出发了。

“夏尼小姐!”欧阳踏雪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表现得很慌张。

“欧阳踏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夏尼正在和冰千鸟她们在一块,她被慌慌张张的欧阳踏雪给吓到了。

“主上呢?”欧阳踏雪连气息都来不及调整地说道。

“主上……啊!珏啊。他已经跟嬴宁离开了……你没跟上去吗?!”夏尼说到一半就反应过来了欧阳踏雪还在这里的事情,她惊讶地说道。

“没有啊……主上他直接离开了吗?”欧阳踏雪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十分沮丧。

“别这样啊。你看,我们不是也在这里吗?到时候跟着我们一块儿回去见珏就是了。”夏尼见到欧阳踏雪这样后就安慰道。

“但是……我不想跟主上离得太远。”欧阳踏雪说道。

一旁的娜尔听到后就不太开心并小声说了句:“这话算是犯规了吧……”

夏尼虽然愣了一会儿但还是很快安定了心情并对欧阳踏雪说:“现在你也没有办法追过去啊,他们俩走得是很快的。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好吧……”欧阳踏雪挺不情愿地说道。但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给吸引走了。“你们在干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只见在夏尼的身后,冰千鸟正被煞羽揉着脸……不对,应该说说捏着脸,而且煞羽的动作看起来不像是在跟冰千鸟拿着玩一样,因为冰千鸟的脸都被捏红了。而娜尔则就坐在一边用手机录着像,看起来她很享受这时刻。至于冰千鸟,她则完全没有反抗,这个人噙着泪花接受这煞羽的欺负。

“啊,这个啊……”夏尼苦笑着向欧阳踏雪解释着。

大致内容就是由于冰千鸟在世界树树冠上当着所有人的面亲了珏才使得她现在正在接受惩罚。因为先前在夏尼、冰千鸟和娜尔三家的先祖们进行谈话的时候这三个姑娘就相互达成了约定——在正式结婚前是不能做出偷跑的行为的。而冰千鸟显然是违反了这个规定。

“所以冰千鸟小姐就在这里接受惩罚吗?”

“算是吧……至少娜尔玩的挺开心的。”夏尼看了眼在那里偷笑的娜尔说道。不过虽然说着,但夏尼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不甘和失落。

“不过……为什么火鸡妹会在这里啊。”冰千鸟一边被揉着脸一边说道。

“至少让你最不能应付的人来处理吧。”娜尔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然后她贴到冰千鸟的侧脸处说道:“谁叫你亲的不是时候呢。”

“你不也亲过珏吗——啊!疼疼疼!”

“我是在我们建立约定之前。”娜尔倒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这——啊!”冰千鸟被煞羽捏得扭来扭去。

娜尔见到冰千鸟这个窘样后就笑嘻嘻地伸出了拳头。

捏着冰千鸟脸的煞羽也很配合地跟娜尔对了一下拳。

娜尔看了煞羽一眼,然后她托着腮说道:“不过你为什么今天早晨的时候突然要跟我抢珏的位子呢?你是为了气金毛儿吗?”

煞羽一听就突然停住了手,她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上的大变化,但是她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

“对啊,”冰千鸟揉着脸说道:“火鸡妹你为什么跟珏走得那么近啊?明明你们俩交集不是很多的。”

再魔导学院中,珏跟道龙走得很近,然后就是里面的老师,再然后才是煞羽和凛雪梅。

煞羽没有说话,但是她的脸微微泛红。由于她本身的皮肤很白,所以她在脸红的时候可以被看得很明显。

在场的女生们都看着煞羽,她们好像很注意煞羽的动向。

煞羽先是不知所措地看着一边,然后她又摇摇头头说道:“不是……不是的……我……”

煞羽不正常的表现让夏尼她们更是起了疑心——起码煞羽话语中带有情感的情况近乎为零,并且她主动跟珏亲近的情况可是从来没有的。

煞羽欲言又止,她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细微的表情,整个人就像是被舍友问到自己刚交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并且要求爆照一样。特别不情愿的那样子。

见煞羽这样,夏尼她们心里面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本来跟珏有关系的人就已经够多的了,再加进来一些人的话压力会更大的。而且煞羽她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可以说得上是她们所有人加起来平均还要高一点,并且她文静得很,除了没什么表情以外基本没有缺点。

就在夏尼她们开始慌的时候娜尔发现一旁的敖丽一直没有什么反应。这跟她平日里见到的那个“著名搅屎棍”敖丽完全不一样。于是她走了过去想问个清楚。

“敖丽,你怎么了?”

“娜尔姐……”敖丽看了娜尔一眼。然后她像是没有看到刚才的事情一样地说,“其实我在树冠上看到了一些东西。”

娜尔听后歪了一下头。

敖丽则在这时候拿着手机找着照片,然后她给娜尔看了自己拍下的东西。

娜尔一看就一头雾水。

那是一张拍摄着世界树树冠的一张照片,在那上面刻着一些不明所以的符号。

“这是什么?”娜尔见到后问道。

“你可以把这个给夏尼姐或是煞羽姐看看。”敖丽说道,单从语气上就可以听出她的心事重重。

娜尔一下子就感觉出了问题的不对,于是她拿着手机来到了夏尼面前。

“夏尼姐,这个是什么东西?”娜尔走到夏尼面前问道。

夏尼看了眼那个照片,一开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她看到某个字符的时候她一下子皱紧了眉头。

“珏?”夏尼说道。

一听到珏的名字之后夏尼她们突然就将注意力给转移了过去。她们走向了夏尼。

“什么什么?”冰千鸟也抓准机会站了起来打断了惩罚,她一边用恢复法术恢复着自己的伤一边问道。

“这个。”夏尼拿着手机说道:“这是太古文中的‘珏’的意思。”

“然后……诶?这是世界树树冠吧?是珏刻上去的吗?”冰千鸟问道。

“珏一直被你抱着呢,”一旁的敖丽说道,“他什么动向我们还能不知道吗?”

“那这个……”娜尔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手中的情报。

而煞羽这时候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然后她缓缓地说:“珏和小桃……永世相连……”

“小桃是谁?”冰千鸟愣了一下,而周围的女生们也都看向了煞羽。

煞羽摇摇头。

“额……有是珏的老相好吗?”敖丽皱着眉说道,看上去她挺在意的。

“如果……”夏尼想了一下后说道,“如果珏真的是一亿年以前的人的话,这个是不是珏在一亿年以前的相识的人呢?”

“然后呢?为什么珏活着而这个人不见了?”敖丽说道,她看起来很是烦躁,“也就是说珏的老相好也在某处寻找着珏?”

“如果是亚特兰蒂斯的科技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完成人族一亿年的能力飞升。”这时候,洛米过来了。

夏尼她们看着洛米,她们虽然不知道洛米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但是大致能知道洛米她已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看来各位有很多没有问珏的事情呢。”洛米说道。

而在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啊~想不到夫君真的是一亿年以前的人啊。”玄冥坐在一个巨石上说道,然后她看了眼一旁的白飞羽,“你是不是也很惊讶啊。”

白飞羽看了眼玄冥,她没有说话。或是说现在的白飞羽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了。由于九歌乐谱的反式作用使得她的声音被完全夺走了。

玄冥从石头上下来,然后她抱着白飞羽。玄冥抱着白飞羽坐在地上,两人依偎在一起。玄冥将脸贴在她的脸上。“嗯~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一定要和夫君作对呢?明明可以一起好好交流的。就因为是造世者大人们的命令吗?你可真是个忠心的家伙呢。”

玄冥如同对待恋人一般地抚摸着白飞羽说道。

白飞羽在逃离的过程中遇到了玄冥,而对她有着绝对力量压制的玄冥就这么轻松地将她俘虏了。

“你腹中的孩子救了你呢。”玄冥抚摸着白飞羽的腹部,“她将会担负着与你完全不同的重任呢,承担着《启之篇》中的祭品的作用——与我一样。”

一听玄冥的话,白飞羽一下子瞪着玄冥。

“别这样嘛,以后我和你的孩子将会成为姐妹。”玄冥说着就亲了一下白飞羽的脸颊。

然后她打了个响指。一面镜子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白飞羽在这面镜子出现的瞬间就冷汗直冒脸色苍白,她像是见到了鬼一般地畏惧不已。

“仅仅是被这上面的力量就给吓成这样了吗?你也真是被你的孩子吸走了不少的力量了呢。”玄冥低声说道,然后她看着镜子,看着里面映射着的来到了龙城的珏。玄冥脸上泛红,整个人变得亢奋不已,她说道:“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如此完美,无论什么时候看都会让我感到心中瘙痒。”接着,她用手掐着白飞羽的脸颊说道:“你也有过这种经历吗?这种急于向心爱之人献身的情感。”

白飞羽将视线移到一边,她不想跟这个女变态有太多的交集。

“真是不解风情呢。”玄冥说着就松开了白飞羽。

她挥了一下手直接创造出来了个跟珏所释放的一样的传送法阵。

“但是现在夫君还不认识我啊……被封藏的记忆依旧没有被激活吗?但是明明他在太古时期的记忆己经被唤醒了啊。真是可惜呢。而且现在他的心也消失了……真是难对付啊,要是消失了心的话他会变得更加急躁的。琼的人格明明被激发出来了,但是夫君竟然还能够抑制住心中的焦躁并坐怀不乱真是厉害。但是他现在一定很饥渴吧?要是我在他身边的话……”

白飞羽看着在那里意淫的玄冥,她再一次确认了玄冥内心的变态。而她也知道,玄冥也是拥有者几千万年的寿命的家伙,她的脑子说不定也在漫长的时间打磨中变得出了一些问题。

“那么,”玄冥走过来拉起了白飞羽,“在你怀孕的这段时间内就让我们先照顾着你吧。我们那里的伙食虽然好吃但是你可能吃不惯。多少适应几天也行。”

白飞羽看着玄冥,最终她将手放在了玄冥的手上。

虽然白飞羽知道玄冥所在的地方,叛逆监视者的聚集地是一个怪物窝,但是现在的她没有选择,她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可以安胎并且能够躲开灾追杀的地方。

两人一起走进了玄冥开启的传送阵中,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了传送阵之中。

凡域的西边是凡域的另一大种族的聚集地——妖族。而他们也是在前期与巨龙族争夺土地的种族。

深夜的妖族之中,一个穿着和式铠甲的人正跪坐在地上,而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个八岐大蛇的雕像。

“你完全可以出来,”那人说道,“无论你怎么隐藏自己你都无法逃过我的眼睛。”

“你是用了红外热成像能力了吗?”雾说着就幻化出了身形。

“身为武人就要随时保持警惕。即便是盟友也要时刻提防。”

“我可不是你的盟友。”雾说道,然后他就走过来将一把弯刀直接插在了雕塑上。

那把弯刀如同蛇牙一般地弯曲着,整个刀身上面泛着一种磨砂的质感。刀子的锋芒处表现得像是假刀一般,完全看不出这是开了刃的。

“这是……”那个人看了眼那把匕首。

“毒牙之咬。僭越者法器。”雾十分骄傲地说道,“有了这个东西无论是什么生物都会被毒死。”

“这上面的危险的气息我已经感受出来了。”

“虽然在锋利强度上没有你的天丛云强,但是在后期作用上完全可以碾压你的天丛云。”雾说完就又绕到了那人的后面。

那人拔起了毒牙之咬,他用手指在刀身上摸了一下。

“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个东西?僭越者法器都这么好找的吗?”

“怎么可能。”雾说着就拿着根能量棒咬了起来,“这东西可是废了我好长一段时间啊。”说着雾又指向了毒牙之咬说道:“别跟这刀身有太多的接触,这个东西是拿相柳的一根牙齿做的,十分危险。”

“相柳?”那人听后就看着雾,“那个传说中的怪物?”

“对,”雾点点头,然后他用戏谑一般地语气叼着能量棒说道,“相较于你这条八岐大蛇,相柳要比你强得多,而且还比你多一个头。”

那人,八岐大蛇听后就握紧了毒牙之咬。“会进行比较的,如此强大的怪物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这也证明着这历史之中不需要相柳一般的家伙。而现在,”八岐大蛇拿着手中的毒牙之咬,他透过上方的灯光看着毒牙之咬的刀刃,“遗失的力量就用来协助我的霸业吧!”

雾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就打算离开。

“你不协助我吗?”八岐大蛇问道。

雾没有回头看八岐大蛇,他只是摇摇头说道:“我只是奉命前来协助你的,而我的上司也只希望能够借你的手对我们的目标产生一定的影响。我没有理由来参与到你的这个游戏中。”

“那你告诉你的上司,我会完成我的任务的。而你们的目标,我会想办法杀了他的。”

“那祝你好运。”雾说道,然后他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哼,杀死隆吗?真是个天真且大胆的想法。

雾一边想着一边离开了这里并化为了血雾飘散了。

就在雾走后,有人进入到了房间之中。

他们穿着武士铠甲,看装饰像是尉官一类的存在。

“八岐大人,是时候了,请您下令!”打头的人说道。

八岐大蛇站起身来,他用布将毒牙之咬给包了起来。

他推开门,走上露台。

在露台的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而在其中排布着密密麻麻的士兵阵列。他们都身穿铠甲,武器被打磨得十分明亮甚至在深夜也反射着光芒。

八岐大蛇看着下面的士兵,他深知这是一个风云变化转变历史的时代。

推荐阅读:

签到万年:修仙女配她被迫万人迷 让你低调,你龙袍加身震惊全校? 混元法主 短命老公遗产多,豪门寡妇我最强 我在北美捡宝的日子 玩家来自地球 穿成陛下的天选小人鱼 从小小仙吏到掌天圣人 炼丹驭兽:妖女冠绝天下 沈总别虐了,夫人和新欢约会上热搜了 废土的希望:手工博主末世英雄传 仙路问心 鬼灭之刃:开局被堕姬抱养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永恒魔主 招摇山 衬衫吻玫瑰 血洗蒲公英 反派:我能看到我的墓志铭 寻龙藏珠 亲姐继承千亿财产后 末世降临:社恐丧尸她只想周游世界 重生之娱乐女神医 文娱:谁让你唱歌唱半首的! 助教是我心尖宠 书籍1417805 书籍1409010 把我还我 开局险成炉鼎,我成了幕后黑手 末世:物资爆仓,女神住满庇护所 祁同伟握大狙,谁说当警察没前途 逍遥尘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